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11章 敢不敢喝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243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6


作為黨政辦主任和黨委秘書,徐海濤平日裡和傅寒的接觸並不少。關係雖然不親密,卻也不差。此時聽傅寒這樣說,徐海濤心裡一驚,這話表面上看仿佛是點撥,實際上卻是認定了他拉票賄選,他抬頭看著他,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來這一出。

這件事,既然陳書記已在調查,自然會有結論。尚沒有定論的事情,作為辦事處主任,卻在酒桌上隨意亂說,未免顯得不成熟。難道,他是故意說給秦嵐嵐聽的?

徐海濤看著他方闊的臉,說道:“謝謝傅主任提醒。我這個人比較較真,不管是組織的看法,還是其他什麼人的看法,違反紀律的事我是不會做的。至於下午的事,我相信,陳書記會給我和組織一個說法。”

傅寒圓圓的眼睛有些紅,看著徐海濤的目光透著鋒芒,拍了拍手,說道:“好。說得好。既然這樣,那就敬敬秦書記吧。”

徐海濤沒有動,目光滑過秦嵐嵐的臉,見她只是微垂著目光,不動聲色。徐海濤站起身,拿起紮壺,給傅寒倒酒。傅寒卻用手蓋著酒杯,說著:“徐海濤,我讓你敬秦書記,你給我倒酒幹什麼?”

“首先,傅主任比秦書記更關心下午的事,我要謝謝傅主任的關心。其次,剛才傅主任一番話,我記住了。所以,這杯酒,我先敬傅主任。”徐海濤說完,目光飄過秦嵐嵐,見她仍然一副淡淡的樣子。看來,自己這樣說,秦嵐嵐沒有意見。

傅寒哈哈一笑,看著徐海濤的目光卻沒有多少笑意,說道:“行,那我們就喝一杯。”傅寒鬆開手,徐海濤給他倒了個滿杯,給自己也倒了個滿杯,杯子輕輕一碰,徐海濤仰頭喝幹了杯中酒。

傅寒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便放下了。這時,秦嵐嵐的手機響了,她拿起手機一看,目光在眾人臉上一掃,然後接起了電話,說了幾句便掛斷了。放下手機,她看了看傅寒的酒杯,說道:“傅主任,徐海濤敬你的酒你準備一直留著嗎?還是打算帶回去?”

傅寒哈哈一笑:“秦書記,我今天高興,已經喝多了。我得留點量,還要和秦書記你好好喝一杯呢!”

“傅主任,你打算把徐海濤敬你的酒留著和我喝嗎?那我可是不喝的。”秦嵐嵐說道。

傅寒似乎有點不悅,張月花站了起來,給自己的杯子裡倒了半杯酒,說道:“傅主任,來,我敬敬你。”

傅寒看了看張月花,還是拿起了杯子,喝幹了杯中酒。放下杯子,盛紅梅貼著傅寒的耳朵說了什麼,傅寒點了點頭,給自己的杯子裡倒了滿滿一杯,站了起來,說道:“秦書記,那邊還等著我們,我敬你一杯。”

秦嵐嵐一笑,說道:“傅主任,我們在一起搭檔也有一段時間了,卻沒有好好喝過一次。今天要麼不喝,要麼我們就喝三杯,怎麼樣?”

對於秦嵐嵐,傅寒的想法是比較複雜的。公平地說,秦嵐嵐有魄力,也有能力,年輕漂亮,一起搭檔本是一件美事。都說男女搭配,幹活不累。但,秦嵐嵐是書記,他這個當年全區最年輕的副書記,在鄉鎮轉了幾圈,最後卻只是當了個主任。他心裡是有氣的。但這氣又不好對秦嵐嵐發,最不爽的是,秦嵐嵐這人太認真,對什麼事

都看的太真,所以兩人之間總是不太和諧。

不過,對於女人敬酒,傅寒一般是不拒絕的。看著秦嵐嵐姣好的容顏,他挺了挺胸膛,說道:“美女的酒,別說三杯,三十杯我也喝。”說著,端起那杯滿滿的酒,和秦嵐嵐碰了碰杯子,一仰頭喝了。

秦嵐嵐也是眼睛也不眨地仰頭喝幹了杯中酒。

徐海濤站起來給他們倒酒,張月花有點擔心地看看傅寒,又看看秦嵐嵐,說道:“今天寬鬆,秦書記,你們喝慢點,先吃點菜。”

秦嵐嵐只是淡淡問道:“怎麼樣,傅主任,你還行嗎?”

“行,當然行,在美女面前,不行也得行。”傅寒說著,哈哈大笑起來。這話就有些意味深長了。

徐海濤微微皺了眉頭,看向秦嵐嵐。秦嵐嵐依然是一張冷冷的臉,看不出情緒,徐海濤不明白秦嵐嵐這唱的是哪一出,只是有些緊張地盯著她的眸子。她的眸子依然清澈,並不像昨晚那樣醉眼朦朧,他微微放下心來,只聽秦嵐嵐說道:“傅主任,來,喝酒。”

話音落,秦嵐嵐便端起杯子,幹了杯中酒。

傅寒動作稍微慢了半拍,但還是喝幹了杯中酒,剛放下杯子,便重重地打了一個酒嗝,說道:“秦書記,沒想到你喝酒竟是這樣豪爽啊!怪不得,年紀輕輕能坐上這個位置。”

這話可不太好聽,不過,秦嵐嵐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只是說道:“若是論喝酒,怎麼能和傅主任比?光盛世葡萄酒莊,傅主任一年就喝了不下20萬呢!我可沒這點本事。”

盛紅梅臉色有些僵硬。傅寒卻只是打了個酒嗝,說道:“秦書記還真是好記性啊!不過秦書記,你這好記性,有點用錯地方了。財務麼,我這個主任上心思就可以了。書記麼,最主要還是抓人事。雖然街道小,但麻雀雖小,畢竟也是一級政府。你看,下午這麼一個副科級人選推薦會,就有人要動手腳,我覺得,秦書記的精力該用在這些地方。年輕人麼,求上進是好事,但不擇手段就得要好好批評教育了。”傅寒說著,一雙大眼看向徐海濤。

徐海濤心裡驚濤拍岸,但臉上卻不能露了分毫。他想不明白,今晚傅寒為什麼要連連針對他,敲打他?他想不起來有什麼地方得罪過他。不過,有一點他看清楚了,傅寒是把他和秦嵐嵐捆綁在一起的,也就是說,不管他怎麼做,他都會把他看成是秦嵐嵐的人,這樣也好,他日常做事倒反而方便了。

秦嵐嵐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徐海濤,又看向傅寒,說道:“傅主任說的對,我這個書記是應該抓人事。人事,人事,是和人相關的事。我覺得我沒有逾越我的權利範圍。好了,不談工作了。還有一杯,傅主任,喝不喝?”

“喝,當然要喝。來,祝我們合作愉快!”說著,微微搖晃著身體舉起杯子,乒”地一聲,與秦嵐嵐的杯子一碰,兩人同時抬頭喝幹了杯中酒。

放下酒杯,盛紅梅倒了一杯水遞給傅寒,傅寒抬起手要接,卻忽然捂住嘴往門口跌撞著沖去,剛打開門,一道穢物便如噴泉般從嘴裡噴了出來,他跌跌撞撞往洗手間走去。徐海濤看了一眼秦嵐嵐,起身走過去扶著傅寒往洗手間走。盛紅梅也跟了出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