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32章 什麼目的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26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徐海濤,老子弄死你!”

紋身男抹了一下嘴角,拎著棍子沖向徐海濤,卻被徐海濤一腳踹出去很遠,倒在地上站不起來了。徐海濤慢慢走過去,踩住了他的臉,問道:“說不說,誰讓你們來的?”

“呸!”紋身男依然嘴硬,徐海濤腳上用力,他終於吃不住疼痛,扭曲著臉說道:“我,我不知道,我,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

這時,遠遠的有警笛的聲音朝這邊逼近,徐海濤看了一眼方倩,心想應該是辛四海報了警。他看了一眼方倩,說道:“別說我來過。”說著,便打開卷閘門,往外走去。

“徐海濤,你不能把我留在這裡。”方倩抽泣著說道,目光裡是深切的恐懼和無助。

徐海濤轉過身,盯著她美麗的黑眼睛,心裡泛起複雜的情緒,掙扎片刻,還是說道:“我留在這裡,只會讓你為難。放心,我就在附近。”

警車呼嘯而來,停在車庫門口。

徐海濤在車庫對面一株桂花樹後面,看著辛四海和幾名員警從警車上下來,走進了車庫。幾個路人帶著好奇心慢慢地聚攏過來。

一名警員看了一眼車庫內,讓兩名警員在車庫周圍拉起黃色警戒線。

車庫裡,看到躺在地上呻吟的兩人,區公安局的幾名員警微微皺了皺眉頭,看向辛四海。而此時,辛四海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在牆角的那個女人身上。

“倩倩……”

“四海……”方倩嘶啞著聲音奔向辛四海,目光裡,帶著劫後餘生的驚喜和後怕。

辛四海的目光卻凝在那件外套上,臉慢慢沉了下來,還沒有等她靠近,便厲聲問道:“誰來過了?”

幾名員警也看向方倩。

方倩奔跑的腳步頓住了,她看著辛四海,目光裡翻湧著委屈,不解,失望,還有一絲恐慌。淚水順著臉頰慢慢滑下,她忽然發現再也找不到之前面對徐海濤時那種無所顧忌沖上去抱住他的衝動。腳步很沉重,卻依然還是走到了他面前。

辛四海伸出手抓著那件外套,本想要一把扔掉它,目光觸到外套裡那隱隱約約裸露的白皙肌膚,還有她臉上明顯的腫起,他的手終於顫了一下,才問道:“他們對你做了什麼?”

方倩的淚水流得更猛了。她搖著頭,不願去想那些不堪。

“方倩,告訴我,他們都對你做了什麼?啊?你說話啊!”他一邊問一邊打開了那件外套,當他看到外套裡方倩那件衣不蔽體的連衣裙時,目光劇烈收縮,轉身沖向地上的兩個人,對他們一頓亂踢。

幾名員警看到辛四海打得紅了眼睛,怕鬧出人命,忙拉住了他,說道:“辛主任,要不你先帶嫂子回家洗個澡,休息一下。明天我們再找嫂子瞭解情況,怎麼樣?”

辛四海看了看方倩,猶豫片刻,還是點了點頭,說道:“行,保持聯繫。曾警官,我一定要他們付出代價。”

“辛主任放心。我們會爭取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曾警官將地上的一個粉紅色小坤包遞給了辛四海,說道,“辛主任,這應該是嫂子的包,你們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少什麼東西。”

辛四海拿過那個包,讓方倩看了一眼,便擁著方倩走向外面,心裡卻翻湧著無邊的怒火,走到車庫外,看到警戒線外聚集的行人,他看了看站在警戒線旁的兩名警員,說道:“你們怎麼回事?這些人為什麼在這裡?立馬讓他們散了。”

辛四海語氣裡的傲慢,讓兩名警員有些惱火。不過,知道他身份特殊,兩個人也沒敢發作,只是勸導著行人快點散去。

辛四海擁著方倩往外面走去,剛走到人群外面,他便站住了,看向方倩,冷聲問道:“那個人是誰?”

方倩已經擦去淚水,抬頭看了一眼辛四海,目光滑過身旁的那棵桂花樹,嘶啞著嗓音說道:“辛四海,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我他媽的當然是在關心你。”辛四海的聲音也有些顫抖,猜忌讓他充滿憤怒,他捏著她圓潤的肩膀,說道,“但是,我也很想弄清楚,當你身處危險的時候,你最先想到的人是誰?”

