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9章 熟悉身影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299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6


張月花從企業起步,在街道黨委副書記任上退下來。為人謙和,謹小慎微。聽秦嵐嵐這麼問,她忙看了看周圍,壓低了聲音,說道:“這種事,到了我們這裡也就是一個聽說。秦書記,之前沒聽到過?”

秦嵐嵐臉色凝肅,看著那一條美食街,片刻後,說道:“之前在鄉鎮也聽到過一些星月湖美食街的說法,但那個時候畢竟也就這麼一聽,沒上心。而且眾說紛紜,也弄不清到底哪個版本才是真的。現在看來,無論哪個版本,還都不簡單啊!”

張月花恩了一聲,沒有接話。

徐海濤站在秦嵐嵐身側不遠,看她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這兩天對她的那點不耐煩瞬間煙消雲散。

“美景配美食,本是美事。但人的文明素質達不到,老闆的職業素養達不到,就是一件醜事。這水,雖然現在看上去還行,還沒到病入膏肓的時候,但的確已經是刻不容緩需要整治了。只是,該怎麼整呢?僅僅只是治汙呢,還是把美食城拆掉?”沉吟片刻,秦嵐嵐仿佛是自言自語般地說道。

張月花驚了一下,看了秦嵐嵐一眼,說道:“拆掉?俗話說,請佛容易送佛難。這美食城每一家酒店的生意都不錯,誰要去拆就是斷他們財路,他們是要拼命的。如果只是治汙,問題會簡單點,但很有可能治標不治本。”

“我覺得拆掉也不是不可行。因為這一片美食城污染太重,而對洪湖整個經濟發展又沒有什麼舉足輕重的作用。也就是說,它的弊遠大於利。而拆掉,更利於區委區政府對星月湖景區做全域發展規劃。我覺得,這一片美食城即使現在不拆,過幾年也必然要拆。因為它和洪湖市整體發展規劃和發展目標是相違背的。”

徐海濤說道。

秦嵐嵐停住腳步看了他一眼,臉上沒有太多情緒。張月花摸不准秦嵐嵐的想法,這個年輕的黨委書記,心思比較深沉,可以說,她一直沒有摸透過她的想法。此時,她有些擔心徐海濤,怕她又對他發飆,便說道:“海濤,有時候,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的對或者錯。這和我們在學校裡讀書是很不同的,讀書的時候,考卷上的問題,不是對就是錯。但政府裡領導做決策,除了要想對和錯,還有一點必須要考慮的是可行性。在這個問題裡,拆掉這一片美食城,需要一筆很大的資金。這一筆資金,街道是承受不了的,區裡的話,就不是秦書記能夠說了算的。而且除了資金問題,還有穩定問題。”

徐海濤看了秦嵐嵐一眼,秦嵐嵐沒有表態,只是繼續往前走去。

看著她的背影,徐海濤似乎第一次摸到了作為一個領導的無奈。難道,這才是她之前對他發飆的原因?

微風徐徐,徐海濤看著美食城方向那一排建築,心裡想著該從哪個角度切入寫這個彙報材料比較好,目光一動,一個熟悉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碰了碰張月花的手臂,指了指那個人。張月花一看,眉頭微蹙,看了前面的秦嵐嵐一眼,搖了搖頭。

秦嵐嵐卻忽然腳步一頓,抬手看了看表,轉頭對張月花說道:“張書記,馬上是下班時間了,今天我請你和徐海濤吃飯。”

徐海濤看著秦嵐嵐,弄不清楚她是不是看到了那個人。

張月花搖著手,說道:“秦書記,改天吧,這兩天事情多,你也忙。”

“擇日不如撞日,既然都到了美食城了,就一起吃個便飯。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拆了,在此之前,就享受一下吧。”秦嵐嵐不由分說地往前走去。

徐海濤看了看那個倚欄遠眺的身影,又看了看秦嵐嵐加快的步伐,忽然有一種“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感覺。張月花拉了拉徐海濤,輕聲說道:“待會要是真碰上了,你機靈點。”

徐海濤有點茫然,他自認為在人情世故上,他並不是一個特別機靈圓滑的人。不過,既然張月花這麼交代,一會兒若真有什麼,他也只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樣想著

