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25章 回家相親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00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剛走出門,手機響了。徐海濤原以為是秦嵐嵐打來要求加班的,一看,竟是周衍。

周衍是徐海濤的大學同學,高三複讀一年,比徐海濤大兩歲。因為是同鄉,大學裡,兩個人走得比較近。那時候,青春年少,經常坐在校園的大澤江邊喝啤酒,談人生。

“濤子,晚上有安排沒有?喝一杯?”周衍的聲音裡夾著明顯的喜悅。

周衍雖然喜歡喝酒,但一般很少主動邀約。此時聽到他隱隱帶著興奮的聲音,便問道:“有好消息?”

“算吧,我調到市府辦政研室了。”

“哦?”徐海濤怔了一下才驚呼一聲,“那可要好好喝一頓。”

“行。”周衍哈哈笑道,“叫上秋明,我們三兄弟不醉不歸。”

粟秋明是周衍的同事,也是徐海濤的好友。以前,周衍是學校團委副書記,粟秋明是党辦秘書,兩個人關係挺好,但也隱隱較著勁。

“好,不過今天我有事,過幾天再約你。”

“那也行。”

掛斷電話,徐海濤不自禁想到自己目前的尷尬境地。市長的批示原本是一種極大的肯定,如今卻成了懸在頭頂的一把劍,隨時都有可能砍下。他猛然意識到,在官場,光有能力是不行的,只有領導的意志才能最終成為工作的決策。

徐海濤在社區門口買了點水果,然後打車回家。徐海濤的家在東部新區,離城不遠,已經納入了拆遷範圍。車子行駛在大興大道上,看著兩旁寬闊的綠化帶,聽著收音機裡的房產節目,徐海濤猛然注意到了路邊的一個樓盤:幸福海上灣。樓盤前面便是東部新區新開發景點:棲霞漾景區。徐海濤忽然心中一動,讓司機在海上灣售樓處停了車。

看著售樓處精光閃閃的幾個字,徐海濤心頭忽然浮起一絲失落。自從和方倩談看房,卻談了分手後,他再沒有想過買房的事。因為在他看來,房子便意味著家,意味著愛和溫暖。時隔四年,房價從四千多漲到接近八千,他自嘲地想,當初若是下定決心買了房,至少沒了人,房價還是漲了。

走進售樓處,銷售經理很熱情地將徐海濤引到平面設計圖前,看到社區前面那一大片漾,徐海濤忽然有了買房子的衝動。然後,他跟著銷售去看了樣板房,不得不說,人靠衣裝,房子也要靠裝修。看了樣板房後,徐海濤下定了買房的決心。他問了幾個戶型的價格,盤算了一下銀行卡裡的現金,公積金裡的錢,還有放在徐家榮那裡,讓他幫忙炒股的錢,付個首付問題不大。

銷售經理很會說,徐海濤當場就定了房子,約定週一付首付,簽合同。

從售樓處出來,徐海濤給陳盼盼打了個電話,聽說徐海濤要買房子,陳盼盼驚得掉了下巴,喊道:“兄弟,你腦子沒事吧?現在房價低迷,大家都在觀望,你怎麼突然要買房子?你還真是不走尋常路啊!還買在那麼鳥不拉屎的地方!老兄,你是不是最近受刺激了?還是內分泌不調影響判斷力?聽我的,那裡的房子買不得。”

徐海濤卻不這麼認為,說道:“這裡離大興區區政府很近,區文化中心也在建設中,還有幼稚園、小學等配套建設,最重要的是,棲霞漾景區開發後,這裡的房子就是坐擁一整個棲霞漾,風景獨一無二。我覺得這裡的房子必然漲價。”

“別傻了。”陳盼盼在電話裡喊著,“你真要買房,還是買市政府旁邊吧,那裡文化、教育、商業都完備,房價肯定跌不下來。海上灣那種地方,雖然風景秀麗,但失在位置太偏。我覺得無論是自己住還是升值空間都是市政府那片的房子更有優勢。”

“你說的有道理。但是,這裡的房價起步低,我能夠承受得起。而且,升值空間也未必低。”

“行,你若真要買房,我支持你10萬元。”陳盼盼豪爽地說道,“不過,我覺得和房子比起來,你現在更需要一個女人。達爾文說,用進廢退。你那個地方長久不用

,我真擔心會廢掉……”

