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26章 叫姐姐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64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會所的經理在得知傅衍煜到來的消息,第一時間出來迎接。

“今天什麼風把傅少吹來了。”

嘻笑間的問候,每天都做著迎來送往生意的經理說話輕柔而有韻律。

一個男人卻帶著一副娘娘腔。

傅衍煜不是第一次來,但是對於這位經理卻有些不待見,臉上毫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給我一個上等的包間。”

“傅少放心吧,我已經安排好了,在二樓最裡邊,而且還有會所新來的女孩,很新鮮的哦。”

經理的動作的確夠快,而且他好像能看透別人心思似的,竟然不用多問就安排好了傅衍煜想要的東西。

果然有兩下子,難怪能把這個名不見經轉的會所搞得名噪一時。

傅衍煜嗯了一聲,示意他帶路。

臨近二樓樓梯處的包間門突然被打開,裡面邊滾帶爬的跑出來一個狼狽不堪的男人,更準確的說是男孩。

緊跟著他的是個濃妝豔妝,穿著性感的陪酒女。

“溫少,你去哪兒啊,酒還沒喝完呢。”

“這位美女你放過我吧,再喝我媽就不讓我進家門了。”

那個男孩不是別人,正是溫涼的弟弟溫立誠。

“你媽不讓進就別進唄,會所裡有的是房間,而且……還有我……”

陪酒女看到他的逃避,並沒有放過他的意思,高聳的胸部不停的在他身上蹭。

“你別過來。”

溫立誠再次後退,一個趔趄腳跟不穩,又向地板倒去。

一個跑一個追,這裡可是男人尋找樂子的地方,怎麼被那小子演成了像是被逼良為娼的感覺。

傅衍煜嘴角若有若無的撇了撇,邁著大長腿走了過去,扯住了差點摔個狗啃屎的溫立誠。

“放開我,別抓我。”

溫立誠雙眼對著地板,根本沒有看到是誰拉住了他,只是下意識的胡亂扭動著身體:“我告訴你,你再這樣我找你們經理投訴了啊。”

“喲,溫少,我可是盡職盡責的在陪你,怎麼反倒要被投訴了?”

陪酒女抬頭,倒是沒有注意到傅衍煜,而是看到了她的頂頭上司,立刻打趣的扯起了嗓子。

在這種地方,只有因為陪不好客人被投訴的,哪還有因為過於熱情被指控的。

“你,你逼我……”溫立誠終於找到了重心,再次站起身子,邊用手指指陪酒女,邊不自覺的往把自己拉起的人身旁躲:“姐夫?”

“姐什麼夫啊,叫姐姐就可以了。”

陪酒女輕笑著,將手中端著的半杯酒倒進了嘴裡,含糊的嘟囔。

明明是個想立牌坊的主,怎麼會跑到這種風花雪月的地方來,要不是看在他有錢的份上,早就不想和他玩了。

“姐夫,你怎麼也在這裡?”

溫立誠看清了傅衍煜,不再理會陪酒女的話,非常興奮的用力攀住了後者的胳膊,就像是見到了救世主般。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

傅衍煜目光犀利墨黑,看了看酒身酒氣的溫立城,又瞅了瞅站著都有些不穩的陪酒女:“這是什麼情況?”

“朋友說這裡好玩,我就跟來了,沒想到……”

本是喝得迷迷糊糊的溫立誠,被這一番折騰反倒清醒了很多,羞澀的低下了頭不敢正視傅衍煜的眼睛。

“溫立誠,你還行不行,才喝了幾杯就當逃兵了?”

他話音剛落,包間門又被撞開,兩個穿著嘻哈和他年齡相仿的男孩沖了出來,但是相比起他的稚氣,他們分別左摟右抱美女的動作可並不生澀。

“不會吧,你竟然還好這口?”

其中一個看到溫立誠用力抓著傅衍煜的手臂不放,嘴巴張馬了大大的O型。

他以為他的性取向有問題。

“想什麼呢。”溫立誠當然明白他的歪念,立刻大聲反駁:“這是我姐夫。”

“原來是姐夫啊。”

陪酒女這才注意到傅衍煜的存在,不但身材一級的棒,五官更是硬朗而帥氣,比沒長開的溫立誠可陽剛多了。

一個完美的男人,在她的眼裡是滿滿的男性荷爾蒙。

傅衍煜不露痕跡的躲開了陪酒女伸過來的手臂,明顯的嫌棄的蹙了蹙眉頭沒有吭聲。

“露露,你先去休息吧,這位先生我來陪著就好。”

經理顯然對溫立誠的出現頗感意外。

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屁孩竟然是傅衍煜的小舅子,這麼靠譜的關係,不由得讓他對溫立誠刮目相看。

陪酒女本來是想和傅衍煜搭兩句話的,因為光看後者那身高級定制的西裝便知道價格不菲,肯定要比她稱為溫少的小孩有錢多了。

可是畢竟是頂頭上司的話,她也不

能不聽,只好不情願的嘟起了嘴巴,沖著傅衍煜拋了兩個媚眼走開了。

而另外兩個和溫立誠一起的夥伴,對於傅衍煜渾身散發出的陰冷氣場是下意識的躲避,互相使了個眼色,各摟著懷裡的人又回到了他們的包間。

“傅少,樓上請。”

插曲終結,經理依然是官方式的微在,咧嘴呲牙沖著手樓做了請的手勢。

“姐夫,你來這裡我姐知道嗎?”

