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18章 敬酒怎麼吃?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58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好了,閒雜人等都回避了,現在說點正事吧。”

在傅家傭人面前還是和藹可親的溫家夫人形象,當只剩下林美婷和溫涼時,前者的臉色立刻冷了下來,繃得緊緊的。

“有什麼好說的,我只是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她翻臉,溫涼也沒準備笑臉迎她,淡淡的嘟了嘟嘴巴。

這是在幹什麼,嘲笑嗎?

看到她的反應,林美婷克制的怒火瞬間開始往外冒了:“溫涼,你白吃白喝白住在溫家長這麼大,溫家哪點對不住你了,還有臉在這裡氣定神閑的和我說話。”

“有什麼不可以的嗎?”

她越生氣,溫涼越顯得淡定,不緊不慢的抬眼和她對視著。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林美婷額頭的青筋開始暴露出來,因為粉妝塗得稍厚了些,出現了絲絲的細小紋路:“你就是只白眼狼。”

“林美婷,你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了,如果今天是溫俊讓你來尋釁的,那我勸你還是省省力氣得好,畢竟這裡是傅家。”

傅家兩個字溫涼特意說得很重,充分的表明自己也是一片好意。

林美婷如果在別墅鬧起來,傳出去對溫家的聲譽也會有影響。

“溫涼,別以為做了傅太太你就可以無法無天了,說到底你還是姓溫的,溫俊還是你的父親,你今天搶了他的股份,明天一定會受到報應的。”

林美婷毫不領呢的對著身側輕呸,眼角毫不避諱的透出了陰險的光束。

溫涼不仁她就會不義。

早上僥倖讓其逃過了一難,可並不代表以後就沒有機會下手了。

她對付溫涼可是從來就沒有心慈手軟過。

“林美婷,你好像還沒有搞清楚狀況。”

溫涼對於她的威脅卻是嗤之以鼻,無奈的歎了口氣,然後意味深長的看過去:“爺爺的遺囑剛剛公開我便出現了意外,你說,外界會將責任推到誰的身上?”

她是反問,其實已經給了林美婷肯定的說法。

溫涼剛接手的股份是從溫俊手裡奪去的,而且再加上董事會上溫俊的甩袖而去,溫涼如果出現意外,所有人便會將矛頭指向溫俊。

林美婷大吃一驚,有些不相信的眨了眨那雙貼了假睫毛的眼睛。

她不是傻子,其中的因果聯繫自然一想便透。

“溫涼,你不要血口噴人,我的意思可不是你說的那樣。”

“不是最好,否則我如果再有什麼意外,你們一家都別想好過。”

溫涼冷哼,聽出她話裡的心虛,已經證實了自己的推斷,早上的跟蹤事件幕後指使者就是她們。

而具體是誰,已經不重要。

“溫涼,虧得我好心來探望你,你竟然這麼對我說話……”

林美婷本是盛氣淩人的面對溫涼,突然轉變了姿態,語氣都變得無助而可憐起來。

又搞什麼?

溫涼麵無表情的看著她變臉的速度,嫌棄的將目光轉向別處。

“太太,點心做好了。”

阿香手中端著一個託盤從餐廳出來,精緻的幾盤點心散發出了各種沁人心脾的香味。

“去找找溫立誠少爺,他剛剛出去了。”

溫涼這才明白了林美婷變臉的原因。

她是背對著餐廳坐的,所以完全看不到裡面走出來了人,可是林美婷卻是看得清楚,也很會反握時機的裝出了無辜的可憐樣子。

利用別人的憐憫之心而博取同情,真是百試不爽啊。

溫涼當然不會因為這小小的誤會向阿香解釋,也沒有必要。

怎麼說她都是傅家的女主人,就算是她有傭人們心中留下了蠻橫的初印象又怎樣,人在做天在看,她相信日子長了,他們自然會瞭解她的為人。

阿香恭敬的將點心放下,然後退出去找溫立誠,林美婷似笑非笑的看著一臉平靜的溫涼。

“溫涼,難道你就不怕引起眾怒,被人戳脊樑骨嗎?”

“謝謝你的好意,這些不用你多慮了。”

溫涼伸手拿了一塊小點心,看都不看她的放進了嘴裡,回味的點了點頭。

傅家有兩個主廚,一個負責中餐,一個負責西餐,每個人都各具特色,做出來的菜品也是可圈可點,比外面糕點店裡賣的可強太多了。

看到她的悠然自得,林美婷感覺眼睛被刺痛了,氣得直咬牙根:“人言可畏,想要不被人用唾沫淹死,趕緊把那些股份還給你爸,那些並不屬於你。”

“不屬於我難道屬於你嗎?”

