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20章 一物降一物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57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溫氏正在經歷一次顛覆性的變革,溫涼的時間也變得緊張起來。

她除了每天需要花大量的精力用於熟悉溫氏的經營狀況及一些細節,還準備對溫氏的內部管理層進行一次大清洗,首先的自然是溫俊。

溫氏的執行CEO必須是一個果敢有遠見的人,溫俊資質平平又非常的自大固執,他在公司的決策中出現了問題也不願意承認,更不會聽下面人的建議,所以魏思遠上位。

“對於溫總的做事風格,公司很難有長遠的發展。”

相比起溫涼,曾經一直跟在溫廷身邊,對溫氏瞭若指掌的蔡文焉始終在公司裡效力,自然是最有發言權的。

“確實。”

溫涼贊同的點頭,意味深長的歎息著:“這也是我這次決定公開爺爺遺囑全部內容的初衷。”

她說完又轉臉看向剛剛接手溫氏CEO的魏思遠。

此時是他們三個對溫氏規劃召開的第一次碰頭會,也是對外保密的一次小型會議。

魏思遠迎上她的目光,明白她眼神裡的殷勤期望:“我會皆盡全力的,雖然過程可能會有不少阻力,但是一定不會辜負你們的信任。”

他看看溫涼又看看蔡文彥:“當然,蔡叔做為公司的老前輩,如果發展我哪裡做得不到位,一定要及時的指正出來,我必會虛心聽取。”

“你的能力我和蔡叔都是認可的,客套的話放在一邊,當務之急是如何能盡可能快速的扭轉溫氏的虧損狀況,否則公司的公信力再這樣大打折扣下去,經營上就會越來越難。”

溫涼自然是看好魏思遠的能力,否則當初也不會提名他來做公司的CEO,再加上彼此的熟識,所以她說話也很直接,不拐彎抹腳。

沒有一句綴訴,看似柔弱的女人行事卻異常果敢和有執行力。

魏思遠抿唇,對她的話並無異議:“這也是我在考慮的問題,並且已經有了簡單的設想,這裡是初步的一些想法。”

說著,他把手中的資料夾遞了過去。

溫涼和蔡文彥相視一笑,看來他們是選對人了。

而相比起這份可圈可點的溫氏發展規劃來說,真正的讓溫俊下臺便是接下來的重中之重。

在臨時董事會上,溫涼雖然已經提議了新的CEO人選,而且也是全票通過的,可畢竟只是一些口頭的決定,並沒有正式成文。

沒有正規的檔成形,溫俊仍然坐在溫氏總經理的位置上,否則也不會有這次的小議論還需要對外保密。

……

溫涼回到傅家別墅時天已經黑了。

“太太你可回來了,今天辛苦了。”

管家似乎等了很久的樣子,看到她下車,忙迎上去幫著放輪椅。

“還好。”雖然溫涼已經覺察出了他是有話要說,也沒有追問,只是淡淡的回應著。

等到她坐進輪椅裡,管家這才小聲的稟告道:“先生一直在等您回來吃飯呢。”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可溫涼聽得出他的擔憂與不安。

看來傅衍煜已經顯得很不耐煩了。

可這能怪誰,她又沒有提前收到他會回來吃晚飯的消息,更何況,她是有事情才耽誤了,又不是出去玩樂了。

退一步說,就算是玩樂又如何。

她只是嫁給了傅衍煜,又不是賣給了他,人身仍然擁有自由權。

“我吃過了,讓先生自己吃吧。”

了然的眨了眨眼睛,溫涼感覺自己並沒什麼做得不妥的地方,所以對於管家的小心翼翼非常的無奈,準備獨自回屋。

“太太,這……”

管家震驚,不知所措的一臉為難。

他以為溫涼會對於晚回家而致歉,沒想到竟然無所謂的樣子,還準備將等了她近一個小時的主子晾在一邊。

雖然大家都看得出傅先生對她的刮目相待,但如此不識抬舉真的好嗎?

他在傅家幹了也不少年了,幾乎是看著傅衍煜長大的,後者的行為做事向來沒人看得懂猜得透,可是狠辣勁卻是很多人都見識過了。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那麼個一般人不敢惹的主,傅太太卻敢公然叫板,膽量非同一般啊。

心裡感慨著,管家卻不敢按著溫涼的原話去覆命。

“好吧,我去見傅先生。”

溫涼看出他的膽怯,也不想過於為難他。

其實,他不敢去給傅衍煜覆命,她又何嘗願意去與那位傅先生面對面。

暗自輕歎,她推著輪椅準備進屋。

傅衍煜正坐在客廳的沙發裡擺弄著平板電腦,兩條大長腿交疊翹著,安靜的他渾身散發著一種別樣的沉寂,與

往日冷面氣場完全不同。

也許是他過於專注平板上的內容,溫涼靠近五秒他竟然都沒有抬頭。

為了免除尷尬溫涼只好故意乾咳兩下,然後似隨意的說道:“我回來了。”

