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15章 舉賢不避親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55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魏思遠,溫氏的發展你從來沒有什麼建設性的意見,現在倒是挺身而出了,你不就是一直想討好溫涼嗎?”

被魏思遠說得臉一陣紅一陣白的董事坐不住了,拍案而起,附和著溫俊前面的話。

“柯董,就事論事,你這樣歪理事實就沒意思了。”

魏思遠不露痕跡的看了眼始終默不作聲的溫涼,兩道冷眉暗暗蹙了蹙。

但是相比起對方的怒髮衝冠,他的言行卻非常的紳士,也極有風度。

他坐在那裡不卑不亢,只是在據理力爭而已。

“歪理?且不說我說的是真是假,就算是你對溫小姐有意思,也應該先過溫總這一關才是,怎麼能那麼看不懂狀況。”

姓柯的董事看到他鎮定自若的樣子,氣急敗壞又不知如何反駁,只能固執一詞,繼續對魏思遠進行人身攻擊。

真是無恥,他以為這樣維護溫俊就能得到想要的好處了?

溫涼的眸子越來越沉,實在不想再聽任何人對她進行言語詆毀,更不想讓魏思遠被牽連。

“好了,言歸正傳,大家都安靜一下。”

也許是被她釋放出的強大氣場震到,兩個本來支持溫俊的董事互相看了一眼,不再繼續口出污穢的話,暫時變得沉默起來。

溫俊巴不得會議室裡被攪得亂七八糟,所有人無忘離開才好,所以看到支持他的人竟然被溫涼一句話說得沒了聲,沒好氣的翻起了白眼。

“今天的董事會到此為止,溫涼,你有什麼話到我辦公室說吧。”

幫手指不上,溫俊便開始行駛起自己的職位優勢來,立刻決定終止會議。

“可能會有些不方便,還是在這裡說比較好。”

溫涼輕咧嘴角,不屑的看了眼溫俊,又環顧整個會議室。

她瘦弱的身體雖然坐在輪椅上,可無形釋放出的震懾力卻很大,兩個小聲議論的人也被她的眼神盯得閉起了嘴巴。

“蔡叔。”

全場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過來。

“溫涼,在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父親,這是溫氏的董事會,豈容你在這裡撒野。”

溫俊黔驢技窮便想出了以長輩身份來壓制溫涼,說話的同時他起身沖向並不算遠的女兒。

如果他能傷到她最好,就算是傷不了,推倒她也行,至少讓場面混亂失控,然後他就有機會阻止她。

也許是溫俊太過關注溫涼,並沒有注意到後者身後的高大男人。

他的手還沒有碰到溫涼已經像被鉗住一樣動彈不得。

“啊……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對我動手?”

一陣慘叫,溫俊的手腕處發出了哢嚓的聲音,然後他便完全使不上力氣。

“我的職責是保護太太的安全,並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對不起溫先生。”

易盛說得非常客氣,可態度卻毫無示弱。

其實他已經算是手下留情,否則溫俊的那只手估計已經斷了。

太太……

溫俊吃驚的看著面無表情的溫涼,恨得牙根直癢又對她無可奈何,兩隻眼睛滴溜亂轉一時也沒了主意。

“各位,其實今天召開這個臨時的董事會是我通知大家的。”蔡文彥收到溫涼的示意,向前一步面對會場裡的每個人說道。

“蔡文彥,你以為你是什麼人,別仗著死了的董事長的青睞在這裡作威作福……”

姓柯的董事不敢對溫涼不敬,可並不把蔡文彥放在眼裡,立刻反唇相譏。

“柯董言重了,蔡某再不識抬舉也不會做任何越矩的事情,只不過接下來要說的是老董事長仙逝前的遺言。”

蔡文彥身子站得筆直,口吻從容淡定。

就在他說出遺言的時候,所有的董事開始不淡定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姓柯的董事同樣也是大驚,看向眉頭皺成了川字的溫俊,後者的表情似乎已經說明蔡文彥的話是真的,倒吸口涼氣,氣勢不再囂張。

溫廷的遺囑那可不是兒戲,溫氏現在是溫俊的,一旦蔡文彥說完,上面的那把交椅誰坐還不一定,他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

聰明人必須學會審時度勢,對於柯董收放自如的態勢,溫涼是看在眼裡,心裡只是冷冷的嘲笑著。

一群牆頭草的人。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他們在事實面前不會提出更多的異議,不會再幫著溫俊反對她。

蔡文彥的手中多了一份神秘的緊緊繃起來的檔袋,他不緊不慢的打開。

“蔡文彥,我溫俊自問待你可不薄……”溫俊微眯著雙眼,死死盯著他手

中即將打開的袋子,心裡極其不甘。

“總經理,我也只是依著老董事長的囑託辦事,對你並沒有任何的不滿。”

蔡文彥不多做解釋,快速的抽出一份經過公證的紙張,然後展示在了所有人面前。

“大家都知道老董事長把星暉樓百分之六十留給了溫涼小姐,這裡是另一半的遺囑,只要是溫涼小姐結婚,溫家所持有的溫氏的股份便會分她一半。”

他的話音未落全場譁然,尤其是溫俊,兩隻眼睛瞪得像牛眼般站了起來。

“蔡文彥,你在說什麼?”

