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10章 狹路相逢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13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6


包廂面朝星月湖,推開窗子,青山綠水迎面撲來,令人耳目一爽。

秦嵐嵐拉開位子坐下,目光看著窗外,說道:“在這樣的地方吃飯,的確很愜意。”話雖這麼說,但一張臉仍是冷如冰霜。轉過臉,她對服務員說道:“給我們來一個老鴨餛飩煲,菌菇牛肉,紅燒小雜魚,另外來兩個時新蔬菜,再來一個金瓜煲就行了。”

服務員抬起頭:“來點酒嗎?”

“來三瓶威龍有機幹紅吧!”秦嵐嵐也不徵求他們意見,直接說道。徐海濤看了她一眼,腦海裡不禁想起她昨夜醉酒後的樣子。

“秦書記,我們就三個人,哪喝得了這麼多?”張月花看著秦嵐嵐說道。

秦嵐嵐看了她一眼,臉色稍微和緩,說道:“張書記放心,有人會喝。”又對服務員說道:“好了,給我們上菜吧。”

服務員出去後,徐海濤給他們倆倒了老薑茶,這是店裡免費提供的。張月花說,這是店裡的傳統特色。

秦嵐嵐端著杯子,啜了一口薑茶,看向張月花,問道:“剛才傅寒身邊那個女的,是不是那個盛世葡萄酒莊的代理人?”

張月花凝眉想了一下,才說:“好像是。”

秦嵐嵐捏著茶杯轉了幾下,才說道:“我記得沒錯的話,這兩年,他花在那個葡萄酒莊的錢估計不下20萬。上次財務審計,區紀委的人也提出來我們三公消費有些高。”

徐海濤心裡一驚,20萬對一個街道來說,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平日裡,社區幹部加班,夏天的高溫補貼等,傅寒批得也不爽快,沒想到,自己一喝就喝了20萬。

秦嵐嵐又說道:“我看過帳目,他來到長豐街道後,我們街道的招待費比往年高出一倍!這麼吃,長豐街道早晚要被吃空。更可氣的是,他還不肯管事,啥事情落在他身上,他都不肯挑,以前是往你身上推,現在副書記空缺,他乾脆不管,想著反正我會挑起來。他很聰明,知道我要強,不肯讓區裡的領導批評長豐街道。哼,他還真是抓住了我的軟肋呢!像今天,他一個下午都不在,不知道在哪裡喝茶聊天,市長的批示下來,都送到我這裡……”

徐海濤終於摸到了一點思路,怪不得秦嵐嵐之前對傅寒那麼冷。

這時,門推開了,服務員拿著三瓶威龍幹紅走了進來。秦嵐嵐的目光往門外睃了一下,不再說話。

徐海濤看了看秦嵐嵐,不知為何,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秦嵐嵐強悍表面下脆弱的一面。不過,作為一個秘書,他也不能做什麼,只是站起身,又為她的杯子裡續了茶。秦嵐嵐懶洋洋地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目光裡竟然帶了點茫然。這樣的秦嵐嵐,讓徐海濤莫名地起了憐愛的心理。

仿佛不經大腦思考,徐海濤便開了口:“秦書記,博客上的文章我已經刪掉了。”

秦嵐嵐愣了一下,冷冷瞥了他一眼:“怎麼?還要我表揚你?”

仿佛一潑冷水,瞬間澆熄了他剛對她湧起的那點憐愛之情。他覺得自己有些可笑,秦嵐嵐這樣的女人,分明就是聖鬥士星矢,永遠都穿著厚厚的鎧甲。

服務員問:“紅酒打開嗎?”

張月花立馬說道:“先開一瓶吧。”

秦嵐嵐一笑,說道:“都打開吧,用醒酒器醒著。”

徐海濤給每個人的紮壺裡倒了酒,張月花笑著舉起杯,對徐海濤說道:“海濤,來,我和你敬敬秦書記。”

徐海濤不是第一次和秦嵐嵐同桌吃飯,但都是公務用餐,比較簡單,也不喝酒。像這樣小範圍的一起喝酒還是第一次,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如傳說中說的那樣酒量很好。

徐海濤看了一眼秦嵐嵐,舉起杯來。三個杯子輕輕一碰,張月花帶頭喝了個滿杯,徐海濤便也將杯中酒全部喝了。秦嵐嵐看了看他們,倒也很爽快地仰起脖子喝幹了杯中酒。舉手投足,豪爽中帶著一點說不出來的落寞和疏離,讓徐海濤有些發怔。

張月花一邊起身給秦嵐嵐倒酒,一邊對徐海濤說:“海濤,你要好好敬敬秦書記。”