聽到她的話,傅衍煜這才毫無表情變化的抬起眼瞼:“去讓廚房把菜熱一下。”

好不容易看她了,可他的話卻是對跟在溫涼身旁的管家說的。

還是感覺尷尬得很。

溫涼抿了抿唇,重複了自己和管家說過的話:“我吃過了。”

“哦。”

傅衍煜應了一聲,目光卻仍然看向管家:“去吧。”

並沒有收回他話的意思。

“……”

溫涼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吃過也得陪著他再吃一點。

丈夫吃飯,即便是妻子不餓也得坐在一旁陪著,電視裡賢慧的老婆都這樣演的。

“怎麼樣,可以開飯了嗎?餓死了。”

正在溫涼無奈接受和傅衍煜難得在家裡共進晚餐,想想到時的冷氣場都要讓人喘不過氣時,有個人邁著大步從書房裡走了出來。

南風,傅衍煜的私人醫生,溫涼上次見過他。

和傅衍煜皆然相反的性格,他的出現讓她的心裡稍稍多了些安慰。

多個人就會熱鬧一點,飯桌上也不至於過於冷場。

“餓死鬼投胎嗎?”

傅衍煜沒有正面回答南風,只是嫌棄的沖著他翻了個白眼,起身走到溫涼身邊推動了輪椅。

“是你非要拉我來吃飯的,要不然我也不會餓兩個多小時的肚子好吧。”

南風完全不理睬他的冷面表情,不服氣的叫起了冤來。

雖然他的話完全是沖著傅衍煜說的,但是溫涼聽著還是感覺不好意思。

“抱歉讓你久等了,我不知道你會來,否則肯定會早些回來的。”

“你這話言重了,工作要緊,我……只是沖著他發發牢騷罷了。”

聽到她的客氣,南風忙擺手,大大咧咧的笑了起來:“其實,能和你這樣的美女共進晚餐,再等個把小時也是值得的。”

這話說得雖然戲謔,但溫涼卻是非常的受用。

有哪個女人不喜歡被人恭維和吹捧,更何況只是無傷大雅的玩笑話。

溫涼不是個難相處的人,她的身上有種特別的親切感,誰接觸都會感覺莫名的舒服和喜歡。

正在磨嘴皮子的功夫,管家過來彙報,說菜已經擺好,只等主人們上桌。

一行人這才走進餐廳,傅衍煜當仁不讓的推著溫涼。

他在的時候,這似乎便成了他的義務與責任。

經過前幾次的彆扭,現在溫涼也漸漸熟悉了他的親力親為,不再拒絕,反倒是有種難以說出的踏實感。

是的,傅衍煜在身邊她就會感覺非常的安心,這是她長這麼以來很少會體會到的,溫廷活著的時候,她倒是時不時也會有同感。

“太太,這是先生特別吩咐為您煮的燕窩羹。”

廚房裡負責膳食的大廚親自上菜,恭敬的將一個白色瓷碗擺在了溫涼的面前。

她吃過飯了。

溫涼想重申一遍,可正巧抬頭迎上傅衍煜的眼神,她還是決定放棄說明。

畢竟她是坐在餐桌旁的,總不能幹瞪著兩隻眼睛看著另外兩個男人吃,這樣他們也會感覺不自在吧,於是她輕點了點頭:“謝謝。”

謝謝,主人對傭人說謝謝,這在傅家別墅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大廚沒有受寵若驚的微笑,反倒臉上現出了不安和惶恐:“太太,這個羹是不是哪裡不合您的心意,我再去重新燉一盞吧?”

“不用了,你去忙吧。”

溫涼只是習慣性的說了一個禮貌用語,沒想到會看到對方那樣的表情,納悶的眨了眨雙眼,拿起了面前的湯匙。

“你不用和他們那麼客氣,否則他們會以為犯了什麼大錯呢。”

看到溫涼和大廚的對話,南風大口的將面前的菜都塞進了嘴裡,然後邊嚼邊出聲。

估計確實是餓壞了,本來稱得上儒雅的他此時的吃相可實在有些不雅,要不知道的以為他是從非洲逃難來的似的。

毫無疑問,南風解答了她的困惑,而問題的直接原因肯定是傅衍煜,他從來不會對傭人們說謝謝。

“我出錢,他們做事,雙向的,不需要特別說謝謝。”

傅衍煜比起南風的大塊朵碩吃得是相當的文雅,舉手抬足盡顯紳士風度:“就連他也是一樣的。”

看到傅衍煜指了指他,南風嫌棄的咧了咧嘴角:“你出錢我治病,但沒有說過你可以隨便餓我肚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