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22章 我為魚肉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45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徐海濤還清晰地記得,他們分手的那天,他原本是想帶方倩去看房子。在他的概念裡,有了房子,便可以結婚了。等他興高采烈說完,她卻看著他,溫柔地說:“海濤,我們分手吧。”

看著她白皙纖細的手,徐海濤猶豫了一下,還是挪開了,說道:“方倩,你想多了。人生短暫,即使能活100歲,也只有三萬多天。時間太寶貴,我珍惜一切給我美好感受的人,包括你。聚散離合,也許都是緣分註定。”

“你……”方倩看著他的目光裡帶著太多情緒,但最終她沒有再多說什麼。

“我得先走了。”徐海濤站起身來。

這時,方倩的手機響了。

徐海濤走到服務台結帳,結完帳轉身,看到方倩正接好電話。徐海濤正想說再見,方倩站起身來,說道:“一起走吧。”

兩個人走出咖啡館,晚霞已經散去,風裡帶了一絲涼意。徐海濤看了看方倩薄薄的連衣裙,剛想問:“冷不冷?”忽然聽到一個聲音在喊方倩的名字。

兩人同時轉身。徐海濤看到一個中等身材的男人朝他們迎面走來,步子走得有些快。走近了才發現,男人臉圓圓的,皮膚極白細,不過那種皮膚長在女人身上,顯得有氣質,長在一個男人臉上,就顯得有些女氣。

“這是誰?”男人的聲音裡透著一絲不悅,仿佛是要宣告主權似的,走上前一把攬住了方倩的腰。徐海濤當然猜出了這個男人的身份,不過他只是笑笑,並沒有開口。

“哦,老同學。”方倩看了看徐海濤,身體微微動了動,想要擺脫腰上那只霸道的手,但並沒有如願,男人懲罰性地摟得更緊了。

“你們,剛從裡面出來?”男人側頭看了一眼咖啡館,看向徐海濤的目光裡明顯地帶上了敵意。

“四海,別誤會,我們只是正好碰到了而已。”方倩朝徐海濤抱歉地笑笑。

徐海濤不想方倩為難,便開口道:“方倩,很高興碰到你。我還有事,先走一步。”說著,便轉身要走。

“等等。”男人喊住了徐海濤。

“怎麼了?”徐海濤和方倩幾乎是同時問道。

男人低頭看了一眼方倩,才看向徐海濤,問道:“請問,你是她什麼同學?”

對於這個胡攪蠻纏的男人,徐海濤很有些不屑,但因為方倩,他臉上沒有表露什麼表情,只是淡淡說道:“認真算起來,算不上同學,只是同學的同學而已。”

“你叫什麼名字?”男人不依不饒地問道。

“海濤!”仿佛是回答他的問話,區文體局副局長楊斌斌正好走過來,叫了徐海濤的名字。

一聽到徐海濤的名字,男人的目光頃刻間仿佛除去了劍鞘的寶劍,鋒芒畢露,冷冷地問道:“你是徐海濤?”

徐海濤沒想到這人竟然知道他的名字。不過,他不想再和這個人糾纏,點點頭,便想離開。沒想到,楊斌斌卻認識他,語氣裡帶著三分恭敬地打招呼道:“辛主任?好久不見啊!怎麼,帶老婆出來吃飯?”

男人看向楊斌斌的神色緩和了許多,看了看徐海濤,問道:“怎麼,你們認識?”

“哦,是,我兄弟,長豐街道的黨政辦主任。”

辛四海挑了挑嘴角,說道:“哦,街道幹部啊!倒是挺清閒的。”目光滑過徐海濤肩上的相機,哼了一聲,對楊斌斌擺了擺手,便拉著方倩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方倩看了徐海濤一眼,眼神中含著歉意,恍惚還帶著幾分不舍。不過徐海濤沒有細想,楊斌斌搭了一下他的肩,笑著問道:“什麼情況?我怎麼感覺剛才你們有點三人行的感覺?”

“三人行,必有我師。”

“不對,你和辛四海的老婆有曖昧?“楊斌斌仿佛挖到寶藏一樣,語氣裡帶著驚喜,說道,“海濤,你這口味也太重了吧?給你介紹了那麼多好姑娘你不要,卻偏偏看上了人家老婆?”

楊斌斌雖是部門副職領導,但平日裡和徐海濤經常一起喝酒,稱兄道弟,說話也便隨意。

“楊局長,酒可以亂喝,話可不能亂說。”徐海濤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纏,便問道,“這個辛四海什麼身份?”

“市府辦綜合科副科長。和我一樣副科級,不過是楊建康副市長的秘書,楊市長分管住房建設,手握重權,相對應的,他的秘書也身份超然。”楊斌斌認真地解釋道,“海濤,你不會真的和他老婆有什麼吧?據我和他的接觸,這人心眼不大,你還是敬而遠之比較好。天涯何處無芳草!”

