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29章 分組行動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78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和徐海濤一組的,還有安監辦的一個小姑娘張涵和民政辦主任顧安華。張涵是去年12月剛考進來的社區幹部,被借調在街道安監辦,平時主要負責辦公室統計報表、台賬整理等事務,沒有參加過實地安全檢查工作。顧安華是老同志,臨近退休,對什麼都喜歡抱怨幾句。坐在辦公室,看著名單上這兩個人,徐海濤想要不要三個人再碰個頭,統一一下思想和工作方式方法。

正想著,吳青松給他打電話,讓他去他辦公室。

吳青松的辦公室在三樓,對面便是安監辦。徐海濤剛推開吳青松的辦公室門往裡走,便看到江武林得意洋洋地從安監辦走了出來。

吳青松坐在辦公桌後面,表情有些苦大仇深。他指了指窗邊的一把椅子,也不說話,只是看著他。

徐海濤不清楚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看著他,微微一笑:“吳主任,我臉上很髒?”

吳青松咧了咧嘴,也不算是笑,說道:“徐海濤,你不害怕嗎?”

“什麼方面?”

“區委區政府之所以要對星月湖景區飯店開刀,究其原因還是你那篇博客文章。你知道嗎?現在有很多人對你恨得牙癢癢,但這些都不會怎麼樣,同是機關幹部,大家即使不滿也僅僅是意見而已。但拆遷工作一旦開始,那些飯店可就不同了,你對他們來說,可就是斷了他們的財路!你可要做好思想準備。”吳青松說道。

徐海濤愣了一下,他平日裡和吳青松關係並不緊密,此時聽他關心自己,心頭微微發暖,說道:“謝謝吳主任關心。”

“先不用謝我,接下來你的任務還重著呢。這次動員發動我分了三個組,你這一組的兩個人,張涵年輕沒經驗,顧安華不願做事,表面上看起來不太好,但另一方面,這兩人不會和你唱反調。當然,你肩上的擔子會重一點。”

徐海濤看著吳青松,點了點頭。

“其他也沒什麼事,就是怕你不理解,跟你溝通一下。”吳青松說著,便自顧自忙了。

徐海濤剛走出吳青松辦公室,口袋裡的手機便響了,一看,是徐家榮。他忙接了起來。

“昨天酒喝多了,就沒給你電話。有事嗎?”

徐海濤走到走廊拐角處,從這裡看到街道大院外一排老房子的屋頂,他的目光從那些黑乎乎的屋脊上滑過去,說道:“我打算在東部新城棲霞漾買個房子,首付還不夠,想把股市裡的錢拿出來。”

“首付還缺多少?”徐家榮的口氣一如長輩,透著關切。

“不多,十五萬。”

“我給你買的幾個股,最近漲勢都很好!你確定要拿出來?或者我先借給你?”

“還是先拿出來吧!”徐海濤說道。

兩個人又討論了幾句房子的事,徐家榮的聲音忽然低沉了下去,說道:“昨天晚上喝酒的時候正好碰到陳百川,我問了他關於你的事情。他這個人也比較上心的,已經和紀委唐書記講過了,不過效果不大。而且,提議已經上交區委了。沒想到這麼一個小事情竟然讓他們給搞大了。”

徐海濤胸口發悶,說道:“謝謝徐書記,事已至此,順其自然吧!”

“海濤,這段時間你可要事事謹慎,若是再有什麼風吹草動,我怕有人會借題發揮!”徐家榮語重心長地說道。

掛斷電話,徐海濤怔怔地站了一會,心潮難平。聽著樓道裡來來往往的腳步聲,他索性到樓下大院裡走了走,依稀聞到風裡有淡淡的桂花香氣。看看時間,也已經到飯點了,便走進街道對面的麵館裡點了一碗爛糊鱔絲面。吃完出來,正碰上江武林和趙清帶著兩個組的組員一起走進旁邊的長豐酒店。

下午兩點,徐海濤和兩個組員簡單碰了個頭。顧安華至始至終冷著一張臉,徐海濤散煙給他,他也不接,眯著眼說道:“海濤,這個事你和張涵去跑吧。我這種老頭子,就不去了。”

徐海濤知道顧安華即使去了,也未必派得上用場,便說道:“可以。那顧主任做我們堅強的後盾。”

顧安華嘿嘿一笑,拿著徐海濤給的煙走了出去。張涵看著徐海濤,細聲細氣地說道:“徐主任,需要我做什麼?我什麼都不懂,你可要教我!”

徐海濤笑道:“你是安監辦的,你才是專業人員啊!”

張涵紅了臉,有些彆扭地說道:“我平時都在辦公室,沒出去跑過。”

“沒事,走走就知道了。”

分給徐海濤的是15家飯店,都在星月湖景區最東段。徐海濤讓張涵帶上安監上下發的停業的通知,用半天時間,全部跑了一遍。回來的路上,張涵說道:“徐主任,我沒看到另外兩個組。他們今天沒出來跑嗎?”