活生生的從他的手裡分出去一半的股份,這和硬搶有什麼區別?

“沒錯,溫總,現在溫涼小姐擁有溫氏股份的事實已經成立,她完全有權利參予到公司的董事會議及運營中來。”

蔡文彥斬釘截鐵的說著,然後將手中的遺囑推到了他面前。

“信口開河,你把溫家當什麼了,隨便拿張紙出來就能冒充我父親的遺囑嗎?荒唐。”

溫俊根本不看那張面前的紙張,而是毫不猶豫的撕成了幾半。

死無對證,只要他咬定了溫涼和蔡文彥勾結在對付他,他在溫氏的位置就沒有人動得了。

白紙黑字,他甚至有些的得意了。

溫涼畢竟是個涉世未深的小丫頭,竟然會允許蔡文彥把遺囑給他看。

說起來,蔡文彥倒是在暗中幫了他一把。

天意要助他溫俊得勢,誰來作證都沒用了。

“那只是一份影本,你想撕我可以讓蔡叔再幫你印幾份。”

溫涼從容淡定的看著溫俊發狂的樣子,聲音不大卻是字字有力。

她的鎮定無形成了最大的對溫俊的嘲諷。

溫俊和林美婷利用她住在溫家,不但對她事事吝嗇壓榨,還將她應得的溫氏的股份紅利不斷的壓去,從來沒有姑息過。

她現在只是在拿回屬於她的東西,他有什麼理由暴跳如雷。

“溫涼,你個白眼狼,你以為僅憑你幾句話就能騙得過所有人嗎?這件事我絕不會善罷甘休,等著法院的傳票吧。”

溫俊一陣吹鬍子瞪眼,不得不率先走出會議室,以表示他的憤怒。

總經理提前離開了,其他人卻沒有人動,仍然紛紛坐在座位上。

依著溫涼現在手中所持有的所有,星暉樓加上溫氏的股份,她的實力已經完全超越了溫俊,溫氏的董事們個個精得很,怎麼可能搞不清楚狀況,還去站到溫俊一旁。

甚至連最開始和溫涼叫囂的兩個董事也都安靜的坐著,臉上的諂媚與恭維不言而喻。

“溫氏的未來有希望了,我相信在新任的溫董事長的領導下,公司一定可以重現輝煌,甚至再上臺階。”

柯董是最先發言的,好像完全忘記了他剛剛的立場,眼神中盡是慈祥的看著溫涼。

“各位。”

溫涼的輪椅行到了會議中間,她先是緩慢的將目光在每個人的臉上停留兩秒,然後才淡淡的開口:“論資歷大家都是我的長輩,我何德何能可以坐董事長的位置呢。”

她先是否定了柯董的話,就在後者還想笑著說她自謙時,她輕擺了擺手。

“溫氏現在的狀況大家心知肚明,想要公司好也就是讓我們的未來變得光明,所以必須要推選一位才能出眾的來擔任執行CEO,這才是當務之急。”

她的話鏗鏘有力,會場中的所有人沒有任何異議。

“我知道今天的事情發生得有些突然,大家可能還需要時間適應,不如先提名幾位,下次董事會時我們再嚴肅的討論一下如何?”

“溫小姐應該已經有心宜的人選了,不如說出來聽聽。”

柯董為了消除他剛剛與溫涼建立的嫌隙,時時都會冒一下頭髮個言,以爭取對方的好感度。

趨炎附勢的兩面派,可有的時候,他的點精之語倒是極好的鋪墊。

溫涼的臉上露出了極和藹的微笑,站著他點了點頭。

“既然柯董這麼說,那我就不才先提名一個人,舉賢不避親,如果大家覺得不合適,我們一周討論其他人選也無妨。”

其實對於溫氏新任的執行CEO,溫涼和蔡文彥在決定公佈遺囑便已經研究過,自然早已經達成了共識。

溫涼轉臉看了看蔡文彥,後者也是贊同的輕點頭。

然後她又將目光看向魏思遠:“魏董,不知你是否願意?”

眾人豁然開朗,一陣小聲的議論之後所有人都舉起了右手:“同意。”

論才學和遠見,在溫氏,魏思遠確實算得上是最合適的人選,這點不會有人置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