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7章 市長批示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431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6


偌大的辦公桌上,一雙白皙的手按著兩頁紙,眼睛卻並沒有看紙,只是看著對面的人。

“這就是你們問出來的結果?”秦嵐嵐終於開口了。

“是。”陳方明說道,“羅窕承認徐海濤給了她一個信封,但信封裡的錢,她卻說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徐海濤自己也不承認。”

“陳書記,那你怎麼看這個事?”

“這邀請卡是團委線上的,如果真的是拉票賄選,我想,這事文昌來才是主角。而且,徐海濤這人一向都挺清高的,我倒寧願相信他不會做這種事。”陳方明說道。

“陳書記,你是紀委書記,不是看相先生。你如果真覺得徐海濤沒有做這件事,你就去證明他的清白。凡是,你以為,你相信,都不足以讓大家信服。既然這件事都已經鬧開了,你最好好好地調查清楚,到底誰在這件事上興風作浪。這件事,我就拜託你了。我要的是絕對的證據。”秦嵐嵐一臉冷峻地說完,站起身來,往窗邊走去。陳方明看了看她的背影,恩了一聲,帶著那兩頁紙離開了。

陳方明剛走出辦公室,秦嵐嵐轉過身來,看著辦公室門口,目光有些茫然。

會議室內,陳方明將那兩頁紙敲在桌子上,目光在徐海濤身上滑過,說道:“你先下去吧。”

徐海濤抬起頭來,怔了一下才慢慢走出了會議室。

江武林有些急了,看向陳方明,問道:“陳書記,就這麼讓他走了?”

陳方明抬起眼睛盯了他一眼,反問:“那你打算怎麼樣?”

江武林愣了愣,才說道:“這件事都已經夠清楚了,如果這樣子不了了之,以後還怎麼談組織紀律?還怎麼去要求別人?”

陳方明看著他,手指上的筆兀自轉動著,過了好一會,才說道:“你先下去吧。我自有分寸。”

江武林心有不甘,還想說些什麼,陳方明的目光忽然尖銳了,說道:“做好你的分內之事。我是紀委書記,不會冤枉了一個人,也不會放過一個人。”

江武林知道,在這件事上,他已經沒有話語權了。陳方明雖然溫和,但骨子裡卻自有一股韌勁,這一點他是清楚的。

等江武林走後,陳方明朝一旁的張紅軍乜了一眼,說道:“紅軍,這件事,你怎麼看?”

張紅軍在椅子裡挪了挪身體,才說道:“人證物證都有了,還能怎麼看?這件事,徐海濤清白不了。只是沒想到,這個所謂高材生,竟然會做出這種事。陳書記,依我看,這種事不宜拖,拖久了,影響不好。”

“你認為這件事是徐海濤做的?”陳方明若有所思地看著張紅軍。

“方明,這件事都這麼明顯了,不是他還能是誰?文昌來?文昌來應該清楚,暫時還輪不到他,所以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張紅軍信誓旦旦地說道。

陳方明移開了目光,身體靠進椅子裡,從口袋裡摸出煙,遞了一支給張紅軍,自己摸出一根,才慢慢說道:“秦書記的意思,要用證據說話。我們目前掌握的證據,卻是似是而非的。這件事,或許沒這麼簡單。張委員,我知道你急需要一個結果,明天區裡還要來考察,既然徐海濤牽涉在這個事件裡,暫時可能不適合作為被考察人員。這一點,你可以在書記辦公會議上通過一下。至於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

張紅軍從椅子裡站起身來,說道:“難道為了徐海濤,再開一次書記辦公會議?上午的黨委會議上,我也說了,對於徐海濤我是持保留意見的。既然出了這麼個事,我覺得無論結果怎麼樣,他都不適合了。”

陳方明看了他一眼,說道:“你是組織委員,組織推薦你更有發言權。不過,我還是覺得,在書記辦公會議上通過一下比較好。畢竟他若是清白的,這一次機會也錯過了。對他個人來說,總是一個損失。”

