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13章 計畫洩露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65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對於傅衍煜的落落大方,溫涼的底限在不斷的受到挑釁。

“不好意思傅先生,你不介意我還介意呢。”

是的,他不在乎男女有別,她可是個很守舊很傳統的女性,怎麼可能這麼近距離的看男人洗澡不臉紅。

傅衍煜挑眉,關了淋浴噴頭,邊扯架子上的浴巾邊玩味的斜起了嘴角:“你是怕我滿足不了你?”

他的話剛出口,人已經跨到了溫涼身邊,雙手再次將她公主抱了起來。

這天聊得有些扯遠了吧。

溫涼心跳越發快了起來,可此時她不是羞澀,而是帶著驚恐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的臉:“你……想幹什麼?”

“幹一些應該幹的事情。”

傅衍煜似笑非笑的微眯著雙眼,溫熱的氣息撲在她的臉上,直沖鼻腔。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

溫涼不由得恍神,躲閃的目光有些呆滯起來。

太不合邏輯了,她怎麼會對這個男人的感覺有些熟悉?難道在哪裡見過他?

不可能,她以前都沒見過他。

“如果我不願意呢?”

什麼叫該幹的事情,溫涼的腦袋裡瞬間出現了各種少兒不宜的畫面,她用力的咽了下口水,強裝著鎮定。

“那是你的事。”

傅衍煜確實是個獨裁者,他的想法從來不會顧及到任何人的感受,包括……他的妻子。

溫涼用力的咬著櫻唇,想著如何說服他放過她。

她還沒有做好準備,他不能就這樣霸王硬上弓,即便他們已經是合法夫妻,也得以自願為原則才行。

當然,在這個強勢的男人講自願可能會很困難。

傅衍煜說一不二,向來做事雷厲風行,雖然網路上能夠搜集到的有關他的資訊不多,但是條條都是經過勁煉提取的,對他的介紹也算是精准到位。

心裡正在糾結該如何爭取自己的貞潔,身子便被整個放在了大床上。

連綿起伏的一陣她的身體才漸漸平緩了下來。

傅衍煜並沒有做出她想像中的越軌,反倒氣定神閑的將她丟下之後便去了更衣室。

門沒有關,她聽著他從裡面傳出的聲音。

“今天公司有事,中午你自己吃飯。”

“哦。”

溫涼不知為什麼他會對她說這些,聽起來怪怪的,可又有些暖心。

他這是擔心她一個人在家裡會無聊寂寞嗎?

“你想多了。”

轉念便把自己的猜測否定,溫涼也算是長抒了口氣。

至少,傅衍煜沒有用強的對付她,這已經算是格外開恩,她怎麼還會奢望其它的那些正常夫妻間該有的體貼和關心呢。

“什麼?”

傅衍煜一邊系領帶一邊探出頭來,仍然是那張毫無表情的臉。

他就是個殺人不見血的人,怎麼可能會對幾乎是大路上撿來的女人產生感情。

溫涼擺正了自己的位置,忙輕咳著掩飾道:“沒什麼,我只是說,上午蔡叔會來接我,中午也不在家吃飯。”

“溫氏?”傅衍煜定定的看了她兩秒,沒有意外,一語中的的反問道。

他難道是她肚子裡的蟲嗎?竟然知道自己的計畫。

溫涼倒是驚了一下,不可置信的抬起眼來。

他在好奇什麼,難道溫氏股權的事情已經暴露了?外面的人都知道了?

由點及面,溫涼考慮的是更多的可能性。

如果真是那樣,溫俊肯定也會提前做很多的應對之策,今天溫氏的董事會能否順利進行就成了一個未知數了。

“晚上南風會過來。”

看到她遊移的神情,傅衍煜清了清嗓子,丟下一句再次退回到更衣室裡。

原來如此,他的話只是想提醒她晚上會有客人。

虛驚一場的溫涼沒好氣的沖著更衣室翻白眼,裡面的人恰巧走出來,正迎上她的目光。

老天爺,你是故意玩我的吧?

溫涼已經不需要狡辯,因為她的一舉一動全部都被傅衍煜看得清清楚楚。

傅衍煜倒像是沒事人似的,根本無視她的擠眉弄眼,高級定制的西裝筆挺的套在他精瘦的身體外,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這種男人所到之處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言語便會瞬間成為焦點。

溫涼忙收回眼神,不想被男人捕捉到她眸子裡的花癡樣。

她不是個貪戀美色的女人,怎麼在他面前就會很容易失態呢。

心裡暗暗自嘲著,她裹著浴巾的身子再次騰空而起。

這又是為哪樣?

