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31章 倉庫營救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76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徐海濤在街邊攔到一輛計程車,坐上車,陳盼盼的電話終於通了。

“盼盼,幫我查一個手機號碼的具體位置。要快。”

陳盼盼做監控,跟蹤定位這些電腦技術也相當厲害。所以,徐海濤馬上想到了他。

“什麼情況?”陳盼盼問。

“來不及說,你先辦事。”

他將方倩的號碼發給了陳盼盼。

掛斷電話,計程車司機問道:“去哪裡?”

徐海濤也不知道去哪裡,便說道:“先轉轉吧。開慢點。”

司機從後視鏡裡看了一眼坐在後排的徐海濤,心裡泛著嘀咕,但看徐海濤一臉俊朗,而且整個人散發著一股正氣,便也沒有多說。徐海濤腦海裡全是之前方倩呼救的聲音,他試著撥打方倩的電話,但一直無法接通。方倩為什麼會給他打電話?他覺得事情有些不合邏輯。雖然方倩之前發短信來,說經常想他,但分手四年,這是她唯一一次給他發短信。他覺得,多半也只是那天的偶遇觸發了她心底的某些情緒,如今她有危險,第一時間想到並尋求幫助的人應該是她丈夫,為什麼,她卻將電話打給了他?

有一個念頭在徐海濤腦海裡一閃而過。

他搖了搖頭。潘震不可能知道他和方倩的關係,而除了潘震,他想不到另一個可能會做這種事來威脅他的人。

片刻後,陳盼盼的電話便回過來了:“濤子,那個號碼的位置在星月湖風景區,具體的位置我還在進一步定位,你別掛電話,稍等。”

徐海濤讓司機往星月湖風景區入口開,腦海裡卻電光火石,想起之前吳青松跟他說的話,徐海濤背後微微有些出汗,難道這麼快便有人盯上了他,並且查出了他和方倩的關係?他和方倩是在寧州相識、相愛、分手,在洪湖,知道他們關係的人可不多。會是誰呢?

此時,星月湖景區美食一條街的某處倉庫裡,方倩被蒙上了眼睛反手綁著躺在一堆青菜上,正嗚嗚地哭著:“你們弄錯了,我不是徐海濤的女人。我的老公是辛四海,他是市政府的秘書,你們快放了我,不然,他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閉嘴!”一個戴了一副金絲邊眼鏡的瘦個子男人一巴掌扇在方倩臉上,細嫩的皮膚上立刻浮起五個手指印,他仿佛欣賞作品一樣用手指輕輕摩挲著那些紅痕,輕聲說道,“是不是徐海濤的女人,你說了不算。”

方倩哭著:“我已經結婚了,我的老公是辛四海,楊市長的秘書辛四海,不信,你們可以給他打電話。我說的都是真的。”

戴眼鏡的男人,目光裡閃過一絲亮光,嘴裡卻說道:“楊市長的秘書?呵呵,如果他知道自己的老婆和別人有一腿,會是什麼表情呢?恩?”

方倩恐慌地喊叫起來:“不要,求求你們,不要,他不會放過你們的,他這個人很小氣的,他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另一個男人手上紋了一條蛇,蹲下身來,摸了摸方倩的臉,嘴裡嘖嘖稱讚著:“不錯啊,細皮嫩肉的,味道一定不錯。魯哥,在他來之前,我們應該還有時間享受享受……”

“不要,別碰我,不要……”方倩發出歇斯底里的喊叫聲。

陳盼盼定位到方倩的位置時,徐海濤正好在星月湖景區入口下車。陳盼盼定位了徐海濤和方倩的位置,並電話遙控指揮,並問:“現在可以說了,那個人是誰?什麼情況?”

“方倩。”徐海濤說道,“我現在沒有精力跟你扯這些,你專心點,我離她還有多遠?”

“方倩?你們還有聯繫?”陳盼盼一副優哉遊哉的語氣,氣的徐海濤恨不得從手機裡伸手過去給他一拳,“別急,還有兩千米。”

“陳盼盼,她有危險。”徐海濤有些憤怒地喊道。

“她已嫁,新郎不是你。”陳盼盼說道,“徐海濤,你們分手都好多年了,她有危險,和你有半毛錢關係嗎?我跟你說,她現在是有夫之婦,你別到時候英雄沒做成,還徒惹一身騷。”

徐海濤想起之前和辛四海短短的接觸,知道陳盼盼分析的也有道理,若是平時,他肯定不會再和方倩糾纏,但此時她有危險,並打來電話求救,他肯定不會見死不救。更何況,他懷疑,是他和方倩之前的關係,才讓她身陷險境。

片刻後,陳盼盼說道:“徐海濤,就在你左手邊了。需要我過來支援嗎?”

“我現在也不知道情況,還是隨時保持聯繫吧。”徐海濤說著掛了電話。

夜已深,一部分景區飯店已經打烊,路上的行人也已稀少。風從星月湖上吹來,帶著秋天的冷意,徐海濤看了一眼星月湖,目光掃過旁邊的飯店。這是一家小飯店,叫星月餐廳,門上貼著街道下發的關於停業整頓的通知,從外面看,應該已經停業。難道,這次的事背後就是這些飯店?可是,若真是這些飯店,為什麼還要在自己的地盤動手?

