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13章 英雄救美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29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燈亮了,從門那邊的陰影裡慢慢走出一個人來,嘴角挑著一抹怪異的笑,目光有些猥瑣地掃過她的身體,然後看向她的臉。看到他,秦嵐嵐的身體本能地顫抖了一下,心跳有些快,但她很快穩定住了自己的情緒,冷冷地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男人哼了一聲,說道:“想你了,來看看你啊!”聲音裡卻全然聽不出思念,只有陰冷。

樓道裡的燈再次滅了,兩個人都陷入陰影中。

秦嵐嵐一邊摸鑰匙,一邊說道:“現在你看到我了,可以走了。”

“秦嵐嵐,你難道就不想我,啊?”男人的目光輕佻地掃過她豐滿的胸前,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猛地將她甩在牆壁上,身體猛地壓向她。秦嵐嵐根本沒有提防他會忽然動手,驚呼一聲,感覺到後背和頭都隱隱作痛,猛地抬腿踢向他的腿骨,嘴裡罵道:“潘震,我們已經離婚了。你這樣,我可以告你強姦!”

“強姦?”男人一手猛地抓住她的下巴,捏著她的下顎,臉猛地朝她壓下去,嘴裡說著,“怎麼?終於承認你饑渴了?想要我強姦你?那我就遂了你的心願。”

屈辱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但她只是抬著頭不想讓它掉下來,洩露了這一刻她的脆弱。她沒想到這個曾經讓她愛到撕心裂肺的男人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她扭動著身體,擺動著臉,卻怎麼也無法推開這個身強力壯的男人。

“嘶”的一聲,他的手猛地撕開了她套裝的衣領,露出胸口一片炫目的雪白,他的目光閃爍了一下,那是他曾經多麼熟悉的氣味,潘震深深吸了一口氣。嘴裡歎息一聲:“嵐嵐,我真的想你了。很想。”說著,嘴便吻向那片雪白。

秦嵐嵐被她捏著下顎,根本沒辦法說話,只能奮力地將手中的鑰匙砸向他的頭,卻被他輕鬆地制住了手。

樓道裡的延時燈滅了。

黑暗裡,絕望像藤蔓一樣纏住了秦嵐嵐急速跳動的心。

忽然,猛地感覺身上一松,便聽到“砰”的一聲。秦嵐嵐睜開淚眼,只看見一個身影快速地沖向倒在地上的潘震。而潘震很快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右手擼了一下頭髮,這個動作,曾經她覺得有多性感,此時就有多諷刺。

潘震紅著眼,看著昏暗中的身影,嘴裡罵道:“他娘的,敢管老子的閒事,我弄死你。”話音剛落,便像獅子一樣沖向那人。

秦嵐嵐愣了一下,才想起打開樓道裡的燈。

借著燈光,她才看清,那個人竟是徐海濤。

他怎麼還在這裡?他不是去喝酒了嗎?

因為喝了酒,徐海濤感覺自己的動作不夠快,當潘震沖過來時,他往旁邊躲了躲,側踢出一腳,卻被潘震的手肘給擋了一下,看起來,這傢伙竟然也是有些身手的。潘震猛地轉身,一個迴旋踢,徐海濤一個深蹲,雙手一抓,一送,潘震摔了出去。他一個翻身,從地上爬了起來,看了一眼秦嵐嵐,目光盯住徐海濤,嘴裡冷哼一聲,道:“想要英雄救美?哼,毛還沒長齊的東西,我跟你說,像秦嵐嵐這樣的浪貨,你這種小處男是滿足不了她的。識相點,馬上給我滾。不然,我踢斷你的子孫根,讓你一輩子不能再肖想女人。”

潘震的話像一支羽箭,快而准地射向秦嵐嵐千瘡百孔的心。秦嵐嵐看了一眼徐海濤,那一雙黑眸裡的憂傷,絕望,如此深沉。她搖了搖頭,淡淡說道:“你走吧,你不是他的對手。我和他的事,我自己會處理的。”說著,她拿出鑰匙,打開了門。

那雙眸子裡的憂傷,讓徐海濤心疼。他只說了一句:“你先進屋。”便淡淡地看著潘震,說道:“來吧。”

潘震哈哈一笑,道:“不自量力。”說著,像豹子一樣彈起,沖向徐海濤。

“小心。”秦嵐嵐驚呼一聲。

但徐海濤卻抓住扶手,猛地一個轉身,雙腿蹬出,正好踢在對方腿骨上。潘震悶哼一聲,目光陰鷙地看著徐海濤,猛地從後面兜裡摸出一把小刀,昏黃的樓道裡,小刀上折射出的光,冷而鋒銳。

“不知死活的東西。”潘震說著,兩腿往後一退,身體卻猛地往前傾,手裡的刀猛地戳向徐海濤小腹。樓道裡地方窄,這點距離,徐海濤實在是沒地方退,也無法躲。他不退反進,嚇得一旁的秦嵐嵐幾乎忘了呼吸,喊道:“潘震,住手,住手。”

