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17章 班子會議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14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關於徐海濤博客文章引發熱議,並被市長批示。這件事只有部分班子成員知道。此時,看秦明目光森冷地看向徐海濤,其他人也不明就裡地看向他。

徐海濤知道,一場針對他的風暴要來了。

看著大家看向他的各色目光,他心裡有些複雜,但表面上卻不敢露了分毫,只靜靜地看向秦嵐嵐。只見她的手指在批示檔上敲了幾下,說道:“誰的責任,這個問題我說了不算,因為這篇文章市長已經做了批示,這也就是說,市長肯定了這個人的做法。至於,幹部隊伍建設,我同意秦明的意見,是該好好抓一抓。這一次,游龍鎮事件後,區委暫停了一切幹部任免。說明什麼?說明區委對我們的幹部隊伍不滿意。張委員,這一塊,我覺得你有必要弄個方案出來,怎麼樣抓隊伍建設,提升我們幹部的修養。好,這個問題,今天不做具體討論。我們言歸正傳,星月湖的水體污染問題,剛才秦明說,這個問題也不是第一次下督查單,但問題一直沒解決。星月湖屬於我們長豐街道的轄區範圍,這責任始終都在我們頭上,我們誰也推不掉。至於以前為什麼沒解決,我不想再談,今天我只想聽一件事,這件事難,我們怎麼樣迎難而上,怎麼樣破難題,解難題。做不好一件事可以找出一千個理由,同樣,要做好一件事,也可以找出一千個辦法。現在我要聽的,是那一千個辦法。”

秦明盯著秦嵐嵐,有些不甘心她三言兩語便將話題給轉移了。他一邊從煙盒裡抽出煙,打了一圈,一邊說道:“秦書記,辦法的確會有。但是,我覺得首要的還是要抓問題。星月湖水體污染問題,是我們自己的工作人員將問題給捅到了媒體上,這不僅讓我們街道很被動,讓區委區政府很被動,也讓市委市政府很被動。市長雖然做了批示,我卻不認為市長是認同這個人的做法。既然問題擺在了媒體上,作為一市之長,總要拿出點態度來。我不覺得,因為有了市長批示,就可以忽略某些人認識和做法上的問題和責任。”

秦嵐嵐皺了皺眉頭,手指在筆記本上撫過,看向秦明,說道:“秦主任,我剛才已經說了,幹部隊伍建設的問題我們另外討論。今天,我們會議的主題是,研究討論星月湖水體污染問題到底該採取什麼措施,是整還是拆?如果你對我的安排有異議,我們會後再討論。現在,請你以大局為重,市長的批示放在我們眼前,區委區政府都在等我們街道班子拿出意見來。你說,到底孰輕孰重?”

秦明被秦嵐嵐一番話堵住了嘴,卻仍有一肚子氣無法發洩,氣憤地瞪向徐海濤。此時,之前不明就裡的班子成員也都知道了,徐海濤便是這篇批示的始作俑者,看向他的目光便都帶了些芒刺。

徐海濤深知,在政府裡,領導大都喜歡乖巧聽話能幹事的下屬。基本上沒有領導喜歡惹事的下屬。而他這一次,算是實實在在的給所有的班子領導惹了一回事。他理解他們的心情,但被他們不善的目光盯著,心頭還是有些難受。因為,他始終不覺得自己做錯了。

雖然當初考公務員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方倩,但內心深處,更多的還是為了建功立業,為了給老百姓謀福利。

博客發文的形式雖然有些不妥,但最終得到了市長批示,能夠為老百姓解決問題,徐海濤覺得最終的效果還是好的。為什麼在座這些領導,沒有想到這一點呢?是想不到,還是不願意想呢?

見大家一時都沉默了,秦嵐嵐看了一眼徐海濤,說道:“在座都是長豐街道的領導,在這裡,我就直說了。博客上的這篇文章,是徐海濤寫的。無論形式是否妥當,有一點我覺得不可否認,那就是結果還是好的。家明市長做了批示,不說其他,資訊上就可以加50分。當然最大的好處,還是星月湖的未來。自從星月湖畔美食街成立,星月湖水體污染問題其實一直是街道安監的重頭戲,並不是徐海濤捅出來它才存在的,它其實一直存在。區裡也多次下過督辦單,整治也多次整治過,但風頭一過,這些飯店還是老樣子。這一次,徐海濤捅出的這個馬蜂窩,我希望我們能徹底地改變它。大家有沒有這個決心?”

