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30章 方倩來電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79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西街顧家餐館是小西街上一家不起眼的餐廳,但內部裝修很簡潔很舒適,有點日式,適合朋友小聚。這裡的臭豆腐燉臭千張,“臭名遠揚”,許多人慕名而來。

徐海濤走進餐館包廂,陳磊已經在裡面玩手機了。服務員正端了燙好的黃酒走進來,南方的秋天已經有些寒意了,黃酒加點老薑微微燙一下,喝起來便格外熨帖。剛坐下,陳磊便給他的杯子裡倒了滿滿一杯,說道:“來,先喝一杯暖暖胃。”徐海濤脫下外套,拿起酒杯和陳磊的酒杯輕碰一下,發出清脆的“乒”,然後仰頭幹了杯中酒。

一杯酒下肚,暖意從胃裡慢慢升起,徐海濤感覺整個人也有了生氣,看著陳磊,問道:“今天不用加班?”

“暫時沒事。誰知道呢,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打電話過來了。像我們這種做秘書的,時間從來是不屬於我們的。”

徐海濤深有同感,拿起杯子兩人又幹了半杯。

放下酒杯,陳磊關切地看著他,問道:“海濤,你的那個事現在怎麼樣了?”

陳磊算是徐海濤在政府裡最信任的哥們,徐海濤便將區紀委將提議上報區委以及之前秦嵐嵐告訴他的資訊跟他說了。陳磊沉吟一會,舉起酒杯,道:“兄弟,這可是個好消息,值得我們喝一杯。”

府辦和委辦作為直接為領導服務的機構,也是資訊最為密集的部門,陳磊在區府辦浸淫多年,對資訊的看法和解讀往往別具慧眼。

“海濤,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其實透露了許多資訊。按理,處分一般幹部是不需要上報區委通過的。既然區紀委將決定報給區委,有兩種可能,一是區紀委認為這個人或者這件事比較特殊;二是區紀委把不准區委領導的脈,不知道區委到底怎麼看待這個事情。依我看,很可能是第二種。這一屆的新班子,區委書記和區長都是非常有魄力也非常有個性的領導。說不定,區紀委唐書記也是想通過你這件事瞭解領導的脾性!而現在,區委辦給秦書記的資訊是,讓你在拆遷工作中挑重擔,表面上看,挑戰大於機遇,但我卻覺得機遇大於挑戰。第一,既然要讓你挑重擔,也就是說,區委沒有批准區紀委的提議,這個處分算是免了。第二,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這件事有點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的味道,但實際上,卻是你大展拳腳的時候到了。只要你在這次拆遷工作中表現突出,區委區政府將會一改之前對你的態度。所以,很可能你的春天要來了。來,再走一個!”

兩個人的杯子碰了一下,又幹了個滿杯。

徐海濤感覺整個胃裡都暖融融的,仿佛真的是春天來了。

陳磊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但徐海濤也明白要在拆遷中表現突出,也並非容易,說道:“順其自然吧!不過,我會盡自己全力去做。”

這時,陳磊的手機響了。

陳磊笑意盈盈地接起手機。

“恩,我們已經在了。對,顧家餐館2號小包。要不要我過來接?……行,等你們。”

掛斷電話,徐海濤問道:“還有人?”

陳磊看著他,笑得一臉姦情:“介紹一個美女給你認識!”

這四年來,酒桌上介紹的美女也不在少數了。徐海濤笑道:“靠譜嗎?哪裡的?”

“當然靠譜,績城鎮婦聯主席張陽,以前是社區幹部,去年考公務員上來的。女孩子情商特別高,兩年不到,竟然已經是婦聯主席了。當然,重點是,長得不錯,一股清新文藝味,配得上你。”陳磊信誓旦旦地說道。

張陽?徐海濤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但一時卻又想不起來。

想到昨天老媽安排的相親,徐海濤笑道:“我昨天剛回家相親。文昌來給了我一張相親節目的票子,不過我沒去。今天你又來。哎,最難消受美人恩啊!”

陳磊哈哈大笑,說道:“你尋尋覓覓到底要找個什麼樣的?”又點點他的胸口說:“還是說,你心裡已經有人了?”

徐海濤搖頭。

“差不多就可以了。其實吧,再好的女人在一起久了也會膩的。愛情的保鮮期也就那麼幾個月,剩下的不過就是日常生活,柴米油鹽,生兒育女。”

“再說吧,我現在焦頭爛額的,還真是沒有時間用來花前月下,兒女情長。而且,相親多了,我怕有心人說我生活作風不檢點。”徐海濤喝了一口酒,慢慢說道。

“單身漢相親,那是天理倫常,誰敢胡說八道?”陳磊看著他,笑得賤賤的,“再說,工作再忙,生活總要過。你委屈自己,也不能總是委屈你小弟弟。”

徐海濤無語,端起杯子和陳磊的杯子碰了碰,然後仰頭喝下。兩人又聊了些單位的事情,陳磊忽然放低聲音說道:“還有一件事,一直想跟你說的。”

徐海濤抬眸看他。

“聽說,區委靜龍書記在找秘書。”陳磊認真地說道。

徐海濤哦了一聲。

“你這是什麼反應?”

“怎麼了?”徐海

濤看著陳磊,笑道,“我應該怎麼反應?”

