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12章 再出意外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68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真不知你什麼時候才會認出我來。”

溫柔如水似的輕喃著,傅衍煜黝黑的雙眸裡是從不會被別人看到的情愫。

他爬臥在溫涼的身邊,小心翼翼的看著夢中的佳人,從她時爾蹙眉時爾舒展的表情中,判斷著她夢裡的畫面。

裡面不知是否會有他的存在。

“嗯……”

突然,溫涼的夢好像被打擾般,她平靜的俏臉上出現了不安的模樣。

傅衍煜以為是他靠太近所以讓她睡得很不安穩,本想起身,卻被她伸出的纖細手臂抓住:“不,不要……”

溫涼微乎其微的出聲,眉頭越發皺得緊了些。

“我以為……”你睡著了。

傅衍煜以為她醒了,忙想解釋剛剛他的兩個小動作,沒想到對方並沒有回應,呼吸再次均勻了起來。

原來是在做夢。

不要什麼?

是哪個不識相的闖入了她的清夢,讓她睡得如此不安穩。

明白溫涼並沒有醒,傅衍煜都有種想沖進她夢起揪出裡面不被待見的人物。

他……突然好幼稚。

傅衍煜意識到他想法的可笑,想抽離身子結束這種‘偷窺’,這才發現他的一隻胳膊被溫涼緊緊摟在了懷裡。

嬌小的臉龐靠在上面竟然露出了踏實的表情,她的夢似乎不再讓她不安。

傅衍煜不捨得再擾到好不容易不再蹙眉的溫涼,可依著他此時的狀態,他根本起不了身,更別說換個相對舒服的姿勢,無奈,他只好順勢爬在了枕頭上。

……

夜,很長,又很短。

溫涼難得睡了個好覺,夜裡竟然沒有因為惡夢驚醒,睜開睡意惺忪的眼睛時,天已經大亮了。

大大的伸了個懶腰,恍惚間她這才意識到自己並不在自己熟悉的地方,而是在傅家,這裡是她和傅衍煜的新房。

新婚初期便開始獨守空房,她絲毫不會介意。

她和傅衍煜的婚姻本就是有些荒唐,所以從沒有期盼過會得到正常婚姻中應有的愛與呵護。

她做的所有這些都是為了保住爺爺畢生的心血事業,其它所有的付出都無所謂。

可……

前一秒還在感慨自己的人生不過如此,後一秒卻被身後伸過來的大手嚇得心跳都漏了一拍。

傅衍煜……他……怎麼會在她的床上。

像被電到似的起身,要不是腿腳不方便,溫涼一直會直接從床上跳下去。

“醒了?”

她的動作幅度確實是有些過大,熟睡的傅衍煜也睜開了雙眼,少有的接地氣式口吻。

“你,什麼時候睡在這裡的?”

溫涼想問他為什麼會在她床上,想想有些不妥,他們已經是夫妻,睡一張床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便換了種方式出聲。

“應該快淩晨了吧,公司裡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所以晚了點。”

傅衍煜起身,揉了揉蓬鬆的頭髮,靠坐在了床頭。

他昨晚被溫涼抱著的胳膊現在有些僵硬,應該是保持一個姿勢太久了的緣故。

“怎麼了,不舒服嗎?”

溫涼向床尾挪了挪身子,可想起別墅的內部電話在床頭櫃上,不得已再次又往回蹭,沒話找話的避免過於尷尬的拉近距離。

她要找女傭來幫忙下床,洗漱,上輪椅,所以必須要用內線聯繫樓下的人。

“嗯,你睡覺太不老實。”

傅衍煜點頭,就在她拿起電話剛拔通時,完全不避諱的開口。

這句話巧不巧的被電話另一頭的傭人聽到,卻是別樣的想法,先生和太太的感情非常好,在秀恩愛。

“請阿香上來幫我一下……”

溫涼有些懊惱的握了握話柄,但是線路已經接通,她只能硬著頭皮把本意說完。

什麼叫她睡覺不老實,搞得好像他們昨晚有多親密似的。

回想起前一晚睡前的狀況,她甚至是感覺傅衍煜故意在腹黑想讓別人誤解什麼,所以才在她醒前爬上床的。

對,就是這麼回事。

堅定了自己的猜測,她想再讓女傭阿香拿杯溫牛奶上來,傅衍煜卻直接將話筒搶了過去:“太太這裡有我在,不需要伺候。”

話音落,他竟然強勢的掛斷了電話。

“你……”

“以後只要是我有時間,你有什麼吩咐直接告訴我就好,不需要叫其她人幫忙。”

他這入戲是不是有點太深了。

溫涼想提醒他,不必要這樣,只要是面子上過得去就好,她可以給他充分的自由,甚至是和其她的女人交往。

雖然對於遊嘉譽的背叛她有過不理解與排斥,但傅衍煜不同,他在關鍵的時候故意出面幫她,已經屬於非常難得,她不能過於怎麼,強求太多。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不知該如何接受坐在同一張床上的男人的好意,溫涼固執的扭著頭,伸手去抓床旁邊的輪椅。

是的,她可以。

以前在溫家也沒有人搭理她,每天上下床還不是她一個人在做,只是過程會比較吃力。

傅衍煜不再說話,而是高大的身軀直接躍到了她的身旁,蠻橫的將她摟進了懷裡。

“傅先生,你這是做什麼?”

