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6章 物證升級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38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6


看著徐海濤一臉的不動聲色,江武林看了看桌面上那張顯眼的粉紅色邀請卡,心裡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他的目光快速地滑過張紅軍和陳方明,然後抓起手機就走出了會議室。

江武林一邊給羅窕打電話,一邊往樓下跑,手機還沒接通,他直接掛斷了。

計生辦的門虛掩著,江武林一把推開門,目光在柳月眉身上滑過,看著羅窕說道:“羅窕,拿上徐海濤給你的東西跟我來。”

羅窕有些緊張地看著江武林,說道:“江書記,該說的我都說了。還讓我去幹什麼?”

“領導找你瞭解情況,哪那麼多廢話!”江武林瞪了她一眼。

羅窕無奈,只好從抽屜裡拿出那張信封,跟隨江武林往樓上走去。

但剛到二樓轉角,江武林忽然停住了腳步,轉身看向羅窕,問道:“我問你,徐海濤上午給你的,到底是什麼?”

羅窕捏著那個信封,想了想,直接把手伸到江武林面前,說道:“喏,既然江書記這麼想知道,自己看看吧。”

江武林有些不滿羅窕的態度,但還是接過了她手上的信封,打開,裡面的確躺著一張和徐海濤拿出來的一模一樣的邀請卡。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是這個?”江武林難以置信地盯著羅窕。

“就是這個啊?”羅窕說道,“不是這個,還能是哪個?”

“羅窕,你耍我?”江武林一張臉都變色了,厲聲說道,“你明明說,他給了你一張卡。”

“是啊,這不就是一張卡嗎?”羅窕無辜地說道。

看著羅窕微微有些嬰兒肥的白皙臉蛋,江武林真有一種一掌拍下去的衝動,然而,手剛舉起,他想到了另一個辦法。他不動聲色,捏著那個信封,看了看羅窕,挑了挑嘴角,忽然說道:“啊,我的手機忘在你桌上了。你幫我去拿一下。”

“哦。”羅窕低應了一聲,跑了下去。

江武林看了看周圍,從口袋裡拿出兩百元錢夾在了那張邀請卡裡面,然後又把邀請卡放回了信封裡。看著那個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分別的信封,江武林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江書記,我桌上找不到你的手機啊!”羅窕的聲音從樓下傳了上來。

而這時,他口袋裡響起了鈴聲。江武林拿出一看,是陳方明。看來,樓上已經等的不耐煩了。

江武林晃了晃手中的手機,說道:“在我口袋裡,忘了。你快上來吧。”

等羅窕走近了,江武林將信封遞給了她,然後往樓上跑去,嘴裡說著:“快點,別讓領導等急了。”

會議室內,張紅軍瞪著一雙眼睛看著桌上那張製作精巧的卡片,眼裡全是怒意,陳方明身上倒是沒了之前的尖銳,整個人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看著徐海濤的目光裡透著深思,片刻後,他捏了捏鼻樑,說道:“海濤,這就是你給羅窕等人的東西?”

“是的。”徐海濤點點頭,說道,“這是團區委組織的相親活動,是文昌來給我們幾個單身的福利,如果說,這個也算是拉票賄選,那我無話可說。”

張紅軍和陳方明沉默了。

張紅軍拿過那張卡片,打開看,裡面的確還有團區委的蓋章。張紅軍抬起眼睛看了徐海濤一眼,有些煩躁地合上那張卡片,隨手丟在了桌上,說道:“徐海濤,你應該很清楚,組織談話無兒戲。希望你珍惜這次機會。如果,待會兒他們指出,事實真相不是這個,我想,你應該清楚事情的嚴重性。”

“謝謝張委員提醒,我很清楚我做了什麼,沒有做什麼。”徐海濤淡淡地說道。

“就怕你說一套,做一套。”江武林帶著羅窕推門走了進來,嘴裡說道。

江武林走回了自己的位置,羅窕看了看徐海濤,又看了看幾個領導,也不敢坐下來,只是站著說道:“陳書記,你們還要問我什麼?”

陳方明抬起手壓了一下,說道:“坐下說吧。”

羅窕便在陳方明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兩眼盯著陳方明放在桌上的那支水筆。陳方明的目光不動聲色地滑過一旁的徐海濤,靜靜地落在羅窕身上,聲音很輕,但語氣卻是冷的,問道:“羅窕,推薦會之前,徐海濤和文昌來是不是給了你什麼東西?”

