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12章 離我遠點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467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6


離開風荷日麗,已是八點。

張月花打了車直接回家了。徐海濤和秦嵐嵐一起回街道。剛走到辦事處門口,正碰到陳方明從裡面走出來,看到他們,他微微一愣。徐海濤叫了他一聲,他點了點頭,對秦嵐嵐說道:“下午的事基本上調查清楚了,和徐海濤無關。至於那邀請卡裡的200元,因為證據不充分,還不能下定論。”

秦嵐嵐目光滑過徐海濤,說道:“方明書記,雖然這次的事情不大,但影響相當惡劣,也一定程度地反映了我們一般幹部中存在的一些思想上的問題,我覺得這一點應該引起重視。接下來,有必要好好抓一抓作風建設。”

“是,我也正有這個想法,我會列個具體的方案出來。”

“行,”秦嵐嵐說道,“你是不是還沒吃飯?”

陳方明指了指街對面的小麵館,說道:“吃過了。”

“辛苦了,早點回吧。我還有點事,要稍微加個班。”秦嵐嵐說著,便往樓上走去。

陳方明看了一眼徐海濤,說道:“下午的事,心裡不太痛快吧?”

徐海濤笑了笑:“沒事。感謝陳書記廢寢忘食地還了我清白。下次請您喝酒。”

“好。”陳方明哈哈一笑,在徐海濤肩上重重拍了兩下,便走了。

回到辦公室,徐海濤先喝了一杯開水,稀釋一下酒意,又泡了一杯淡茶,才進入工作狀態。思路清晰了,剩下的就簡單了,唯一麻煩的就是那些資料。

秦嵐嵐靠在辦公室的沙發上,手裡捏著兩份檔,這時,放在旁邊的手機響了,她看了看手機,螢幕上一個名字閃動著:信訪室陳思齊。她有些煩躁,眉頭微蹙著看著那個名字閃動著,過了片刻,才拿起手機,淡淡地“喂”了一聲。

“秦書記,你在外面?”

“沒,在加班。”因為喝了酒,秦嵐嵐的聲音稍微有些啞。

“你身體不舒服?”陳思齊的聲音裡透著關心,常年在紀委做信訪工作,他習慣性地注意細節。

“沒什麼,昨晚酒喝太多,嗓子有些不舒服。”

“哦,這樣啊,那可是我的錯。大家都說秦書記酒量好,昨晚難得和秦書記喝酒,我就想好好陪你喝一次,沒想到,讓你喝多了。”陳思齊的聲音裡帶著一點點憂愁。

秦嵐嵐的眉頭卻蹙得更深了,看了看門口,說道:“陳主任這個點打電話來,是有什麼吩咐嗎?”

“秦書記言重了。我一個小小信訪室主任,哪敢對你這個街道書記提吩咐?今晚月色極美,我只是忽然想起秦書記了,便給你掛個電話,聽聽你的聲音。既然你在忙,那我就不打擾了……哦,對了,我昨天跟你說的那個事,你可要放在心上哦。秦書記你可是我們大興區最年輕的科級領導,前途不可限量。若真是被有心人捏住什麼把柄,可就不好了。這封信訪件暫時我不會交給領導,不過,我覺得秦書記還是該快刀斬亂麻。該說的我都說了,你早點休息,晚安。”

秦嵐嵐連再見也沒說便掛了電話,將手機重重地扔進沙發裡。昨晚,陳思齊給她發了一張照片,是她和江武林在體育館打球的照片。其實,那一天人很多,而她也只是恰巧碰到他,順便和他打了兩局而已。

沒想到,竟然被人拍了照片。本來也沒什麼。但陳思齊說,還有一些照片不適合發,想跟她見面聊。她考慮到他紀委信訪室主任的身份,便去了。沒想到,還真看到了幾張照片,一張是有一次打球傷到膝蓋,在醫院的時候正好碰到江武林,他送她回家的。還有一次,她沒開車,走到半路,搭了一程江武林的車。機緣巧合的幾次,竟然都被拍了照,照片還拍的很曖昧,選取的角度很刁鑽。

陳思齊說,是有人實名舉報,舉報她和下屬江武林有不正當關係。而這個人就是徐海濤。

她又驚又氣,加上陳思齊以此為要脅不停地勸酒,她便多喝了兩杯,沒想到竟然醉得厲害,那陳思齊竟然趁著她昏昏沉沉的時候,把手放在了她的腰上。她後來才意識到,那酒可能有問題,不然以她的酒量,幾杯紅酒還不至於讓她失態,還差點和徐海濤鬧出事情來。