張紅軍雖然有些不悅,還是說道:“他既然牽涉進來,就清白不了。好吧。那就先這樣吧。”

陳方明一人坐在會議室裡,點燃了手中的煙,慢慢地抽著,抽到一半,他忽然將煙丟進了煙灰缸,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嘴裡說道:“你到五樓會議室來一下,有事問你。”

張紅軍剛走進辦公室,辦公桌上的電話便響了,忙走過去接了起來。電話另一端是幹部科科長盛世的聲音:“張委員,不好意思,明天的考察取消了。”

“什麼情況?”張紅軍心裡一驚,問道。心裡則快速轉過一個念頭,難道徐海濤的事情上面已經知道了?

“游龍鎮出了點事,領導的意思,幹部考察一律暫停。”

張紅軍還想細問,盛世卻直接掛了電話。盛世雖然只是科長,但因為在組織部幹部科,所以自恃很高。張紅軍冷哼一聲,砰地掛了電話。

拿出手機,他給游龍鎮的組織委員打電話,但電話一直忙音,他又給游龍鎮組織幹事打電話,也打不通,他便直接拿著手機走進了秦嵐嵐的辦公室。

秦嵐嵐低頭看著一份文件,眉頭輕皺,看到張紅軍門也不敲直接走了進來,眉頭皺的更深了,抬起頭瞟了他一眼,問道:“什麼事?”

張紅軍在她對面的椅子上一坐,神秘兮兮地說道:“游龍鎮出事了,秦書記,你聽說了嗎?”

秦嵐嵐之前剛接了兩個電話,對於游龍鎮的情況,以及區委領導的意思心裡已然有數,此時面對張紅軍的詢問,她卻只是淡淡說道:“怎麼了?你很空?”

張紅軍吸了下鼻子,有些無趣,說道:“怎麼會,事情多著呢,只是剛才接到區組織部的電話,說因為游龍鎮的事,幹部考察先暫停。我跟你彙報一下。”

“知道了。”秦嵐嵐頭也

不抬地說道。

張紅軍有些悻悻,又說道:“本來我還愁,徐海濤的事怎麼辦呢,現在倒好,簡單了。”

秦嵐嵐看了他一眼,沒有接話。

張紅軍有些無趣地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秦嵐嵐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目光又落在手上那份市長批示上。這份批示,不同以往,是對一篇博客文章做出的批示,責令對星月湖水體污染問題做出整改。

這批示原本應該是給辦事處主任傅寒的,但傅寒不在辦公室,批示便送到了她這裡。

她用筆在檔上畫了幾條線,然後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

徐海濤坐在電腦前寫資訊,腦袋卻有些亂,一會兒想那邀請卡裡的兩百元是不是和江武林有關,一會兒又想游龍鎮出了這麼大的事,區裡是不是會有什麼動靜,一會兒又想著是誰在盯著秦嵐嵐,背後到底有什麼目的?

剛把資訊的框架搭好,電話響了,一看,是秦嵐嵐辦公室的號碼,他坐直身子,接起電話。

剛走到秦嵐嵐辦公桌前,她忽然抬頭將兩張紙朝他砸了過來,只是兩張紙太輕了,只是稍稍刮過他的臉,就被他接住了。他有些煩,這秦嵐嵐是怎麼回事?更年期提前來了嗎?昨晚是醉酒發瘋,今天好端端坐在辦公室,又跟他來這一出,她平日裡的冷靜高傲都到哪裡去了?還是說,昨晚的酒到現在還沒醒?

徐海濤看了她一眼,才看向捏在手中的那兩張紙。是一份市長批示。他沒有細看,便問道:“怎麼了?”

