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11章 她是你表妹?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56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傅衍煜一雙濃濃的劍眉,不苟言笑的表情,五官恰到好處的嵌在臉上,棱角分明,帥氣十足。

國際名模又怎樣,在溫涼的眼裡,完全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第一眼看傅衍煜,她便感覺他好看得一塌糊塗,此時近距離再瞅,尤其是在迎上他的目光時,好像整個人都會被那雙深不見底的如墨般眸子吸進去。

英俊的外表加上神秘的背景,溫涼從來不以貌取人,此時卻犯起了花癡。

“傅先生,傅太太,在這邊。”

正在溫涼不知如何再收回眼神的時候,餐廳的入口處有些嘈雜聲傳來。

終於結束了自己的臆想,她忙抬眼望去,不自然的輕咳了兩聲。

安保和兩個傅衍煜的手下正在和什麼人交涉著,只是距離有點遠,看不清楚面孔。

溫涼收斂起欣賞的小心思,眼神已經變得波瀾不驚,看向對面的男人。

今天他果然不是單獨請自己來就餐的。

看來確實是為了應酬,而且邀請的客人非比尋常,否則也不會如此大費周章的佈置下這麼特別的場景。

虧得她還算是表現鎮定,剛剛竟然還孔雀似的竊喜了幾秒鐘。

心裡有了猜測,溫涼儘量掩飾起小小的失落。

她和他才相識幾天,怎麼會有那些真正的浪漫畫面,雖是新婚燕爾,說白了,除了交易他們連情侶都談不上。

“去看看。”

傅衍煜卻一覽無遺的將她的眸子裡的波瀾全部收盡,面色不悅的對隔了兩個桌子的易盛示意。

後者領命,立刻邁腿過去。

很快,易盛回來,準備俯首在他的耳邊說什麼。

傅衍煜卻是輕擺手,無所謂的看了看溫涼:“太太又不是外人,說吧。”

夠紳士,夠風度,他給了她足夠的尊重。

溫涼雖然臉上並沒有表現,可心裡還是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點起贊來。

氣氛有些曖昧加尷尬,她需要點意外的枝節情景緩解一下受傷的心理,既便,那點傷是她自作多情而來。

“外面有位小姐,說是傅先生的朋友,而且還認識太太,鬧著非要進來。”

易盛開口,如實的稟報著破壞剛剛溫馨感覺的原因。

“朋友?”

傅衍煜皺了皺眉,然後又看了看溫涼,毫不猶豫的說道:“讓他走,我今天沒有請別人。”

“好的。”

易盛會意,正準備轉身,溫涼突然出聲制止:“等等……”。

他原來真的是為了她佈置了這裡的一切,由天堂掉到地面又再次上升的溫涼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心裡開心,她說話的語調也變得輕快了許多:“既然是朋友就請進來一起吧,反正這裡這麼空。”

她前面剛說完後面就想咬舌自盡了。

明明很喜歡傅衍煜的浪漫包場,為什麼還要口是心非的讓一個陌生人闖入,這不是明擺著要終結只屬於她的幸福嗎?

可傅衍煜的氣場實在太過強大,溫涼還沒有習慣坦然的和他獨處。

“你確定?”

傅衍煜沒有拒絕,只是重新向她確認她的決定。

溫涼抿唇,輕輕點頭算是回應。

易盛明顯也沒有想到她會這樣說,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用眼神請示傅衍煜。

“按太太說的辦。”

雖然這個時候,如果他否定自己的決定,溫涼也不會有異議,可惜,他沒有。

“傅先生,是我啊,我在外邊叫你很久了,你的這些手下太過分了,就是不讓我進來。”

很快,一個踩著恨天高的女人走進來,步履還算優雅,臉上早已經笑得如花般綻放。

“寧馨?”

看清來者,溫涼的腦袋裡也跟著嗡的一聲。

早知道是這個不招人待見的人,她怎麼樣也不會說前面讓她進來的話的。

可惜,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來了。

“溫涼,我在和傅先生說話,哪裡有你插嘴的份。”寧馨微揚著頭,俯視了一眼坐在傅衍煜對面的溫涼,非常不滿的回應著。

在樓下看到傅衍煜帶著溫涼上樓時,她已經是滿眼的嫉妒和恨了,此時見面,她說話自然會充滿了炮火味。

她怎麼也想不通,自己無論哪點都比溫涼強,反倒現在被後者搶佔了先機,成了傅太太。

傅太太又怎麼樣,只要她甯馨施展魅力,最終花落誰家還不一定呢。

心裡想著,她是滿眼鄙視的瞪了下極看不順眼的溫涼,變臉似的再次莞爾轉向傅衍煜。

她恨溫涼恨得牙癢癢,只是不知道,如果

不是後者,她根本就不可能站到這裡。

溫涼也不惱怒,只是輕描淡寫的抿起了嘴唇。

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在溫家她從來都不被待見,相應的很多親戚也對她嫌棄不已,寧馨就是其中一個。

畢竟她只是孤身一人,根本沒有力量和所有人抗衡,所以只有隱忍。

這次,她同樣選擇了沉默。

看到溫涼不再作聲,甯馨得意的挑挑了畫得一絲不苟的眉毛,臉瞬間又變得溫柔起來看向傅衍煜:“傅先生,沒想到這麼巧在這裡碰到,我……可以坐下來嗎?”

