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26章 人如其名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49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女孩叫丁清揚。人如其名。

飯桌上,徐海濤爸爸和老丁相談甚歡。丁清揚問了徐海濤一些政府裡的事情,她參加了洪湖市職業技術學院的事業編制考試,已經錄取。不過,她對政府比較感興趣,想著什麼時候參加公務員考試。

酒過三巡,老丁臉微紅,問徐海濤:“海濤,你還在街道吧?”

老丁是平津縣村裡的老書記,雖不是公務員,對官場套路卻極熟悉,見徐海濤點頭,便又說道:“海濤,街道不比鄉鎮,發展空間很小。你要早點出來,到鄉鎮或者到區裡,都比街道要好。從一般幹部到副科級領導,鄉鎮的速度比區裡快,但要再往上走,就需要到區裡的中心部門去鍍金了。”

徐海濤經常和徐家榮在一起喝酒,知道老丁說的有道理。但政府是一個很大的體制,個人的力量在其中是很渺小的。

“你今年二十八。若這一次換屆能提副科級,那接下來的發展空間就大一些。若這一次不能提,就要想辦法換地方了。公務員的發展空間和年齡直接相關。三十歲的副科級領導,可以算是年輕,發展空間就比四十歲的副科級大很多。海濤,你現在看著年輕,但過幾年,這種年齡優勢很快就會失去。你去看那種大領導的發展履歷,基本上兩年就要動一動,有些甚至半年動兩次。反過來說,動得越快,發展空間越大。”老丁繼續說道。

徐有財見老丁說得頭頭是道,便不停敬酒。老丁是村支書,常年應酬,酒量不小,兩個人喝得十分歡暢。

談過工作,酒也喝得差不多了,老丁看著徐海濤說道:“海濤,清揚以後在職業技術學院工作,發展空間雖然不如政府大,但貴在自由,簡單。而且,學校鍛煉人,現在政府裡有很多領導就是從學校出來的。清揚以後如果想進入政府系統,也不是沒機會。”

徐海濤當然聽出了話外之音。但感情的事,不是一頓飯就能解決的。他不言語,只是點頭。

老丁也是明白人,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多說,只是交代徐海濤以後多關照丁清揚。畢竟市區離平津較遠,她不可能整天往家跑。

丁清揚拿起手中的酒杯,朝徐海濤說道:“徐海濤,多多關照!”說著,仰頭將杯中酒喝了。她豪爽的樣子,看得幾個長輩哈哈大笑。

徐海濤也笑起來,看她臉色微紅,便說道:“你喝了酒,一會兒不能開車了。”

“恩……聽徐叔說,後山上有個水庫很美,一會兒你可以帶我去看看嗎?爬爬山,酒意散的快!”

“沒問題。”

吃過飯,徐有財和老丁坐在堂屋裡抽煙聊天,徐海濤帶著丁清揚往後山去。丁清揚從車裡拿出一頂黑色鴨舌帽戴上,牛仔褲,白襯衣,鴨舌帽,滿滿的青春氣息。

水庫在山頂,四周都是竹林,風吹過,竹林沙沙響,竹葉簌簌而下,仿佛花瓣。丁清揚閉著眼睛,聽風的聲音,陽光照在側臉上,讓她整個人都呈現一種象牙色,徐海濤不禁有些心動,搶拍了幾個鏡頭。

聽到拍照的聲音,丁清揚回眸一笑,道:“徐海濤,你竟然偷拍!”

“不好意思,我一時手癢。”徐海濤解釋著,將相機遞給她看。看到鏡頭中自己美好純淨的樣子,丁清揚抬頭看著徐海濤,目光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欣賞,說道:“徐海濤,你不賴啊!照片拍得很好!”

“恩,我曾經的夢想是開一家照相館。”徐海濤說道。

“是嗎?那怎麼就考了公務員呢?”丁清揚認真地看著徐海濤,仿佛要從他臉上找到答案。

徐海濤的心,仿佛被投入了一顆石子,泛著不平靜的漣漪。他看著水庫,沉默了片刻,笑道:“有人說,開照相館養不活一家人,還是考公務員好。”

這話,其實是方倩說的。方倩還說,如果沒有一份正當的工作,她爸肯定不同意他們在一起。

丁清揚臉上的笑容沒了,睜大了眼睛問道:“然後你就考公務員了?”

“是啊!”

“那你快樂嗎?”

這句話仿佛一根刺,刺在徐海濤隱秘的傷口上。他怔了一下,看著丁清揚純淨的黑眼睛,說道:“我給自己定了一個新的目標,拍滿一千個人,我就開一家照相館。”

這是他心底的秘密。自從進入公務員隊伍,自由時間便很少了,但是他仍然熱愛攝影,熱愛鏡頭裡那些表情各異的人。

“公務員可不能經商。”

“我知道。”徐海濤表情愉快地說道,“我不想經商,我只是想開一家自己的照相館,拍我想拍的人。也許,可以叫做

週末照相館。”

丁清揚看著他,眼睛裡帶著點點光,說道:“你還真是與眾不同,不過,我很喜歡。”

她的大膽,坦率,熱烈,讓徐海濤微微有些發窘。

“怎麼?”丁清揚不樂意了,說道,“看你一臉為難的樣子,難道我長得很難看?”