“擺渡人是誰?”秦嵐嵐怒目問道。

徐海濤愣了一下,正要回答,秦嵐嵐卻忽然站起身來,點著他的鼻子說道:“擺渡人?你給誰擺渡?啊?徐海濤,我看你是想把我們通通淹死!星月湖畔的美食城,不是你一個人看到了問題,區委也正在商量對策,你倒好,誰都不說,直接寫一篇文章掛博客上去了,連市長都驚動了。作為一個公務員,你到底有沒有組織紀律?啊?你以為你是誰?蜘蛛俠?蝙蝠俠,還是超人?徐海濤,我真恨不得……”她沒有說下去,看著他,卻仿佛要將他吃下去。

徐海濤的目光再次落在那份市長批示上,然後,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標題:“星月湖,昔日清澈見底的湖水,是誰在悄悄地改變它?”這是前兩天他掛在博客上的一篇文章。

擺渡人,是他的個人博客,工作之餘,他喜歡拍拍照,寫寫文章,偶爾會發在博客上。沒想到,秦嵐嵐竟然知道他的博客。

那天,他跟秦嵐嵐走社區,經過星月湖畔,她說,這美食城終是個問題,不好好處理,早晚有一天,這星月湖會被毀了。

他把這件事放在了心上。休息日,便去星月湖畔拍了一些照,的確,那些從美食街飯店裡流入星月湖的污水照片有些觸目驚心,其實,他並沒有把最糟糕的放到博客上去,文字措辭上也比較委婉。沒想到,竟然引起市長的關注了。

不過,這有什麼不好?

“秦書記,我不知道我錯在哪裡?”徐海濤看著因為生氣而胸潮起伏的秦嵐嵐,說道,“既然星月湖的問題區委也在商議,現在,市長做了批示,問題能夠提早解決,我不明白我哪裡做錯了。”

“徐海濤,你到底長不長腦子?啊?”秦嵐嵐瞪視著他,咬牙切齒地說道,“市長做了批示,是好事,但你有沒有考慮過區裡的感受?有沒有考慮過街道領導的感受?啊?星月湖問題你以為就你一個人看到了?就你火眼金睛?它就是個馬蜂窩,你倒好,說也不說一聲,直接一蒿子上去給捅了。還說不知道錯在哪裡?你長沒長腦子?”說著,她突然一把將那兩張紙給奪了過去,看了看又扔回他身上,道:“立刻,馬上,把你那篇該死的文章給我刪了。”

徐海濤忽然有些懷疑自己一直以來對秦嵐嵐的那點好感是不是錯了,她難道內分泌失調,提前進入更年期了?為什麼講話像吃了槍藥一樣?他有點氣惱,頂了一句:“我不刪。”

“徐海濤,你再說一遍?”秦嵐嵐氣極了,拿起茶杯恨不得直接砸向他,她的唇微微顫抖,說道,“你喜歡出風頭是吧?那好,那你就留著,等區紀委來找你的時候,你應該就開心了。你給我滾出去。”

徐海濤也怒了,滾就滾。拿著那份批示轉身便走。

“站住!”才走了幾步,便被秦嵐嵐叫住了。

他轉過身,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她。她的臉,因為生氣而顯得紅潤,看起來,竟比平日裡那個冷冷的樣子多了些嫵媚的味道。徐海濤看了一眼便移開了目光。

“明天上午下班前,把具體的彙報材料弄出來。”秦嵐嵐喝了一口水,說道。

“什麼彙報材料?”

“怎麼?你以為你那篇文章就可以用來彙報了嗎?給我把具體的資料整理出來,多少家酒店,多少面積,每天排汙量等等。我要的是彙報材料,不是文學作品。”說完,砰地一聲,她把手裡的茶杯重重地墩在桌上。

徐海濤看了她一眼,拿著那份市長批示走了出去。他心情糟透了,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他和秦嵐嵐的關係變得如此的水火難容,他也不明白那篇文章為什麼要惹得她如此不快,既然市長都做了批示,也就是說,這篇文章領導是認可的,那她為啥要這樣怒火滔天呢?難道只是因為她所說的,他沒有考慮區裡和街道領導的感受?

可是,以他這段時間跟她的相處,她並不是這麼一個心胸狹窄的人,那麼,到底是為什麼呢?還有,她昨天說的跟蹤,偷拍,還有今天那張粉紅色邀請卡中莫名奇妙的兩百元,所有這些,好像是一個極大的圈套,那目標又是誰呢?是他,還是秦嵐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