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19章 酒醉情深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54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秦嵐嵐慢條斯理地拉上外套,抬頭時,之前的茫然和憂傷已然無蹤,一臉挑釁地看著徐海濤:“怎麼,不敢了?”

“榮幸之至!”徐海濤笑著,跟著秦嵐嵐走進了屋子。不過,進屋子之前,他還是下意識地看了看樓道裡。腦海裡還閃過了另一個人的臉。但願,一切只是錯覺。

關上門,秦嵐嵐直接走進餐廳,從餐廳裡拿出了一瓶高濃度的伏特加。看著秦嵐嵐手裡的酒,徐海濤微微皺了皺眉,問道:“秦書記,你確定要喝這個?這酒可不適合女人!”

秦嵐嵐只是瞟了他一眼,將那瓶酒砰地一聲放在桌上,又彎下腰到櫃子裡拿杯子。彎腰的動作,洩露了她胸口的一片白膩,看得徐海濤口乾舌燥,忙移開了視線。

秦嵐嵐從櫃子裡拿出兩個二兩的玻璃杯,看向徐海濤,道:“開酒。”

徐海濤盯著秦嵐嵐的眼睛,說道:“秦書記,你這是要灌醉自己,還是灌醉我?”

“徐海濤,少囉嗦,不想喝,就給我滾。”秦嵐嵐說著,便自顧自地開了酒,在一個杯子裡倒了半杯,拿起杯子就咕嘟嘟喝了下去。

徐海濤從她手中拿過酒瓶,在兩個杯子裡倒了三指左右的酒,說道:“這酒得慢慢喝。”說完,端起了杯子,秦嵐嵐也拿起杯子,兩個杯子輕輕一碰,兩人都仰頭喝下。53度的酒液帶著微微的火熱滑過喉嚨,瞬間溫熱了身體。

“徐海濤,我有酒,你有故事嗎?”放下酒杯,秦嵐嵐忽然問道。

“我是一個挺無趣的人,除了大學裡談了一段不算精彩的戀愛,似乎沒有什麼是值得拿出來下酒的。”徐海濤笑著說道,“或者,我給你來一個笑話?”

秦嵐嵐眯了眯眼:“說來聽聽。不好笑,罰酒。”

“行。”徐海濤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笑道,“秦書記,你打算就這樣站著聽故事喝酒?”

秦嵐嵐的臉上終於慢慢地浮現了一點笑意,說道:“把酒拿過來,我們坐客廳沙發上喝。”她邊走邊說,“不過,徐海濤,你可別喝醉了,你若是醉了,我會將你踢出去。”

徐海濤的酒量自己心裡有數。即使一瓶伏特加下去,也未必會醉掉。

秦嵐嵐的客廳很簡單,一張純白布藝沙發,一個茶几,沙發對面擺了一個書架,還有一個木架子,放著一些綠植,落地窗邊還放了一張懶人搖椅。這裡展現了另一個側面的秦嵐嵐,恬靜,小資,讓徐海濤微微有些驚訝。

兩人在布藝沙發裡落了座,相互之間隔著恰當的距離。

他看著秦嵐嵐精緻的眉眼,想起在飯局上聽過的一個笑話,說道:“笑話開始了。”

秦嵐嵐一手拿著酒杯,一手扶著沙發,看向他。她的眼睛很亮。

徐海濤說道:“女副處長陪同處長參加宴請,席間處長說:‘處長一般都幹過副處長!’眾人驚呆!女副處長機智,說道:‘準確的說,處長都是副處長生(升)的。’”

秦嵐嵐白了徐海濤一眼,說道:“不好笑。罰酒!”

徐海濤拿起酒杯一口喝下,他忽然想到曾經聽過的一個謎語,便笑道:“秦書記,我給你猜一個腦筋急轉彎,怎麼樣?”

“猜中了,你喝酒!”

“秦書記,你是真打算把我給踢出去嗎?”

“開始吧!”秦嵐嵐催促道。這樣帶著一點點嬌憨的秦嵐嵐,仿佛是剝去了殼,整個人都散發著年輕的光彩,讓徐海濤有一點動心。

“聽好了。”徐海濤笑道,“有一樣東西,東方人的短,西方人的長,結婚後,女的也可以用男的這東西,和尚有但不用它。”

秦嵐嵐看了看徐海濤,目光裡帶了一點輕視,說道:“徐海濤,喝酒。”

“為什麼?”

秦嵐嵐移開了目光,看向落地窗外,窗外,是城市明亮的燈火,卻溫暖不了她這顆寂寞的心。她忽然深吸一口氣,看向徐海濤的目光裡帶了一絲迷離,說道:“這是黃段子!”

徐海濤哈哈大笑:“答案非常正派。秦書記,是你想歪了!”

秦嵐嵐臉色有些紅,仿佛一朵盛放的花,帶著迷人的香味。

徐海濤有些移不開眼睛。

秦嵐嵐看了他一眼,端起酒杯喝了酒,才問道:“答案。”

“名字。”徐海濤說著,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因為看著她,他感覺口乾舌燥。

秦嵐嵐終於笑了,笑容仿佛是雪山頂上的陽光,照亮了她整個人,讓她容光煥發,光彩逼人。她拿起酒瓶,又給兩人的酒杯裡添了酒,問道:“徐海濤,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沒用?”

