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16章 被人惦記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37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傅寒辦公室。

傅寒將手指上的煙蒂狠狠地摁息在煙灰缸裡,目光滑過那張放在桌面上的發票,臉色更冷了,哼了一聲,說道:“徐海濤,我一定要讓你長點記性。”

這時,門推開了,城管副主任秦明走了進來,大喇喇地拉過旁邊的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下,嘴裡說道:“通知下午兩點班子會議,什麼議題?”

傅寒看了一眼手機,哼了一聲,將桌子上之前行政辦送來的關於星月湖的市長批示遞給了秦明,說道:“我正要找你,你看看吧,估計是這個事。”

秦明匆匆看完,罵了一聲娘,從袋裡摸出一包中華煙,扔了一根給傅寒,自己也點著一根,說道:“哪個吃飽了飯沒事做,弄出這麼個事情?”

傅寒挑了挑嘴角,冷笑道:“聽說,是我們的大才子徐海濤弄了個博客。一篇文章點擊過萬,可以算得上名人了。”

“徐海濤?他平時寫稿子寫的還不夠啊?還專門弄個博客?他的政治覺悟性都到屁股眼裡去了?想要害死我們啊!”秦明有些急躁地連續抽著煙,說道,“既然是他弄出來的事,開什麼班子會議,應該開書記辦公會議,好好處理一下。這樣沒有組織紀律性的幹部,該好好整一整。”

“秦嵐嵐捨不得啊!”傅寒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

“不太可能吧?秦嵐嵐就是個滅絕師太,她會對他手下留情?”秦明說完,看了一眼門口。

“可能不可能,你自己看。”傅寒說道,“反正,這件事既然已經捅到市長那裡了,我們躲是躲不過了。接下來,你這個分管領導可有得忙了。”

“大豐社區上千平米的違章建築還等著我去拆呢!”秦明深深地吸了幾口煙,氣呼呼說道,“他徐海濤惹出的事,憑什麼讓我給他擦屁股?我才沒那閒工夫。”

傅寒慢吞吞地點著了那根煙,深吸了一口,吐出一串眼圈,隔著煙霧看著他,說道:“市長的批示,你敢不接?秦明,你的政治覺悟性呢?不過,這個事,既然是徐海濤弄出來的,他也別想有好果子吃。聽說,朱區長為這個事正暴跳如雷,讓宣傳部在查這個博客。”

“宣傳部還沒查出來?”秦明問道。

“查沒查出來我不知道。但據我所知,朱區長好像還不知道。你和他關係好,他沒問你?”傅寒手指壓著那張發票,在桌面上移來移去。

“他想知道,我就告訴他。他徐海濤不過一個黨政辦主任,卻將我們街道一眾班子成員都給翻了船,這筆賬,當然得他自己挑,我是不會幫他埋單的。”秦明義憤填膺地說完,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一邊打電話一邊往外走。

看著他的背影,傅寒冷冷地挑了挑嘴角,目光瞟了一眼桌子上的發票,腦海裡忽然閃過一個念頭,他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片刻後,江武林走了進來。

傅寒把那張發票拿起來,遞給江武林,說道:“幫我把這張發票報一下。程式怎麼走,你懂得吧?”

“當然,我是紀委副書記,這種事我可是專業的。”江武林信誓旦旦地說道。

傅寒恩了一聲,指了指剛才秦明坐過的椅子,說道:“坐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江武林的眸子亮了,誠惶誠恐地坐了半邊椅子。他那副滿懷期待的神情,讓傅寒有些好笑,他舒服地窩進椅子裡,看著他,神情很認真地說道:“武林啊,你是個好同志。工作態度積極,認真。這一次,推薦幹部雖然停了,但是相信很快會啟動的。街道裡面,就你和徐海濤兩個人有資格,不過,徐海濤這次弄出了點事情,在博客上發了篇文章,惹得區裡領導都很不滿意,接下來,我們整個長豐街道的幹部可能都要為他這件事忙活。所以說,你的機會還是更大一點。當然,這還要看你怎麼把握。”

江武林十分激動:“傅主任,你說徐海濤惹出事來了?”

傅寒點點頭:“是啊,可惜了。徐海濤工作能力是不錯,但就是太有個性,太目中無人。”

江武林猛點頭,說道:“徐海濤何止是目中無人,他是連組織紀律都沒放在眼裡。這次幹部推薦他也動了手腳。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領導沒有追究他的責任。”

“你有證據嗎?”傅寒看著江武林。昨天在酒桌上,他也借機敲打了徐海濤,但看他的態度,又不像是作假。此時看著義憤填膺的江武林,他不確定到底誰在撒謊。

“人證物證都給陳書記了,但最後卻不了了之。傅主任,說實話,我有點不服氣。”

傅寒目光微寒地看著他:“你對陳書記不服氣?”

