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24章 夜訪嵐嵐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461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晚上,秦嵐嵐在辦公室接了好幾個電話,都是關於徐海濤的。掛斷電話,她有些疲憊地捏了捏眉心,正要起身泡杯水,手機又響了。一看,是組織部副部長陸清泰。秦嵐嵐按了接聽鍵:“陸部長,您好。這麼晚了還打電話過來,有什麼吩咐嗎?”

“秦書記這是批評我打擾你休息了嗎?”陸清泰和秦嵐嵐平日裡關係不錯,說話便也比較隨意。

“最近事情多,我還在辦公室呢!哪裡能休息?”秦嵐嵐說道。

“是啊,一個星月湖博客事件就夠你忙活了。而且不光你忙活,我們區裡也沒閑著呢!徐海濤,這個一般幹部還真是不簡單啊!”陸清泰的語氣裡聽不出喜怒,但秦嵐嵐已經聽出了他的意思。

“陸部長,我要自我批評,出了這樣的事,主要是我幹部隊伍建設沒有抓好啊!”秦嵐嵐跟陸清泰打太極。

“嵐嵐,這件事,區委幾個領導的態度都很明確,要給徐海濤處分,以儆效尤。我今天打電話過來,主要是跟你通個氣。”陸清泰見秦嵐嵐把責任拉到自己身上,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

“陸部長,我很能理解有些領導的心情,我也是這個心情。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徐海濤的初衷是好的,文章也一針見血地指出了我們存在的問題,也得到了市長的批示,這也說明了他有能力,有魄力,有敢於創新的膽量和智慧。我倒是覺得,這樣的幹部,值得提拔任用。”

“嵐嵐,我在追究問題,你倒是跟我推薦起幹部來了。”陸清泰在電話裡笑起來,說道,“不過,我是相信你的眼光的。既然你這麼說,我是相信你的。不過這件事搞得這麼大,你們街道內部也有許多人非常不滿意,正往區紀委和組織部投訴。而且,這件事不管初衷如何,方式方法總是欠妥當,雖然有家明市長做批示,但並不就說明,他徐海濤這麼做就是對的。他一個一般幹部搞出這麼大動靜,而且還是一個讓區委區政府都有些犯難的問題,你說,他有沒有責任?當然,這責任怎麼追究,最後並不是我的職權。我今天打電話來,其實只是給你提個醒。有些事情你能挑,有些事情你不能挑。”

放下手機,秦嵐嵐有些煩躁。

回想起在會議室裡那些人就等不及地想要處理徐海濤,看來,有些人動作真的很快。如果實際工作中,能這麼積極應對就好了。

秦嵐嵐揉了揉眉心,拿起手機正要翻號碼,手機又響了,竟是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嚴修身。秦嵐嵐冷哼一聲,這一路路菩薩竟然都打電話來了。

“嚴部長,晚上好!”

“嵐嵐,在忙嗎?”嚴修身的聲音稍微有些高,秦嵐嵐猜測他是喝了酒。

“還好。”秦嵐嵐並不想和嚴修身有什麼交集,便直截了當地問道,“嚴部長打電話來有什麼要緊的吩咐嗎?”

“嵐嵐,跟我還這麼見外。”嚴修身說道,“聽說,那篇有關星月湖的博客文章是長豐街道的幹部寫的?”

“恩。”

“他可是給你出了一個大難題啊!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星月湖景區飯店雖然對景區有一定的污染,但它的經濟價值卻也是不容忽視的。而且,景區與餐飲共存本就是一個合理的模式,你想想,杭州西湖這麼有名,周邊還不都是餐飲?”嚴修身有些生氣地說道。

秦嵐嵐知道,博客作為網路宣傳的一種,也是宣傳部管理的物件。這一次,徐海濤發佈的文章,宣傳部首當其衝有責任。她便也理解了嚴修身的怒氣。

“的確,西湖邊也有餐飲,但環境問題卻處理的很好。而星月湖餐飲一條街,卻實實在在地造成了污染問題,這個已經不需要環保部門的資料支援,我們用肉眼已經可以看到了。嚴部長,我們大興區的目標是發展全域旅遊,環保問題不容忽視。雖然徐海濤的做法我並不認同,但他的想法我卻是贊同的。”秦嵐嵐說道。

“嵐嵐,你同意他的想法?”嚴修身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問道,“你有沒有想過,這些飯店背後或許有故事?你有沒有想過,這些飯店創造的經濟價值對大興區來說或許很重要?嵐嵐,你是街道黨委書記,怎麼可以輕易被一個普通幹部影響了想法?”

