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25章 在我這,就是一碼事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62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溫涼雖然知道溫俊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可她並不在乎。

從小到大,她一直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尤其是現在,她要從他們手中分走溫氏的股份,自然不會天真的認為他們會保持沉默。

所以她沒有對傅衍煜的保鏢安排再表示抗拒。

“溫涼,溫俊今天來公司了。”

蔡文彥打電話想提醒溫涼多份小心,沒想到卻聽到她淡然的回答:“我知道。”

“看來你們已經見過面了?”

聽著溫涼的口吻,蔡文彥似乎已經猜到了什麼。

“是的。”

溫涼也不否認,應了一聲,然後將轉到了正題上:“蔡叔,我們必須儘快的召開股東大會。”

蔡文彥了然的點了點頭:“好的,我現在叫上思遠一起去找你,我們面談。”

溫俊一天在溫氏掌權,他們的處境就會很尷尬。

強龍壓不住地頭蛇。

雖然溫涼是溫氏是最有發言權的,可畢竟公司現在是在溫俊的手裡,什麼都聽他的,既然董事們沒有明著說出來,但私下還都是處於左右遊移的狀態。

“思遠,你的項目進行得怎麼樣了?”魏思遠本就在溫氏擔當著職位,所以三個人重新聚首,蔡文彥便閒聊般的詢問道。

“不太清楚。”

魏思遠回得有些無奈,搖了搖頭。

“發生什麼事了?”

聽到他的話不對勁,溫涼立刻警覺的看過去。

接收到她的目光,魏思遠抿了抿唇,聳肩算是默認了她的猜測。

溫俊開始出手了。

“他把我的項目移交給了柯董,其它的事情也在漸漸的架空我,現在我每天在公司裡是無所事事了。”

魏思遠長噓一聲,補充著目前的現狀。

“他怎麼能這樣幹?太過分了。”

全公司,不能說少了魏思遠就轉不起來,可比起那個姓柯的董事,他絕對是要強出十倍百倍的實力幹將。

溫涼沒想到溫俊會如此一意孤行,而且竟然為了對付她,他是完全不計後果的在胡鬧。

“其實這些都沒什麼,只不過現在公司裡人心惶惶,這個月的業績相比上個月又落了不少。”

魏思遠拋開個人的得失不談,想到溫氏也許會在溫俊的胡作非為越發下滑,就忍不住歎息起來。

“是啊,而且據我所知,和思遠有同樣狀況的人還有幾位,都是公司的中流砥柱,實在是不像話。”

蔡文彥附和著,將瞭解到的其它情況出說了出來。

溫涼的眉頭緊鎖著,俏麗的容顏透著冰冷的寒色。

“我們要加快搜集溫俊瀆職的證據了,我們必須在他將公司毀掉前做出措施。”

打蛇打寸,她要將溫俊推下臺,必須要有確鑿的力證才行,否則對於所有的員工她沒辦法解釋。

畢竟溫俊執掌溫氏的日子不短,就因為她的股份而退出,很多人還是會頗有微詞的。

“明白。”

蔡文彥和魏思遠同時點頭。

三個人心有靈犀的對視著。

表面上,溫氏仍然在下常的運營,可私底下已經漸漸屈向了一盤散沙。

人心齊泰山移,這個道理溫俊不是不懂,可他為了逼迫溫涼退出溫氏,除了在等待林美婷的私下行動,他也是想盡辦法。

溫涼進入溫氏,除了她手裡的股份,還有一些溫廷的老部下在支持她,魏思遠自然也是主力軍之一。

所以,他便想出了從其他人下手的辦法。

他在乎的是結果,是真正的讓溫涼不再和他對著幹,而至於過程如何,損失會多大,他完全無所謂。

在他的想法裡,反正公司虧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就算是魏思遠等人被轍了,自然會找到其他的人選,再差也不會差到哪去的。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現在他就是鑽盡了腦尖的想法子謀取私利,完全把整個溫氏和所有的員工利益置於度外。

“什麼?你把魏思遠架空了?”

