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15章 一張發票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68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走出行政大樓,秦嵐嵐和幾個人打了招呼,正要上車,她的手機響了。

徐海濤看她一眼,說道:“秦書記,我來開車吧。”

秦嵐嵐瞟他一眼,將車鑰匙扔給了他,一邊拿手機一邊往副駕駛座走去。看到手機螢幕上跳動的名字,她臉色微白,直接將電話掐斷了。

徐海濤坐上車,系好安全帶,側頭見秦嵐嵐微蹙著眉頭看著窗外,便提醒到:“書記,安全帶。”

秦嵐嵐哦了一聲,拉過安全帶系上,手機連續叮咚幾聲,她拿起看了一眼,都是潘震發來的短信。第一條短信是一張照片,昏黃的燈光下,她站在門內,徐海濤站在門口,正是那天晚上,她將徐海濤叫到西山酒店的照片。秦嵐嵐抬起眼睛看了一眼身邊的徐海濤,他正啟動車子。她又皺眉看向手機。

“秦嵐嵐,長豐街道黨委書記和黨委秘書開房,這個標題夠不夠勁爆?”

“秦嵐嵐,我給你一天時間,給我的卡上打20萬,不然,你會在明天的洪湖論壇上看到你的照片。只有一天時間哦。當然,如果你肯再陪我睡一晚,或許我心情一好,可以考慮給你打個折。別想耍花樣,你知道我這人耐心不好。還有,告訴你的小白臉,我會讓他死得很慘。”

看完短信,秦嵐嵐捏了捏拳頭,還是將手機砸在了汽車儀錶盤下麵的置物架上。

徐海濤一驚,快速地看了她一眼,問道:“秦書記,你還好嗎?你的臉色有些差。”

秦嵐嵐不說話,只是看著窗外鬱鬱蔥蔥的香樟樹下一輛輛疾馳而過的汽車,她情不自禁地想起從前,第一次見到潘震,他在籃球場打籃球,奔跑的身影充滿了男性的力量,甩動的髮絲,還有灑落的汗水都讓他顯得十分性感……

時間真是一把殘忍的殺豬刀,將所有美好刀刀切碎,只剩了如今這樣千瘡百孔的關係。

她冷聲一笑,側過頭看著徐海濤,忽然問道:“大學裡談過戀愛嗎?”

徐海濤沒想到秦嵐嵐會問這個問題,看了她一眼,也不隱瞞,說道:“恩,當初就是為了她考的公務員。”

“哦?”秦嵐嵐倒是沒想到,側過臉認真地看著他,問道,“然後呢?”

徐海濤看著前方的紅燈,慢慢踩下刹車,說道:“沒有然後了。”

秦嵐嵐又看了他一眼,忽然覺得這樣帶著一絲憂傷的徐海濤比往日更有味道。微微一怔,她立馬移開了眼睛,自嘲地說道:“沒有然後,也許是更好的結局。我和潘震,也有一個美好的開始,可是,你也看到了……”秦嵐嵐歎了口氣看向窗外,過了片刻,才又說道:“昨晚的事,潘震不會善罷甘休。這段時間,你自己注意點,別到時候缺胳膊少腿,我是不會來照顧你的。”秦嵐嵐聲音有些低沉地說道。

綠燈亮了。徐海濤呵呵一笑,一腳油門往前開去,說道:“如果秦書記說,你會來照顧我,那我也許會考慮一下是不是來個小傷什麼的,既然你都這麼絕情說不管我死活,那我肯定不敢讓自己缺胳膊少腿的。”

秦嵐嵐嗔了他一眼:“油嘴滑舌。”

秦嵐嵐嗔怒的樣子,格外妖嬈動人,徐海濤心中一動,說道:“謝謝秦書記關心,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還有,剛才在區長辦公室,謝謝你幫我說話。我只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帶上我?”

鄉鎮街道的黨委書記,是沒有專門的秘書的,只配備黨委秘書。黨委秘書,不是私人秘書。而且,在政府裡,即使有私人秘書的領導,到上級領導那裡彙報工作,一般都讓秘書在外面等著的。

“徐海濤,你別太自作多情。剛才,高區長也說了,這件事情你讓區委領導很難堪。希望你的木頭腦袋能清楚,這句話的分量有多重!”秦嵐嵐有些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道,“至於為什麼帶你去見高區長,你自己想吧。”

徐海濤還真是想不明白。雖然進公務員隊伍已經四年,但他承認他對官場的很多事情還悟不透。或許,只是因為他還只是個一般幹部。所有官場規則或者潛規則,只有當你成了官,才能深切體會。不過,既然秦嵐嵐讓他自己想,他也不便再繼續問。

秦嵐嵐靠在椅子上,想著之前高區長的那一番話。他指出了拆遷的好處,卻也提出了問題和困難。至於真實意圖,便需要她自己深刻領會了。秦嵐嵐看一眼徐海濤,說道:“你對之前高區長的話,怎麼看?”

徐海濤愣了一下,反應過來秦嵐嵐問的應該是高區長對於星月湖接下來整治措施的看法,他在腦海裡回味了一下高區長的話,才說道:“高區長的意思並不明確,但如果區委王書記傾向于拆遷,我覺得高區長應該不會反對。”

“哦?”秦嵐嵐側過身,認真地看了一眼徐海濤。不得不承認,這個大男孩,不僅長相俊朗,而且頭腦

敏銳。如果能夠好好把握,前途應該不錯。但,一想到陳思齊給她看的那些照片,以及那封舉報信,剛升起的那點好感便被她壓了下去。

徐海濤想起高區長之前提到的區委領導,便問道:“這個區委領導是指朱建方區長吧?”

