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2章 惹了書記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43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6


這樣渾身透著囂張肆意的秦嵐嵐和平日是極不相同的,徐海濤微微有些詫異,這樣的她,比平日裡那個總是一板一眼,一絲不苟的她更多了一絲地氣,一絲靈氣,顯得更可親近些,目光滑過她踩在紅色地毯上的白皙腳趾,微微笑道:“既然秦書記想要對付我,那我接招就是。只是,秦書記,你真的篤定這一切是我做的?若真不是我呢?”徐海濤認真地看著她的眼睛,頓了頓又說,“還有,你今天酒多了,先休息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也許,窗外就有人盯著這裡。我待得越久,對你越不利。”說完,他便轉身往門口走去。

徐海濤的話讓秦嵐嵐猛然心頭一驚。對啊,既然有人可以拍了她和江武林在一起打球的照片,自然也有人可以拍了她和徐海濤在一起的照片。如果這些照片都被送去紀委,那她秦嵐嵐可就成了大興區官場的笑話了,腦海裡快速地閃過這些念頭,她冷冷說道:“徐海濤,我希望你說的都是真的,要不然,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秦書記,我相信紙保不住火,你早晚會看清。”徐海濤說完抓住門把手,剛準備開門,忽然想起什麼,轉過身看了看她的手腕,說道:“秦書記,我剛才下手有點重,不好意思。”說完,打開門走了出去,留下秦嵐嵐怔怔地站在屋子裡。

徐海濤剛走出房間,對面房間的門也忽然打開了。徐海濤心裡一驚,見那人也正看著他。那是一個他不熟悉的男人,四十來歲,平頭,鼻樑上架一副黑框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手上提一個黑色皮質手提包。徐海濤的目光警惕地掃向他的包,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他在心裡輕笑一聲,看來是自己太緊張了。男人朝電梯走去,徐海濤也跟著往電梯那邊走,而此時,對面隔壁的房間門口,一個男人看著手機中的幾張照片,嘴角微翹,露出一個得意的笑。

走出西山酒店,徐海濤抬手看了看表,已經十一點四十了,這個點已經打不到計程車了,徐海濤無奈地搖搖頭,給死黨陳盼盼打電話。電話響了好一會兒,終於傳來了陳盼盼有些急促的聲音:“兄弟,幹啥呢?你自己不睡覺,還不讓人風流快活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我在西山酒店,來接我一下。”徐海濤說道。

“不會吧?兄弟,你自個兒快活不叫我,這時候又要我去帶你。你這也太不夠意思了吧?”陳盼盼在電話裡大呼小叫。

“來不來?”徐海濤淡淡地問。

“來,來,來……”陳盼盼拉長著聲音回答。

掛斷電話,徐海濤輕聲笑了。陳盼盼是他從小玩到大的朋友,現在兩人一起合租在屬於長豐街道的太平社區。陳盼盼大學畢業後,直接在創業園開了個監控設備公司,四年下來,已經招了12個員工,也算是穩妥妥的小老闆了,買了一輛寶馬X3。

陳盼盼來的很快,徐海濤一上車,陳盼盼瞥他一眼,笑道:“兄弟,戰況如何?以你的童子功,怎麼滴也得來上七八回啊,怎麼這麼快就偃旗息鼓了?”

徐海濤有些累,腦袋裡都是秦嵐嵐說的那些資訊,努努嘴道:“我是來工作。”

“工作?”陳盼盼笑得十分誇張,一隻手抓著方向盤,一隻手指著他的襯衣領子,道,“你別告訴我,你領子上的口紅印,是你那個美女領導用水筆劃上去的?哦,天啊,難道說,你把那個冷面美人領導給征服了?兄弟,你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到底是學霸……”

“停停停,”徐海濤打住他的話頭,問道,“什麼口紅印?”

“別裝了。”陳盼盼一邊說,一邊把後視鏡調了一下。雖然車裡光線比較暗,但徐海濤還是一眼便看到了白襯衣領子上紅色的唇印,難道是之前秦嵐嵐推他時倒下來撞上去的?

不知道為什麼,他腦海裡忽然閃過之前從606房間出來時,似乎對面隔壁房間的門動了一下,當時他的注意力都在對面房間那個男人身上,倒是忽視了。

看徐海濤臉色凝重,陳盼盼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問道:“兄弟,怎麼了?”

