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5章 人證物證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45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6


街道五樓小會議室。組織委員張紅軍和紀委書記陳方明,紀委副書記江武林齊整整地坐在朝南的位置上,對面是計生辦的小姑娘羅窕。

羅窕看到這陣仗,整個人都顯得怯怯的,仿佛驚弓之鳥。陳方明的目光在她臉上滑過,也不說話,只是自顧自地轉著手中的水筆,直到張紅軍也忍不住看他時,他才啪地一聲將水筆拍在桌上,嚇的羅窕差點從凳子上跳起來。

“小羅,知道今天找你來是幹什麼嗎?”陳方明終於開了口,目光看似懶洋洋的,卻透著一種讓羅窕心驚肉跳的犀利。

羅窕搖搖頭,“不知道。”

“那今天下午的推薦會,你投了誰的票?”陳方明忽然露出了一點笑,這笑容讓羅窕稍稍和緩了緊張的情緒。她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回答道:“陳書記,推薦會上說了,這次是無記名投票。”

陳方明愣了一下,右邊的眉毛挑了挑,才嘿地笑了一聲,但目光卻比剛才犀利了,說道:“推薦是無記名,但如果有人破壞組織紀律,紀委調查,可就不分記名不記名了。羅窕,如實回答我的問題。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如果你說謊,我們也能查出來的。”

羅窕又緊張起來,眼睛緊緊地盯著陳方明,兩隻手放在會議桌上,緊緊地絞著,片刻才說道:“我,我,我投了黨政辦主任徐海濤的票。”她深吸一口氣,緊接著又說道,“我來街道沒多久,對這種事情也不懂,今天的推薦,我也是看柳月眉的,她寫了徐海濤,我便也寫了他。並沒有其他意思。”

“很好。”江武林忽然插話道,“柳月眉也和你一樣,收了徐海濤的卡吧?”

羅窕看了看張紅軍和陳方明,小心翼翼地點了點頭。

江武林看了陳方明一眼,看向羅窕的目光友好了許多。

“張委員,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陳方明看著羅窕,話卻是問張紅軍的。

張紅軍捏著拳頭,目光凝肅,沉默片刻,才說道:“沒有。”

“你先下去吧。”陳方明對羅窕說道,“記住,剛才的對話別對任何人說。”

羅窕緊緊地看著陳方明,點了點頭,退出了會議室。拉上會議室的門,她拍拍胸脯,深呼出一口氣,然後自言自語:莫名其妙。

徐海濤坐在辦公桌前,剛給稿子修改了幾個字,手機便響了。一看,竟是陳盼盼,他剛喂了一聲,陳盼盼便大聲說道:“海濤,游龍鎮的事你聽說了嗎?”

“什麼事?”

“這麼轟動的事,你一個黨政辦主任竟然不知道?那你這個黨政辦主任可當得不夠稱職呢!”陳盼盼賣著關子。

徐海濤有些不耐煩:“我是長豐街道的黨政辦主任,不是游龍鎮的。你要不要說,不說,我掛電話了。”

“游龍鎮黨委書記朱豪生和女下屬在車庫裡玩車震,結果窒息了,送到醫院已經無救。聽說,區委書記聽到這個消息,把手裡的杯子都摔碎了。我在網上查了一下,這個朱豪生看起來挺斯文的,沒想到這麼生猛……”

這時,手機裡響起嘟嘟聲,有電話進來。徐海濤看了一眼,是江武林的短號。徐海濤和陳盼盼簡短說了一句,掛斷電話後,給江武林回了電話。

江武林的聲音聽起來細而尖銳:“徐海濤,陳書記讓你馬上到街道五樓小會議室來。”

徐海濤哦了一聲,放下電話,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才走出了辦公室。

五樓小會議室的門半開著,徐海濤在門上輕敲了敲,才走了進去。

剛一進門,便感覺到陳方明的目光尖銳如刺般射了過來,還有江武林帶著幸災樂禍的目光。

徐海濤拉開一把椅子,坐下來,雙手放在桌面,十指交扣,靜靜地看著對面的陳方明。

徐海濤的氣定神閑,讓陳方明有些莫名的煩躁,他手裡捏著的筆又開始轉動起來,越轉越快,最後,啪地一下從手指上滑落在桌上撞擊出不小的聲音,陳方明才終於開了口:“徐海濤,想清楚了嗎?”

徐海濤的目光從桌上那支筆上慢慢移到了組織委員張紅軍身上,見他始終半閉著眼睛,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然後,他才看向了陳方明,說道:“陳書記,想什麼?”