秦嵐嵐微閉著眼睛,沒接話,不過徐海濤覺得,她的沉默便是默認。朱建方區長是分管環保、城建的副區長,聽陳磊說,這個人很強勢,在大興區的關係也很深厚。如今,星月湖美食城污染問題被徐海濤一篇文章直接捅到了市長面前,朱建方肯定是十分惱恨的。

只是當初,徐海濤沒有想到這麼多。事已至此,他也沒有辦法。

徐海濤看了看秦嵐嵐,見她正閉目養神。他打開了CD,讓音樂輕輕在車廂裡回蕩……

徐海濤剛到辦公室,便見傅寒走了進來,將一張發票壓在他桌上,說道:“這個,你到財務上報一下。”

這不是第一次傅寒將一些私人請客的發票拿來讓辦公室操作報銷,這讓徐海濤頗煩惱,一是害怕自己犯錯誤,二是內心裡十分抵觸傅寒的這種行為。為了這個,徐海濤和傅寒爭過幾次,也因此,傅寒對他一直有看法。

徐海濤掃一眼桌上的發票,說道:“傅主任,昨天的晚餐是秦書記自己買單的。”

傅寒眸光一縮,臉部抽動一下,說道:“徐海濤,你要弄清楚,你是黨委秘書,不是她秦嵐嵐一個人的秘書。”說完,傅寒直接轉身往外走,一邊走一邊說,“發票你做一下。”

徐海濤愣了一下,才說道:“等等,傅主任,這個數目有些大啊!”

傅寒頓住腳步,轉過身來,目光有些陰鷙,說道:“海濤,我作為街道辦事處的主任,工作上的事,應酬個幾千塊錢是很正常的。我跟你說,你是一直在街道,沒在鄉鎮呆過,鄉鎮去外面招商引資,一餐飯吃個上萬是很正常的事。所以說,年輕人啊,就應該多流動,多崗位鍛煉,一個地方呆久了,思維容易固化。特別是街道這種地方,呆久了,就有點井底之蛙。”傅寒說著,瞟了一眼另一張辦公桌上的沈含,又說,“你還年輕,爭取早點出去鍛煉鍛煉,好了別多囉嗦了!”

街道作為區政府的派出機構,和鄉鎮是很不同的,鄉鎮有自己的財政,但街道是沒有的,所以,街道的書記主任一般都很精打細算。但傅寒不同,傅寒是從鄉鎮過來的,秦嵐嵐精打細算的風格讓他十分不爽。

“傅主任,可是這發票我應該怎麼做呢?以什麼名目?”徐海濤問道。

“徐海濤,你是黨政辦主任,這麼點小事就不用我教你了。你自己去想辦法,問問財務,他們有經驗。”傅寒冷著一張臉便要走。

徐海濤自然知道可以問財務,他只是不願意為他去做這種事情,因為他很清楚,昨天的晚餐根本不是工作上的事。看著傅寒就要走出去了,他又說道:“傅主任,昨天的晚餐我並沒有參加,我也不清楚狀況,讓我去報銷,不合適。”

傅寒火了,他第一次找徐海濤報發票,他竟然就推三阻四。他瞪著一雙眼睛,怒道:“徐海濤,你腦子拎得清嗎?你是黨政辦主任,黨委秘書,這麼個小事都弄不好?你的腦子是什麼做的?豆腐腦?”

“傅主任,我只是實話實說,報銷單要填報銷事由,現在財務報銷要求很多,我總不能就寫個應酬或者晚餐吧?工作上的事是什麼事?即使是工作上的應酬,財務上也有明確規定,人均消費不能高於多少。這個數字,我應該填昨天吃飯的人有三桌嗎?”徐海濤擲地有聲地問道。

傅寒瞟了一眼坐在一旁完全嚇愣住的沈含,抬起手指著徐海濤,咬牙切齒地說道:“徐海濤,你以為只要跟著秦嵐嵐,連我這個主任也可以不放在眼裡了嗎?我跟你說,你還年輕,路還長,意氣用事,會讓你死得很快。”說完,他走向他的辦公桌,拿起那張發票,直接走了。

他剛走,沈含便跳起來關上了門,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徐海濤,問道:“徐主任,你今天咋了?怎麼就跟傅主任杠上了呢?這個關鍵時期,你是要把自己往火坑裡送嗎?不過是一張發票而已,你不報,別人轉頭就幫他報了。還不是街道出錢。你說,你這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嗎?你即使看不慣,也不用表現得這麼明顯嘛,或者等組織上來考察的時候,直接跟組織上反應啊!何苦找這種最笨的辦法呢?”

徐海濤看著沈含,笑了:“你情商挺高啊!”

“你還笑得出來!我都替你急死了。胳膊擰不過大腿的道理你不懂嗎?哎,我真是看不懂你了。”

辦公桌上電話響了,徐海濤接起,哦了兩聲。掛斷電話,他打開政府內網,給街道班子成員發了一條短信:各位領導,下午兩點在黨委會議室召開班子會議。無故不得缺席,凡有請假,需向秦書記做說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