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1章 書記召喚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80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6


秦嵐嵐來電時,徐海濤正與區府辦陳磊在靜夜思喝酒。陳磊瞄一眼他放在桌上的手機,笑得幸災樂禍:“看來這一次換屆,你很有希望啊。美女書記這麼晚了心裡還惦記著你呢!”徐海濤拿起杯子狠狠喝了一口紅酒,抓起手機走到門口接起了電話,剛喂了一聲,便聽到秦嵐嵐略帶穿透力的聲音傳來:“給你三十分鐘,趕到西山酒店606房間。”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嘟嘟聲,徐海濤只想罵娘,這秦嵐嵐發什麼瘋?這麼晚了讓他去西山酒店做什麼?不會又是改稿子吧?

回到包廂,徐海濤二話不說將杯子倒滿酒,碰了碰陳磊的杯子,一口幹了。陳磊笑了笑,也幹了杯中酒,問道:“怎麼,美女書記召喚了?”

徐海濤點點頭:“恩,讓我過去一趟。”

陳磊抬手看了看表,笑得意味深長:“都十點半了,難不成召你去侍寢?”

徐海濤也笑:“我倒寧願是侍寢。”

“那可不一定,萬一她也如修改稿子一樣總要翻來覆去十幾遍,那時候你說不定又寧願是修改稿子了!”

徐海濤哈哈大笑,起身,在陳磊肩上重重拍了兩下,說道:“兄弟,這次不好意思,下次我們繼續。不醉不休。”

陳磊也站起身來,在他胸口捶了一下,道:“兄弟間不用客套。下次繼續。”

走出靜夜思,徐海濤打了車往西山酒店趕。

西山酒店在明月湖景區,離城區有些遠。一路上,徐海濤略帶著酒意的思緒有些紛亂。

作為大興區最年輕的街道黨委書記,秦嵐嵐一直十分注重個人形象,平時談論工作,加班,都是在辦公室,而且從不關門。在這個換屆的節骨眼上,她怎麼突然讓他去酒店呢?難道是有什麼緊急任務?

夜已深,路上行人車輛都比較少,車子一路疾馳,十多分鐘便抵達了西山酒店。徐海濤下車後,下意識地看了看周圍,才走進了酒店。

出電梯後,徐海濤先去洗手間洗了個臉,漱了口,感覺酒意淡了許多,才不緊不慢地走到606房間,敲了敲門。

片刻後,門從裡面猛地打開,露出秦嵐嵐那張略顯妖嬈的臉,一雙嫵媚的杏眼裡此刻卻是燃燒的怒火,徐海濤微愣了一下,才開口:“秦書記,什麼事?”

“進來。”秦嵐嵐瞪著他,怒衝衝地道。

可能是喝了酒,人有些遲鈍。進了門,徐海濤才聞到了房間裡濃重的酒味,還沒有回過神來,便聽到身後砰的一聲關門聲。他猛地回身,便看到秦嵐嵐伸著纖纖玉指點著他的鼻子,罵道:“徐海濤,你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你個沒有修養的流氓,你竟然跟蹤我!你知不知道,你這是犯罪,是自毀前程!”

徐海濤有些莫名奇妙。雖然秦嵐嵐的確長得十分美豔,他對她也有些好感,但也僅僅只是好感,而且,她平日裡總是一身黑白灰,那副性冷淡樣子,他甚至連遐想都沒有過,何談跟蹤?更何況,每天在她的壓榨下,他還真沒有受虐傾向還要去跟蹤她。他苦笑著說道:“秦書記,我能解釋一下嗎?我每天都有大把的時間可以光明正大的見到你,真的沒有必要去跟蹤你吧?而且,我若是要追求你,一定會手捧鮮花腳踩祥雲嘴吹口哨出現在你面前,跟蹤,這種事,我可做不來。”

“徐海濤,你還耍嘴皮子,還賴。難道那些照片不是你拍的?難道那封信不是你寫的?有膽量做沒膽量認了?看你長得一表人才,還是高等學府出來的研究生,沒想到竟如此齷齪。”秦嵐嵐微紅的眼睛逼視著徐海濤,手指直接點到了他的鼻子上。

看著秦嵐嵐那張因為酒意而酡紅的臉,紅唇宛如盛開的玫瑰,美豔不可方物,說出的話卻帶著毒。徐海濤的怒意帶著酒意一起湧上心頭,他伸出手,拍向那只點到他鼻子上的手,嘴裡說著:“秦書記,請你好好說話,別亂罵人。”

“啪”地一聲,皮膚和皮膚撞擊出響亮而清脆的聲音,讓徐海濤和秦嵐嵐都愣了愣。他其實只是想把她的手拿開,沒想到力氣竟然用大了,忙說道:“對不起。”

秦嵐嵐吃痛,後知後覺地“啊”一聲叫出來,然後整個人便朝徐海濤沖過來,嘴裡喊著:“徐海濤,你竟然敢打我,你做了那些事,還來打我,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我一個離了婚的女人就該被你們欺負,啊?你們是不是都等著看我落魄,看我走投無路,是不是?你們這些卑鄙的小人,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秦嵐嵐的瘋狂,完全出乎徐海濤的意料,加上酒意,徐海濤被秦嵐嵐撞得直接倒在地上,發出“砰”地一聲悶響,還好有地毯,不然,徐海濤真擔心自己會腦震盪,更糟糕的是,秦嵐嵐竟然也倒了下來,還直接壓在了他身上。感受著她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身體,他的身體從一瞬間的麻木裡醒來竟然隱隱有些興奮。

