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20章 山雨欲來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59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醒來時,已是七點半。

徐海濤躺在床上,昨晚的事仿佛電影般在頭腦裡清晰浮現,嘴唇上微微的疼痛提醒他一切都是真的。昨夜,陳盼盼打電話來,秦嵐嵐從迷醉中清醒過來,狠狠地咬了徐海濤一口,兩人不歡而散。

在客廳裡舉了杠鈴,做了俯臥撐,簡單洗漱後,徐海濤才想起一件事情。昨夜,秦嵐嵐說讓他去拿東西,但他最後把這事給忘了。他忙拿出手機給秦嵐嵐打了過去。電話是通的,卻一直沒人接聽。

此時,秦嵐嵐正在餐廳裡吃早餐,看著手機螢幕上亮起的名字,她眼裡微微流露出茫然。直到電話掛斷,她始終沒有接聽。這個電話提醒了她,昨夜的瘋狂。她捏了捏眉心,有些煩躁。

徐海濤知道,秦嵐嵐一定還在生氣,此時打電話無疑是火上澆油,但工作更要緊,所以,他還是堅持打了過了,很快,電話裡傳來秦嵐嵐冷如冰霜般刮人的聲音:“徐海濤,你給我滾遠點。”

說完,電話便掛斷了。

徐海濤無奈地摸了一下嘴唇上那個傷口,搖了搖頭,再次撥通了電話。

“什麼事?”秦嵐嵐似乎終於控制了情緒,冷冷說道。

“秦書記,你昨天說有東西要讓我複印。我現在過來拿嗎?”

“不用。”剛說完,電話便掛斷了。

徐海濤苦笑了一下,看來這兩天自己會過的比較慘。而事實上,等待他的是另一場風暴。

秦嵐嵐剛走進辦公室,張紅軍便跟了進來,她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問道:“什麼事?”

張紅軍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喉嚨,才說道:“徐海濤的事,班子裡面意見很大,真的就這麼不了了之?”

提起徐海濤,秦嵐嵐不自禁地想到昨晚的事情,這讓她對自己頗有些生氣,這麼關鍵的時期,她竟然蠢到和徐海濤攪合在一起,若是被有心人抓住什麼把柄,那她可真是吃不了兜著走。

感覺到張紅軍在打量他的神色,她深吸一口氣,起身走到茶水櫃旁泡了一杯水,收拾好心情,又將工作上的事在心裡快速地捋了捋,才走回辦公桌前,眯著眼睛看著張紅軍,說道:“昨天會上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幹部隊伍建設是組織上的事,這一塊你來抓。具體怎麼做,你來定,需要我配合的地方,我肯定配合。”

“可是……”

“可是什麼?”秦嵐嵐有些不悅地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說道,“幹部隊伍素質不行,你這個組織委員首當其衝逃不了責任。張委員,接下來,也是該好好抓一抓幹部隊伍建設了。上次推薦會的事,方明書記說和徐海濤無關,但最終到底是誰惹出來的,他還沒有拿到證據。這件事,本來班子會上也要說一下的,但方明書記的意思,就到書記辦公會議上說一下。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我們的幹部隊伍是需要好好抓一抓的,一個幹部推薦會都能弄得烏煙瘴氣,像什麼樣子?而且,現在區委靜龍書記對幹部隊伍建設也十分重視,你在這方面弄點動作出來,對你自己,對街道都是好事。”

張紅軍點了點頭,恩了一聲,說道:“秦書記考慮得周到。但徐海濤這次的事的確影響十分惡劣,班子裡面大部分人都覺得要給他個處分。這不僅是給街道幹部一個交代,更是給區裡一個交代。這件事,區委區政府十分不滿意,昨天晚上,區委組織部楊部長也打電話跟我說了這個事,部裡的意思,也是要給他個處分的意思。”

秦嵐嵐抬眼看他一眼,冷清清說道:“處分不處分,是紀委上的事。你是組織委員,抓好幹部隊伍建設就行了。”

從秦嵐嵐辦公室出來,張紅軍有些氣悶,秦嵐嵐竟然就這樣四兩撥千斤地轉移了話題。他抽出一根煙,點燃抽了幾口,還是很煩躁,便往傅寒辦公室走去。傅寒辦公室很熱鬧,秦明和徐勇都在。張紅軍氣呼呼地走進去,傅寒指了指窗邊的一把椅子,笑道:“一大早的,這是跟誰生氣呢?”

張紅軍拉過那把椅子,看了秦明和徐勇一眼,問道:“你們聊什麼呢,這麼熱鬧?”

“能聊什麼?不就是星月湖的那點事嗎?”秦明摸出煙來打了一圈,眼睛眯了眯說道,“你說氣人不氣人,一個普通幹部惹出的事,竟然要我們一眾班子成員跟著受罪?我真不明白,秦書記是怎麼想的!她難道還真是被徐海濤給色誘了?”

張紅軍哼了一聲,但並沒有接話。

徐勇卻說道:“秦明,別亂說話。小心禍從口出。這裡可是辦公室。隔牆有耳。”

秦明哼哼兩聲,拿出打火機點著了煙,狠抽兩下,說道:“反正這事肯定不能就這麼甘休。讓我們給他擦屁股,哪有這種事?這事,不管她秦嵐嵐怎麼想,我反

正是咽不下這口氣的。”

“你打算怎麼辦?”傅寒淡淡地問一句。

“不用我怎麼辦。我聽建方區長的意思,區裡會有動作。”秦明說著看向張紅軍,問道,“紅軍,你知道嗎?”