徐家榮在長豐街道當主任時,

時常帶著徐海濤去喝酒。對於酒桌上的應酬,徐海濤並不陌生,卻始終有點游離。陳磊說,“幹活不吃飯,累死無功勞。”這吃飯,其實指的便是喝酒。既然張月花說讓他敬酒,他還是站起身端起杯子,說道:“秦書記,文章的事,給你添麻煩了。我敬你。”

秦嵐嵐面無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端起杯子直接喝了一大口。徐海濤便將杯中酒喝幹了。放下杯子,他又倒了一個滿杯敬張月花。

風荷日麗的菜,色香味都不錯。三人靜靜地吃了一會,傅寒端著一杯酒帶著一個女人推門走了進來,嘴裡說著:“秦書記,我們來敬酒了。”

徐海濤一愣,心想,他還真的來敬酒啊?都這樣劍拔弩張了,還來幹什麼?真打算打起來?側過身子,便看到他帶著那個女人走了進來。

秦嵐嵐目光在女人臉上滑過,說道:“傅主任,你準備怎麼個喝法?”

傅寒笑了一下,說道:“我先介紹一下,這個是盛世葡萄酒莊的代理人,盛紅梅。紅梅,這個是我們長豐街道的一把手,秦書記。她可是女中豪傑,今天,你可要好好敬敬。”

盛紅梅微微一笑,露出腮邊兩個酒窩,看著秦嵐嵐說道:“秦書記我見過的,年輕漂亮。秦書記,還希望你多支持我們盛世酒莊啊!”說著,便“打的”走到秦嵐嵐身邊,舉著杯子。

秦嵐嵐微微側過身,碰了碰她的杯子,說道:“盛經理好手段,盛世酒莊這兩年發展不錯啊!”

盛紅梅笑著:“這都是各位領導關照!”說著,仰起脖子姿態優雅地將一杯酒喝了個乾淨,還亮了亮杯底,說道:“秦書記,我可是幹了哦!”

秦嵐嵐喝了一大口,說道:“我怎麼能和盛經理比酒量呢!盛經理做的就是這買賣,可是酒精考驗的人。傅主任,你說是吧?”

傅寒笑著,舉起杯來,說道:“秦書記,我陪一下,我們一起幹了杯中酒,怎麼樣?”

徐海濤看著秦嵐嵐,見她不緊不慢地端起酒杯,然後仰頭喝幹了杯中酒。傅寒和盛紅梅都拍起手來,說道:“秦書記,也是性情中人啊!豪爽!”

徐海濤站起身為他們幾人倒酒。傅寒看都沒看他,盛紅梅的目光在他臉上微微停留,便看向了秦嵐嵐。徐海濤知道,以他的身份,人家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他不動聲色地坐下來,想一會兒早點回去,到街道寫材料。

傅寒拉過兩把椅子,兩人坐了下來,象徵性地吃了幾口菜。傅寒看著秦嵐嵐,問道:“秦書記,之前找我是有什麼急事嗎?”

徐海濤看了他一眼,心想,傅寒是打算在酒桌上談工作嗎?只是,看他的樣子之前在那邊應該已經喝得有點多了,這樣醉眼朦朧的樣子,能談嗎?而且,這裡除了長豐街道的幹部,還有其他人,傅寒就這麼篤定這些話題是可以隨便拿到酒桌上來談的嗎?

秦嵐嵐瞟了他一眼,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才說道:“傅主任,喝酒就喝酒。事情明天再說吧!”

傅寒立馬端起杯子,說道:“秦書記就是爽快。來,我敬你。”

秦嵐嵐卻沒動,看了看徐海濤和張月花,說道:“傅主任,在這裡,張書記是老前輩,你應該先敬她。”

張月花立馬擺擺手,說道:“哪裡,哪裡,這樣吧,還是我和海濤一起,敬敬傅主任和盛經理吧!”說著,便站了起來,徐海濤聽她這麼說,也便站了起來。傅寒看了看兩人,笑起來:“好,我們一起敬敬張書記。”說著,便拉著盛紅梅站起來,和張月花、徐海濤碰了碰杯子。張月花二話不說,直接幹了杯中酒,徐海濤看她如此,也只好幹了杯中酒。抬起頭來,卻見盛紅梅只是喝了一大口,便坐了下去。傅寒喝得有些慢,但最後還是幹了杯中酒,亮了亮杯底,忽然看向徐海濤的杯子,說道:“海濤酒量不錯的吧,酒風也還行,但思路還不夠清晰啊。今天下午怎麼回事啊,啊?害得陳書記下不了班。組織推薦雖然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但更重要的,還是組織對你的看法。海濤,聽明白我的意思了嗎?努力要用對方向才好,用錯了方向,可就南轅北轍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