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23章 信訪背後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42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徐家榮對徐海濤是真的懷著點兄弟之情的,此時聽陳百川鬆口,立馬滿臉堆笑地對陳百川說:“陳書記,有你這句話就夠了。”他又看向徐海濤,“海濤,把杯子滿上,我和你再敬敬陳書記。”

徐海濤將酒杯倒滿,跟著徐家榮打的到了陳百川身邊,三人的杯子輕輕一碰,發出悅耳的“乒”的聲音,三人同時仰頭喝幹了杯中酒。

陳百川一隻手拿著杯子,一隻手重重拍了拍徐海濤的肩膀,說道:“小夥子,別擔心。一切事情,在沒有塵埃落定前,都有希望。官場的事,雲蒸霧繞,尤其如此。”

徐海濤知道陳百川說的是肺腑之言,心下感動,拿過一旁的酒瓶,又給自己的酒杯滿上,給陳百川和徐家榮各倒了小半杯,眼含激動地說道:“陳書記,徐書記,這杯酒,我敬你們兩位。”說著,碰了碰他們的杯子,一飲而盡。

陳百川見徐海濤喝得豪爽,看了看徐家榮,說道:“這小子,還真是和你一樣的風格啊!”說著,碰了碰徐家榮的酒杯,兩人喝幹了杯中酒。

重新落座後,徐海濤吃了一碗熱騰騰的雞湯,壓了壓一連灌下去的兩大杯酒,才重新倒了個滿杯,敬詹媛。詹媛人長得細膩,喝酒卻爽快,見徐海濤滿滿一杯酒,連雙眼皮也沒有,拿起紮壺也將自己的杯子倒得不留一點空隙。陳百川見詹媛喝得猛,便說道:“詹媛,你喝慢點。”

詹媛看他一眼,眼風頗有些嫵媚,說道:“陳書記若真是憐香惜玉,就幫我挑一點。”

徐家榮立馬端著半杯酒,笑著站起來,說道:“詹主任,我和海濤一起敬敬你和陳書記。”

“什麼意思?”詹媛笑著,“幹嘛敬我和陳百川?我和他又不是一對!”

“你和陳書記都是紀委領導嘛!你們的酒當然要敬好啊!你們的酒不敬好,我們的日子肯定不好過啊!”徐家榮哈哈笑著說。

詹媛抬手擼了一下鬢邊掉落的碎發,舉手投足間盡是成熟女人的別樣風情。陳百川看著她的眼神微微帶著柔情,說道:“行,既然老徐這樣說,那我和詹媛肯定不忍心讓老徐的日子不好過嘛!不過,詹媛是女士,她喝半杯,我喝滿杯,怎麼樣?”說著,他將詹媛杯中的酒倒了一半在自己杯中。

喝幹了杯中酒。陳百川說道:“喝得太快了。”徐海濤注意到,他的眼睛依然是囧囧發亮的,說明酒並沒有超量。

不過接下來,大家喝酒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因為一瓶酒已經基本上沒有了。徐家榮說要再拿兩瓶分一分。但陳百川不同意,說,小酌怡情,大喝傷身。徐家榮知道陳百川喝酒一向都很有分寸,便不再強求。

徐海濤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的時候把單買了。

散場後,徐家榮提出去喝茶,陳百川搖搖手,說累了。送走了陳百川和詹媛,徐家榮帶著徐海濤三人去了旁邊一間新開不久的茶室。茶室裝修挺簡單,唯一妙處是:老闆娘是個十分漂亮性感的年輕女人。

要了一個小包廂,點了茶。徐家榮靠在椅背上,微微閉著眼睛。徐海濤等人都知道,這是徐家榮喝酒後的習慣。不管是喝茶還是唱歌,只要喝了酒,徐家榮習慣這樣閉著眼睛休息。

陳磊指了指外面,嘿嘿笑著說道:“聽說,那個女老闆姓巫。巫山雲雨的巫。”

楊斌斌笑道:“你還是多想想你老婆吧!”

陳磊切了一聲,不服氣道:“老婆是用來幹的,不是用來想的。”

“這話有本事你跟你老婆說去。”楊斌斌笑道。

“算了,老婆面前還是少說話比較好。”

楊斌斌笑。

之前來的時候,徐家榮說,來這裡喝茶的大多數是政府裡的人。徐海濤覺得這個茶室背後可能有來頭。而且,在洪湖,巫這個姓可不常見。徐海濤說:“這女人有可能是外地人。”

楊斌斌看了看他,說道:“這說明,這女人要麼有背景,要麼有手段。一句話,這女人不簡單。”

陳磊看了看已經微微起了鼾聲的徐家榮,說道:“不過,這女人長得可真是好看。”

“行了。”楊斌斌看他一眼,笑道,“她不是你的菜。”

仿佛是為了印證楊斌斌的這句話,陳磊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響了起來,螢幕上跳動的是四個大字:老婆大人。楊斌斌看了一眼,和徐海濤一起哈哈大笑。陳磊朝他們瞪了一眼,接起了電話。

“恩,還在吃飯……恩……好,吃好就回……知道了……

愛你,老婆……”等他掛斷電話,徐海濤和楊斌斌又哈哈大笑了一頓,笑聲震醒了徐家榮,他揉了揉太陽穴,坐正了身體,看了一眼陳磊,問道:“你老婆來電話了?”

