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24章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60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傅衍煜,你瘋了。”溫涼就在被傅衍煜扶起的瞬間,使出了吃奶的勁將他推開,大聲的吼著。

毫無防備,傅衍煜高大的身子向後趔趄了兩步,重心不穩跌坐在了地板上。

“我的腿永遠也站不起來了,你以為你是誰,短短幾天就想讓我再次行走?”

溫涼面紅耳赤,看著男人的冷面,有種不可理喻的感覺。

“難道你準備永遠就這樣坐在輪椅上嗎?”

相比起聲音高了四度的溫涼,傅衍煜的嗓音依如往日般平靜,口吻中卻帶著無形的壓力。

他看著像是被電到似的女人,她那麼瘦力氣還真不小。

“這是我的事情,不用傅先生多操心了。”

重新坐回床上,溫涼的怒火直沖腦門,也沒有心思再忌憚他散發出的強大氣場。

“現在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還有誰會在乎你。”

傅衍煜也開始激動了,他用力的扣住溫涼想抽回的雙腿,一雙向來深不見底的墨眸裡射出了懊惱的光。

他說什麼?他在乎她。

什麼情況?

不對,他的話裡明顯有著她無法理解的深意。

溫涼怔在那裡,兩秒之後,她一臉的不解看向傅衍煜。

“我書房還有點事,今天到此為止吧。”

她還沒有問出已經到了嘴邊的疑惑,後者卻是快速的起身,邁著大長腿便向臥室外走。

“傅……”你把話說明白了。

溫涼看著那扇已經關起的門,用力的咬著櫻唇。

她用力的回憶著從小到大的每一個片斷,根本就沒有任何有關傅衍煜的資訊出現,她可以非常肯定從來都和他沒有見過面,但是……

他剛剛為什麼要那麼激動,還說出了那種讓她無法釋懷的話。

當然,如果說,他對她有了感覺,而且就是結婚這幾天的時間裡產生的,那是再荒謬不過,溫涼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事情變得越來越撲朔迷離。

真相究竟是什麼?很明顯傅衍煜也在掩飾中,根本不願意告訴她。

絞盡腦汁想不通的問題,溫涼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迷迷糊糊的進入了夢境。

“這個沒良心的女人……”

過了兩個多小時,傅衍煜在書房裡看完了郵箱裡的最後一封郵件,輕手輕腳的再次回到臥室時,卻看到溫涼已經甜甜的睡著了。

他坐在床邊,看著她若有若無的蹙眉的動作,不禁想伸手去撫平。

本來他以為她會因為那句話再三的追問,或者,就算是不問,也會難以入眠,沒想到她卻完全沒有受影響。

難怪易盛在他面前說過,溫涼不是個普通的女人,適合做傅太太。

相比起溫涼的心大,他的擔心倒顯得多餘了。

手指伸在半空中,停了下來,他沒有去碰她,只是雙手輕攬住了她的腰身。

也許摟著她會不經意的進入她的夢裡,幫她驅逐出那些不令人愉快的畫面,那樣便可以讓她的眉頭不再發蹙。

……

“溫涼,你怎麼又來了?”

溫氏大廈,溫俊西裝穿得筆直,準備把他的私家車鑰匙交給門口的停車保安,抬頭看到溫涼被一個黑衣人推著,旁邊還跟了一個,正在走過來。

那兩個黑衣人都很面生,不是董事會那天站在她身邊的那個。

溫俊的嘴角嘲諷的咧了咧。

傅家還真是夠闊氣的,就連跟著主子的保鏢都會不斷的更換,還挺會顯擺。

“這裡是我的公司,怎麼能不來?”

溫涼目光平靜的抬起頭,面對著並不友善的溫俊,她沒有半分的膽怯。

“溫涼,你鬧夠了沒有?鬧夠就趕緊離開,不要挑戰我的忍耐力。”溫俊直到她的近旁,壓低了聲音發出了警告。

他甚至想去抓她的手臂,卻被其中一個黑衣人擋了下來。

“先生,請注意你的言辭,否則我們太太有權利去告你。”

黑衣人強勢的站在溫涼前面,對溫俊的態度不卑不亢,話語非常的硬氣。

“告我?你知道我是她什麼人嗎?你又算哪根蔥哪根蒜?”