這陳思齊一個信訪室主任竟然把心思打到了她的頭上,還對她用一些下三濫的手段,害得她差點陰溝裡翻船。以後和他相處,她得加倍小心。

她有些煩躁地走到茶水櫃旁泡了一杯茶,站在窗前慢慢地喝著,過了許久,總算將胸口那團奔湧的怒意給壓了下去,抬手看了看表,已經九點半了。她坐回辦公桌前,拿出筆記本,簡短記錄一天的工作。這是她每天的必備功課,不管多晚,她都要記下一天工作的內容和體會。她認為,記錄有助於她理清工作的思路,以及工作中存在的漏洞或者偏差。

徐海濤將思路框架搭好,看了看趙清報上來的那些資料,起身往秦嵐嵐辦公室走來。

秦嵐嵐辦公室的門開著。徐海濤象徵性敲了敲門,便走了進去。秦嵐嵐正低頭寫東西,頭髮垂下來,光影裡,讓她顯得格外柔和。徐海濤怔了一怔,才聽到秦嵐嵐冷冷的聲音:“什麼事?”

“關於星月湖美食街的資料,沒有最新最精確的,安監上能夠提供的資料也只是個大概數。我不知道寫在彙報稿裡是否恰當。”徐海濤實事求是地說道。

秦嵐嵐抬起頭來,目光如一把手槍盯著徐海濤的眉心,說道:“怎麼,你問我來要數據嗎?”

徐海濤知道此時的秦嵐嵐比較危險,還是說道:“我的意思是,我寫在稿子裡的資料可能並不精確。”

“那是你的問題。”秦嵐嵐坐直身體,冷冷地說,“怎麼,連最基礎的資料你都掌握不了,卻想著要拯救民生了?徐海濤,你也不過如此麼!”

秦嵐嵐的冷嘲讓徐海濤很有些不是滋味,卻也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資料也是一個硬道理。

回到辦公室,徐海濤把趙清發給他的那些資料填入彙報材料,面積和排汙量這些資料,他還是保守地寫上了大約。

這時,手機響了,他以為是秦嵐嵐,一看,卻是死黨陳盼盼。

“什麼事?快說,我在寫稿子。”徐

海濤接起手機,直接說道。

“兄弟,重磅資訊,游龍鎮的黨委書記在鎮政府的電梯裡竟然對鎮上13個女幹部上下其手,視頻都傳到網上了。不過,大興區宣傳部的動作很快,已經處理了。我動作快,下了一個。”陳盼盼的聲音帶著捉姦成功的那種滿足感。

徐海濤哦了一聲,說道:“你下這個幹什麼?當教材?以你每天晚上的床上功夫,我估計人家的技術不及你萬一。”

陳盼盼在那邊笑得風生水起,賤意四濺,徐海濤直接掛了電話,將手機丟在了桌上,剛準備繼續手頭的工作,猛然感覺門口有人,轉過身,正看到秦嵐嵐陰著一張臉站在門口,看他回頭,便冷冷地開了口:“材料弄好了?”

“框架基本搭好了。”徐海濤看了看顯示幕上的時間,說道,“秦書記,你在等我的材料?我保證,明天上班前搞好。”

“你一個黨委秘書,寫個材料還需要我等?那你可以拿包走人了。”秦嵐嵐沒好氣地說道,“還有,作為長豐街道的幹部,我希望你注意你的言行。”

徐海濤心想,秦嵐嵐一定是聽到了他剛才和陳盼盼的一段對話,斷章取義了,便說道:“秦書記,游龍鎮黨委書記在電梯裡對女幹部動手,視頻被人放到了網上,有人議論這個,我只是稍微開個玩笑而已。”

“怎麼,游龍鎮出事,我們長豐街道的幹部就能幸災樂禍了?告訴你,他朱豪生丟的可是我們所有公務員的臉!”秦嵐嵐幾乎是有些咬牙切齒地說道,“哼,以五十步笑百步。”

徐海濤知道秦嵐嵐還是對他有意見,便不再爭辯,只是將彙報稿的框架列印出來遞給了秦嵐嵐,心裡想著:希望這祖宗能夠網開一面,不要提出太多意見。

秦嵐嵐拿著框架,隨便拉過一把椅子坐下來,一隻手從辦公桌上拿了支筆,便開始在紙上修改起來。

都說工作中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女人也一樣。看著秦嵐嵐垂首認真思索的樣子,徐海濤眼裡流露出一絲敬佩和欣賞,正想起身給她泡杯水,手機鈴聲響了,一看,是區府辦陳磊。他看了一眼秦嵐嵐,還是接起了電話。

“兄弟,在哪裡呢?”電話一接通,陳磊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還在辦公室。”徐海濤實話實說。

“什麼時候結束?”陳磊問道,“我和幾個朋友約了一會兒去北街喝酒。你來嗎?”