,兩個人便加快了步伐,跟上了秦嵐嵐。

星月湖美食城,比星月湖本身還要熱鬧,剛五點鐘,各個酒家便已經有了好些客人。秦嵐嵐微抬著頭,看了看那些酒店招牌,輕舒眼角,朝張月花微微一笑,說道:“張書記,這一條街,說實話,差不多的酒店也都吃過,不過我還是最喜歡風荷日麗的菜色,家常中有新意,味道也不錯,最重要是風景得天獨厚,今天,我們就去那裡。”

徐海濤沒去過風荷日麗,聽說價格比較貴,但,風景的確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它是唯一一家建在水上的酒家。腦海裡靈光一閃,他反應過來了,那個人便是在風荷日麗。難道,秦嵐嵐要去來一個狹路相逢?

徐海濤看了一眼張月花,多年的黨委副書記,張月花對於班子成員間的微妙情緒十分清楚。她有些擔心,卻又不敢把這種擔心放在臉上,笑了笑,說道:“秦書記,風荷日麗菜是好吃,但去的人也多,大堂就那麼幾個位置,這個點估計已經滿了。我們三個人也用不著包廂,隨便挑一家吧。就著湖光山色,吃什麼,都有意境呢。”

秦嵐嵐笑了,笑容燦爛,夕陽的光打在她身上,讓她整個人都有了一種霞光萬丈的感覺,徐海濤忍不住眯了眯眼,跟著秦嵐嵐一段時間了,他還真是很少看到她笑,不得不說,她笑起來真是風情萬種,讓他有一種抓拍的衝動。但想到昨晚她說他跟蹤,偷拍,他還是壓下了這種衝動。

秦嵐嵐的目光在張月花臉上滑過,落在徐海濤身上,慢慢說道:“張書記,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們在一起共事也有段時間了,我個人也沒有請你吃過飯。今天,既然機會恰當,心情也恰好,當然要找一家恰當好的酒家,對吧?好了,不多說了,就風荷日麗吧。”

張月花知道不能再多說了,一行三人走進了風荷日麗。

樓下大堂靠窗邊還有一個四人的座位,張月花從心底裡舒了一口氣,正想走過去,卻看到秦嵐嵐目不斜視,直接往樓梯走去,嘴裡對服務員說著:“給我們來一個湖景小包廂。”

張月花本想再說點什麼,但看到秦嵐嵐已經走上了樓梯,還是打住了話頭,看了看徐海濤,目光意味深長。徐海濤當然明白張月花的意思,但是,秦嵐嵐是黨委書記,傅寒是辦事處主任,大庭廣眾,他相信兩個人都自有分寸,所以,他倒是不擔心。既然秦嵐嵐請客吃飯,那就好好地享受美食吧。

走上二樓,又是另一番格局。過道裡掛著一幅幅山水油墨畫,讓這個充滿人間煙火味的地方,瞬間多出了詩意,襯著窗外那一山一水,實在是相得益彰。徐海濤倒是有些佩服這酒店的老闆,心思巧妙。服務員在前帶路,曲折走道裡,一聲爽朗大笑讓秦嵐嵐的腳步頓了頓。這笑聲十分熟悉,徐海濤往聲音來處看去,隔著半掩的包廂門,正好看到傅寒對著身邊一個女人開懷大笑,那女人卻是面帶嬌羞,手拿酒杯正敬傅寒酒。秦嵐嵐的目光也快速地滑過那扇門。

徐海濤的目光快速滑過秦嵐嵐,心頭跳過一句話:這麼快就對上了。

傅寒端著酒杯,也看到了秦嵐嵐,臉上的笑僵了一下,然後猛地站了起來,嘴裡說著“秦書記”,便往門邊走來,包廂裡的人也都朝門外看過來。

秦嵐嵐冷著一張臉,等傅寒走近,說道:“傅主任,你動作快嘛!”說著,還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這個動作裡包含的批評意思是很明顯了。

傅寒的臉色也冷了下來,徐海濤看著他,心裡有點突突,這兩人不會在這裡就掐起來吧。但傅寒目光在三人身上一轉,已是一臉笑意,說道:“之前你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正跟人談事情呢,結束了就直接過來了。你們就三個人?”

秦嵐嵐看了他一眼,恩了一聲,直接往前走去。

傅寒看了一眼徐海濤和張月花,問道:“你們哪個包廂?我一會兒過來敬酒。”

徐海濤回答:“落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