徐海濤想起中午江武林和趙清等人走進酒店的情景,說道:“放心,有趙清主任把關,沒問題。”

張涵看了看徐海濤,有些憂心忡忡地說道:“上午會後,我聽趙主任發牢騷,看得出來他對這次行動不是很滿

意,好像對徐主任你個人也不是很滿意。”

徐海濤認真看了張涵一眼,她略有些嬰兒肥的臉上,一雙黑眸格外靈動,看起來還像個學生。她的坦率讓他頗有好感,不過,他不想多談論別人的是非,便說道:“任務來時,有些情緒也是正常的,我相信趙主任會以大局為重,及時完成任務的。”

“那我們這樣算是完成任務了嗎?”張涵一雙眼睛盯著徐海濤,認真的仿佛是在課上聽老師講課一般。

徐海濤搖搖頭。今天只是發了通知,並算不上宣傳。他說道:“明天還要去跑。週三就要召開拆遷動員會,我們前期的宣傳工作做得越深入,拆遷工作才能越順利。”

張涵認真地點點頭。

剛準備下班,陳磊打電話來了,約在西街的顧家餐館一起吃飯。

剛掛斷電話,秦嵐嵐的電話便進來了。

秦嵐嵐靠在椅子裡,看起來有些疲倦,手指捏著眉心,正閉目養神。徐海濤站在桌前,目光從她精緻的五官慢慢移到她微微起伏的胸前,然後落在她身前桌上的文件上。沒想到,竟又是那篇他寫的關於星月湖的文章,檔上,市長簽批的字格外蒼勁有力,仿佛透著巨大的決心。

秦嵐嵐猛然睜開眼睛,目光帶點茫然地落在他身上,仿佛一把劍慢慢出鞘,目光的鋒銳漸漸露了出來,說道:“今天出去跑了?”

徐海濤點點頭,說道:“是的,把我這一組全部跑了一遍。”

“怎麼樣?”秦嵐嵐坐正身體,問道。

“大部分飯店都不太配合,通知雖然都發上門了,但對他們來說,這也不過就是一張紙而已。後期估值、拆遷會比較難。”徐海濤實事求是地說道。

“這些問題,你當時考慮過嗎?”秦嵐嵐挑眉問道,目光裡帶著明顯的嘲弄。

“沒有。”徐海濤實事求是地回答,“我並沒有考慮那麼遠。當時寫這篇文章,也只是就事論事。”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秦嵐嵐拿著桌面上的滑鼠隨意地移動著,說道。

徐海濤沒有接話。

“週三,王靜龍書記要過來親自主持拆遷工作動員會,從中,你看出了什麼?”秦嵐嵐將那份文件放進資料夾,抬眉掃了他一眼,問道。

徐海濤看著秦嵐嵐,搖了搖頭。

秦嵐嵐歎了一口氣,沉吟片刻,才說道:“剛才,區委辦主任給我打電話了,特意交代這次拆遷工作要讓你挑重擔。”

“啊?”徐海濤有些反應不過來。

“其中的深意你明白嗎?”秦嵐嵐問道。

徐海濤盯著秦嵐嵐黑黢黢的眼睛,片刻後,眼睛亮了,問道:“秦書記,這是不是意味著區委不會給我處分了?”

“或許吧。不過,這次拆遷工作,區委區政府高度重視,領導明確指出,完不成任務要追究主要領導和相關負責人的責任。既然區委辦明確指出讓你挑重擔,那麼等待你的也將是一場硬仗。”

徐海濤點了點頭,他明白了。那篇文章因為有市長的批示,區委最終還是決定放他一馬,但接下來的拆遷工作中,只要他有一點點行差踏錯,就是給他處分的最好機會。

秦嵐嵐看了他一眼,又說,“週三,王靜龍書記要過來主持拆遷工作動員會,你儘快把講話稿寫出來。”

徐海濤問道:“誰的講話稿?”

“王靜龍書記。不過,我的講話稿也要的。你來不及的話,讓沈含幫幫忙。”秦嵐嵐交代道。

徐海濤有些不明白。區委書記有專門的秘書,這講話稿怎麼讓他寫?

“我和王靜龍書記沒接觸過,不清楚他的風格,這講話稿寫好了是不是要給區委辦修改?”徐海濤問道。

“週一下班前發給委辦綜合調研科小秦,他暫時是王書記的秘書。”

“暫時?”

秦嵐嵐看他一眼,眼中帶著一點嘲諷,說道:“徐海濤,你平時都在幹什麼?難道都用來喝酒了?區裡的情況你一點不掌握。王靜龍書記剛從縣裡過來,還沒有明確的秘書,這件事大家都清楚。你作為長豐街道的黨委秘書,竟然毫不知情,你平時都在關注些什麼?”

這件事,徐海濤還真是不太清楚,或許喝酒的時候陳磊說起過。

走出秦嵐嵐辦公室,正撞上迎面而來的江武林。他眼睛微微有些紅,看得出來喝了酒,而且喝得不少。徐海濤不想和他有什麼交集,便往樓下走。沒想到,江武林跟了上來,到二樓轉彎口的時候,江武林冷笑一聲,說道:“徐海濤,區紀委已經把關於處分你的報告上報區委了。我看你,還能蹦躂多久!”

徐海濤看著江武林,想著秦嵐嵐告訴自己的資訊,很想狠狠回擊他一下,但一想到和他多糾纏,除了貪一時之快,也沒什麼意思,便打消了念頭,只淡淡說道:“江武林,管好你自己。”說完,便往樓下走去。

看徐海濤不動聲色,仿佛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江武林恨得牙癢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