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27章 再不來他就死定了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63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溫立誠出來是以打遊戲的名義騙了林美婷,要是真相被戳穿,後果不用想就知道,溫家不但會雞飛狗跳,他將在一段時間內失去真正的自由。

傅衍煜看到溫立誠信誓旦旦的樣子,掏出了手機。

“姐夫,你幹什麼?”

“也許我應該和溫涼打個招呼。”

“找死啊。”

溫立誠倒吸一口涼氣,一把將他拿手機的手按住:“姐夫,你天不怕地不怕,我可不想小小年紀就英年早逝。”

“她有那麼可怕嗎?”

聽著身旁男孩口若懸河的形容詞,傅衍煜玩味的斜起了眼眉。

“她不可怕,萬一這事被我爸媽知道,尤其是我爸,那就真的要死翹翹了。”

迂回戰術不行,那就實話實說。

溫立誠放棄了拉傅衍煜入套的想法,態度也變得誠懇起來。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位傅姓的姐夫絕對不會被忽悠,與其絞盡腦汁找藉口哄騙,不如老實交待來得乖巧。

傅衍煜重新將手機放回了衣兜裡,翹起二郎腿找了個舒服的坐姿:“其實交易也不是不能做,不過規矩得我說了算。”

本來幾近死心的溫立誠聽到他話頭放鬆,臉上的笑容瞬間綻放,還特別殷勤的又為他的酒杯裡滿了酒:“姐夫,只要你願意替我保這個密秘,什麼都聽你的。”

從小被慣壞了的溫立誠,行事卻是大大咧咧,有的時候倒沒有溫俊和林美婷的那些心眼和算計。

這真的是親生的嗎?

傅衍煜心生感慨,目光深邃的看向他:“給我講講溫涼小時候的事情。”

“啊?溫涼小時候?多小?”

溫立誠雖然年少不經事,但是他對商場上的爾虞我詐並不陌生,他以為傅衍煜會要求他去找溫俊談什麼條件做交換,沒想到開口竟然是自己那個同父異母坐輪椅的姐姐。

“在和我結婚之前。”

傅衍煜給出的時間段讓溫立誠的下巴差點掉地上:“真的?就這麼簡單?”

回憶往事多容易,這可比被老爸揍得下半身不能自理來得舒服。

溫立誠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特別狐疑的向前者確認。

“是的,就這麼簡單。”

傅衍煜輕描淡寫的點了點頭,然後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雖然溫涼在溫家的地位不高,無論是主人還是傭人們都對她格外的不上心,但是溫立誠卻和她的接觸不少。

也許在整個家裡,他是年齡最小的,溫涼有時會哄他,帶他玩,還會給他講很多有趣的故事。

本來姐弟間的感情並不淡,只是後來林美婷疑心溫涼對溫立誠另有企圖,所以刻意的阻止了他們的一些接觸。

可說起來溫涼,溫立誠開始還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費盡腦汁在想,很快便漸入佳境,回憶像是放電影似的在他腦海裡不斷湧現。

傅衍煜本是想將溫涼拋地腦後來會所消遣的,沒想到最終還是和她牽扯了起來,而且還瞭解到了更多他所不知道的有關溫涼的事情。

時間分秒流逝,當兩個人從會所出來時,時間已近午夜。

“啊呀,說得我嗓子都在冒煙了,那麼多年的事情,怎麼可能一下兩下說完啊。”

溫立誠不滿的嘟囔著,他都有些後悔答應和傅衍煜做交易了。

他感覺自己把長這麼大的話都快說完了。

“我先送你回去,找時間再繼續說。”

傅衍煜依舊是淡漠的樣子,完全不把他的叫苦迭迭放在眼裡。

“算了,還是我自己回去吧,萬一被我爸媽看到,又是一通說不清楚。”

溫立誠頭搖成了波浪鼓,完全不領他的好意。

“那好吧。”

傅衍煜從上到下打量了溫立誠一番,已有了大小夥子的雛形,而且四周還是車來車往的,這麼大個人要是能丟了,也不至於,所以便獨處駕車離開。

“就這麼走了?”