溫涼被她桎梏得動彈不得,心裡也跟著開始七上八下起來。

她是嫁給了他,可並不代表他可以對她為所欲為,否則她就算是拼了性命也會反抗到底。

“你是我的妻子,搞那麼生分有意思嗎?”感覺到她身體整個緊繃的狀態,傅衍煜暗咬鋼牙又不能將懷裡的女人怎樣,只是壓著嗓音,盡力克制的說道。

“……”

他越是獨裁溫涼越想不出他的真正意圖。

可是他的話讓她無法再反駁,因為他們確實已經領了結婚證。

感覺不到溫涼的排斥,傅衍煜這才鬆開了雙手,然後將她公主抱起。

“把我放在輪椅上就可以了。”

溫涼感覺著他雙臂的有力,這種接觸好像似曾相識過般的熟悉。

怎麼可能?她才認識他三天。

打消了心裡的疑惑,溫涼有些期待的看向自己的輪椅。

那是她的雙腿,坐在上面,她和常人的生活不會有太大的區別差異。

但是傅衍煜再次選擇性的跳過了她的話,直接抱著她走進了浴室:“起床第一件事應該是洗漱才是,坐輪椅幹什麼。”

他是在嫌棄她的輪椅。

這讓溫涼的內心稍稍有些不舒適。

“對我來說,那才是第一的。”

骨子裡的執拗讓她暗咬了咬粉唇,重申著自己的立場。

她不回避自己的腿疾,但是也不希望別人用這個做為攻擊她的理由。

她身殘志不殘,更何況,她的腿並不是外人看到的那樣不堪,只是……

想到自己的雙腿,她的心變得有些沉重起來。

“以後不是了。”

她堅持,傅衍煜比她還強硬,並不讓人心情愉快的談話,就此打住。

溫涼不再作聲,只是任由被抱進了浴室。

無謂的爭論沒有任何意義,與其被傷害,不如保持沉默。

傅衍煜看到她的妥協,眼底竟然閃過一絲不易被察覺的心疼。

她一直以來就是用這種不作聲保持著最底限的尊嚴嗎?明明是個據理力爭的女子,現在卻變得如此隱忍。

溫涼以為被抱進浴室便會被放下,沒想到傅衍煜竟然親自動手準備給她洗澡。

又來……

她來傅家的第一天便拒絕了他的主動幫忙,這次她同樣不準備接受。

“謝謝你,下面的事情我自己來就好。”

“再出意外怎麼辦?”

傅衍煜不為所動,面色冷淡的開始幫她脫睡衣。

“停……”

溫涼吃驚得大叫起來,下意識護住了她的胸前。

可惜,她的動作還是慢了半拍,因為整個上半身已經赤祼在了男人面前。

對於傅衍煜流利的脫衣動作,溫涼顫了顫。

轉念想想,便再次坦然,和他有關係的女人估計數不勝數,這些小事情根本是用腳趾頭便想得出來的。

他已經是她的丈夫了,他也提醒過她不只一次,怎麼還這麼扭捏。

傅衍煜臉色越來越難看,打開噴頭,堵氣式的將水直接從她的頭頂沖了下去。

她的身體不方便,他有義務照顧她,有什麼好躲閃的,他又不是老虎。

“傅衍煜,你……”神經病。

溫涼差點就脫口要爆粗。

她用力的抹掉臉上的水珠,因為猝不及防鼻子裡也進了點水,癢得非常難受。

“等我洗好抱你出去。”

不容分說的將溫涼從頭到腳沖了個遍,然後傅衍煜卻是非常從容的將她放到了浴室中的長椅裡,還為她裹了條浴巾,紳士的沒有半分非分之想。

他將她從頭到腳都看了,竟然還有如此冷靜。

溫涼從來沒有關注過男女之事,但此時卻有些憤懣。

她就算是行動不方便,身體又沒有殘缺,難道就那麼沒有吸引力?

心裡慪火,她不滿的看向傅衍煜,下一秒忙又將腦袋轉回來。

他竟然一絲不掛的在淋浴。

“你怎麼能這樣?”

溫涼心跳加快,臉都紅到了脖子根。

“又不是洗鴛鴦浴,有什麼難為情的。”

傅衍煜聽著她的質疑卻是一副滿不在乎的口吻,在噴頭下撥弄著沾滿了水珠的頭髮,時不時的還會濺在溫涼身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