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27章 區委決定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21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周日,徐海濤八點二十便到了街道。簡單打掃了辦公室後,他燒了水,泡了茶,坐在辦公桌後等待秦嵐嵐的召喚。但直到八點四十五,秦嵐嵐始終沒有打電話過來。徐海濤坐不住了,走到秦嵐嵐辦公室,敲了敲門,走了進去。

秦嵐嵐正捧著茶杯站在視窗喝水,聽到敲門聲,轉過頭來。圓領真絲白襯衣,黑色外套和西裝褲,一絲不漏的幹練俐落。看到徐海濤,她眼睛微微一眯,說道:“九點鐘班子會議。”

“哦,需要我準備什麼?”徐海濤問道,目光滑過她的下巴,落在她飽滿的紅唇上。

“不用,你只要負責記錄就行。”

九點。班子成員陸陸續續走進了黨委會議室,徐海濤為他們泡茶。

秦嵐嵐拿著筆記本走了進來,往她的位子上一坐,會議室裡原本吵吵嚷嚷的聲音便低了下去。秦嵐嵐目光一掃,除了傅寒,都已經到了。徐海濤說道:“我去看一下。”便跑了出去。

走到樓梯口,正看到傅寒拿著公事包慢慢上樓,徐海濤走上前,說道:“傅主任,大家都到了。”

傅寒目光冷厲地看了他一眼,沒有理睬他,直接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徐海濤跟了過去,但並沒有走進他的辦公室。

傅寒仿佛故意拖時間,慢騰騰地從茶水櫃裡拿出一包茶葉,在杯子裡放了一些,又找了個夾子,將茶葉夾上,才從公事包裡拿出筆記本走了出來。看到站在門口的徐海濤,直接將杯子遞了過來。

徐海濤接過杯子,直接往會議室走去。

傅寒看著徐海濤的背影,眼裡閃過明顯的不悅。

徐海濤走進會議室,見秦嵐嵐臉色冷硬,知道她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他走過去,輕聲說道:“傅主任來了。”秦嵐嵐面無表情地翻開了筆記本。

徐海濤給傅寒的茶杯倒了水,放在他的位子上,便見他滿面笑容地走了進來,嘴裡說著:“不好意思,讓秦書記和各位等了。路上發生了點小插曲,所以來晚了。”說著,從口袋裡摸出煙給男士散了一圈。

等傅寒坐下來,秦嵐嵐抬手看了看手錶,已經九點一刻了。她心裡窩火,卻也不好發作,目光掃過在座的班子成員,說道:“好了,現在開始會議。昨天接到區裡電話。區委區政府已經通過了我們上報的關於拆除星月湖景區飯店的提議。這是一個好消息。但區裡只給我們三個月時間,三個月時間必須完成全部拆遷工作,這麼多飯店,要在三個月內全部完成拆遷,可以說,任務重,時間緊,矛盾深,難度大。”

秦嵐嵐微微停頓,在座的班子成員一聽,開始竊竊私語。

秦嵐嵐神情嚴肅,掃了一眼,大家的聲音低了下去,她繼續說道:“秦鎮長分管環保、城管,一定要對這項工作高度重視。當然,這項工作不僅僅是秦鎮長一個人的工作,它是我們長豐街道的中心工作,其他分管領導都要積極配合。拆遷工作和其他工作不同,既要做好宣傳發動,又不能鋪天蓋地大肆宣傳,其中這個度,需要掌握好。週三,王靜龍書記將會親自過來主持拆遷工作的動員會。”

會議室裡又有人開始竊竊私語。區委王靜龍書記親自主持拆遷動員會,可見,區委區政府對這項工作的重視程度。

秦明想到身上的擔子,煩躁地拿起桌面上傅寒散的煙,拿起打火機就點著了,深深地吸了一口,在心裡罵了一句:“徐海濤捅出的么蛾子,現在都扔到老子身上了!真他娘觸黴頭!”

秦嵐嵐看了秦明一眼,自然看出了他的情緒。她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看向傅寒,說道:“傅主任,你佈置一下具體工作吧!”

關於動員會的事,昨天秦嵐嵐給傅寒打了電話。作為主任,該表的態,該說的話,他是不能推的。他目光冷厲地滑過坐在後排做記錄的徐海濤,說道:“徐海濤,給各位領導倒水!”

徐海濤看了他一眼,心中湧起一個念頭:傅寒是想將大家的壞情緒往他身上引嗎?不過,作為黨委秘書,他不能拒絕這個要求。他將筆記本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走到了茶水櫃前拿了熱水壺,先給傅寒的杯子添水。其實傅寒的杯子裡茶水滿當當的,傅寒忽然抬手擋住了杯口,抬眼狠厲地看了他

一眼,說道:“徐海濤,你真是越來越能幹了!連倒水的規矩都不懂了。先給書記倒水!”