溫立誠對傅衍煜極具好感,看到他是絕對不會再想回剛剛的包間,屁顛顛的也跟著上樓。

“不知道。”

是他不知道,還是溫涼不知道。

三個字兩種理解,當然,溫立誠自然認為是後一種。

“你這樣……好像不太好吧。”

突然,溫立誠站住了腳步,別有深意瞅著仍然在向前走的傅衍煜背影。

“把裡面的人叫走,這裡不需要你了。”

傅衍煜沒有搭理他,而是淡淡的沖著經理遞過去一張黑色的銀行卡。

“好的傅少,有需要直接叫我就好。”

經理心領神會兩個男人間的對話內容,家事,不能被外人聽到。

當然,他關心的是客戶的消費金額,至於他們聊什麼說什麼,他會主動的選擇遮罩,更不會多嘴多舌的往外傳。

做他們這種工作的,每天面對的都是各色的客人,想要幹久了,生存的第一法則就是要替客人保密,否則根本沒辦法生存下去。

溫立誠像是被忽略的透明人,眼瞅著傅衍煜邁腿往包間裡走,吐了口濁,忙又追了上去。

“喂,姐夫……”

最里間的包間門打開,走出了一個清純高佻的女孩,一身學生裝,相比起其她濃妝豔妝的陪酒女,她完全就是個另類。

“原來你好這口啊。”

大大咧咧的坐到傅衍煜的身旁,溫立誠從對方是否對溫涼忠誠轉到了對女人的品味上。

“不是。”

傅衍煜拿起面前的紅酒倒了一杯,自顧自的吞了半杯,連那個出去的女人長什麼樣都沒看一眼。

然後又往另外的杯子裡倒了些,遞給溫立誠。

“不用了,現在我聞到酒味就想吐。”

溫立誠像是驚弓之鳥,雙手用力搖著拒絕了他的好意。

傅衍煜被他孩子般的動作逗樂了,嘴角露出了個好看的弧度:“我以為你是這裡的常客呢。”

溫立誠咽了下口水,有些心虛的乾咳了兩聲:“偶爾。”

仰進沙發靠背裡,他回答完,又探究的看向傅衍煜:“你呢?”

“一樣,偶爾。”

傅衍煜將遞給溫立誠的酒杯拿到了自己面前,這次沒有一口吞掉,而是小小的抿了一下。

“難怪都說有錢的男人都不可靠。”

溫立誠上上下下的用目光掃了他一遍,然後若有所悟的發出了感慨。

“哦?”

傅衍煜聽著他強裝出來的老成,眼裡的笑意更濃了,只是包間裡燈光昏暗,並不明顯。

“其實你來這裡我也可以理解。”

溫立誠也不看他,只是仰頭看著各式各樣軟包的吊頂:“像溫涼那種情況,肯定是滿足不了你的需求。”

說到這裡,他又快速的坐正了身子,信誓旦旦的眨著雙眼:“當然,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是不會對任何人說的,包括溫涼。”

傅衍煜卻是不屑的挑眉:“你是怕我把今天的事情告訴她吧?”

涉世未深的大男孩,他心裡打什麼鬼主意傅衍煜當然是一眼看透,要本就不往他的套裡鑽。

“你……你們不會這麼開放吧,是她允許你來的?”

溫立誠差點急得跳起來,但畢竟不是嚇大的小孩,他還是強壓著心裡的忐忑,幫做鎮定的眯起了雙眼。

“她不知道。”

傅衍煜不知他為什麼那麼有耐性,竟然願意和一個思維邏輯完全不成熟的小孩在這裡磨嘴皮子。

相比起他來這裡的初衷,這種不用費腦子的對話似乎也是一種挺好的放鬆方式。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

溫立誠本是絕望之際,聽到他的話瞬間兩眼又放起了光。

溫涼一向眼裡容不得沙子,做什麼事情都死較真的一個人,如果知道她的新婚丈夫來私人會所找女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心有所想,他不禁感覺底氣也足了起來,腰板都挺得直直的:“姐夫,其實我們可以做個小小的交易。”

“說說看。”

傅衍煜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不動聲色的又抿了一口紅酒。

“我們今天都當什麼都沒有發生,我們沒有見過彼此,怎麼樣?”溫立誠毫不猶豫的脫口而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