傅寒的目光讓江武林畏懼,他立馬搖頭,說道:“哪能?陳書記是我的直接領導,我哪能對他不服氣,我是說,我對那個結果不服氣,主要是對徐海濤不服氣。像他這樣的人,連後備幹部的參選資格都不該有。”

傅寒的眸子縮了一下,心道:這江武林還真是個陰險的傢伙,用他來給徐海濤上上課,倒也是不錯。

江武林見傅寒不說話,心中沒底,便又問:“傅主任,徐海濤犯了這樣的事,組織上沒有動作?按理說,他這個事是違反組織紀律的,組織上應該可以嚴查。”

傅寒看了他一眼,歎了口氣,說道:“這個我就說不好了。紀律條例你這個紀委副書記應該比我清楚。而且,組織處理,在街道層面,最終還得秦書記來定。但秦書記終歸是女人,容易心軟。”

江武林眼睛裡閃過一絲光,說道:“既然都驚動區裡了,區紀委和組織部說不定會有所動作吧!”

傅寒右手在桌面上輕點幾下,說道:“是啊,如果區裡要搞他,那秦書記也難救他了。怪只怪,他不該太自以為是,讓很多領導都如此難堪。哎,不說他了,回歸正題。街道裡面幹部發展得慢,機會少,有些機會錯過了,可能就得再等上一二年,或者更久。我瞭解了一下,我們長豐街道已經4年沒有提拔年輕幹部了。武林啊,你可要把握這次機會啊!”

江武林感激地看著傅寒,重重地點了點頭,說道:“謝謝傅主任提點。我一定會努力的。發票的事,我會辦好。”

從傅寒辦公室出來,江武林做了個加油的手勢,在心裡說道:“徐海濤,我一定會將你踩在腳底,讓你難以翻身。

徐海濤在辦公室裡狠狠地打了個噴嚏。

下午兩點,班子會議準時在黨委會議室召開。

秦嵐嵐和傅寒幾乎是同時走到樓梯口的,兩個人目光一碰,傅寒笑了:“秦書記,昨晚讓你見笑了。秦書記真是鏗鏘玫瑰啊!”

“鏗鏘玫瑰也是需要綠葉扶持的,我也需要傅主任扶持啊!“秦嵐嵐說道。

傅寒哈哈一笑:“只要秦書記發話,我傅寒赴湯蹈火絕不推辭。”

兩人言笑晏晏地走進會議室,看得一眾班子成員有點發懵。徐海濤將複印好的市長批示一一發給大家,然後在最末端的位置坐下來。

秦嵐嵐拉開椅子剛要坐下,放在筆記本上面的手機響了,一看,她的眉頭便蹙了起來,將筆記本放在桌上,拿起手機直接給按了,並將手機調成了靜音。她的臉微微有些蒼白,快速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傅寒,見他正朝自己看過來,她便將手機反個面放在了桌上,目光掃過會議桌前的一眾班子人員,開口說道:“今天的會議,只有一個議題:星月湖美食城污染事件,市長做了批示。區裡要求我們街道拿出一個基本的意見,是拆還是整?”

秦嵐嵐話剛落,分管宣傳的徐勇笑了笑說道:“不管是拆,還是整,水體污染都是環保上的事,秦明最有發言權。我們其他人,服從安排就行了。”

秦明一聽徐勇直接把這件事甩給他,臉色立馬陰沉了,說道:“徐勇,話可不是這麼說,水體污染雖然是環保上的事,也是安監上的事情。青松,我沒說錯吧?”

吳青松是分管街道安監工作的副主任,身板很寬厚,四方臉,劍眉星目,五官頗俊朗,他和秦嵐嵐同一批到街道的,兩個人關係也比較好,聽到秦明這麼說,他笑著說道:“秦主任放心,該我的,我不會推脫。”

秦明有些無趣,又說:“對,該我的我也不會推。但關於星月湖邊美食城的問題也不是第一次下督查單了,為什麼沒人去搞?因為這事難辦!這種事,就我一個分管城管、環保的副主任,力度是不夠的,還需要書記,主任出馬才行。需要專業技術,我不推脫。但讓我談主意,說實話,我說不好。還有,秦書記,我覺得這件事我們首先要問一問始作俑者,他是什麼心態什麼目的什麼居心要發這麼一篇文章?我覺得,首先要好好整一整這個幹部隊伍,像這種沒有政治覺悟,只想個人出風頭的幹部,就該好好整一整,否則,我們長豐街道的領導班子和一般幹部都要給他擦屁股。”秦明氣呼呼說完,目光冷冷地看向坐在最末端的徐海濤。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