徐海濤和楊斌斌又開始笑。

笑了一陣,徐家榮忽然問道:“海濤,這件事上,秦嵐嵐是怎麼個態度?”

關於秦嵐嵐的態度,徐海濤其實心裡也沒底。但之前在班子會議室上,秦嵐嵐還是維護他的。但那晚的事後,秦嵐嵐一直沒有聯繫過他,連工作也沒有吩咐他做。說到底,他猜不透她的想法。他實事求是地說道:“街道班子裡對我的事意見是很大的,不過秦書記在班子會議上是維護我的,但最終到底怎麼樣,我心裡也沒有底。而且,現在還有區裡的壓力。”

徐家榮沉吟片刻,說道:“雖然有區裡的壓力,但從她黨委書記的立場來說,給你一個處分她的面子上也不好看。所以,她很可能還是會想辦法幫你的。而區裡要處分你,都會聽取她這個黨委書記的意見。所以,你最好這兩天能讓她幫你再跑一趟區紀委。區紀委唐書記這個人辦事比較頂真,雖然陳百川答應幫忙,我還是有些擔心。如果秦嵐嵐能夠出面找唐書記談一次,就更好了。”

徐海濤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謝謝徐書記。”

“我們兄弟之間說謝謝就見外了。我還是那句話,我在長豐街道這麼多年,就認了你這麼一個兄弟。”徐家榮說道,“人的一生中,總會有些坎,跨過去就好了。”

徐家榮能坐到現在的位置,當時也是爬過許多坎的。有一次,他甚至連命都差點丟了。

喝了幾杯茶,徐海濤起身去洗手間。回來的路上,竟然碰到了區紀委常委淩躍。徐海濤和他打了個招呼。他朝徐海濤招招手,然後往門口走去。

徐海濤知道,他應該是有事要說,便跟了過去。走到門外靠近河邊的一處回廊,淩躍站定看向徐海濤,說道:“海濤,你那個事情,在想辦法嗎?”

徐海濤從袋裡摸出煙,遞了一支給他,又給他點起來,才說道:“徐家榮書記的意思,是讓我再找秦書記幫幫忙。”

“秦書記作為長豐街道的黨委書記,她的態度還是很重要的。不過在這件事情上,她應該也吃了不少壓力。”淩躍說道,“紀委常委會上已經定了基調,要給你處分。不過,最終卻並沒有下結論,說要看區委的意思。我找分管副書記說過,他也很為難。”

“謝謝淩常委。”

淩躍看著他,目光裡帶著長輩的關切,說道:“跟我客氣什麼,海濤,這件事非同小可,若真是給個處分,會嚴重影響你今後的發展。所以,你若是有什麼路子,要儘快想辦法,等到通報出來,塵埃落定了,那就神仙也難轉圜了。”

走回茶室的路上,徐海濤還是把有人以他的名義寫了舉報信的事跟淩躍說了。

“有這種事?”淩躍頓住了腳步,心裡尋思著:信訪室是副書記羅巨集分管的,羅巨集這人比較死板,工作上的事十分頂真,除了紀委常委會上的常規討論,他是從不評論或者談論工作上的事的。他是區紀委第一號怪人,所以,他是不可能跟秦嵐嵐透露這種資訊的,也就是說,如果消息是從區紀委流出去的,那麼就是信訪室的人。信訪件都是信訪室主任陳思齊親自把關的,所以,這件事很可能和陳思齊有關。他想了想才說道:“有兩種可能,一,跟秦嵐嵐透露資訊的人,傳達的是錯誤資訊,為的可能是讓秦嵐嵐有求於他;二,這件事是真的,那麼是誰用了你的名義,他的目標是什麼?是你還是秦嵐嵐,還是一箭雙雕?無論是哪一種,這件事的性質都很惡劣,我會上心去調查。海濤,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有人可能想要搞你,所以,這段時間你要特別小心謹慎,一切等到這次的風波過去了再說。”

徐海濤知道淩躍分析得很對,鄭重地點了點頭。

淩躍本來還想再說點什麼,這時,有人從茶室走了出來,是幾個鄉鎮的宣傳委員。因為都認識,相互也打了招呼,淩躍便沒再提之前的事。

徐海濤回到茶室,又坐了一會,陳磊老婆又打電話來了,大家便散了。站在路口打車時,陳磊又抓住徐海濤的手臂,交代道:“兄弟,拿出你寫稿子的勁頭來,一定要把秦嵐嵐搞定。實在不行,翻來覆去十來回,我相信,她即使是磐石也能成了繞指柔。現在看來,她可是你最後的希望了。哪怕沒臉沒皮,死纏爛打,你也要豁出去將她搞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