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21章 偶遇初戀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409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長豐街道辦事處一直處於低氣壓中。

秦嵐嵐一直沒有找過徐海濤,連工作上的電話也沒有。週五,徐海濤接到了媽媽的電話:“兒子,明天是週末了。你回家嗎?媽想你了。”

徐海濤想了一下,已經有兩周沒有回家了,也的確十分想念家裡的味道,便笑著說:“回的。”

媽媽開心地笑了:“好,那到時候媽媽一大早殺只雞,給你燉上,你回來就能吃了。”

“好的。”老媽熟悉而溫暖的聲音,讓徐海濤十分受用。

“還有,到時候打扮一下。”媽媽交代道。

“打扮什麼?你兒子已經很帥了。”徐海濤跟老媽開玩笑。

“你現在是公務員,回家的話,當然也要穿得妥妥帖帖,才有公務員的樣子啊!不然,鄰居會說的。還有,明天,你爸有個朋友要過來,她的女兒剛大學畢業,也一起過來。”媽媽含笑的聲音裡,帶著太多的信息量。

徐海濤怔了一怔,才有點反應過來,問道:“哪個朋友?”

“就是以前做生意時認識的,平津縣一個村裡的支部書記。這個人很好的,那時候的交情,他一直沒忘。”老媽認真地說道。

“那他女兒是怎麼回事?老爸是不是又想著要給我介紹物件?”徐海濤有些無奈地問道。想到之前老爸安排過的幾次相親,徐海濤有些頭大。

“朋友家的孩子,這不知根知底嘛,你們倆先接觸接觸,說不定合得來呢,對吧?兒子,你可答應媽媽了,一定要回來哦。”

徐海濤也能理解父母的心情,在農村,28歲還沒物件的,已經算是剩餘產品了。他無奈地笑了笑,答應了。

掛掉電話,沈含盯著徐海濤意味深長地笑了,說道:“徐主任,我一直想問,卻不好意思問,你嘴唇上的傷,是誰咬的?不會是你自己不小心咬的吧?”

徐海濤想起那夜的秦嵐嵐,嬌豔的紅唇,柔軟的身體,他下意識地摸了摸嘴唇,笑道:“牙齒幹的。”

沈含嘿嘿一笑,說道:“徐主任,狡詐。看來,是有心上人了?都親上了,直接帶家裡去唄,也省的你媽操心了。”

徐海濤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萬一被秦嵐嵐聽到了,估計他又得吃不了兜著走,便笑道:“你是說帶顆牙去嗎?我媽肯定不會認它當媳婦的。”

沈含哈哈大笑:“徐主任,你還真是幽默。不過,說起相親,團委上安排的愛情單雙號的節目不就是明天嗎?你還去不去?”

“單身的好處是,看起來好忙碌。相親也要趕場子。”徐海濤拿起茶杯走到窗邊,微風從路邊的香樟樹頂上吹過來,拂過他的臉,讓他忽然想起方倩,想起曾經牽著她的手走過食堂外那條長長的落滿香樟樹葉的道路,還有,每個週五,他在一片香樟林裡讀她的來信的場景……

電話響了,徐海濤看了一眼,放在耳邊,裡面傳來區紀委淩躍的聲音,混著一點風聲:“海濤,委裡剛開了常委會議,沒想到其中一個議題竟然是關於你的。區裡對你那篇關於星月湖的文章意見很大,可能會給你處分。海濤,我因為不是分管信訪這一塊的,之前都不清楚,直到上了會才知道。很抱歉,我沒能說上話。”

淩躍以前是洪湖中學的老師,雖然沒教過徐海濤,但對徐海濤印象深刻,徐海濤進入政府系統後,兩人接觸也頗多。

徐海濤想,淩躍大約是跑到外面來打的電話。他心中一暖,說道:“淩常委,你能打電話來,我已經很感激了。”

“海濤,你要儘快想辦法,越快越好。”淩躍交代道。

“我一個街道的普通幹部,能想什麼辦法?這事已經這樣了,若區委真要給我一個處分,我也無能為力。”

“海濤,雖然這事情到目前為止不太樂觀,但也並不是毫無餘地。在一切塵埃落定前,你可千萬不能放棄。這事情雖然區裡不滿意,但畢竟家明市長是做了批示的,這批示可是你的尚方寶劍啊!實在不行,我覺得你可以去找一找家明市長。我雖然沒有直接接觸過,但聽說,他這個人還是挺好的。”淩躍交代道。

“洪湖市可是四百多萬人的大市,一市之長每天的行程安排應該是以分鐘計算的。別說是我了,即使是我們街道黨委書記也未必能見他一面。”雖然表面上冷靜,徐海濤內心還是很有些煩躁。這個事情,到目前為止,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徐海濤想起來,關於舉報信的事本來可以讓淩躍幫忙查一查,但現在他處在風口浪尖,恐怕會連累淩躍,這麼一想,他還是壓下了心中的疑問。

剛掛斷電話,區委辦督查室的人又打電話進來。他搖了搖頭,將腦海裡那些殘留的記憶碎片給壓了下去,接起了電話。

放下電話,他根據區裡下發的關於城市社區違章搭建問題的督查通報,跟城管辦要了近期開展整改的一些材料,寫了一份整改材料,報給了區裡。發現已是下班時間,便整理了一下東西,正準備往外走,手機響了。一看,竟是徐家榮。

徐家榮是長豐街道原辦事處主任,後調任區衛計局擔任黨組書記。在長豐街道時,他和徐海濤關係頗好,經常帶著徐海濤出去吃飯。他去區裡後,也想過要帶徐海濤過去,但一直沒有弄好。

“海濤,晚上六點鐘春風裡12號。你走得出嗎?”徐家榮的聲音裡一如既往地透著一股

豪情。

“暫時還沒有任務。”