“我沒有被誰影響,這是我自己的認識。”秦嵐嵐嚴肅地說道。

“如果這是你自己的認識,你最好做好調整。”嚴修身說道,“接下來,區委會給徐海濤處分。你最好擺正態度,別到時候引火焚身。嵐嵐,我們認識這麼久了,我對你的心意你也清楚,我不會害你。你自己想清楚。”

秦嵐嵐沉默著。

離開辦公室時,外面明月高懸。

徐海濤剛從計程車上下來,手機響了。正要接,對方卻掛斷了。徐海濤一看,是秦嵐嵐的號碼。兩天來,這是秦嵐嵐第一次給他打電話,徐海濤相信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他立刻回了電話過去,手機是通的,卻一直無人接聽,打了兩遍都是這樣,徐海濤心裡有些著急,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10點半,他重新攔了一輛的士,趕往秦嵐嵐所在的白蘋社區。

坐在計程車上,徐海濤不停地撥打秦嵐嵐的電話,始終無人接聽。徐海濤感覺一顆心都提了起來,緊張中似乎還帶著一點疼痛,他來不及細思這種情緒的原因,只是讓計程車司機開得再快一點。

車子停在白蘋社區門口,徐海濤付了錢,連找零都沒要便直接沖向社區裡面。一口氣跑到秦嵐嵐房門口,他才喘了兩口氣,摁響了門上的門鈴。晚上酒雖喝得不多,但喝得比較快,此時又一通疾跑,徐海濤忽然感覺有些暈眩。

等待的時間,徐海濤腦海裡閃過很多畫面,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屋子裡似乎有了響動,然後,門開了。秦嵐嵐一手拿著毛巾正揉搓著濕漉漉的頭髮,一手扶著門,微微有些驚訝地看著門外的徐海濤:“徐海濤,你還敢來?”

看到秦嵐嵐完好無損,徐海濤一顆心才終於放回了肚子裡,後知後覺地發現門裡的秦嵐嵐只穿了一件真絲浴袍,深深的V領裡,飽滿滑膩的胸部若隱若現,讓

徐海濤一陣口乾舌燥,忍不住咽了口唾液。

注意到徐海濤的目光,還有他喉結的動作,秦嵐嵐一張臉猛地冷了下來,便要關門。

徐海濤猛地用手擋住了門,說道:“秦書記,是你打我電話,我打給你你一直不接。我以為你有什麼事,便趕了過來。你沒事吧?”

秦嵐嵐看徐海濤仍然有些氣喘的樣子,知道他說的不是假話,臉色緩和了一些,說道:“我能有什麼事?手機可能是不小心碰到了。不好意思。現在你看到了,我沒事,你可以走了。”說著,又要關門。

徐海濤想起今晚徐家榮的話,說道:“等等。”他用手撐著門,看著風情萬種的秦嵐嵐,一時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有事就說,沒事就滾。”秦嵐嵐冷著臉下著逐客令。這時,秦嵐嵐的手機又響了,她看了徐海濤一眼,也沒讓他進屋,只是轉身走進了房間。

徐海濤就這樣站在門口的光影裡等著,隱隱約約聽到她在裡面講電話的聲音,一直等了大約10來分鐘,秦嵐嵐終於又出現了。她已經換了一件黑色的連衣裙,頭髮潮潮地散在肩上,渾身都散發著致命的性感,卻又冷得難以接近。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說道:“徐海濤,我不希望我和你再被別人拍一次。”

這倒是提醒了徐海濤另一件事,他說道:“秦書記,關於舉報的事。我要澄清,那個人真的不是我。所以,這件事背後一定有陰謀。要麼,就是有人要害我,要麼,就是有人要害你。無論如何,我和你都在一條船上。”

“我和你在一條船上?徐海濤,你少和我扯關係!記住了,我和你只是簡單的同事關係。還有,你看電視看多了吧?陰謀?政府裡只有陽謀,沒有陰謀!”秦嵐嵐聲色俱厲地說道。她本來是不會和徐海濤多費唇舌的,但剛才她接電話的時候,看了一下,之前的確是自己撥了他的電話。這麼短的時間裡,他能趕過來,說明他是真的擔心她。