說著,辛四海不由分說地從方倩的小坤包裡拿出她的手機,翻出了通話記錄。通話記錄裡,在他來之前5分鐘,赫然是和徐海濤的通話。

方倩,你怎麼解釋這個電話?”辛四海質問著,聲音裡是淬了毒的冰冷。

仿佛被一顆子彈快速地穿過心臟,方倩感受著那種快意的疼痛,嘴角挑起,笑道:“辛四海,我無法解釋。因為這是他們用我的手機打的。信不信由你。”

“方倩,你想說什麼?你想說,這些人想要利用你來威脅徐海濤嗎?你是她的什麼人,啊?你別忘了,你方倩,從裡到外,都是我辛四海的女人!”辛四海像一匹受傷的野獸般,嚎叫著。

桂花樹後面的徐海濤,清晰地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他感覺胸腔裡悶悶的,卻什麼也不能做,只能將拳頭捏得更緊。夜色濃重,湖邊的風很冷,徐海濤穿著襯衣卻毫無感覺。

“辛四海,我累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方倩將身上徐海濤的外套緊了緊,往前走去。

“方倩。”辛四海一把抓住方倩的肩頭,猛地扯掉了那件外套,露出方倩破碎連衣裙遮蔽不住的玲瓏曲線和白皙肌膚,燈光裡散發著別樣的誘惑,讓辛四海的目光沉了沉,方倩用雙手抱住自己的身體,微微顫抖,看向辛四海,冷聲問道:“夠了嗎?”

辛四海目光黯了黯,還是脫下了自己的西裝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仿佛宣誓主權般,他大聲地說道:“我說了,你從裡到外都是我的女人,你只可以穿我的衣服。”

辛四海擁著方倩慢慢走遠,徐海濤才從陰影裡走了出來,從地上撿起了那件被辛四海丟在路邊的外套,搭在手臂上。

警察局的人帶著那兩個人上了警車,呼嘯而去,只留下了那黃色的警戒線。

徐海濤沒有在這裡多逗留,他給長豐街道派出所的副所長朱誠打電話。

朱誠和他吃過幾次飯,關係還算可以。電話響了三聲,便接通了。

“兄弟,什麼事?”

“朱所,今晚星月湖景區發生一起綁架案,好像是區公安局的警員將嫌疑人帶走了。你能不能幫我打聽一下,這些人背後的目的是什麼?”

“哦?有這麼回事?我們派出所沒有接到資訊麼!聽說,星月湖景區飯店要拆遷了,兄弟,你是懷疑這案子和拆遷工作有關?”朱誠問道。

徐海濤和朱誠工作上的接觸並不多,此時聽他分析,倒是有些佩服他的思維敏捷,或許是長年的辦案經驗,訓練了他縝密而快捷的思維分析能力。

“恩,這幾天,街道已經將要求景區飯店停業的通知下發,並通知了下一步的拆遷工作,今天的案子正好發生在一個飯店的地下室裡。所以,我有些擔心。朱所,麻煩你幫忙留心一下。”徐海濤交代道。

“沒問題。”朱誠說道,“只是,這案子發生在星月湖景區的話,按理應該是我們派出所出警,區公安局怎麼會獨立行動呢?”

徐海濤知道,這背後的原因應該和辛四海有關,便說道:“可能是被綁架人的家屬和區公安局的人相熟。”

“也有可能。”朱誠說道,“兄弟,你放心,一有消息我就給你電話。”

掛斷電話,徐海濤往景區出口走去。

路上,陳磊打了一個電話過來,問起這邊的情況,徐海濤簡單回答了幾句。

陳磊卻嗅出了其中的不同凡響,問道:“這個女人,和你什麼關係?為什麼打你電話?”

“電話是綁匪打的。”徐海濤想起之前方倩和辛四海的對話,說道。忽然,他腦海裡靈光一閃,仿佛是抓住了某個線索。

“綁匪打的?那更說明問題了。”陳磊說道,“兄弟,你不夠意思啊,我還在給你折騰相親,你卻早已金屋藏嬌?”

對徐海濤來說,方倩是已經翻過去的一頁,所以他很少和人談起。此時,面對陳磊的詢問,他只能苦笑。

“金屋藏嬌?你知道的,我的破屋子裡只有陳盼盼。”徐海濤說道,“至於方倩,她是別人的老婆。那個別人,你應該認識,聽說是市府辦的,辛四海。”

“辛四海?”陳磊在電話裡尖叫起來,“兄弟,你和辛四海的老婆有關係?”

徐海濤不想再和他瞎扯,說道:“我和她是同學。”

掛斷電話,徐海濤坐上計程車回去。在車上,他腦海裡一直盤旋著兩個問題:1、綁匪知道他和方倩的關係;2、綁匪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