“對不起這位小姐,我正在和我的太太用餐,可能不方便請你坐下。”

傅衍煜有時實在是過於直接,面對甯馨的殷勤他完全視若無睹。

甯馨的話其實只是一句客套,身子都已經準備好了要坐到傅衍煜旁邊位置的準備,聽他這麼一說,尷尬的微彎著雙腿僵在了那裡。

能怪誰呢?

溫涼給她臺階是她自己拋開的,現在的坐不是站不是的狀態也是她自找的。

看到向來對自己趾高氣揚的表妹吃了鱉,溫涼有心想再次解圍,正好迎上傅衍煜冷若冰霜的目光,話到嘴邊又咽回了肚子裡。

“易盛,讓侍者上菜。”

傅衍煜再次開口,而只是進行著該有的就餐流程,對於寧馨這個意外來者根本不理睬。

寧馨被無視,她卻將這些尷尬都歸罪到了溫冰的身上,惡狠狠的沖著後者直翻白眼。

難道就站在這裡看著人家吃?

她不甘心一無所獲的灰溜溜離開,硬著頭皮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還是坐了下來。

“傅先生可能是貴人多忘事,不記得我是誰了。”

先是自圓其說的解釋了剛剛的尷尬,甯馨一如往昔的聲音柔若似水:“我是溫涼的表妹,我們在溫家時見過的。”

“哦,應該是我們早在宴會上時就見過的,那時還打過招呼。”

對於她如此賣力的試圖引起傅衍煜的回憶,溫涼不得不承認,確實是有一套,臉皮夠厚。

“她是你表妹?”

傅衍煜突然有了回應,只是並沒有看寧馨,而是抬眼睨向對面的溫涼。

“是的。”

溫涼從鼻息間輕嗯著,從主角充當起了一個可有可無的旁觀者。

雖然寧馨太過勢利不是她喜歡的類型,不得不承認,前者的出現確實讓她空閒了很多,不用再挖空心思找話題回應傅衍煜了。

論口才和聊天的本事,寧馨確實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完全繼承了她父母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特長,而且還會發揚光大,從坐下來嘴巴就沒怎麼閑過。

尤其是得到傅衍煜那句確認表妹的話,她以為看以了勝利的曙光般越發開始侃侃而談。

頂級的西式餐點,從食材的選取到餐盤刀叉的配置,處處透著高貴與奢華。

雖然傅衍煜沒有開口留寧馨,但後者都坐下了也不能真讓她看著,所以在上餐具時也加了一副她的。

“哇噻,傅先生,和你一起用餐就是講究,所有的用具都是純銀的,太奢華了。”

寧馨不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女孩,可此時表情的誇張程度卻讓溫涼反胃。

她也是第一次用如此精美的純銀餐具,但也不至於像前者嘴巴可以張那麼大,驚呼的聲音在餐廳裡迴旋了幾圈才消失。

領證後第一次外出用餐,溫涼全程只專注美食和頭頂的星空,而寧馨卻是滔滔不絕的講述了很多的個人資訊,至於傅衍煜在想什麼,誰都猜不出。

回到傅家,傅衍煜因為在客廳接了個電話便進了書房,溫涼便由女傭服侍著沖澡睡覺,沒有過多的交流與溝通。

別人新婚如膠似漆,他們明明是兩個才認識幾天的人,日子卻過成了老夫老妻各幹各的,不過溫涼反倒感覺這樣更自然些。

她在適應新的環境新的生活,和傅衍煜有太多面對面總沒什麼可說的,太容易冷場。

長期溫家生活的壓抑,她的性格本就是極慢熱型的,相比起在餐廳時寧馨的迎難而上,她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躺在舒適柔然的水床上,想著亂七八糟的心事,不知不覺中她竟然睡著了。

傅衍煜回到臥室時,溫涼已經在極有韻律的呼吸中沉沉的閉起了眼睛。

竟然不等他回來,看來她還沒有完全進入做妻子的角色之中。

伸出修長的手指輕刮了一下那個俏皮的鼻翼,他心中跟著柔然的動了動。

借著微弱的夜燈,他和她的距離近在咫尺,甚至可以清晰的聞到她特有的體香,那種讓他日夜難忘的味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