溫俊本來看到溫涼就感覺腦仁疼,聽到他的話,不由得火往上冒,忘記了維持自己的形象,瞪起雙眼大聲斥責起來。

“溫先生,不要生氣,有理說理,實在不行就按阿強說的,我會考慮対薄公堂。”

溫涼沖著替自己出頭的黑衣人擺了擺手,示意他退後,平淡的對溫俊說了一句,不再停留,推著輪椅向裡走去。

“你……”

溫俊氣得牙根癢癢,可卻沒辦法再糾著溫涼不放。

他心裡很

清楚,如果真的兩個人鬧上法庭,他是一點便宜也占不到,因為溫涼手裡有溫廷白紙黑字經過公證留下來的遺囑。

真是人背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

溫俊懊惱的緊握著拳頭,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溫涼一行人走進電梯。

“美婷,想想辦法,一定要把溫涼趕出溫氏。”

他咬得牙齒咯咯響,回到辦公室第一件事便拿出手機給林美婷打電話。

“明的暗的都使過,我也是黔驢技窮了。”

聽到丈夫上來便一肚子慪火的聲音,林美婷的眉頭也是緊緊蹙了起來。

“難道真的就這樣將溫氏拱手相讓了嗎?

她最近一直在和那個蔡文彥研究重新推公司CEO的事情,而且聽說已經初步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可。

如果不趕在她正式交出提案前解決掉,我在溫氏的地位估計也保不住了。”

林美婷雖然一直是家庭主婦,可在他的事業中卻做了不少出謀劃策的事情,很多他不便於出面的難題她都會想辦法解決,說是他暗中的得力助手一點也不為過。

現在,這位背後的軍師都沒了轍,他是心急如焚。

“那不行,溫氏一旦到了她的手裡,我們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聽到丈夫的話,林美婷頭搖向像撥浪鼓。

溫俊把溫氏丟了,溫立誠的未來怎麼辦?還有她如何再在外面抬頭立足,到時不但丟了面子,手裡的資產更是論半的折損。

自從溫涼嫁給傅衍煜後,他們對於她的那些紅利的支配已經汲汲可危,一旦她收回所有的股份自由支配,他們的生活就相當於會從天堂直接掉到地面,甚至是穀底。

揮霍無度的生活讓她無法接受一下子少了那麼多的進帳,所以想盡辦法也要幫溫俊留住現有的一切。

“親愛的,你是不是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了?”

聽到林美婷斬釘截鐵的話,溫俊的雙眼不由得亮了起來。

“沒有。”

對方的愛稱讓林美婷不耐煩的翻了個白眼。

每次有求于她時,他的態度會好得不得了,偏偏她這個時候是最厭煩他的,嫁夫嫁的是舒服與幸福,可在溫家她更多的時候是感覺堵心。

當年溫涼進他們家門時,她就是一百二十個不願意,可是礙于溫俊對溫廷的言聽計從,她鬧過也是不了了之。

那時她就知道溫涼以後絕對會成禍患,現在好了,人長大了,竟然完全不念他們的養育之恩,翅膀硬了想飛了,還要和他們爭財產。

“喂只狗都比她強,真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越想越生氣,林美婷忍不住對著電話發起了牢騷。

“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意思呢,還是想想怎麼對付那個女人吧。”

溫俊聽她舊事重提,立刻支開話題。

往事不能提,要說起來,他只能怪溫廷那時的強硬,如果他不答應,後者會直接斷了他的所有經濟來源,並且還會剝奪他在溫家應得的股份。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他也是存了一絲的僥倖才屈從了溫廷的安排。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個繈褓中的女嬰會成為今天的強有力的對手。

掛了電話,林美婷瞬間將手機扔到了一旁。

“媽,怎麼了?”溫立誠正從樓上下來,看到她懊惱的樣子,隨意的問著。

“還不是你爸,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如果當初……”

林美婷是一肚子的苦水卻沒處倒,正準備全說出來一吐為快,可看到兒子那雙清澈幼稚的眼睛,她猶豫了。

“沒事,大人們的一些事情,和你無關。”

有些話還是爛在肚子裡的好,無論如何,他不適合聽她的牢騷。

她和溫俊結婚那麼多年,好不容易有了這麼個寶貝疙瘩,為了他,她也要將溫涼除掉。

想到這裡,她用力的扣了扣自己的手心。

“你們大人可真麻煩,一天到晚的事情不斷。”

溫立誠不屑的咧了咧嘴角,然後從保姆的手中拿過帽子扣在了腦袋上:“晚上有約,晚些回來啊。”

“阿誠,你爸不是不讓你晚回家的嗎?”

林美婷條件性的起身,忙向外追,可是溫立誠已經騎著摩托駛出了院子。

“一個個都不讓人省心。”

沒好氣的嘟囔著,林美婷不再糾結兒子晚回家的事情,重新將心思放回到對付溫涼上面。

之前的意外車禍沒有得逞,是她忽略了傅衍煜的存在。

想起當時在傅家別墅時傅衍煜的話裡有話,‘後果自負’那四個字得如千斤。

問題的棘手程度是她從未遇到過的,心裡越發的忐忑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