徐海濤搖搖頭,政府裡的事不方便和陳盼盼說。

“哎,兄弟,你不會是不行吧?”陳盼盼恍然大悟般地叫道。

“陳盼盼,讓我靜會。”徐海濤身體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睛,說道。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有一種預感,有人盯上了秦嵐嵐。

回到太平社區的出租屋,徐海濤洗了個熱水澡,躺在床上卻是睡意全無,腦袋自動

地重播著之前在西山酒店606房間的各個情節,還有秦嵐嵐赤著腳性感的樣子。冷靜下來,他才意識到,秦嵐嵐的話裡有很多資訊,比如,她離婚了。比如,她可能遇到了一些糟糕的男人。當然,這些和他徐海濤都沒有關係。但是,他還是睡不著,身體竟然又隱隱有些興奮,忍不住地要去想之前壓在她身上時,那樣柔軟彈性的觸感……

徐海濤是被隔壁陳盼盼房間的動靜給吵醒的,看了看表,利索地從床上爬了起來,拉開窗簾,又是一個陽光溫柔的日子。打開窗子做了幾個深呼吸,又在窗下做了幾十個俯臥撐,他感覺自己終於從某種壞情緒中醒過來了。

簡單洗漱後,徐海濤提著公事包走出門,在社區門口的太平麵館吃了一碗熱騰騰的雙交面,才往長豐街道辦事處走去。剛到門口,便看到秦嵐嵐手拿白色坤包,一身煙灰色套裝腳踩高跟鞋精神飽滿、風姿綽約地從車庫走出來,看到他,目光明顯地陰冷下來。徐海濤停住腳步,本想跟她說,昨晚他從房間出來,似乎有人看到了。但秦嵐嵐明顯不想跟他說話,快速地走過他身邊,蹬蹬蹬地往樓上走去。徐海濤跟在她後面,看著她圓潤的臀優雅地左右擺動,胸口莫名有些發熱,忙將視線移開了。

走到四樓樓梯口,秦嵐嵐猛地停住腳步轉過身來,徐海濤愣了一下,也停住腳步。隔著兩級臺階的高度,秦嵐嵐居高臨下地看著徐海濤,眼睛裡全是冰冷的不滿,說道:“下午兩點,幹部推薦會。你通知一下。”

徐海濤點點頭,哦了一聲。

“怎麼?一切都在你的意料之中?”秦嵐嵐的聲音裡仿佛淬了冰,聽著感覺寒氣撲面。

徐海濤看著秦嵐嵐,忽然笑了,道:“秦書記,有一個寓言故事說,一個人丟了錘子,懷疑是鄰居偷的,怎麼看都覺得鄰居鬼鬼祟祟,後來,他的錘子找到了,又怎麼看都覺得鄰居善良坦蕩。”

秦嵐嵐狠狠地看著他,仿佛要用目光剖開他的腦袋,看看他是否說了實話。

這時,樓梯上傳來腳步聲,秦嵐嵐目光滑過樓下,又在徐海濤臉上稍作停留,說道:“通知的時候,就說是緊急會議。”說完,直接轉身往辦公室走去。

“徐主任,早啊!”徐海濤的肩膀被人用力地拍了一下,不用轉身,聽聲音他就知道是江武林。他點點頭,笑道:“江書記,早。”

“書記和你說什麼好消息呢?神神秘秘的?”江武林攀著他的肩膀問道。

徐海濤嘴角帶笑,看著他,道:“只是讓我通知一下,下午兩點機關幹部緊急會議。”

江武林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徐海濤的眼睛,問道:“緊急會議?什麼內容?”

徐海濤撇撇嘴,笑道:“領導沒說。”

江武林不信任地看著他,片刻才笑道:“徐主任,你應該搞組織工作,嘴巴可真緊。”

徐海濤也不解釋,只是往自己辦公室走去。

江武林討了個沒趣,目光有些冷地看看徐海濤的背影,又看看黨委書記秦嵐嵐的辦公室,往右邊走廊走去。

徐海濤走到辦公室門口,見同事沈含正在拖地,便把包遞給她,然後下樓到行政辦給每個人發了個開會的通知。

回到四樓,正好看到江武林走進黨委書記秦嵐嵐辦公室。這時,沈含拿著拖把走過來,朝秦嵐嵐辦公室努了努嘴,壓低聲音對徐海濤道:“徐主任,有些東西,你得學著點。你看,人家多積極迅速,簡直是早報道晚彙報。”

徐海濤笑道:“沒辦法,我學的是漢語言文學,人家說不定學的是體育呢!”

沈含拄著拖把,彎腰大笑,卻又不敢笑得太大聲,直憋得身體一抖一抖的,過一會兒,她洗完拖把回來,看到會議通知,便問:“徐主任,下午的緊急會議什麼內容啊?”

徐海濤看她一眼,聳聳肩說道:“領導沒說。”

沈含便也不再問,只是說道:“徐主任,我聽說這段時間街道裡可是暗潮湧動呢!”

徐海濤一邊打開OA網看了看今日的新郵件,一邊問道:“什麼暗潮湧動?”

“聽說,區裡要換屆了,很多人都有些坐不住了。”沈含走到他身邊,神秘地說道,“徐主任,你有時候也該活絡一些,不要光顧著幹事。有句話說,既要埋頭苦幹,也要抬頭看路!”

徐海濤看了她一眼,忽然想到秦嵐嵐說的那封舉報信,看來,有些人還真是坐不住了呢!只是,那個人到底是想對付他,還是對付秦嵐嵐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