潘震陰沉著臉,斜斜地刺向徐海濤的小腹,眼看就要成功了,徐海濤卻忽然暴起,一雙腿猛地夾住了潘震的脖子,而他拿著刀的手,也被他給扭住了,刀子脫手而出。

秦嵐嵐看得心驚肉跳,這個動作太危險了,只要潘震將他從身上甩脫,徐海濤必然翻下樓梯,不死也得殘廢。秦嵐嵐猛地反應過來,拿出手機就要撥打110。徐海濤卻忽然喊道:“秦書記,別打電話。”

秦嵐嵐知道徐海濤在擔心什麼。馬上要換屆了,這個敏感的時期,她若是弄出什麼事來,不管是不是無辜,影響都不好。而且,徐海濤的身份,也不能打架。可是,如果不打電話,真出了事,麻煩會更大。

“秦書記,放心。”話剛落,只見徐海濤一個手刀砍在潘震脖子上,人猛地一個旋身,竟然已經在潘震身後了,一個乾淨俐落的手刀,砍在潘震頸後,潘震直接軟了。

徐海濤拎著他的領子,將他拖在樓道邊,才走到秦嵐嵐身邊,借著門裡的光,查看著她的身體,嘴裡問著:“秦書記,你沒受傷吧?”

秦嵐嵐搖了搖頭。

徐海濤終於松了一口氣,目光下滑,猛然注意到秦嵐嵐胸口的衣服被撕裂了,那一片白花花的滑膩肌膚,隱約可見的溝壑,還有那彈性的隆起,喉嚨猛地一緊。

秦嵐嵐也意識到了,臉騰地熱了,拉了拉胸口的衣襟,說道:“徐海濤,你往哪裡看呢?”

徐海濤抬起目光看向她薄怒微嗔的臉,卻別有一番風韻,他心口發熱,別開了視線,笑道:“哪裡好看看哪裡啊!”

“流氓!”話出口,秦嵐嵐才猛然意識到自己的語氣帶著嬌嗔,忙深吸一口氣,轉移話題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她在門裡,他在門外,他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只是淡淡說道:“我看你房間的燈許久沒亮,便上來看看。”

秦嵐嵐看著他的目光裡露出一絲嘲諷,道:“你對我還真是瞭若指掌啊!恭喜你,今天,你又知道了一件事。我有一個離了婚依然不肯放過我的前夫。這些資訊,夠不夠回報你今天的出手相救?”

徐海濤無奈地聳聳肩,看來秦嵐嵐對他的誤會還真不是一般的深啊!他之所以知道她住在哪一間屋子,只是送過一次稿子來。但是,顯然她已經忘記了。

見他不說話,秦嵐嵐反手就要關門。

徐海濤卻猛地用手抵住了門,說道:“等等。”

“怎麼,你不會是想讓我請你進來喝杯茶吧?”秦嵐嵐轉過臉來,眸光冷如冰棱,說道。

徐海濤自嘲地笑笑,指了指陰影裡的那個身影,說道:“我只是想問,那個人你打算怎麼處理?”

秦嵐嵐的目光順著看過去,身體微微有些發顫,說道:“人是你撂倒的,怎麼處理,你自己看著辦吧。不過,我想說,你惹上麻煩了。他就是個無賴。”

語氣雖冰冷,卻也透著無奈。

這樣無力的秦嵐嵐,讓徐海濤莫名有些悸動,他說道:“秦書記,我覺得你應該換個地方。”

“換個地方?”秦嵐嵐自言自語地嘟囔一聲,半晌,歎息道,“我能換到哪裡去?即使換了這個房子,我是大興區的公務員,隨便花點心思就能找到我。我已經換過一次房子了,我不可能像蝸牛一樣把家背在背上。”說完,她直接關上了門。

徐海濤拿出手機看了看,手機上有四個未接電話,都是陳磊打來的。他回了過去,對方很快便接聽了:“兄弟,秦大美女到底放不放你下班啊?這都幾點了?”

“恩,出了點狀況。”徐海濤淡淡說道,“我不過來了,你們也早點回吧。”

“別啊,我有消息要跟你說。”陳磊明顯喝得有些多了,隔著電話,仿佛都能聞到他濃濃的酒氣。

“明天再說吧。我還有點事。”

“還有事?”陳磊忽然笑起來,道,“不會是和我們的美女書記鴛鴦浴吧?”

徐海濤笑了笑,也不解釋,說了一句晚安便掛了電話。

靠在樓道欄杆上,看著那個軟軟地坐在地上的男人,徐海濤很想一腳將他踢下樓,想了想,還是蹲下身體扛起了他,往樓下走去。

一直走到白蘋社區門口,徐海濤才打了個110:“有個人在白蘋社區鬧事,被打暈了,正躺在社區門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