這時候,江武林開腔了:“徐海濤,你還要裝啊?陳書記都給了你兩次機會了,你竟然還在這裡裝傻?你以為陳書記和張委員是吃飽飯沒事做要在這裡看你演戲嗎?如果不是我們有實實在在的證據,我們會這樣和你談話嗎?作為黨政辦主任,對於組織紀律你想必很清

楚,你今天做了些什麼,應該向組織交代的,還希望你快點說,別浪費我們的時間。反正,你再怎麼裝,也改變不了結局。”

徐海濤看向江武林,微微一笑,說道:“結局?江書記可不可以說說,是什麼結局?”

江武林正想開口,被陳方明打斷了:“武林,你不要插嘴。”說完,看向徐海濤,說道:“海濤,其實,發生這樣的事,我和張委員都很痛心。作為黨政辦主任,你算得上是長豐街道中層幹部中的中流砥柱,也是區委組織部後備幹部庫中的年輕後備力量,可以說,按照正常發展程式,你的前程不可限量。可是,今天卻出現了這樣的情況,你讓我和張委員多麼為難?多麼痛心啊?”

“陳書記,我聽不明白,今天到底出現了什麼情況?”徐海濤平靜地問。

陳方明盯著他的眼睛,歎了一口氣:“海濤,俗話說,紙保不住火。這種事,做了就是做了,抵賴裝傻都是沒用的。剛才,我們和羅窕也都談過了。她也承認了,你給了她卡,還有邱疏影,柳月眉,還有誰,你自己說吧!”

“卡?什麼卡?”徐海濤這下子倒真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徐海濤,你這是在拿我和陳書記當猴子耍哪?”張紅軍忽然睜大了眼睛,雙手砰地一下拍在會議桌上,整個身體也往前靠在了桌上,眉頭挑起,鼻翼微微扇動,說道,“給你五分鐘,把這件事從頭到尾說清楚。知道嗎?今天是我和陳書記,我們不會拿你怎麼樣,但是你若是堅持不開口,那我們就只好把你交給區紀委,到那時候,你可別怪組織對你無情。”

聽著張紅軍的話,徐海濤心裡火冒三丈,但還是極力平靜著自己,說道:“張委員,你要我說什麼?”

“徐海濤,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張紅軍簡直要跳起來了,整個身體都靠在了桌子上。

陳方明拍了拍張紅軍的肩膀,說道:“紅軍,別激動。”說著,看向徐海濤,道,“海濤,既然你不知道說什麼,那簡單點,我問你答,好不好?”

“好。”徐海濤答得十分豪爽。

陳方明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鬆快,說道:“早上,你是不是和文昌來一起去計生辦和行政辦了?”

“是的。”

江武林在記錄本上飛快地記著,陳方明點點頭,又問:“你是不是給了羅窕、邱疏影等人卡?”

“什麼卡?”徐海濤問道。

“這個應該你告訴我。”陳方明面無表情地說道。

“可是,我真不知道啊!”徐海濤說道。

江武林抬起頭來,怒道:“徐海濤,你還真是會睜著眼睛說瞎話,早上你給羅窕她們卡的時候,我都看到了。只是我進去,她們就把信封放抽屜裡了。你竟然還說不知道?”

“江書記,你是說那個信封?”徐海濤看著江武林。

“怎麼,想起來了?”江武林輕蔑地笑了一下,看了看陳方明。

陳方明卻看著徐海濤。

徐海濤伸手摸了摸左邊的口袋,沒有,又摸了摸右邊的口袋,然後拿出了一張信封,他捏著這個信封,看向江武林,問道:“江書記,你說的是這個嗎?”

江武林盯著徐海濤手中的信封,仿佛要將信封盯出一個洞來,片刻,才說道:“信封都差不多,我怎麼知道,這是不是就是早上那個。”

“可是,早上我和文昌來給羅窕他們的就是這個。”徐海濤說著,將信封放在桌上,然後用手慢慢地推到陳方明身前,又說,“陳書記,你看看吧。”

陳方明看看徐海濤,又看了看張紅軍,然後拿起了信封,打開,將裡面的東西拿了出來。

一張粉紅色的邀請卡上,一雙男女被一支箭射中,旁邊是一行醒目的標題,寫著:“愛情單雙號,等你來約會。”

江武林從剛才的得意,到此刻的錯愕,表情可謂十分精彩,他愣了片刻,目光才從那張邀請卡上移到徐海濤身上,大喊一聲:“徐海濤,你真是無法無天了,你竟然在這麼嚴肅的組織談話上,用這種東西欺騙領導。你簡直無可救藥。”說著,他轉向陳方明,說道,“陳書記,徐海濤這種行為太惡劣了。我覺得應該給予他處分。”

徐海濤淡淡地看著江武林,說道:“江書記,你還真是迫不及待地想給我處分啊!”

江武林急了:“徐海濤,你亂說什麼呢!”

“難道不是嗎?”

陳方明忽然看向江武林,說道:“打電話給羅窕。讓她把徐海濤給她的東西一起拿上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