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風雲權路

正文 第33章 背後的人

書名:風雲權路 作者:君遷子 本章字數:384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0:37


辛四海一夜無眠。

剛到辦公室,他就給大興區區委辦主任候清華打了個電話。作為楊建康副市長的秘書,辛四海和候清華的接觸不少。雖然候清華級別比辛四海高,但辛四海畢竟年輕,發展前景也大,所以,侯清華對待他一向客氣。

“辛科長,有什麼吩咐?”

“候主任,我要向你反應一個情況。”辛四海說道。

作為區委辦主任,侯清華嗅覺十分敏銳,忙問:“哦?什麼事?是楊市長的意思?”

“不是,是我個人的意思。”辛四海說,“侯主任,大興區長豐街道的黨委秘書徐海濤,個人作風不正派,男女關係混亂。”

“徐海濤?”候清華咀嚼著這個名字。這段時間,這個名字幾乎可以算是大興區政府裡的熱搜名詞,區委區政府的領導對他也是褒貶不一。區委常委會雖然沒有通過區紀委關於給予徐海濤同志紀律處分的提議,但許多領導對他還是有看法的。他問道,“具體什麼情況?辛科長可以說的更詳細點嗎?”

辛四海是一個極要面子的人,關於方倩和徐海濤的關係,他無法啟齒。所以,他只是恨恨地說道:“候主任,具體情況我會再跟你聯繫。我先跟你打個招呼。楊市長找我了,先這樣。”

掛斷電話,辛四海一拳擊打在辦公桌上,茶杯也打翻了,他卻渾然不管。這時,手機響了,是區公安局刑偵科科長曾偉打來的,看來,案情有突破了。他忙接起電話。

“辛主任,案情有突破了。”曾偉停頓了一下,仿佛是帶著猶豫,又說,“其中一個綁匪說,綁架嫂子是有預謀的,主要是為了引誘徐海濤過來。看來,這一次,嫂子是被這個叫徐海濤的給連累了。”

辛四海捏著手機的手,指關節微微泛白,好一會兒,他才壓下心頭滔天的怒火,啞聲問道:“這兩個人會怎麼處理?”

“我們還在進一步訊問。”曾偉說道,“我們懷疑,背後可能還有人。在案子水落石出前不會這麼快給他們定罪,這一點,還希望辛主任理解。”

辛四海咬著牙,最終卻沒有說話。

曾偉心中是有猜測的,但卻又不好直說。猶豫片刻,他還是問道:“辛主任,按照程式,我們還需要找嫂子做筆錄。你看,什麼時間比較方便。我派人去接嫂子。”

辛四海知道這是程式,但還是說道:“她狀態不太好,過兩天吧。”

“辛主任,筆錄時間不能拖這麼長時間的……”

曾偉還沒說完,便被辛四海打斷了:“如果她昏迷不醒呢?”

“這個……”曾偉為難地說,“辛主任,嫂子的筆錄或許會對破案有重大幫助。”

辛四海沉默著,另一隻手用力地抓著桌子邊沿,過了片刻才說道:“我知道了。我跟她做工作,一會兒再聯繫你。”

掛斷電話,辛四海在辦公室裡走了兩個來回,總算將卡在喉嚨口的那口悶氣給咽了下去,然後才給方倩打了個電話。

徐海濤一大早便撲在電腦前寫講話稿,腦海裡卻有些亂。昨夜的事,派出所那邊還沒有消息,他不知道該不該向秦嵐嵐彙報,如果綁架案背後和星月湖景區飯店拆遷有關,那他必須儘快跟她彙報,但事情牽扯著方倩,看起來又像是和他的私人恩怨。

這時,有人敲門,徐海濤抬頭,看到張涵怯怯地站在門口,見他抬頭,笑著走進來,問道:“徐主任,今天還出發嗎?”

週三就是動員大會,留給他們的時間滿打滿算也就兩天了。徐海濤看了一眼電腦上才開了個頭的講話稿,說道:“出發。”

關了電腦,他帶著張涵走了出去。

到三樓,正好碰到安監辦主任趙清,徐海濤從口袋裡拿出煙來遞了一支給他,問道:“趙主任,你們這一組在宣傳發動的過程中,有沒有聽到什麼?”

“徐主任,指的是什麼?”趙清拿著那支煙,在左手手掌裡敲了敲,然後夾在了耳朵上,說道,“這麼多飯店,每一家的態度,要求都不一樣。徐主任想知道什麼?”

徐海濤盯著趙清的眼睛,他的眼珠微微泛著灰色,仿佛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徐海濤搖了搖頭,說道:“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問問,根據趙主任的判斷,哪幾家飯店到時候會比較配合,哪幾家可能工作比較難做?”