林美婷聽到溫俊回家裡發的牢騷時,也是非常詫異。

雖然她不在溫氏,但對溫氏的人事管理是很清楚的,尤其是高層的管理人員,她更是如數家珍。

“他可是準備替代我的人,現在架空他算什麼,過不了幾天,我還會趕他出溫氏呢。”

溫俊不以為然的冷哼著,手裡拿著保姆剛遞上的咖啡。

“那個姓魏的可不是一般人,不是說趕就能趕走的。”

林美婷擔心的看著丈夫,若有所思:“如果可以,應該想辦法把他拉攏過來才是。”

魏老是溫氏的元老,而作為其繼承人的魏思遠,在溫氏的威望和影響力自然也

非同小可。

與其壓制他,不如將他拉為己用,彼消我張,反而可以起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但是對於妻子的觀點,溫俊卻非常的不贊同。

“順我者猖,逆我者亡。”

溫俊傲慢的念著。

別看他在人前總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其實在他的字典裡,從來就沒有‘拉攏’兩個字。

自肆清高如他這般,也難怪風聲水起的溫氏被他經營得千瘡百孔。

無毒不丈夫,也許他的話是對的。

看著丈夫堅定的模樣,林美婷也找不到更好的論據說服他。

畢竟現在,他是一家之主,很多時候,全家人都要聽他的才是。

……

“溫氏現在是什麼情況?”

傅氏總裁的辦公室裡,傅衍煜的對面恭敬的站著易盛。

“因為溫廷的秘密遺囑,高層們似乎很多在舉棋不定,太太的支持率好像並沒有勝算的把握。”

易盛雖然已經不跟在溫涼身邊,可因為前者的吩咐,對溫氏的變動是時時都在留意。

傅衍煜沒有立刻作聲,只是雙眼微眯著,抬頭盯著天花板的某處看。

他雖然對溫涼是格外的上心,但是並不想參予到她的個人事務中,那樣是對她最起碼的尊重。

但是聽著易盛的彙報,他不出手好像不行了。

“幫我約見幾個溫氏的董事。”

命令一出,易盛倒顯得很平靜,並沒有任何意外感:“好的,我這就去安排。”

易盛領命,剛轉身走向門口,又突然回頭:“對了,太太好像並沒有準備執掌溫氏的想法,她在臨時董事會上提名過由魏思遠擔任新的CEO。”

“還算有眼光。”傅衍煜已經打開了自己面前的資料夾準備批示,頭都沒有抬的輕輕說了一句。

北城有頭有臉的商圈並不大,魏思遠這三個字他早已有所耳聞。

魏家的三代單代,但沒有什麼紈絝子弟的驕縱勁,比較踏實,眼光和才實也是可圈可點。

溫涼能鎖定他做溫氏的掌舵人,而不是準備親力親為,更說明她的眼光還是放得比較長遠的。

易盛退出,傅衍煜拿起手機拔通了南風的電話。

“忙著呢,有話快說。”

話筒裡響了好幾聲,就要斷的時候才被接起,裡面傳來的聲音直白的很。

“溫涼的腿還是沒有起色怎麼辦?”

傅衍煜對南風毫不客氣的開場完全無所謂,說得也很平淡。

“大哥,不是告訴過你嗎?她的腿疾基本已經痊癒了,至於為什麼站不起來,不好說。”

南風略微沉思之後才開始回答,口吻中也帶著費解。

因為從小到大的聰慧與超群的能力,他一向認為自身的醫學造詣已經達到了某種高度,但在遇到溫涼後,他有些懊惱了。

尤其是上次給她做過全面的身體檢查,每項資料都和正常人的數值沒有差異,偏偏她就是個長年坐在輪椅上的病人。

“我一直在翻閱些資料,希望能夠找到其中的癥結,找到她腿疾相似的病例。”

也許是不想上傅衍煜問出更多的為什麼,他主動的表著態,說明了他在積極努力的找原因。

“她什麼時候站起來,你的那筆貧困地區的醫療贊助就可以到位,自己掂量著辦吧。”

傅衍煜倒沒有再問為什麼,而是旁敲側擊的給出了自己的條件。

“Fack,你這招是不是太狠了?”

南風聽到他的話,聲音忍不住提高了兩分貝:“這是兩碼事好不好?”

“在我這,就是一碼事。”傅衍煜根本不能他爭辯的機會,說完果斷的收了線。

在他的眼裡,溫涼勝過一切,任何人任何事都沒有她重要。

等等……

傅衍煜詫異的回憶著剛剛自己腦海裡的定論,溫涼勝過一切?

他怎麼會有這麼可笑的念頭產生。

他是誰,堂堂傅氏的掌門人,眼裡除了權益就是金錢,什麼時候把別人放在心上過。

他不否認,對於溫涼,他有著別樣的感覺,可那也只是為了那次的意外在償還欠她的罷了。

想到這裡,他用力的捏了一把自己的手背。

一口涼氣從整齊的牙齒間吸進去,他的理智仍在。

今天處理的事情可能太多了,他的腦子有些僵硬,需要好好放鬆放鬆才行。

快速的擺正了溫涼在他心裡的位置,傅衍煜獨自驅車去了北城最有名的私人會所,那裡熱鬧異常,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佳麗。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雖然他不會去碰那些女人,不知為什麼,今天他突然想放縱一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