羅窕怯怯地看了一眼徐海濤。

張紅軍立馬喝道:“羅窕,不用看,你就實話實說,徐海濤是不是給你什麼東西了?”

被張紅軍一喝,羅窕更害怕了,額頭上都滲出了汗,才抬起右手,把手裡的信封放在了桌上,說道:“徐主任和文書記給我的就是這個,張委員,陳書記,你們自己看吧。”

張紅軍和陳方明一看到這個信封,頭就有些大,兩個人誰都沒有動手,江武林卻是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來,從桌上拿過那個信封放在陳方明手邊,說道:“陳書記,您看看吧。”

陳方明一臉冷峻,乜了一眼江武林,又將目光落在那個信封上,然後慢慢地拿起了信封,將信封裡的東西倒在桌子上。

赫然又是那張粉紅色的邀請卡,張紅軍的臉立馬陰了下來,目光冷冷地射向羅窕,嚇得羅窕連呼吸都屏住了。陳方明倒是沒什麼表情,右手食指和中指慢慢地敲擊著那張粉色的卡片。

“陳書記,卡片裡面好像有東西。”江武林忽然大喊一聲。

張紅軍目光如炬地看過來,右手伸過來,將桌面上那張卡片移了過去,手指輕輕一挑,卡片打開,露出了夾在裡面的兩張一百元。張紅軍的目光裡帶著一絲興奮,但抬頭時卻只成了冰冷。他看著徐海濤,一字一句地說道:“徐海濤,這是什麼?”

徐海濤懵了一下,才回過神來,表情依然是淡淡的,說道:“陳書記,張委員,我解釋不了。因為這不是我放進去的。”

“那是誰放的?”張紅軍瞪著眼睛,一聲大吼。

羅窕被嚇得一抖,喃喃著:“怎麼會這樣?”

陳方明的目光掃了一眼張紅軍,問羅窕:“這東西,是徐海濤給你的嗎?”

羅窕怔在那裡,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江武林卻等得不耐煩,催促著:“羅窕,陳書記問你話呢!”

羅窕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夾在邀請卡裡的兩張粉紅色鈔票,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陳方明問道:“到底是還是不是?”

“他和文書記給我的只是邀請卡,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鈔票。”

江武林有些煩了,站起身來,說道:“你不知道?羅窕,陳書記和張委員的時間可都是很寶貴的,你這是在尋領導開心嗎?啊?”

羅窕額頭的汗更細密了,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真的不清楚。明明之前沒有鈔票的。”

“那我問你,這錢是你自己放進去的嗎?”

羅窕搖了搖頭,低低地回道:“不是。”

“那就得了。”江武林說著看向陳方明,又說,“陳書記,一切都很明顯了。”

陳方明抬起眼睛看了江武林一眼,又看向羅窕,說道:“你先下去吧。”

羅窕急急忙忙站起身,退了出去。

羅窕走後,會議室裡陷入了沉默。

片刻後,陳方明手指微微敲擊著桌面,問道:“海濤,你自己說說吧。”

“這錢不是我的。”徐海濤的目光靜靜地從那兩張粉紅色紙幣上移開,落在陳方明臉上,慢慢說道。

江武林跳了起來:“徐海濤,人證,物證都在了,你還想狡辯?你說不是就不是啊?那這些東西算什麼?”

徐海濤不看他,也不說話。其實,這整件事中,他只是和文昌來一起去了一趟計生辦而已,信封是文昌來給她們的,裡面具體是什麼,其實他也不清楚。

張紅軍不耐煩了,說道:“徐海濤,現在是組織談話,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我都說了。”

張紅軍站了起來,右手食指指著徐海濤,道:“徐海濤,你這是什麼態度?啊?組織上跟你談話是保護你,你知道嗎?”

陳方明看了一眼張紅軍,也站了起來,從江武林手中拿過記錄的紙,走了出去,留下江武林和張紅軍愣在那裡。徐海濤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

江武林忽然冷笑一聲,說道:“徐主任,這件事你可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

徐海濤也冷笑一聲,說道:“江書記,你有這點覺悟就好。”

“你,你什麼意思?”江武林急了。

“沒什麼意思。”徐海濤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

江武林捏緊拳頭,恨不得一拳頭砸碎他那一臉一切盡在掌握中的平靜,卻又不能爆發,便在一旁走來走去,張紅軍看著他晃來晃去,也有些煩,便喝道:“走什麼走,走得我頭都暈了。”

江武林不敢走了,站在那裡瞪著徐海濤。徐海濤卻並不看他,只是兀自低垂著眉眼,等待陳方明最後的決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