徐海濤笑起來:“你想多了。我只是沒有被女孩子這樣表揚過,有些害羞而已!”

丁清揚爽朗地笑起來。

從山上下來,丁清揚喝了一碗徐海濤媽媽做的甜湯,便和老丁告辭了。坐在駕駛室裡,搖下車窗,她將自己的手機號碼報給了徐海濤,嘴角帶笑地說道:“徐海濤,我等你電話。”

徐海濤媽媽不等徐海濤回答,便連連說著,好的好的。

看著丁清揚的紅色汽車消失在小路盡頭,徐海濤媽媽轉回身看著徐海濤,面露憂色地說道:“海濤,清揚這孩子媽媽看著真喜歡。只是老丁家家境比我家好,我就是擔心她瞧不上我們家。”

徐有財狠狠吸了一口煙,說道:“老太婆,別想那些。老丁這人實在,他看上的是我們兒子的人。”又看向徐海濤,道:“海濤,老丁家的閨女不錯,你也老大不小了,也是時候考慮終身大事了。不過,老丁家條件好,我們也不能讓人家說我們高攀了人家。所以,你要爭口氣,儘快上個臺階。只要你當了副鎮長,這事肯定就沒問題了。”

徐海濤媽媽拍一下徐有財的手臂,說道:“有財,你也別給兒子太多壓力。你看他,已經很瘦了。別人都說,官場上要有人,才好當官。我們家祖宗幾代都是農民,也沒個人幫襯他。”

徐有財又深深地歎了口氣,看向徐海濤的目光卻透著堅定,說道:“兒子,你別聽你媽的。現在時代不同了,不管在哪裡,最重要的還是自身實力,實力不夠,背景再厚,也是扶不起的阿斗。”

手機鈴聲拯救了徐海濤,他拿出手機一看,是秦嵐嵐的電話。這個時間點打電話來,只有兩個可能,要麼是加班,要麼是上面有了決定。

“徐海濤,明天上午八點半準時到街道。”秦嵐嵐的話言簡意賅。

“好。”徐海濤剛說完,對方便掛了電話。

在家裡吃了晚飯,徐海濤便叫了車回城裡。在車上,他給徐家榮發了短信,約他喝茶。徐家榮在外面吃飯,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徐海濤便帶了相機到了市中心。

沿著星月湖走了一段,發現所有的飯店都在營業。班子會議上,秦嵐嵐給吳青松的時間是一周。看來,一周內,要全部停業整頓,很難。

從星月湖轉到名人巷,剛站在河邊拍了幾張燈光照,便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回頭,竟是盛世,身邊的女孩,看著有些面熟,一時卻叫不出來。

“還真是你啊!你在這裡做什麼呢?”盛世的目光滑過他手上的相機,說道,“又在拍照。海濤,不是我說你,上一次的事還沒結束呢,你這又要搞什麼么蛾子?”

徐海濤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才說道:“我只是拍照而已。怎麼是么蛾子?”

盛世仿佛有些怒了,語氣也嚴厲了,看了一眼身邊的女孩,說道:“你那篇博客,可是讓區裡的領導很難堪。部裡的領導都很不滿意,很可能還會給你一個處分。徐海濤,你不去想辦法彌補錯誤,還在這裡優哉遊哉拍照,簡直太幼稚了。”

旁邊的女孩看著徐海濤,臉色有些尷尬,拉了一下盛世的手臂,說道:“盛科長,好啦!”

盛世拍了一下女孩的手,順勢便捏住了,女孩仿佛驚了一下,想要掙脫,又怕讓盛世難堪,便有些尷尬地讓他拉著手。而盛世的神色卻越發的盛氣淩人了。

徐海濤看了那女孩一眼,對盛世說道:“謝謝老同學的關心。不過,我並不覺得自己的行為幼稚。”說完,他便往前走去。

盛世看著他的背影,直接呸了一聲,對女孩說道:“你看他,什麼德行。我是為他好,他還拽了。這種人,早晚要吃苦頭。我跟你說,他這次可是闖大禍了。”

女孩子將手從盛世手中掙脫,問道:“盛科長,你說的那篇博客,是不是關於星月湖的?”

盛世看著她:“你也知道?”

女孩微點了點頭,說道:“恩,我看過。寫得不錯。聽說,市長還做了批示。怎麼就闖了大禍了呢?”

盛世聽女孩表揚徐海濤,心裡醋意翻湧,說道:“這你就想的簡單了,政府裡有時候是很複雜的。好了,我們逛我們的,不說這些了。”

女孩子卻盯著徐海濤的背影,微微有些出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