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19章 久違的親切感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57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溫立誠因為好奇傅衍煜家的車庫,獨自跑去看。

不看還好,一看,他是真正的喜出過望。

不起眼的一排平房中,竟然擁有著好幾輛世界上的頂級豪車,邁馬赫,法拉力,還有勞斯萊斯,另外幾輛雖然稍稍遜色,可也都是價值過百萬的。

“果然礦主就是不一樣。”

溫立誠邊興奮的搓著手邊一輛輛的看過去,尤其是那輛黃色的法拉力旁邊更是流連忘返。

溫家雖然資產也不少,但和傅家比起來就不夠瞧了。

再加上溫廷在世時對家裡人的嚴格要求,行事必須低調內斂,所以每一輛配車都屬於大眾款車型,他去世後溫俊掌控著溫氏效益日減,所以也沒有過多的在配車上花費過多資金。

溫立誠早想要一輛又炫又酷的跑車了,只是礙於他年紀還小,所以溫俊堅持不給他配車,但是林美婷已經承諾,在他十八歲生日時會送一台給他。

畢竟要得到自己的跑車還需要兩三年的時間,溫立誠看到面前的法力真的是邁不動腿了。

他想上去試試手,強烈的想上去感覺一下。

伸手去拉駕駛室的車門,沒想到竟然打開了。

“哇噻,這可是赤祼祼的誘惑啊。”

溫立誠用力的咽了下口水,忙又將車門關起。

他是想堂堂正正得到主人家的許可再體驗的,可四處看了看,想找一個傅家的人打個招呼問問,偏偏就是沒有人現身。

他是太想感受一下法拉力的魅力,甚至急得感覺跑回別墅問過溫涼都是浪費時間。

一番思想上的小掙扎,最終他還是像著魔似的坐了上去,並且找到了法拉力的鑰匙。

就在溫立誠剛剛啟動車子,想踩下油門試試它的動力如何,正巧阿香找來,看到他坐在傅衍煜最心愛的跑車裡,瞬間嚇到了。

“溫少爺,不可以。”

傅衍煜對這輛黃車跑車輛的喜愛非同一般,雖然他不會經常開,但是每天都會命人將它開出去溜彎,日常的保養事宜更是毫不馬虎。

阿香想提醒溫立誠快下來,小心闖禍,可她的嗓門剛開,法拉力卻結結實實的撞到了車庫前面的護牆上。

跑車都是中看不中用的,法拉力的前部在撞擊中瞬間嚴重變形,前引擎蓋都半彈了起來。

阿香傻了,她的腦子一片空白,唯一的念頭就是快些回去稟告太太,看看如何處置,所以她轉身便往回跑。

“喂,你別跑……我不是故意的,喂……”

溫立誠本是一腳踩著刹車一腳去踩油門,聽到阿香突然冒出的叫聲,畢竟心虛,瞬間腳滑了一下,刹車沒踩住,於是便撞了。

他想制止唯一的目擊證人阿香,解釋他是無心的,可看到對方跑開,卻坐在車裡根本沒辦法下來。

他被車裡彈開的氣囊擠得無法動彈。

“立誠,你怎麼了?”

林美婷邊哭邊邊按著阿香說的方向跑過去,第一眼看到損壞嚴重的車子,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忙往駕駛室處瞅。

“媽,我沒事,就是被卡住了出不來。”

溫立誠嘟囔著,聲音清晰的回答著,還不停的揮動著可以自由支配的手臂。

“你這孩子……可嚇死我了。”

林美婷本還是聲音哽咽,聽到兒子的回應,暗舒一口氣,越開始大聲的嚎啕起來。

“媽,你快放我出來,我又沒死。”

溫立誠看到母親只是站在一旁哭,根本不想著先幫他脫圍,徹底的懵了。

“去幫溫少爺一把。”

傅衍煜推著溫涼隨後趕到,他沖著一起趕過來的傭人們示意。

溫立誠終於從車裡走了下來,全身上下完好無損,甚至連點皮肉傷都沒有受。

可看著毫髮無傷的兒子,林美婷卻堅持要拉他去醫院做檢查。

“我都說了沒事,查什麼查。”

溫立誠有些不耐煩的甩開她的手,然後看向傅衍煜:“對不起姐夫,你的車被我撞毀了,我會賠你的。”

是個敢作敢當的男人。

傅衍煜輕挑劍眉,還沒有說話,林美婷又搶步過來:“你說什麼呢,手無縛雞之力賠什麼賠,你姐姐會處理的,不用你多事。”

隨後她便理直氣壯的看向溫涼:“是吧?”