會議室裡是難堪的沉默。

徐海濤關注著眾人的臉色,大約看出了這些人的態度。

紀委書記陳方明的手指上轉著一支水筆,噗一下,水筆掉在筆記本上,他抬起頭來看了一眼秦嵐嵐,說道:“星月湖是我們長豐街道,甚至可以說是洪湖市的一張名片。這兩年市里提出的目標就是搞全域旅遊,星月湖作為有歷史文化背景的風景點,肯定得保護起來。所以,這片美食城,依我看,早晚都得拆。我覺得,應該舉街道之力,搞好拆遷工作。”

紀委書記陳方明的回應,緩和了秦嵐嵐的臉色,也讓會議室裡的氣氛熱鬧起來。分管安監的副主任吳青松也表態道:“我也有決心,徹底整改星月湖水體污染問題。”

秦嵐嵐點點頭,看著吳青松說道:“青松,接下來你的工作不會輕鬆啊!昨天我讓徐海濤準備彙報稿,安監辦提供不出精確的資料。我知道,這裡面有客觀原因,但是應該也有主觀原因。接下來,我希望你能夠摸清底子,特別是酒店每天的排汙量等這些動態資料。只有過硬的證據,我們才有底氣和他們談判。”

吳青松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了。我會督促安監辦抓好這塊工作。”

秦明忽然抬頭說道:“這意思就是要直接拆了嗎?剛才秦書記也說了,星月湖水體污染督辦單也下過幾次,整治也整過幾次,但最終都不了了之。問題在哪裡?這些飯店可都不簡單,後面有人撐腰呢!搞不定這些後臺,一切免談。”

秦明鬍子拉紮,不太修邊幅,說話也是這種風格,雖然邏輯沒問題,卻總是有些不分場合,秦嵐嵐看看他,說道:“有沒有後臺,這些是下一步的問題。班子會議上,肯定不會專題研究這些。作為黨的幹部,老百姓的父母官,我想,我們不能總是盯著問題,而是要多想辦法。”

秦明討了個沒趣,便不再說話,心裡卻冷哼著,道:“女人就是頭髮長見識短,拿著個雞毛當令箭。我看你能想出什麼辦法來。”

秦嵐嵐目光掃了一圈在座眾人,說道:“其他人呢,也談談吧。難道還要我一個個點名嗎?”

分管人武的裘光明黑著一張臉,說道:“秦書記,要怎麼幹你和傅主任發話就是。讓我們談什麼談?星月湖水體污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區委若真是下決心,就拆了那片美食城,一勞永逸。”

宣傳委員徐勇也說道:“光明說的有道理,說來說去,其實就這麼那麼點事。拆當然是好的,但問題是有沒有這個能力。我們反正是聽黨委政府的,黨委政府指哪,我們就打哪。”

秦嵐嵐看差不多了,便看一眼傅寒,說道:“傅主任,你說幾句吧。”

傅寒看了看秦嵐嵐優美的側臉,又掃了一眼其他人,慢條斯理地開口道:“星月湖的水體污染雖然現在還不是很嚴重,卻也的確是個老大難。剛才秦書記也說了,再難,我們街道也有不容推卸的責任。既然市長批示要屬地做好徹底整改。那我們就幹嘛,但問題是拆遷是個大工程,資金問題,後續的配套問題這些都需要區裡做決定。所以我覺得,拆也好,整也好,都得區裡做決定才有用。我們在這裡討論得再激烈,得不到區委區政府支持,屁也沒用。”

秦嵐嵐瞟了一眼傅寒,心裡冷哼一聲,表面上卻不動聲色,說道:“我一開始就說了。區委要我們先拿出個意見來。既然大家說法不一,那這樣吧,投票,贊成保守整治的舉手。”

話落,大家相互看了看,卻並沒有一個人舉手。

秦嵐嵐微微一笑,說道:“那同意拆的舉手!”說完,她自己率先舉起手來,陳方明、吳青松、裘光明等人也很快舉起手來,然後傅寒、秦明等人也陸續舉起手來。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拆。”秦嵐嵐掃了大家一眼,說道,“秦明,那你儘快拿出一個方案來,報給區委區政府。稿子讓徐海濤起草。還有,高區長吩咐了,不管最後的決定是什麼,污染是既成事實,所以,必須讓飯店馬上停業整頓。這件事,得馬上去辦。青松,這一塊你負責,給你一周時間。要人要錢跟傅主任彙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