徐海濤猛地抬了一下熱水壺,還好他反應速度快,不然,這熱水就燙到傅寒了。若真是燙到他,估計他會小題大做直接去醫院吧,到時候,這班子會議就開不下去了。他也正好可以找個理由收拾他。

秦嵐嵐微微一怔,看了傅寒一眼。她的杯子裡還有大半杯水,而且還很燙,不需要添水,但此時如果她說不用,那就是不給傅寒面子了。在傅寒和徐海濤之間,她只能選擇先顧全傅寒的面子。所以,她把杯子遞給了徐海濤。

徐海濤不能露了心裡的情緒,接過秦嵐嵐的水杯稍微給她續了水,又挨個兒給其他各位領導續水。給秦明倒水的時候,秦明狠狠地看了他一眼,說道:“徐海濤,我們這一幫子人,大周日的在這裡開會,可都是你幹的好事啊!”

徐勇也說道:“是啊,難得一個雙休日,又泡湯。”

徐海濤不能說什麼,添了水繼續坐在後排準備記錄。

秦嵐嵐的目光平靜地滑過徐海濤,又看向其他人,說道:“在這裡,我想再強調一點。關於星月湖景區飯店拆遷,不管這是因為什麼原因引起的,都希望大家能夠高度重視這個事情,團結一心,將這個工作圓滿完成。這是政治任務。若是因為某些人的情緒,影響這項工作的正常開展,我會上報區委區政府,追究其責任。好了,接下來,由傅主任佈置工作。”

對於每一個有職務的領導來說,追究責任,就如唐僧給孫悟空念的緊箍咒,十分有效。會議室裡一下子安靜下來。

傅寒見秦嵐嵐冷著一張臉,挑起嘴角,冷冷一笑,開口道:“剛才,秦書記已經說了,區委區政府十分重視這次拆遷工作。這對我們長豐街道來說,是機遇,也是挑戰。星月湖景區飯店的存在有其歷史原因,手續上也是合法的,而隨著社會生活發展,旅遊事業的興旺,這些飯店可以說是日進鬥金。如今我們要去拆遷,其實就是要他放下他的金飯碗,這個談判過程,難度可想而知。”

他加重了語氣,繼續說道:“剛才秦書記說了,若是因為某些人個人原因,影響拆遷工作的開展,將被問責。實際上,區委說的很明確,完不成任務,主要負責人也將被問責。主要負責人不好過,你們也好過不了。所以,這事開不得玩笑。首先既然區委對我們有考核要求,我們也要落實考核機制。這一塊由張紅軍,徐勇負責,責任到人,獎罰分明。其次,成立拆遷領導小組。這一塊,秦明負責。秦明,張紅軍,徐勇,你們有什麼意見建議也可以馬上提出來。”

“現在一頭霧水。具體問題會後再商量吧”秦明說道,“關於拆遷領導小組,我有個提議,這一次拆遷區委區政府這麼重視,組長自然是要放書記、主任的。”

傅寒端起茶杯吹了吹,慢騰騰喝了一口水,也不言語。秦嵐嵐瞥了他一眼,說道:“組長還是放傅主任,秦明、吳青松任副組長。領導小組下設辦公室。具體人員你們去定。”

傅寒心裡不滿,側頭看向秦嵐嵐,說道:“秦書記,這事難度大,責任重,還得由你出馬才行啊!而且到時候王靜龍書記親自過來開動員會,這領導小組上不見你的名字,也不好看吧!”

秦嵐嵐知道傅寒心裡的想法,說道:“作為長豐街道的黨委書記,組長放不放我,這責任我都逃不了。”

傅寒摸了摸鼻子,笑道:“秦書記,你可冤枉我了。我可沒說你是逃避責任。”

秦嵐嵐沒有接這個話茬,說道:“我再補充兩點,一,星月湖景區飯店涉及面雖不廣,但牽涉資金巨大,賠償標準一律按照區裡給的標準,沒有迴旋餘地。我們的工作一定要公正、公開、公平,後期才能穩定,如果標準不統一,後患無窮。二,前期評估可以請協力廠商,專業評估,但我們的工作人員一定要把關到位。具體的方案,還是由秦明負責。”

秦明想到自己頭上一大堆的工作和責任,怨氣沖天,目光掃過徐海濤,腦海裡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會議剛結束,徐海濤看到秦明端著茶杯走進了傅寒的辦公室。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