徐海濤想不明白,腳上卻不停頓,往

星月餐廳走去。門上了鎖,徐海濤進不去,卻看到一旁的窗子開著。徐海濤從窗子裡跳了進去。

屋子裡靜悄悄的,什麼動靜也沒有。徐海濤看了看樓上,往後面的廚房重地走去,廚房裡很黑,徐海濤用手機電筒照了照,發現裡面亂七八糟的丟了許多東西,徐海濤轉身往樓上走,走到二樓,忽然覺得不對,又跑下來,跑進廚房。但廚房裡依然是靜悄悄的。

“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呢?”徐海濤問自己。

他在廚房裡踱步,總有一種離方倩已經很近的感覺,但就是找不到她。

忽然,他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他猛地往外跑,然後轉過那個飯店,沖到了後面。果然,廚房下面便是一個半下沉的車庫地下室,此時,地下室的卷閘門關著,徐海濤站在外面,仿佛聽到了裡面有聲音。

他在卷閘門上狠狠地踢了一腳,叫著方倩的名字。

地下室裡,方倩聽到外面的動靜,立馬喊起來:“徐海濤,我在這裡,我在這裡……”可是,她的聲音已經嘶啞,徐海濤在外面根本聽不到。

戴眼鏡的男人看著方倩,笑起來:“你的男人來了。”

此時的方倩,衣衫不整,兩邊臉都微微腫了起來,她不停地蹬著自己的雙腳,試圖靠近那扇卷閘門。

“不用急,既然來了,我們一定會好好招待的。”眼鏡男說著,看了紋身男一眼。紋身男便按了一個開關,卷閘門便嘎嘎地升了起來,但僅僅只升了半米高,便停住了。

“徐海濤,想救你的女人,就滾進來。”紋身男提著一根木棍站在卷閘門邊,臉上掛著志在必得的笑容。

“徐海濤,救我,快救我……”方倩的聲音夾雜著哭泣聲傳進徐海濤耳裡,讓他的心悶悶地疼,即使分開了,他也不願聽到她哭。

他猛地蹲下身,右手肘撐地,往裡面滑了進去,雙腳剛落在地上,便聽到頭頂傳來的呼呼風聲,他忙往旁邊閃了一下,腿還是被棍子帶了一下。他抬頭,目光掃過紋身男手中的棍子,一個橫掃腿,然後是一個翻身踢,一腳踢中了紋身男的後頸,將他踢了出去,狠狠地撞在卷閘門上,發出刺耳的聲音。

徐海濤轉身,才看到了地上的方倩,一件深色連衣裙已經看不出原本的樣子,布條一般披掛在身上,露出裡面白皙的肌膚,在燈光裡泛著刺目的白。徐海濤目光縮了縮,滑上她的臉,看到她腫起的雙頰還有被蒙住的雙眼,他的眼睛微微有些酸澀,他目光帶火地看向一旁不動聲色的眼鏡男。

“徐海濤,恭喜你。你一共用了20分鐘,比我預想的要棒。”眼鏡男從一張小板凳上站起身來,微微活動著手腳。徐海濤看得出來,這個長相斯文瘦弱的男人,是個練家子。

他看了方倩一眼,又將視線鎖在他身上,問道:“你是誰?既然你的目標是我,放了她。”

“我是誰不重要。”眼鏡男嘴角微挑,笑容溫和卻又如毒蛇般透著危險,“至於這個女人嘛,我相信,她老公會來帶她回去的。”

徐海濤盯著這個男人的眼睛,從他的眼睛裡,他看出了樂趣。難道,他僅僅只是一個變態?不可能,不可能這麼簡單。

“出手吧。”徐海濤說道。

“爽快,我喜歡。只是不知道你的身手有沒有你的嘴上功夫厲害。”眼鏡男說著,猛地逼近徐海濤,他的動作很快,快得徐海濤也有些反應不及,肩膀上便實實在在挨了一拳。

“徐海濤,你的手可沒你的嘴快啊。男人光會動嘴是不夠的。”眼鏡男嘲諷道。

“那可不一定。”徐海濤說著,不進反退,然後一個轉身,右手直接插向對方的喉嚨,但眼鏡男的反應很快,他的手指還來不及接近他的喉嚨,就被他躲開了。

“徐海濤,還不夠快。”眼鏡男一邊說著,一邊猛地一個矮身,一腳踢向徐海濤的膝蓋。徐海濤將計就計,不躲反進,一個抬腿踢向他的下身。

等眼鏡男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被徐海濤踢了個扎扎實實,一下子蹲在那裡,一時竟站不起來。不過徐海濤也不好受,膝蓋被踢到了,一時也有些站立不穩。

“徐海濤,你耍詐。”眼鏡男痛苦地捂著自己的下身。

“兵不厭詐。”徐海濤說著,將外套脫下,蓋在了方倩身上,然後解下了方倩眼睛上蒙著的布條,蹲下身,問道:“方倩,你有沒有受傷?”

看到徐海濤,方倩哇地一聲又大哭起來,猛地撲進徐海濤懷裡,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外套從她身上滑下,露出了她白皙的皮膚,徐海濤忙將外套給她披上,然後慢慢地拍著她的背,安慰道:“別怕。有我在。”

猛然,徐海濤的身體一僵,本能地感覺有危險,抱著方倩就地一滾,才躲過了背後的攻擊。徐海濤將方倩安頓在旁邊,起身看著拎著棍子的紋身男,也不說話,直接一個連環踢,將紋身男的左邊臉踢得腫起老高,才問道:“說,誰讓你們來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