溫涼不明白穿著整齊的傅衍煜為什麼又把她抱了起來,正要開口,後者卻一把將已經擺放好的輪椅拉了過來,然後將她放上去,一言不發的便

轉身走出了門。

這是他離家前為她做的最貼心的一件事情。

接二連三的暖心舉動,溫涼突然感覺其實有個老公也挺好的,至少表面上,他會時不時的充當一下她的輪椅。

只是親自給她沖澡,想想還是會讓她臉紅不已。

蔡文彥比預約的時間到的早,當溫涼下樓時,他忙上前幫她推輪椅。

“溫涼,昨晚睡得不錯吧,氣色很好。”

“沒什麼區別。”

溫涼被他的話問得不覺臉熱起來,故意輕描淡寫的應了一句,然後正色道:“溫氏那邊都準備好了嗎?”

“都準備好了,所有的董事也都通知過了。”

蔡文彥邊回答邊幫著溫涼坐上車,然後自然有傅家的人將輪椅收到了車的後備廂裡。

不知為什麼,明明溫涼非常相信身旁這位蔡叔的辦事能力,可心裡還是有著某種隱隱的的不安。

司機駕駛著車子緩緩的離開傅家別墅,溫涼的眉頭也漸漸開始微蹙了起來。

“怎麼了?”蔡文彥同樣注意到了她的異常,出聲詢問。

“沒事,不知怎麼心裡有些亂。”

溫涼迎上他的目光,輕輕搖頭。

“我知道,畢竟他是養育你那麼多年的人,其實你心裡也不想走到今天這一步的……”

有所感觸的輕歎,蔡文彥拍了拍她的肩膀。

是啊,要不是溫俊一事無成,她也不至於用爺爺的遺囑來逼迫他讓賢。

溫涼不是個無情無義的人,否則當初也不會想著隱瞞爺爺的另一半遺囑,讓溫俊把控溫氏那麼久,她只是不願意看到爺爺畢生的心血毀於一旦。

“蔡叔,謝謝。”

關鍵的時候蔡文彥的支持給了她莫大的鼓勵,她感激的抿了抿唇。

蔡文彥則像是愛撫自己孩子似的揉了揉她的頭髮:“放心吧,蔡叔都安排好了,不會有事的。”

也許自己真的是多慮了吧。

溫涼剛準備回應,車子卻開始大幅度的搖擺起來。

“怎麼回事?”蔡文彥首先警惕的問向前排的司機。

“後面那輛車子有些奇怪。”司機通過後視鏡觀察著後面車輛的情況,同時緊張的回答著。

一輛黑色的小轎車,跟在他們後面忽前忽後,甚至還差點追尾到他們的車子。

“確實不尋常。”

蔡文彥意外的回頭看了看,然後唏噓著看向鎮定自若的溫涼。

“會不會是溫俊搞的鬼,現在他是最不希望看到我的人。”

溫涼手心裡也已經冒出了冷汗,但表情並沒有任何的異常,只是微蹙著眉頭。

“如果是他,那也太過囂張,簡直是在無視王法。”

蔡文彥一時也不能確定,但是這個猜測一旦成立,溫俊便是觸犯到了法律,他們的對立面也不再是簡單的利益分配問題。

溫俊,他當初能找人暗殺她,怎麼說也是在人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依著他向來小心謹慎做事的風格,這還真不太像是他做得出來的。

雖然現在猜不出是誰派人在跟蹤,但可能性只有一個,阻止他們到達溫氏。

路程上還有四十多分鐘,期間還會經過一處高架,溫涼不想在任何一處出現意外。

“想辦法甩了他。”

“好的溫小姐,系好安全帶。”

司機領命,踩著油門的腳也開始加了些力氣。

後面的車明顯是在尋找時機想和他們來個近距離接觸,無論如何,為了個人,也是為了車後坐著的主子們的安危,司機第一反應也是儘快避開危險,甩掉尾隨的人。

“好像……不只一輛車在跟著我們。”

車子剛剛提速,司機卻又有了新的發現。

後面兩個前後左右不停在糾纏著的車子,其中一台就是最開始便尾隨的那輛。

“不只一輛?”

蔡文彥越發詫異,再次回頭,果然有兩輛車子在他們後部不停的變換位置,但是這樣那輛原本離他們很近的車子卻沒辦法再靠近了。

“看來他們是遇到麻煩了。”

不知什麼時候,溫涼也轉回了頭,觀注著車後發生的一切,嘴角不禁的翹起了弧度。

明眼人都看得出,兩個車子中,有一個是在給另一個製造難題,不停的在防礙後者的行進,這樣無疑是在幫著她們解除困境。

“是啊。”

蔡文彥贊同的點頭,稍緩了口氣:“看來我們今天的計畫還是洩露了。”

溫涼是信任他才委託他全權承辦今天的董事會,沒想到路上便開始出問題,無論如何,他是難辭其咎的。

“狗急了要跳牆了,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溫涼看著前方的眸子變得越來越深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