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小村醫日記

正文 第25章 陳淑珍上吊了 上

書名:小村醫日記 作者:漫越時空 本章字數:236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29


“我只聽說過女人在這種情況下喊救命的,卻從沒聽說過男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喊救命。是不是男人從來都是主動的,女人自古都是被動的,這才會有女人喊救命的呢?”孫蘭香邊緊緊地抓在秦天一胯間,邊得意地說著,還欠下身去,將胸壓在秦天一的臉上。

此時,天色已然暗透了。

秦天一命根被緊緊抓住,身體半傾著使不上勁,被孫蘭香抱了個男香滿懷。

欲喊不得,欲哭不可,欲罷不能的秦天一,邊收腿奮力站起身來,雙手邊推開孫蘭香嫂子的胸脯。

就在秦天一與孫蘭香嫂子比拼著力氣與意志的拉鋸戰中時,診所側畔響起劈哩叭啦的百子炮響聲,兩人陡然聞之,都大吃一驚。

秦天一趁機將一臉驚愕的孫蘭香嫂子推開,一滑身閃出她的手臂可及範圍,厲色疾聲呵斥道:“臭不要臉的女人!快滾吧!”

被秦天一滑身閃出後,孫蘭香嫂子及時反應過來,笑盈盈地邊向里間走去,邊道:“妾身遵命,大帥哥,我這立馬滾上你的床去!”

秦天一從未見過這麼死纏爛打,死不要臉的女人!

見孫蘭香嫂子竟然要躺到自己的床上去,意識到要壞事了,立即跑了出去,想到隔壁叫來八爺子,好嚇走這根本不要臉的孫蘭香嫂子!

八爺子的房子就在秦天一診所的隔壁,平時就爺孫女小玉兩個人在家。

這診所租的就是八大爺家的房子。

秦天一剛跑出診所門口,立即隱隱聽到女人們的哀慟哭聲。

臉上不由一愣,邊往八爺子家裡跑去,邊在心裡想:“這是誰家死了人呀?”

還沒跑到八爺子家大門口,才十二、三歲的小玉卻小跑著從倪婉珍嫂子家裡跑了出來。

見秦天一站在自己家門口外,小玉主動向他報料道:“倪婉珍嫂子的婆婆上吊死了!”

如同五雷轟頂,秦天一一下子驚怔愣懼呆立當地,眼前不停地閃動著倪婉珍嫂子和她的婆婆在自己診所裡的情景。

秦天一心裡知道,倪婉珍嫂子的婆婆陳淑珍,這位一生未破初子之身的老女人,就這樣走完守活VS寡的悲苦人生了!

她是為了讓楊義渠有個兒子,以勉強保住他做男人的顏面,不惜拉下老臉親自來診所替兒媳倪婉珍嫂子哀求越軌的機會,卻沒料到被自己生冷地拒絕了,回家後一時沒想開這才會上吊自盡的。

秦天一一下子象脫了力一般躬著身子,艱難地挪動著腳步走回診所,見孫蘭香嫂子還死皮賴臉地靠著診桌,不由怒氣衝天地大吼一聲:“你給我馬上滾,有多遠滾多遠!”

本來,孫蘭香嫂子見秦天一走回診所,還以為他回心轉意了,心裡正在竊喜著。

卻不料聽到秦天一這憤怒無比的吼叫聲,臉上不由一愣,邊瞅著秦天一那鐵青到可怕的臉色,邊小聲地說著應景的話:“不願意就不願意唄,發這麼大的火,唬誰啊?”

見孫蘭香嫂子還不想離開,秦天一順手抄起掃把,朝著孫蘭香嫂子劈頭蓋臉掃了過去。

孫蘭香嫂子見秦天

一動了真怒,嚇得一溜煙跑出診室的門口,這才回頭朝秦天一重重地哼了一聲,掉頭走回家去。

秦天一耷拉著頭將診室的門關上,還加了根門閂,有氣無力地走進里間,將後門關上也加了閂,這才“噗通”一聲,直挺挺地倒在床上。

忘記了時間,秦天一大腦中一直想著倪婉珍嫂子的婆婆陳淑珍之死,想著到底是誰令她不得不上吊自殺的。

嗓子眼一陣強烈的癢感,秦天一劇烈地咳了好幾聲,這才感覺到天很冷,便拋掉雙腳上的皮鞋,一把掀起被子,蓋在身上,拉起被頭蓋住臉。

這樣的事情,在省城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秦天一心想要是跟同學陶玉浩一樣,能在省城開一片小診所,就能避免被大楊村的這些不要臉的女人糾纏不休了。

秦天一蒙頭躺在床上,心裡一直想著倪婉珍嫂子的婆婆陳淑珍之死。

心裡一直告訴自己,這一切並不是自己的錯造成的。

自己只是一名醫生,診病開藥之外的事情,並不在自己應該負的責任範疇。

可秦天一對初子婆婆陳淑珍的死,依然無法釋懷。

屋後的羊“咩咩”叫著,似乎在告訴秦天一:“我要回家!”

這讓秦天一想起楊蘭婷交待的話,懶懶地爬起身來。

拉亮燈開了後門,將羊牽回楊蘭婷新搭的羊棚,將雞鴨一隻只解開繩子,關進雞籠子去,拎進後門放在裡屋角落裡。

也許是羊不熟悉新家,當秦天一拎著雞籠子進屋後,羊還在“咩咩”地叫著。

覺得肚子餓了,拿只碗想去裝飯,打開電飯煲才知道,剛才被孫蘭香嫂子打擾了,飯還沒熱呢。

意興索然地按下電飯煲的電源,呆坐在床沿,繼續想著初子婆婆陳淑珍之死。

秦天一一直想不明白的是,陳淑珍婆婆為何會甘心充當性無能老公的奴僕,況且她老公在她十九歲上就摔死了。

這幾十年下來,陳淑珍婆婆無性的生活,是怎麼過來的呢?

沒有任何的性經驗,決不是沒有任何性需求的先決條件,也決不是不需要性生活的決定性因素。

應該有什麼東西支撐著陳淑珍婆婆的精神,讓19歲的她獨力撫養兩個養子養女長大成人。

按陳淑珍婆婆的說法,是她性無能的老公臨死前的叮囑,讓她頑強地撐起這個破敗的家。

可老公性無能的事實,都被她刻意隱瞞了三十多年了。

為何卻要為了兒媳倪婉珍嫂子獲得越軌的機會,有個懷上孩子的機會而當著兒媳倪婉珍嫂子的面說穿呢?

難道倪婉珍嫂子的越軌機會,對陳淑珍婆婆來講,真的比守住已死去三十多年性無能的老公更重要麼?

秦天一也知道,陳淑珍婆婆自曝已死亡三十多年老公的性無能事實,是對她老公名譽極大的傷害。

一旦這事在鄉鄰之間傳開,她老公的名譽將一落千丈,可她為什麼選擇對自己一個外來的醫生公開呢?

兒媳的越軌,真的比她老公的陰名還重要麼?

為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