徐海濤有些愣,

說道:“你偶爾的脆弱讓你顯得更有韻味。”

秦嵐嵐喝著酒,瞪了一眼徐海濤,才說道:“徐海濤,這算是誇獎?”

徐海濤笑了:“水準有限。”

秦嵐嵐卻一仰脖子幹了杯中酒,沉默了片刻,仿佛是在回味伏特加的餘味,才開口道:“徐海濤,在潘震這件事上,我是不是表現得太軟弱了?”

每個人都有處理自己情感的思路和方式,徐海濤覺得自己無權評判。他搖了搖頭。

“潘震是我在洪湖唯一的親人。”秦嵐嵐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窩進沙發裡,她說道,“我是諸州人。大學裡和潘震相戀,畢業便隨他來了洪湖,結婚,就業,升職,一切看起來順風順水。可是,好景不長,潘震迷戀上了賭博,不僅把家裡賭空了,還拿了單位的錢去賭,於是,便被開了公職。然後,他便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有時候,我也想對他狠一點,但,真的面對他,我還是狠不下這個心。徐海濤,你說,我是不是太沒用,太婦人之仁了?”

徐海濤看著她微閉著眼睛窩在那裡的樣子,仿佛一隻受傷的小動物,他很想給她一個擁抱。但她畢竟是自己的領導,長豐街道的黨委書記,雖然此刻她很柔弱,但只要睜開眼睛,目光裡便又是咄咄逼人。

他按下了心中的那點暗湧,幹了杯中酒,又給她杯中添了酒,才說道:“對於感情,我是門外漢,所以給不了建議。不過,我可以陪你喝酒。”

“好!”

秦嵐嵐的性子本就豪爽,此時又一心求醉,便喝得十分爽快。

喝完大半瓶,徐海濤感覺自己血液迴圈有些加快,看向秦嵐嵐,已是霞飛雙頰,眼神微微帶了迷離,徐海濤看了看表,已經接近淩晨,便說道:“秦書記,今天就這樣吧,早點休息。”

“徐海濤,你不敢喝了?不行了,恩?你不行就滾,我一個人喝。“秦嵐嵐迷離的眼神,帶著赤果果的挑釁,看著他,卻也勾著他的某些情緒。他的目光滑過她嬌豔如花瓣般的唇,沿著她頎長的脖頸,一路往下,落在那起伏的高聳上。血液裡的酒精仿佛是火星,點著了他所有的激情,讓他感覺十分燥熱。

他正想說什麼,秦嵐嵐彎腰又拿了酒瓶倒了半杯酒,快速地喝下,然後又給自己倒了半杯,又仰頭喝下,看得徐海濤一陣緊張。徐海濤傾過身,一把搶過了酒瓶,說道:“秦書記,你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

“醉了也好,醉了就不會煩惱了!”秦嵐嵐說,“徐海濤,把酒給我。”

“不給。你不能再喝了。”徐海濤堅持著。

秦嵐嵐愣愣地發了一會呆,忽然撲過來搶,徐海濤下意識地將手臂往後舉,結果整個人便被秦嵐嵐壓在了沙發上。感受著秦嵐嵐溫熱而充滿彈性的身體,徐海濤整個人都有些懵,但身體卻比他更快做出了反應。秦嵐嵐愣了一下,才從徐海濤身上抬起頭來,看著近在咫尺的臉,她眨了眨眼睛,忽然說道:“徐海濤,你混蛋!離我遠點,還有,把酒還給我!”說著,她便用手掌來推徐海濤的臉。

徐海濤簡直有些無語,他將酒瓶放在地上,一隻手摟住秦嵐嵐的腰,一隻手撐著沙發坐了起來。這樣一來,兩人的姿勢便更曖昧了,秦嵐嵐幾乎是坐在徐海濤的腿上。徐海濤一隻手還放在秦嵐嵐腰上,她的腰纖細卻充滿彈性,那種感覺,讓他有些欲罷不能,某處立馬活躍起來……

“啊……”秦嵐嵐終於感受到了什麼,她急急地想要從徐海濤身上下來,卻差點仰躺著摔在身後的茶几上。她已經有些醉了,腿腳有些發軟,不太聽她的使喚。還好,徐海濤眼疾手快,一把攬住了她,將她重新拉入了自己的懷裡,秦嵐嵐下意識地劇烈掙扎起來,徐海濤怕她受傷,便喊道:“秦書記,你冷靜一下……”

秦嵐嵐卻根本不聽徐海濤的話,一邊說著:“徐海濤,你混蛋,放開我”一邊又說,“把酒還給我,我要喝酒”。因為掙扎,秦嵐嵐的身體摩擦著徐海濤的身體,仿佛一把火,終於點著了徐海濤身體裡熊熊的乾柴。他一把將秦嵐嵐推倒在沙發上,整個人壓了上去。

或許是因為沉醉,秦嵐嵐睜著一雙迷離的黑眼睛看著徐海濤漸漸放大的臉,呼吸裡全是他身上微微帶著青草地氣息的男性氣味,十分撩人,讓人沉迷。她忽然閉上眼睛,想要就這樣沉醉不醒。

看著近在眼前的嬌豔紅唇,徐海濤低下了頭,此刻,他想要吻她,想要擁有她……

她的唇很柔軟,還帶著淡淡的伏特加味道,讓他想要吞噬得更多。然而,手機鈴聲卻不合時宜地在他口袋裡響起,在寂靜的夜裡,仿佛一記鐘聲,敲醒了迷醉的兩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