“君子用陽謀,小人用陰謀。政府裡也未必沒有小人。”徐海濤說道。

“好了,我不想深更半夜和你在我的門口討論陰謀論。”秦嵐嵐一臉面無表情地說道,“還有,下次遇到這種情況,你大可不必跑一趟。”

看在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涯的秦嵐嵐,徐海濤還是壓下了心頭那些想要說的話,往後退了一步,說道:“我知道了,秦書記,你早點休息。”

轉過身,他直接往樓下走去。

剛走下二樓,便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喊他的名字,抬眸一看,竟是江武林。這傢伙怎麼在這裡?

“真的是你?你這麼晚還在這裡幹什麼?”江武林的聲音透著尖銳。

自從推薦事件後,徐海濤看江武林便多了一分小心,說道:“江書記,好巧!你怎麼也在這裡?”

“我親戚住在這裡。我來看看他。”

“哦?那還真是巧,我也有親戚住在這裡!”徐海濤笑著說道。

“徐海濤,你撒謊。我看你明明是從三樓秦書記那裡下來,這麼晚了,你還來騷擾秦書記,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江武林憤怒地走上一級臺階,怒瞪著徐海濤,似乎隨時都準備著給他來一拳。

徐海濤可沒有心情和一個娘娘腔大眼瞪小眼,他微微往後退了一級臺階,站得更高一點,居高臨下地看著江武林,淡淡說道:“江書記,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應該是你吧!我可不知道秦書記住在這裡。”

“徐海濤,你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我明明看你從三樓秦書記屋子裡走出來的。”江武林扯著嗓子喊道,聲音尖而細,徐海濤微微皺眉。樓道裡的燈滅了,他按了一下延時開關,說道:“江武林,這裡還不到二樓,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從三樓走出來的?”

“我兩隻眼睛都看到了。”江武林嚷嚷著。

“怪不得秦書記說有種被人跟蹤偷窺的感覺,原來那雙一直在背後盯著她的眼睛是你。江武林,你還真是居心叵測啊!那些舉報信也是你弄得吧?”借著昏暗的樓道燈,徐海濤試探地問道。

“什麼舉報信?徐海濤,你不要血口噴人!”江武林臉上一閃而過的慌張,沒有逃過徐海濤的眼睛。

他冷哼一聲,說道:“江武林,我奉勸你一句:多行不義必自斃。你好自為之。”說完,徐海濤便從他身邊走過,直接往樓下走去。

“徐海濤,你給我站住,我要你給我說清楚!”江武林在身後大喊。但徐海濤不想再理他。直到走出樓道,徐海濤才回頭看了一眼,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那些舉報信到底和江武林有沒有關係?我一定會弄清楚的。

秦嵐嵐關門之後,腦海裡卻全是那一晚她被徐海濤壓在身下的情景,他身上青草地般的氣息仿佛還縈繞在鼻尖,讓她身體微微有些發抖。她有些煩躁,從餐廳的酒櫃裡拿了一瓶紅酒出來,倒了半杯,走到落地窗前,看著對面一排屋子亮著的窗口,想像著窗子後面不一樣的人生。許久,她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從包裡翻出一份文件,拿進了臥室。夜太深,她需要動動腦筋,才能轉移某些不必要的多愁善感。

徐海濤坐車回到太平社區,已經接近淩晨。他沖了個澡,倒頭便睡,一夜有夢。夢裡,秦嵐嵐站在一個高樓上,讓他上去,可是卻沒有電梯也沒有樓梯,他只有沿著牆壁往上爬,高空的風如刀片般吹在他身上,他咬著牙往上爬,眼看就要夠著她的腳了,她卻忽然縱身一躍跳了下去,而她看向他時,目光裡帶著溫柔的輕蔑。她說:“徐海濤,你太慢了,你救不了我,你救不了我……”

他從夢中驚醒,一身是汗,窗外依稀亮了,已經是清晨六點。

他去洗手間沖了個澡,又在窗下做了三十個俯臥撐,才將自己從那個夢里拉了出來。不過,這個夢還是讓他有些擔心秦嵐嵐。

吃早餐的時候,他拿出手機,發現有一條未讀短信,竟是方倩發來的。看了一下時間,是淩晨一點。

“海濤,你還是那個樣子,沒什麼變化,讓我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我想你,經常想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