和方倩分手後,徐海濤雖也不舍,但卻從沒有想過再和她有什麼交集,此時聽楊斌斌這麼說,便笑著說道:“楊局長放心。我這人高大,可不想去鑽人家的小心眼,卡得不進不出要出人命的。”

兩人哈哈笑著,走進了春風裡。

春風裡是一家以海鮮為特色的精緻餐廳,木結構裝修,樓梯牆上掛著一些抽象主義的油畫,燈具尤其現代,十分有個性。

徐海濤手癢,拍了兩張照片,才跟著楊斌斌走進了12號包廂。陳磊正坐在靠門邊不遠的地方喝茶,看到他們進來,笑道:“兄弟,你們可都遲到了。”

楊斌斌抬手看了看表,笑道:“主人還沒到呢!不算遲到。”

陳磊招呼著服務員給他們上茶,一邊看向徐海濤肩上的相機,問道:“還在玩這玩意呢?”

“恩,有段時間沒玩了。手癢。”徐海濤說著,將相機放在了一邊的窗臺上。

“以你的拍照水準和熱情,當時若是開一家照相館,身家肯定幾百萬了。”陳磊一邊說一邊從袋裡摸出煙來遞給楊斌斌和徐海濤,然後拿出火機點火。楊斌斌搖搖頭,把煙放在桌上,嘴裡說道:“不抽,一會兒徐書記進來滿屋子都是煙,不好。”

“徐老大這人,不在乎這些小節。不過,不抽就不抽吧!”陳磊說著,將火機放進了口袋。

三個人隨便聊了幾句,徐家榮一臉笑意走了進來,緊跟著紀委副書記陳百川和一個女的也走了進來。

陳百川身材高大,一張大餅臉,頭髮微微有些凸,他走進來時,徐海濤三人都站起來和他打招呼,他笑著讓大家坐,他的眼睛不大,卻格外有神,囧囧的,讓徐海濤對他莫名有好感。

女人四十來歲,一頭烏黑長髮盤起,插了一支復古的釵子,一身橄欖綠色V領連衣裙,襯得整個人格外修長,性感。徐家榮看著她,笑道:“詹主任,你今晚真漂亮。”

女人抬起一雙細長的鳳眼,笑問:“徐書記,你是批評我平時不漂亮嗎?”

徐家榮哈哈大笑,說著:“啊,詹主任,我做自我批評。我的意思是,詹主任今晚格外漂亮。”

陳百川一邊幫她拉開座位,一邊說道:“詹媛,我覺得你今天的髮型特別適合你。”

詹媛是市紀委案件管理辦公室副主任,和陳百川是青幹班同學。聽他們這麼說,她嫵媚一笑,坐了下來,說道:“真的?能得陳書記和徐書記表揚,我今晚可以多喝二兩酒。”

徐家榮笑著讓服務員來六瓶百威有機幹紅,陳百川笑看著他,說道:“兄弟,悠著點,我們可都不年輕了。”

徐家榮喝酒一向爽氣,說道:“陳書記,一人一瓶紅酒,這點量,正好。”

很快,服務員拿著紮壺和紅酒走了進來。

酒過三巡,徐家榮說起了徐海濤的事。

“陳書記,徐海濤是我在長豐街道時的黨委秘書,現在還在長豐街道擔任黨委秘書。”

陳百川看了看徐海濤,點了點頭,說道:“恩,我知道。這兩天,徐海濤的名字可沒有少聽。”

徐家榮看了徐海濤一眼,端著一杯酒站起身來,徐海濤也立馬將杯子倒滿酒,站起身來。徐家榮說道:“陳書記這麼說,說明很清楚海濤的事了。我在長豐街道四年,唯一認的一個兄弟,就是他。這件事,陳書記,你給我們一個底,還有沒有轉圜的餘地?”

徐海濤端著杯子,看著陳百川炯炯有神的小眼睛,心裡仿佛紅酒裡倒入了雪碧,微微有些冒泡。他很清楚,如果真的給一個處分,他從此以後恐怕就只能在最基層爬行了。

陳百川的目光動了動,說道:“這事,的確比較麻煩。最重要的是,區委區政府的幾個領導都有意見。我也不怕海濤不高興,說白了,海濤是一個一般幹部,讓領導陷入這麼尷尬的境地,其責任是很明顯的。”

徐海濤一顆心慢慢地沉了下去,想起剛才辛四海看他時的那種眼神,還有當初方倩說分手時的情景。徐海濤還真是有些不甘。

他舉起杯子,看了看徐家榮和陳百川,說道:“感謝陳書記,我先喝了。”說著,將一杯紅酒仰頭灌下。百威幹紅不算烈,但一口悶下去,胃裡還是微微有些熱,熱得他感覺眼眶都有些發熱。

陳百川看徐海濤耿直,說道:“不過,這事也不是完全沒有轉圜餘地。徐海濤是一般幹部,處分不用上區委常委會,紀委常委會通過就行。這件事,我再去和唐書記說說看。只要唐書記肯鬆口,一切就好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