“恩,那一定過來。楊斌斌,陳磊都在。”徐家榮說道,“還有,陳磊跟我說,你那篇文章惹事了?陳磊讓我想辦法,我跟紀委副書記陳百川比較熟,晚上我把他也叫來了。”

徐海濤心裡湧起一陣暖意,說道:“章書記,謝謝。”

“見外了吧?我可是一直拿你當兄弟的。兄弟有難,我這個當大哥的,無論如何都會幫一把。”

掛斷電話,徐海濤看看時間還早,便先回出租房拿了相機。春風裡在廊橋風景區,徐海濤騎了一輛公共自行車到那裡,沿著清水河慢慢地走,黑瓦白牆,有穿旗袍的女子擦肩而過,仿佛從三十年代穿越而來,徐海濤舉起相機接連拍了好幾張,又沿著河邊的回廊,迎著晚霞微風,心無旁騖地走著拍著。自從入了政府系統,真是難得心靜,而這樣散步拍照能讓他心靜。

有一家咖啡館的名字還有裡面的設計裝修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徐海濤信步走了進去,要了一杯意式黑咖啡,在窗邊靠水的位置坐了下來。

剛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有人從背後走出來,輕聲喊了他的名字:“海濤?”那聲音太熟悉了,熟悉得讓他感覺胸口有些發悶,發疼。他微微抬起頭,目光從她豐滿的胸口慢慢滑向她深黑深黑的眼睛。

“方倩!”開口的一瞬間,徐海濤感覺嘴裡有些微苦澀,往事如煙,快速從腦海滑過。

“你在等人?”方倩指了指他對面的長椅子,說道,“這裡可以坐嗎?”

“我要去吃飯,正好看到這家店不錯,便進來享受一杯咖啡的時間。”徐海濤微微笑著說道,“坐吧。”

她雙手撫著裙子坐下來時,徐海濤才注意到她今天穿了一件藏青色的v領針織連衣裙,將她略顯豐腴的身材襯得十分妖嬈,以前,她極少穿這種深色系的衣服,覺得老氣。沒想到,這深色,卻提升了她的氣質。

她看了一眼徐海濤面前的黑咖啡,笑了笑,露出兩個好看的梨渦,說道:“還是黑咖啡啊!能給我也叫一個嗎?”

“當然。”徐海濤讓服務員加了一個咖啡,看向她,問道,“許久不見,還好吧?”

“還行。工作後才知道,象牙塔里的世界,也是有陰影的。”方倩微微歎息一聲,看了他一眼,又說,“你還在長豐街道嗎?”

徐海濤點點頭。

“我聽辛四海說,街道比較輕鬆,整天就是一張報紙,一杯清茶,真是這樣嗎?”方倩盯著他的眼睛。

“辛四海?”徐海濤看著她,時光仿佛又重回了初見之時。那時候,他去寧城圖書館查閱資料,三樓的圖書室很大,窗子很高,他坐在窗下,陽光灑進來,仿佛有個天堂。有一次,她從窗邊走過,走進了他的天堂。然後,他們經常在圖書館偶遇。之後,他們便自然而然地談起了戀愛。

“是我丈夫。”方倩說道。

徐海濤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便只是哦了一聲,然後慢慢地喝了一口咖啡。這時,服務員端著咖啡送過來。

勺子在咖啡杯裡慢慢地攪動,香氣氤氳,過了片刻,徐海濤才說道:“街道雖然是區政府的派出機構,沒有財政,但承擔的事務卻並不比鄉鎮少,拆遷、招商、環境整治等等工作壓力都很大。相對來說,鄉鎮因為有財政支持,開展工作其實比街道有更多抓手和人手,而街道有更多難度。當然,街道部門中也的確存在每天一杯茶一張報的人,但都是快退休的人。年輕人工作量是很大的。”

“聽你這麼說,街道工作也不輕鬆啊!”方倩的手指摩挲著手中的小勺子,目光滑過他放在桌上的相機,忽然一笑,說道,“海濤,幫我拍一張,可以嗎?”

徐海濤笑著:“有什麼不可以呢?”說著,拿起相機,慢慢地找准鏡頭,接連拍了好幾張。

這時,徐海濤放在桌子上的手機亮了起來,是陳磊的電話。

“兄弟,我已經到了。你來了沒有?”

“我已經在這裡了。馬上就過來。”

掛斷電話,方倩看著他笑起來:“要走了?”

徐海濤看了看她並沒怎麼喝的咖啡,笑道:“可以等你把咖啡喝完。你,是專門過來喝咖啡的?”

方倩搖搖頭:“我也過來吃飯,看到這家店不錯,便進來看看,沒想到便看到你了。對了,前兩天逛街的時候,看到楊曉緒了,她挽著一個男人的手臂,很親密的樣子。”

徐海濤哦了一聲。

“那個男人不是周衍。”方倩補充了一句。

“恩,他們分手了。”

“他們很般配啊,為什麼?”方倩的聲音裡帶著三分傷感。徐海濤看著她,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別人的愛情,分分合合,他又能知道什麼呢?當初她和他說分手的時候,他都沒有問為什麼?如今她卻因為別人的愛情,來問他為什麼。徐海濤忽然覺得有些可笑。

“也許,只是到了該結束的時候吧!正如愛情開始的時候說不清楚那個為什麼一樣。”徐海濤說著,將相機鏡頭蓋上蓋子,準備起身。

“海濤。”方倩低低地喊了一聲。

“恩?”徐海濤看向她,目光滑過她小巧而微微有些上翹的鼻子,神色和聲音裡都帶上了些許柔情。

“你是不是還在怨我?”方倩的手伸過桌面,握住了他抓著相機的手,說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