“現在談這個還為時過早吧!”趙清說道,“賠償標準都還沒出來呢!”說著,趙清便走進了安監辦。

徐海濤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張涵,往樓下走去。

手機響起來。徐海濤以為是派出所朱誠,沒想到竟是方倩。他微微愣了一下,還是按了接聽。

“徐海濤,你混蛋。”電話裡,方倩的聲音依然帶著一絲嘶啞,讓徐海濤想起昨夜她撲在他懷裡放聲大哭的樣子。徐海濤知道,這件事,應該是自己連累了方倩,時隔多年,竟然還有人翻出了他和她的過去。他想不明白,這背後的人會是誰?他想不起這麼一個熟悉他過去的對手。

“對不起。”徐海濤輕聲說著。

“我不要聽你說對不起。”方倩在電話裡喊叫,“公安局的人要找我談話,我不知道我該說什麼。”

徐海濤終於知道她的意思了,她在擔心他。

“他們問什麼,你就說什麼。”

“徐海濤,你到底做了什麼?他們要對你怎麼樣?”方倩有些急促地問道,這時,手機裡傳來警笛的聲音,電話便掛斷了。

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嘟嘟聲,徐海濤深呼吸了兩口氣,才將那點牽掛給壓了下去。

帶著張涵在星月湖景區飯店跑了一上午,和幾家飯店溝通的時候,他也有意識地問了那家星月餐廳的情況,大家的說法都差不多。星月餐廳的老闆是一個很實誠的女人,街道安監辦發通知後,就停業了,這兩天都沒出現過。

在街上隨便吃了個面,剛放下碗,海上灣售樓處的銷售來電話了,徐海濤才想起來,今天要付首付,簽合同。他忙打車去了售樓處。

從海上灣售樓處回到單位,已是下午兩點,徐海濤急著寫稿子,但剛坐下沒多久,手機響了。徐海濤拿起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是徐海濤嗎?”對方是一個女聲。

“是。”

“這裡是區公安分局刑偵科,有個案子需要您配合調查。”

徐海濤正想問什麼時候,對方又說道:“您現在方便嗎?需要我們派車過來嗎?”

“不用,我自己過來。”徐海濤說著,掛了電話。

徐海濤跟秦嵐嵐請了假,便打車去了區公安分局。區公安分局在環城北路,位置稍微有些偏。徐海濤在門口用身份證做了登記,才被放行。

區公安分局刑偵科在三樓,有一個幹練的短髮女孩將他帶進了訊問室。問話的警官是一個瘦個子,有一雙棕色的眼睛,給人的感覺十分靈活,世故。徐海濤知道他是科長,曾偉。

“徐海濤,能說說昨天星月湖景區星月餐廳車庫裡的綁架事件嗎?在我們去之前,你去過那裡,是吧?那兩個綁匪身上的傷是你留下的,是吧?”曾偉棕色的眼睛,蛇一般盯著徐海濤。

昨晚的事情並不複雜,徐海濤也不想隱瞞什麼,便如實地將來龍去脈講了一遍。

“警車到的時候,你為什麼躲起來了?”曾偉問道,“你知道嗎?如果你一開始就配合調查,我們就不用花那麼多時間問那兩個傢伙。”

“我的想法很簡單,員警來了,沒我什麼事了。”徐海濤看著他,不卑不亢地說道。

“你和被綁架者方倩是什麼關係?”曾偉語氣不善,卻又難掩興奮。

“她曾經是我的戀人,四年前分手了。”徐海濤實事求是地說,“這就是我和她全部的關係。”

曾偉右手手指有節奏地點著桌面,仿佛在破解某種密碼。他看向他,笑道:“所以,你回避了?”

“或許,這也是一個原因。”徐海濤說道,“曾科長,能告訴我,綁匪背後的人是誰嗎?”

“這也正是我想問你的,”曾偉看著他,說,“你覺得,在你接觸過的人中,誰最有動機做這件事?”

徐海濤搖了搖頭,說道:“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但我一直想不明白。如果他們的目標是我,完全不用把方倩牽扯進來,如果他們的目標不是我,又為什麼要讓方倩給我打電話?而且他們的目的甚至不是錢。我想不明白。”

“是啊,我們也很奇怪,如果目標是你,為什麼要把一個四年前便分手的女人牽扯進來,他們憑什麼認為你會為了一個早就分手的女人奮不顧身呢?”曾偉目光深深地看著徐海濤,仿佛要從他身體裡挖出最隱秘的秘密。

徐海濤不喜歡他看人的方式,他說道:“那就辛苦曾科長費心了。我所能提供的線索也只有這些。”

“徐海濤,你是長豐街道的幹部吧?”曾偉眯了眯眼,問道。

“是。”徐海濤點點頭。

“你的身手不錯啊,竟然一挑二將他們給撂倒了。你以前當過兵?”

“沒有,只是在學校裡練過幾天拳法。”徐海濤說著站了起來,“曾科,沒有其他事我便先走了,如果有進一步的線索,我會給你們打電話。還有,曾科,如果案情有進展,能告訴我一下嗎?”

曾偉看著他,好一會兒笑道:“徐海濤,等案子水落石出了,你自然會知道。當然,我們還是很歡迎你隨時提供線索。”

從區公安分局出來,徐海濤腦子裡依然盤旋著那個問題:背後的人到底是誰?

還沒到單位,派出所朱誠來電話了。他說的情況徐海濤大部分已經掌握了,不過有一點卻是之前曾偉不曾透露的。朱誠說,兩個綁匪供認,他們的目標是徐海濤,但背後的人,他們也不清楚,對方是用手機聯繫他們的,但這個號卻沒有登記,現在已經打不通了。而且,對方給他們的帳號打了一筆錢,讓他們按照要求辦事。

“經查,那個手機號碼沒有登記。而給他們轉帳的帳戶的戶主竟是……”朱誠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說。

“是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