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小村醫日記

正文 第14章 叔嫂間的真情故事 上

書名:小村醫日記 作者:漫越時空 本章字數:231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28


林桂月哪有什麼病!

她是來看高高大大清清爽爽帥帥MENMEN的醫生秦天一,而不是來看病的。

當然她也備好了看病藉口:經期疼痛!

這可以一個非常敏感的病情,她正好可以借著這經期疼痛的話題,來撩撥秦天一的。

她深知做了幾十年媒人婆的八婆見多識廣,惹以經期疼痛為由來看病,絕對瞞不過八婆的眼睛。

若她隨便胡謅個病看過後,就不能再呆在診所裡了,那她就不能去撩撥這個從省城來的可稱她心的帥醫生了。

林桂月急中生智,對八婆道:“八婆,你是老人家,我得敬老。再說,不是有先來後到的理在麼?八婆比我先來,我要是先看醫生了,不是成了一個不知禮數的女人?八婆,你先看醫生吧!”

一老一年輕兩個女人,正各懷心事相互推讓之時,村支書楊禮勇攙扶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病怏怏的女人來了,急聲喊道:“秦醫生,你快幫她看看病吧!”

楊禮勇用的是她,而不是我老婆,這說明這生病的中年女人,極可能不是他的老婆,秦天一在心裡這麼猜測著。

這麼一想,秦天一頓時好奇起來,若不是楊禮勇的老婆,他為什麼要攙扶著她來看病呢?

楊禮勇和中年女病人的到來,正好解了八婆和林桂月的困境,兩人各側讓了一大步,瞅著村支書楊禮勇將病怏怏的中年婦女攙扶進在病人就診椅子上坐下。

村支書楊禮勇一臉焦灼地瞥了中年女病人一眼,轉眼對秦天一道:“秦醫生,姚麗芳昨天入夜起就說胃不舒服,隱隱的痛。我問她吃了什麼變質的東西沒,她說昨晚就吃一碗白米粥拌豬油鹽,沒吃其他的東西。”

楊禮勇直呼這名中年婦女的姓名,話語間也表明兩人關係非常親密,卻沒有表明這中年婦女是他的老婆。

秦天一心裡隱約覺得楊禮勇跟姚麗芳不是夫妻關係,極可能是有一腿的不正當男女關係。

邊替姚麗芳把著脈秦天一邊尋思著,這大楊村這麼封閉,鄉里鄉親應該全都認識,楊禮勇跟姚麗芳之間這麼敏感的關係,怎麼就不擔心被鄉親們看見了去而亂嚼舌頭呢?

既非夫妻又不怕鄉親們亂嚼舌頭,那楊禮勇和姚麗芳之間到底是怎樣一種關係呢?

秦天一初來大楊村,還不知道楊禮勇的老婆是誰,也沒聽來看病的鄉親們提起過,自然只能對這兩人的真實關係,在心裡暗自揣測著。

姚麗芳的脈象很弱,只是偶爾突然間高跳一下。

這表明高跳之時,姚麗芳的身體正劇烈疼痛著,從而引起心臟劇烈收縮導致血壓突然間躥升了那麼一下。

秦天一讓楊禮勇扶著姚麗芳躺到木架子搭成的檢查臺上,隔著襯衫用右手在她的胃癌輕輕地滑動著,詢問著疼痛的情況。

突然,秦天一的併攏的四指觸碰到十幾公分大小的硬塊,同時姚麗芳也痛苦地呼起疼來。

心裡暗驚,姚麗芳胃裡這硬塊,極可能是癌啊!

八婆瞅了一臉痛苦的姚麗芳,很是關切地問:“支書呀,麗芳嫂這是怎麼了?”

八婆雖是向楊禮勇問話,目光卻瞅著秦天一,仿佛是在問秦天一那般。

楊禮勇沒有回答,他也回答不上來,雙眼也瞅向秦天一,等待著他的回答。

秦天一抓起病歷來開著藥,斟酌著比較適當的用詞用語,道:“病人有點胃潰瘍,吃了比較硬比較鹹比較辛辣的東西,就可能刮蹭到潰瘍的地方而導致疼痛起來。支書,病人應該到比較大的醫院,去做一次徹底的檢查,胃若潰瘍得太厲害,手術切除潰瘍部分比較好。”

在病歷的姓名欄裡寫下姚麗芳後,秦天一並不抬頭問:“大嬸,你的年齡,住址?”

“48歲,三組。”姚麗芳蹙著眉頭輕聲道。

秦天一邊寫邊問:“有沒有過敏史?”

姚麗芳顯然不大明白什麼叫過敏史,扭頭望向楊禮勇。

楊禮勇代答道:“沒有!她沒有會過敏的藥物!”

說話間秦天一已經開好藥了,是西藥,他診所裡還沒有曬乾的中草藥。

他故意用非常潦草的字體寫下了止痛片、維生素C等一些止痛藥和安慰性質的藥物,起身配好了藥包好回來放在桌面上,用小計算器計算了會,道:“十三塊七毛!”

楊禮勇從褲袋裡掏出一把亂錢,抽出著算好十三塊七毛放到桌面上,將藥包抓在手上對姚麗芳道:“麗芳,我們回家吧!”

秦天一站起身來邊目送著邊叮囑道:“一定要去大醫院檢查哦!”

楊禮勇攙扶著姚麗芳,頭也不回道:“知道了,我抽時間就送她去縣醫院檢查去!”

八婆也跟起身來,作勢虛扶著送到門口才走回來,望著秦天一歎了口氣,道:“兩個可憐人啊!”

秦天一望著八婆道:“八婆,你坐過來,我幫你把把脈。”

八婆聽了只得在就診椅上坐下,搖著頭望著秦天一道:“兩個真的都是好可憐的人啊!”

秦天一心知八婆在尋求他搭話,他也想弄明白身為村支書的楊禮勇,跟姚麗芳到底是什麼關係,便順著八婆的話頭問:“八婆,這話是怎麼說的呀?”

八婆顯然是個話癆,故作非常同情地重重歎了口氣,道:“這對叔嫂真是一對可憐人啊!”

依剛才楊禮勇和姚麗芳的親密關係,見八婆既點明非常敏感的叔嫂關係,又不往下說去,秦天一立刻明白八婆在吊他的胃口。

兩邊唇角往外一拉,秦天一咧嘴一笑,道:“八婆吊我胃口。算啦,他們叔嫂間的事情也不關我什麼事,不聽也罷!”

其實,八婆並不是故意要吊秦天一的胃口,她這是長期做媒婆養成的習慣。

聽了八婆趕緊往下講:“禮勇跟姚麗芳是縣一中的高中同學。高中畢業那年,禮勇就要參軍去,他跟姚麗芳約好退伍後馬上娶她。”

秦天一心想,楊禮勇和姚麗芳既然你情我願約好的嫁娶,姚麗芳怎麼會嫁給楊禮勇哥哥了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