而秦嵐嵐只感覺身體裡潮水般湧動著煩躁、燥熱和莫名的失落,她用力地咬了一下嘴唇,才讓神智稍微清晰一些,卻也終

於回過神來,看著徐海濤近在眼前的臉,她竟有些悸動,然而這悸動更是讓她羞憤不已,想到之前那人對她的威脅,還有那不乾淨的酒水,她忽然憤怒地抬起手,朝他臉上扇去,嘴裡罵著:“徐海濤,你卑鄙……”

徐海濤反應快速地一把抓住了她的右手,沒想到,她的左手又朝他扇過來,他的頭猛地側向右邊,另一隻手去抓她的左手,但臉頰上還是被她的手指刮了一下,帶起一絲隱隱的疼。雙手被抓,秦嵐嵐羞惱不已,而身體裡湧動的感覺又讓她無助而恐慌,她憤怒地扭動著身體,嘴裡罵著:“徐海濤,你無恥,快放開我……”

這樣張牙舞爪的秦嵐嵐是徐海濤所陌生的,他不敢鬆開手,怕她又來打他,兩個人便這樣僵持著。因為秦嵐嵐被抓著手,身體微微半仰著,倒使得腰腹位置緊緊地貼著徐海濤的身體,她的扭動,讓他們的身體貼的更緊,而他也清晰地聞到了她身上散發出的酒味和某種屬於女人的獨特氣味,身體的感覺在酒意的催生中慢慢清晰。

“秦書記,請你不要再這樣扭來扭去,你再這樣,我可真的要抓狂了。”徐海濤感覺著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喘著氣說道。

“啊……”當徐海濤的身體徹底清醒過來,氣勢威武地頂著秦嵐嵐時,她一聲驚叫,驚恐地看著身下的男人,幾乎有些語無倫次地喊著:“徐海濤,你,你無恥,放開我,快放開我,你這個流氓,把你噁心的手拿開,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傢伙,都是些衣冠禽獸……”

一滴眼淚猛地砸落在徐海濤微微翹起的下巴上,他怔了一下,然後才看到洶湧的淚水如泉水般湧出她的眼眶。

男人都見不得女人哭,徐海濤也是。看著她的眼淚,他有些發慌,忙鬆開手,想去幫她擦眼淚,又怕她發飆,便伸手想推她起來,沒想到,手剛伸出去,便觸到一團充滿彈性的柔軟,剛愣了愣,秦嵐嵐便一聲驚叫,如瘋子般掐住了他的脖子:“徐海濤,我和你拼了……”

或許是因為酒精的作用,此時的秦嵐嵐手勁很大,徐海濤怕弄傷她,拉了好幾次,才終於拉開她的手,然後猛地一個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雖然她的身體彈性十足,但此刻,徐海濤全沒了剛才的興奮,膝蓋一彎,猛地站起身來,然後拉住秦嵐嵐一隻手臂將她拖了起來。

此刻的秦嵐嵐頭髮有些淩亂,滿臉淚痕,看著徐海濤的眼神透著深深的恨意,徐海濤吐出一口氣,說道:“秦書記,你醒醒酒早點休息,有事我們明天再說吧。”

說完,徐海濤轉身往門口走去。

“站住。”

徐海濤猶豫了一下,還是停住腳步,轉過身來。看著這個平日裡精緻幹練、勇敢無畏,此刻微微透著狼狽的女人,徐海濤心情有些複雜,語氣便也柔和下來,說道:“秦書記。我們可以好好說話嗎?”

“徐海濤,你還知道我是書記啊?作為黨委秘書,你跟蹤我,偷拍我,還舉報我,怎麼,是我虧待你了?還是你他媽的,壓根就是和他們一樣的無恥混蛋?”秦嵐嵐手指深深地掐著自己的掌心,用疼痛壓下心頭翻湧上來的莫名悸動。她十分確信,那人一定在她的酒水裡放了東西,要不然,她不會這麼失態。這麼多年來,在大興區的官場上,她也算是經歷了風風雨雨,沒想到卻是在陰溝裡翻了船,今天算是將臉丟盡了。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徐海濤的那一封舉報信,想到這,秦嵐嵐心頭恨意四起。

徐海濤終於聽出了一些眉目,問道:“秦書記你說我跟蹤、偷拍、舉報你?我雖然不是你的私人秘書,但我是黨委秘書,怎麼說,我們也是一條船上的,你黨委書記不好過,對我這個黨委秘書有什麼好處?以你的聰明睿智,應該很清楚,我沒有這個作案動機。”

“哼……”秦嵐嵐冷冷哼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算盤。你以為打垮了江武林,這次幹部推薦就必然是你,是不是?”

“江武林?這和江武林有什麼關係?”徐海濤一臉茫然。

江武林是長豐街道紀委副書記,和他一樣,是區管後備幹部。在街道幹部眼中,他們是勁敵。實際上,徐海濤壓根沒把江武林放在眼中。這個虎背熊腰的男人,說話卻細聲細氣,十分女氣。關鍵時刻,總是喜歡推脫,完全沒有一點擔當,最大的特長是拍馬屁。內心裡,他壓根看不起他,更不會拿他當對手。

秦嵐嵐抬起左手揉了揉右手手腕,微微吸了一口氣,不過這疼痛卻也恰到好處,讓她不至於墮入那令人羞恥的燥熱中。她說道:“徐海濤,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幹部推薦即使不是江武林,也不會是你徐海濤。”

徐海濤看著她微微有些發紅的手腕,心裡有些歉意,今天怎麼總是控制不好力氣,但對於她的蠻不講理,他也有些憤怒:“秦書記,你是想一手遮天?”

“哼,一手遮天?對付你,還不用一手遮天。”秦嵐嵐踢掉腳上的一隻拖鞋,剛才打鬥時,另一隻拖鞋掉在了門邊,她索性連另一隻都不要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