一聽陳盼盼扯女人,徐海濤便掛了電話。這傢伙只要一扯到這個話題,可以說上一小時。

重新打了車,趕到家,已經十點半了。媽媽站在東門口正翹首以盼,看到徐海濤從計程車裡下來,雙手在圍裙上擦了擦,立馬迎了上來,接過了徐海濤手中的水果,嗔怪道:“回家還買什麼水果!你又不是閨女回娘家!真是!”話雖是嗔怪,表情卻極幸福。

徐海濤搭著媽媽的肩,一同走進家裡。爸爸正在廚房裡切菜,徐海濤叫了一聲,爸爸回頭看了他一眼,問道:“怎麼才回來?你媽去村口看了好幾次了。”

“單位裡有點事情。”徐海濤不想說看房的事情,便隨口找了個藉口。爸爸媽媽都是農民,沒啥積蓄,他不想他們為了買房的事發愁。

“單位的事固然重要,身體也重要。你這孩子,幾個星期不見,又瘦了。沒個女人在身邊照顧,就是不行。”媽媽一邊心疼地看著徐海濤,一邊嘮叨。徐海濤知道媽媽的中心思想,只是笑,沒有接話,走進灶後面幫忙燒火。家裡雖然有煤氣灶,但爸爸媽媽用慣了灶頭的大鍋子,總覺得煤氣灶的小鍋子無法下手。

“濤子,快出來,你這一身乾乾淨淨的,燒什麼火,待會弄成個大臉貓,不讓人家姑娘家笑話?”媽媽一邊說一邊將徐海濤從灶後面拉了出來。

徐海濤無事可幹,便只好從架子上拿了本金庸的小說,坐在門口的椅子上看起來。爸爸瞥了他一眼,說道:“村委裡的人前兩天問我,說政府要換屆了,問你這次有沒有機會上一個臺階?”

徐海濤從書本上抬起頭來,看著爸爸滿眼殷切的希望,卻又無法將目前自己的尷尬處境說出來,便簡單說道:“前段時間推薦過後備幹部,目前暫時沒有消息。”

爸爸把手裡的鍋鏟遞給媽媽,走到他身邊,從兜裡摸出煙來,遞了一支給徐海濤,自己也點了一支,深深地吸了兩口,才說道:“你是我們村裡唯一的大學生,又是公務員,村委裡的領導可都看好你呢,多次問起你有沒有調動,升遷。你可要好好幹!你要是當了領導,你爸爸我這一世也不算白活了。”

爸爸徐有財做了一輩子發財夢,倒騰了各種生意經,開織機,賣油漆,開飯店,辦絲廠,做挖機零件……但最終一事無成,依然回家種田。但爸爸身上始終有一股子不服氣的勁,從小對徐海濤的管教也很嚴。隔著薄薄的煙霧,徐海濤忽然發覺這個在他面前總是容易雷霆震怒的父親,已然斑白了兩鬢。徐海濤忽然有些傷感,但心裡卻下了個決心。他說道:“爸,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幹。”

話說得響亮,但想到那個可能會斷送他前途的處分,他心中又有些發悶。

這時,門口響起了汽車的聲音,爸爸從凳子上跳起來,嘴裡說著:“肯定是老丁到了。”便跑了出去。徐海濤放下手中的書本,也跟著走到了門口。院門口停著一輛火紅的奧迪車,從駕駛座上走下來的是一個高挑的女孩。仿佛是心有靈犀,女孩轉過頭來,看向徐海濤。

一頭跳脫幹練的短髮,一張白皙細膩的臉,五官精緻,唇角飛揚。

徐海濤微微一怔,女孩已經朝他走來:“徐海濤,你好!”

女孩子的落落大方讓徐海濤頗有好感,笑道:“你認識我?”

“我們見過面啊!”女孩子說道,“四年前,我剛考上大學的時候,徐叔叔請我和爸爸吃飯,你也來的。”

徐海濤猛然想起,四年前,畢業前夕,爸爸是帶他吃過一次飯。那時候他剛考上公務員,而且和方倩關係融洽,可以說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並沒有太留意飯桌上的女孩。

“我剪了頭髮,變化有些大,你認不出也不奇怪。”女孩笑笑,幫徐海濤打了個圓場。

徐海濤媽媽見女孩子長得漂亮,人又大方,十分滿意。那眼睛裡流露的眼神,仿佛對方已經是她的兒媳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