這時,包廂門被推開,兩個女人言笑晏晏帶著一股淡淡的香氣走進來,徐海濤看到後面那個女孩,愣了一下,原來,她便是張陽,昨天他在名人巷見過,當時她和盛世在一起。

張陽長得不錯,特別是皮膚極白皙細膩,仿佛細瓷,讓她整個人顯得柔和而年輕,不過,徐海濤想到她昨天還和盛世在一起逛街,姿態親密,今天又出來應酬,便生不起好感。不過,陳磊還是安排她坐在了徐海濤身邊。

另一個女孩皮膚有些黑,但一雙眼睛看人時卻自有一種嫵媚。她自然地坐到了陳磊身邊。陳磊介紹她是太平洋保險公司的,叫沈綺麗。沈綺麗笑著看向張陽,笑道:“陳主任,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我,你應該介紹張陽才對。”

張陽被沈綺麗這麼一說,臉便有些紅,側過臉看向徐海濤,說道:“徐主任,我們見過幾次的,前年,我們鎮上請你去講資訊寫作,我便去聽了,真的受益匪淺。你說的東西很實在,對我的申論寫作也很有幫助。我也很喜歡你寫的博客文章。不過,最近你都沒有更新,我每天睡覺前最期待的事,就是你的博客更新。”

她說起講課的事,徐海濤才想起來,那次他作為區優秀資訊員去了幾個鄉鎮講資訊寫作,在績城,的確有一個女孩問他要手機號碼,不過後來並沒有太多聯繫。他沒想到她一直在關注他的博客,笑了笑說道:“最近有點忙。”

“聽說,最近那篇關於星月湖的文章讓你有些麻煩?”張陽閃著大眼睛,像個不恥下問的學生。

徐海濤點點頭:“恩,讓我有些忙。”

“哦,”張陽說道,“徐主任,不管別人怎麼看,我還是覺得你那篇文章寫得很好。”

徐海濤看著她的眼睛,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昨天在名人巷,盛世也說起他的博客的事,當時她什麼也沒有說。

雖然她看起來很甜很天真,徐海濤卻有一種隔閡感。

沈綺麗笑起來:“陳主任,你看他們倆,很登對吧?”

張陽的臉更紅了,嗔怪地看向沈綺麗:“綺麗,你亂說什麼呢!我和徐主任說的是文章的事。”

陳磊笑著,舉起酒杯說道:“來,來,我們一起走一個,暖暖胃,暖暖心。”

四個人的酒杯碰在一起,沈綺麗喝幹了杯中酒,張陽說自己酒量不好,只是喝了一口。陳磊點了點張陽的杯子,笑道:“張陽,你打算讓徐主任幫你喝嗎?”

“陳主任,我酒量真的不好。”張陽求助般看向沈綺麗。

沈綺麗卻看著徐海濤,說道:“徐主任,張陽是典型的一杯倒。不過,她雖然酒量不好,人卻是爽快人。”

徐海濤看了看張陽,見她臉犯桃紅,不知是羞澀,還是不勝酒力。不過,他從來不喜歡勉強別人喝酒,便對陳磊說道:“來,我們兄弟再走一個。”

“兄弟,你這算是維護她嗎?”陳磊不懷好意地笑著。

沈綺麗也笑。張陽的臉更紅了。

四個人吃吃喝喝,時光很快,徐海濤想著還有兩篇稿子的任務,也不敢多喝,八點半,他提出散場。陳磊讓他送張陽回去。因為陳磊要送沈綺麗,徐海濤自然也不能拒絕。

等計程車的時候,張陽忽然說道:“徐主任,我想澄清一下,昨天在名人巷,我和盛科長其實只是偶然碰到。”

徐海濤的確有些介懷昨天的事,不過,他也並不打算和她有太多糾葛,便說道:“你沒必要跟我解釋的。”

“徐主任,我是不希望你誤會。”

路燈的光,在她細嫩的臉上投下斑駁的影子。徐海濤忽然有些弄不清自己此時此刻的感受。手機鈴聲響了,拿起一看,竟是方倩。

她怎麼會打電話來?

徐海濤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了接聽。

“徐海濤,徐海濤,救我,快來救我……”手機裡傳來方倩的聲音,夾雜著恐懼和抽泣,還有細細碎碎仿佛腳步走動或者物體拖動的聲音。

“方倩,告訴我,你在哪裡?”

回答他的只有手機裡傳來的嘟嘟聲。

徐海濤整個人僵住了,然後,他猛地看向一旁正和沈綺麗說笑的陳磊,說道:“兄弟,我有急事,麻煩你送一下張陽。”

陳磊見徐海濤臉色微微有些泛白,問道:“兄弟,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暫時還不清楚狀況,有需要我會跟你電話聯繫。”

說著,徐海濤一邊給陳盼盼打電話,一邊奔向路口。

張陽看著徐海濤頭也不回地走了,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沈綺麗也有些不快,對陳磊抱怨道:“陳主任,徐主任什麼情況?就這樣把張陽給撂下了?”

“我瞭解他,他一定是有急事。”陳磊說道。

“我剛才聽到,電話裡是個女人的聲音。陳主任,你確定徐主任沒有女朋友?”張陽看向陳磊,目光裡帶著疑惑,還有一閃而過的不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