這姐姐兩個字來得還真是代價夠大的,可惜她並不想接受了。

“這是你兒子惹的禍,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溫涼淡淡的搖頭,否定了她的說法。

溫涼準備袖手旁觀了,那怎麼行。

法拉力啊,不管它是不是限量版的,價格都低不了,再加上它

是屬於傅衍煜的,後者要是計較起來,她得掏多少錢才能平息這個風波。

她可是在溫俊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證來向溫涼要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的,現在目的沒有達到,反倒還要背負一筆巨額賠償款回去,她的臉上實在是過不去。

即便溫俊不會因為那些錢對她怎樣,她自己也不甘心莫名其妙的拿出那些錢。

在林美婷的心裡,她感覺那些錢不是為了兒子闖的禍負責的,而是在變向的送到溫涼的手中,別提有多不甘願了。

“溫涼,不要忘記了你姓什麼,長姐如母,立誠可是你的弟弟。”

這個時候想起來這層關係了,是不是有點太晚了。

溫涼咧唇,不屑的輕嗤道:“長姐如母,那是他母親死了的情況下,你不還健在嗎?”

稍緩口氣,她又接道:“再說,我不是已經和溫家斷絕關係了嗎,現在怎麼算也輪不到我來替他還這帳。”

一輛法拉力值不了多少錢,可溫涼是鐵了心這次不再遂林美婷的意了。

傅衍煜只是站在一邊保持著沉默,聽著她們的爭執不表態。

車主是三緘其口,林美婷對於溫涼的無情是氣得牙根癢癢,再次拉住溫立誠的手臂:“走,我們先去醫院。”

“我都說了沒事,總嚷嚷著去醫院做什麼。”

溫立誠再次想甩開她,卻沒有成功,只能懊惱的直跺腳:“我給我爸打電話。”

其實他小小的年紀自尊心也是很強的,看到傅衍煜不出聲,感覺面子上掛不住了,以為對方是怕他抵賴不賠,便準備直接讓溫俊過來解決。

母親說他是個孩子,那他就找個說話算話的大人來處理,他這誠意夠滿了吧。

“打什麼電話,你爸現在忙著呢。”

林美婷從來沒有見過兒子如此固執,說準確的是急著要敗家,竟然想到讓溫俊出面。

溫俊一旦來了,這錢就賠定了。

一輛跑車的錢,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想想她的心就跟著疼得要命。

“他忙什麼,剛剛來的時候,他不還在家裡嗎?”

溫立誠也是太誠實,完全不理睬母親的擠眉弄眼不說,還總是說些實在話。

年輕氣盛,他從小衣食無憂慣了,感覺幾百萬也許和幾千幾萬區別不是很大,只不過多幾個零罷了。

“你這孩子……”

林美婷徹底的無語了,被兒子兌得沒了話說。

“雖然那車的性能不錯,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讓他去醫院看看吧,其它的後面再說。”

看到溫家母子兩個的僵持,傅衍煜目光柔和的看向溫涼。

“也好。”

溫涼其實已經看不下去林美婷吝嗇的本性展露,聽他這樣說,這才點頭。

其實她剛剛撇清關係,一是不想再和溫家有瓜葛,二也是想看看林美婷會如何處置溫立誠的事故。

只是沒想到,後者除了推諉沒有一句準備承擔責任的意思。

在利面前貪婪無度,相反她便成了葛朗台,既然失了兒子尊嚴都不願意拿出一分一厘替他留住顏面。

“是啊,我覺得也是,立誠,快走。”

林美婷其實已經堅持不下去了,她提心吊膽的怕傅衍煜說出什麼賠償的話,還好沒有,所以強硬的拽著溫立誠上了她們自己的車。

“一人做事一人當,你是膽小鬼我不是,送我回家,我要去見我爸。”

溫立誠都要慪死了,懊惱的坐在車裡,沖著林美婷直嚷,而後者卻只是好脾氣的說他太孩子氣,不懂得利害關係。

看著溫家的車駛出傅家別墅,溫涼這才歉意的抬頭看向高大筆直的傅衍煜。

“那輛車我會負責賠償,請你不要介意。”

她對林美婷說狠話只是不想受其擺佈,但有句話後者說得沒錯,她姓溫,所以不看僧面看佛面,她想到九泉之下的溫廷也不會坐視不管。

“那只是一輛交通工具而已,和你有什麼關係。”

傅衍煜微蹙起了眉頭,冷冷的回了一句,邁著大長腿走向另一輛不遠處的車子,易盛正打開車門在那裡等著。

本來他是回傅氏處理事情,中途想起來忘記了點東西才折了回來,沒想到正巧碰上林美婷母子。

他臨時改變了主意留了下來。

現在林美婷走了,他必須要立刻回公司去。

“我……謝謝。”

傅衍煜的背影在她的視線裡漸漸變小,然後消失在了那輛黑色的防彈轎車中。

她怎麼突然會感覺他的樣子有些熟悉,一種久違的親切感讓她悵然若失。

為什麼,她以前從來不認識他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