溫涼感覺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雙好看的眼睛眯成了兩條縫。

“溫俊

的就是我的,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

林美婷以為她猶豫了,立刻擲地有聲的用力點了兩下頭,傲慢得很。

“這是自然,我也沒有興趣。”

溫涼聳肩,對她的話並無異議:“既然如此,你還來找我幹嗎,回去找你丈夫關起門來說就是了,那是你們的事情。”

“不對,”林美婷先是得意的咧了咧嘴角,突然又感覺話風有些不對,立刻正了聲色:“溫涼,你這是故意胡攪蠻纏,我們現在說的是你手裡股份的事情。”

還好她反應夠快,要不然就被面前的這個女人給糊弄過去了。

從小就她鬼主意多,表面上看著是忌憚她和溫俊,其實心裡仗著有溫廷的疼愛不知怎麼嘲笑他們呢。

現在溫廷不在了,她又嫁給了傅衍煜,越發是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了。

溫涼不冷不熱的噓了口氣:“林美婷,溫俊的股份你可以涉足,可是我的股份你沒有發言權,所以就不用你我費心了。”

“溫涼,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林美婷要瘋了,她感覺怎麼說都辯不過溫涼,瞬間站起,伸出一隻食指直指過去。

“敬酒怎麼吃?罰酒又怎麼吃?”

身後一個低沉而磁性的男聲響起,先聲奪人的氣勢,讓聽者心裡不禁咯噔一聲。

“傅……先生,你回來了。”

林美婷回頭,本來還豎著一雙眼睛,想喝斥哪個沒有禮貌的插嘴,當看清走進來的是傅衍煜時立刻皮笑肉不笑的咧開了嘴角。

她明明是看到他的車出去才進來的,怎麼他這麼快就回來了?

林美婷詫異的看著傅衍煜,莫名感覺到手心有些冷汗出來。

“溫夫人,不管怎樣,現在溫涼是我老婆,以前的事過去就算了,但是以後她如果再遇到什麼意外,我就不會再坐視不管了。”

傅衍煜只是若有若無的斜了她一眼,徑直走到了溫涼的身旁,用行動表明自己的立場。

他的肩膀在放到溫涼肩頭的瞬間,後者不禁渾身起了一層淺淺的雞皮疙瘩。

雖然她知道他是故意做給林美婷看的,但是對於這種親昵的接觸還是有些抵觸。

“有你這話那我就放心了,本來我就是不放心溫涼所以來看看,沒想到你們這麼恩愛,真是太好了。”

林美婷多聰明的一個人,自然聽出了傅衍煜沒有明說出來的警告。

“對了,剛剛你說什麼酒來著?”

溫涼看到她的窘迫,舊話重提,回憶起前一分鐘她的話來。

她就是故意的,想看看林美婷怎麼自圓其說剛才的狠話。

“啊呀,溫涼,你一定是聽錯了,我不是說了,溫氏裡有些人以老賣老敬酒不吃吃罰酒,提醒你多留心些的嗎?”

用謊言解釋謊言,林美婷圓話的功底確實夠厲害。

真的可是睜眼說瞎話,把黑的說成白的,把斑馬指成鹿。

溫涼抿唇,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原來是這樣,我可能是走神了。”

“是啊是啊。”

聽到她沒有再繼續抬杠,林美婷暗抒一口氣,忙笑呵呵的拍了拍手,然後將目光放向窗外:“立誠這孩子就是玩心重,這是跑到哪去了,半晌都沒回來。”

傅衍煜都回來了,有什麼話她也不好再說下去了,所以現在離開毋庸置疑是最好的做法,但是兒子還沒有回來,她不能丟下他不管。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她的話音未落外面便跑進來一個人。

不是溫立誠,是阿香。

“太太不好了……”

阿香上氣不接下氣的大喘著,剛想開口卻看到傅衍煜也在,嚇得立刻忘記了後面要說的話。

“怎麼了?”

溫涼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慌張的樣子,不解的抬起眼。

傅家是個非常講究的地方,尤其傅衍煜喜靜不喜鬧,所以每個傭人在進來前都受過嚴格的訓練,坐得正行得端,說話走路必須穩重踏實,不能慌張一靜一乍,很明顯,阿香失態了。

“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立誠?”

林美婷直覺感覺不好,因為這個女傭是被溫涼派去找溫立誠的,所以她第一反應便是兒子出了意外。

“有話慢慢說。”

傅衍煜臉色依然冷漠,聲音中也聽不出任何責怪的意思。

阿香這才大吸了口氣,然後邊說邊指向車庫的位置:“溫少爺把傅先生最喜歡的跑車撞壞了。”

“你說什麼?”

這回別人沒有反應,林美婷先是驚的站了起來:“立誠他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她已經等不及阿香的回答,抬腿便向外沖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