張紅軍有些煩躁,看了傅寒一眼,才說道:“昨天晚上楊部長給我打了個電話,意思是要處分。但徐海濤就是個一般幹部,要處分,基調都要街道來定。但現在看來,秦書記的意思是不準備處分的。”

傅寒吹了個煙圈,淡淡說道:“既然區裡會有動作,秦嵐嵐再強勢,也不敢違了區裡的意思。只要區裡有決定,這基調,秦嵐嵐不敢不定。紅軍,你也不用煩。女人,沒你想得那麼強硬的。”說著,他也拿起桌上的煙,打了一圈。

徐海濤將昨夜加班做好的方案,又進行了修改完善,揉了揉眼睛,端起茶杯起身走到窗邊,剛喝了一口水,手機響了。徐海濤走回來,看了一眼手機螢幕上閃動的名字,便拿了起來。剛喂了一聲,便聽到陳磊微微壓低卻透著急促的聲音:“兄弟,你搞了什麼事?我聽說,區裡要搞你!”

“搞我?怎麼搞我?”徐海濤一時沒反應過來。

“具體我也不清楚,我也是剛從我們領導這裡聽到幾句。我又不好問,只好出來給你打電話。你做了什麼事,惹出這麼大動靜?”陳磊有些心急。徐海濤心裡倒是微微有些暖。政府和學校不同,學生時代,同學情誼比較純真。政府裡,同事之間關係就複雜很多,利益比交情更持久,像陳磊這樣的朋友,不多。

他終於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眼睛看著窗外,說道:“我在我的個人博客上發了一篇文章,市長做了批示。沒想到,一石激起千層浪,區裡和街道的領導都十分不滿!這些,都是我始料未及的,當時也只是一個念頭。不過,不管上面怎麼處理,我也不後悔我發了這篇文章,只要這篇文章最後的效果是好的。我現在只希望,區委區政府在怎麼處理明月湖美食街這個問題上,能有一個明智的決定。”

“兄弟,我該怎麼說你呢!都火燒眉毛了,你還這麼優哉遊哉,竟然還擔心星月湖美食街處理問題,這是區委區政府要擔心的問題。你最多就是個後備幹部,還是快擔心擔心自己吧。我跟你說,你不是領導幹部,若是要處分,只要紀委常委會通過就行,連區委常委會都不用上。所以,你最好快想辦法,區紀委你不是有人認識嗎?你最好讓他幫幫忙,或者讓你們秦書記想想辦法。不然,這一個處分下來,你的仕途就徹底完了。組織上是有明確規定的,不能帶病提拔,所謂帶病,就是有過處分或者犯過錯誤的幹部。兄弟,你聽懂我的意思了嗎?如果真的被處分,沒有人會再關心你這個錯誤是什麼情況,是無辜還是有心,因為組織走的是程式,沒有人會有那麼多精力去關心你的前世今生。”陳磊在電話那端嘮嘮叨叨。

徐海濤微微一笑,說道:“兄弟,謝謝你。改天請你喝酒。”

“你別笑,這件事一定要放在心上,而且要馬上、立刻去做。如果晚了,就被動了。這一點,你這個黨政辦主任應該很清楚的。”陳磊又交代道。

掛斷電話,徐海濤看著窗外,心裡微微有些發悶。沒想到,風暴來的這麼快。

區紀委他是有人認識的,而且關係不錯。只是,這種事,未必是他一個常委能夠幫得上忙的。而且,如果他真想幫忙,一定會給他打電話的。如果他不打電話過來,應該是有難處。

想到區紀委,徐海濤忽然想到一件事。秦嵐嵐一直說他跟蹤她,舉報她。或許,他真該問問淩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徐海濤將電腦裡的方案列印出來,往秦明辦公室走去。

秦明正在辦公室訓人,看到徐海濤走到門口,他眉毛一抬,拿起桌上的杯子便往門口擲來,嘴裡罵著:“都是些不知好歹的傢伙,事情辦不好,淨想著出風頭……”

茶杯在徐海濤身前不遠落地,滾燙的茶水伴著杯子的碎片飛濺開來,徐海濤往門外退了退,倒沒濺在身上,但裡面城管辦主任許耀輝便沒這麼好了,一隻褲管上濺了一片水,燙得他差點跳了起來。

秦明原本是想讓徐海濤吃點苦頭的,沒想到他卻逃開了,心裡更是憤怒,盯著徐海濤,怒吼道:“你有什麼事?沒看到我這裡正忙嗎?”

徐海濤知道秦明這些動靜都是沖著自己來的,剛才的話也是指桑駡槐,不過,他也不想計較,看了看彎腰拍腿的許耀輝,徐海濤踩著一地茶水走到秦明面前,把方案放在他辦公桌上,才說道:“方案我做好了。秦主任你看看有什麼需要修改的。”

說完,他也不多做停留,便往門口走去,氣得秦明只能幹瞪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