“很難說。”

“儘量來吧,我有重要資訊跟你說。”

徐海濤猜測陳磊要說的大概是游龍鎮的情況,但秦嵐嵐就坐在旁邊,他也不便問,只是哦了一聲便掛了電話。

放下手機,秦嵐嵐抬頭瞄了他一眼,冷冷說道:“要去喝酒?”

徐海濤忙搖頭,嘴裡說著:“沒有,沒有。我已經喝多了。”

秦嵐嵐盯了他一眼,將手裡的紙扔給他,說道:“黨委秘書,不光是寫稿子,還要動腦子。腦子裡如果只有酒精,你就可以滾蛋了。”說著,她直接走出了辦公室。

徐海濤看了一眼稿子上秦嵐嵐劃出來需要修改的地方,揉揉有些酸痛的肩,問道:“秦書記,很晚了,需要我送你回去嗎?”

秦嵐嵐轉過身來,眯了眯眼睛,目光有些冷,直接扔下兩個字:不用,拎著手包,踩著高跟鞋婀娜地走了。

徐海濤看了看窗外,把稿子發在了自己郵箱,又把剛才秦嵐嵐修改過的紙放進了包裡,然後快速關好電腦和門窗,跟了上去。

因為喝了酒,秦嵐嵐沒開車,站在辦事處門口等計程車。這個點,路上已經沒什麼車了。夜風吹來,秦嵐嵐用手抱了抱手臂,徐海濤走出來時正好看到,忙說道:“秦書記,要不讓建國師傅來接你吧。這個點很難打車,而且,也不安全。”

馬建國是街道的駕駛員,但公車不能私用,秦嵐嵐都是自己開車上下班,從來不麻煩馬建國。秦嵐嵐抬手看看表,說道:“不用,這時候,他肯定睡下了。這麼一段路,我走走也很快,沒必要把人家從被窩裡拽起來。”說著,真的踩著高跟鞋往前走去。

徐海濤不放心,便跟了上去。

兩人一前一後,腳步聲卻自有一種默契。

手機鈴聲響起,徐海濤正猶豫著要不要接,秦嵐嵐卻忽然停住了腳步,轉身看著他,冷冷說道:“徐海濤,你跟著我幹嘛?”

徐海濤愣了一下,笑了笑,才說道:“秦書記,你想多了,我只是去北街上喝酒而已。”

“哼,怎麼,狐狸尾巴總算露出來了?剛才還嘴硬說不喝酒。”秦嵐嵐冷哼一聲,不再理他。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了一段,徐海濤想起昨晚的那個事,說道:“秦書記,關於舉報信那件事,我想再澄清一下,我真的沒做。當然,這不是我說沒有便是沒有,所以,我希望你讓區紀委好好查一查,是誰在用我的名義對你進行造謠中傷?”

秦嵐嵐放慢腳步,輕哼一聲,偏了頭看了看他,說道:“徐海濤,你還真是天真!你以為區紀委是我開的?我讓他們調查他們便調查啊?還有,如今我是被舉報人,我有什麼立場叫他們去調查?還是說,你覺得,被人舉報還不夠丟人,還要讓區紀委將這件事鬧大,鬧到整個大興區都知道?”

徐海濤點了點頭,覺得秦嵐嵐說的也有道理,剛準備說點什麼,便聽到秦嵐嵐又說:“徐海濤,你是不是篤定了我不敢追根究底是吧?”

徐海濤停住腳步,目光堅定地說道:“秦書記,我可以發誓,真的不是我。總有一天,你會明白,那個人不是我。”

秦嵐嵐看他一眼,也不再說什麼,便往前走去。

白蘋社區就在北街。徐海濤一直看著秦嵐嵐走進了樓道,才拿出手機給陳磊打電話。

秦嵐嵐一路上樓,感受著身後徐海濤的目光,心裡卻莫名有一種安心。她甩了甩頭,剛轉上三樓,準備從手包裡拿出鑰匙開門,忽然感覺到門口旁邊的陰影裡似乎有一個人。

她忙警惕地看過去,樓道裡的燈卻在這時忽然滅了。她身上的汗毛陡然豎了起來,忙伸手按了一下那個感應開關,嘴裡問道:“誰在那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