望著車子越行越遠,根本沒有停留的意思,溫立誠用力的伸了個大懶腰,然後順頭瞅了眼會所的門。

將近零點,很多人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可他對這個花天酒地過於開放的地方已經厭煩了。

雖然他嘴上總是叫囂自己已經長大成人,但是面對世俗的很多現象,他還是沒辦法坦然的接受,更別說融入進去。

他本來想叫同伴一起離開,沒想到他們在他跟著傅衍煜上樓不久便都走人了。

“有義性沒人性的傢伙們。”

沖著地上惡俗的啐了一口,溫立誠攔了一輛計程車,目標地溫家別墅。

不算是愉快的一天終於結束了。

傅衍煜驅車回到傅家別墅時已經是第二天淩晨的時間。

門廳裡燈火通明,抬頭望向溫涼所在的臥室,早已經滅燈了。

在她的心裡,他完全就是個可有可無的人,從來不會因為他沒有回家而像其她妻子似等著,就算提前睡,也應該有通電話詢問才是。

傅衍煜情緒並不高的從鼻子裡哼出一口氣,沒有立刻回臥室,而是轉向去了書房。

因為他平日裡會花很多的時間在書房,而在和溫涼結婚前,他一年中有大半年都會直接睡在那裡,所以房間的配備也很齊全,浴室更衣室一應俱全。

會所裡烏煙瘴氣的味道連他自己聞著都嫌棄,所以他不想帶著一身酒氣去打擾溫涼的美夢,決定在書房裡沖個澡再過去。

“回來了。”

就在他儘量放輕腳步準備進書房時,身後突然出現了溫涼的聲音。

“有事?”

原來她並沒有睡。

是在等自己嗎?

傅衍煜平靜如水的心臟莫名快跳了兩下,還好過道燈透著昏暗的光,他臉上的光彩並不容易被看出來。

“三天后有個宴請,需要帶家屬出席,不知你有沒有時間。”

溫涼不自覺的打了個哈欠,習慣了早睡的她,為了等他的一個回答竟然等到了第二天,也確實是不容易了。

聽到她的原因,傅衍煜的心跳瞬間恢復。

他以為她在盡一個妻子該盡的義務,沒想到竟然是因為宴請需要陪伴。

“到時看吧。”

情緒再次回到谷底,傅衍煜冰冷的說完,直接推開了書房的門。

好吧,這種模棱兩可的回答算是拒絕了吧。

溫涼看著他的背影消失,緊接著門被輕輕帶上,自嘲的搖了搖頭。

她就知道傅衍煜應該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對於一個小小的宴請不會有什麼興趣。

其實她也不是必須要帶同伴不可,只是這次是溫氏一位大股東的生日宴,她本來就在計畫拉攏公司的高層,然後將溫俊換下去,邀請傅衍煜如果成功,也算是她的積極態度的表現。

說起來,在北城能夠請得動傅衍煜參加的活動,那可是少之又少,其影響絕對會非同尋常。

用自己的丈夫去要人情牌,為自己拉票。

溫涼本就沒抱多大希望,只是想試試罷了,她也沒打算傅衍煜會因為她的身份而例外一次。

妥妥的失敗。

獨自回到臥室,她輾轉的躺在諾大的雙人床上,明明困得腦袋都要爆掉了,睡不著了。

該死的傅衍煜,去哪裡浪了竟然回來這麼晚,害得她的美夢都做不了。

懊惱的想著,她用力的將被子踢向腳底。

屋裡開了冷氣,適宜蓋被睡覺的溫度,不蓋被子她立刻感覺到了微涼。

涼就涼著吧,正好讓心裡的無名火消消,也好睡覺。

想著,她便蜷縮起了身子,側躺著不停的數起了羊。

漸漸的,靜止的身體好像快要受不了了,她都準備起身重新拉起被子,可沉重的雙眼想睜開又有些費勁。

就在她心裡糾結的時候,一陣暖意襲來,身後有兩隻溫暖的大手將她環抱了起來。

傅衍煜他竟然沒有獨自睡在書房,還是到臥室來了。

溫涼心裡詫異,想逃出他的懷抱,可身體卻是很不爭氣的在向後靠。

真的好舒服好暖和。

然後,困意快速的席捲她的神經……

太陽升起,新的一天開始,傅衍煜卻是坐在床頭,看著滿臉潮紅的溫涼蹙眉。

“這麼大人了怎麼睡個覺還踢被子。”

他用手輕輕的放在迷迷糊糊的女人額頭,燙得很。

“好渴……”

溫涼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碰她,想睜開眼睛看,兩隻眼皮卻沉得像是千斤重般,只是下意識的出聲嘟囔。

“阿香,水。”

傅衍煜向一旁伸手,站在那裡的阿香立刻將提前準備好的溫水杯遞上。

從來沒有任何照顧別人經驗的傅衍煜,竟然小心翼翼的用湯匙開始喂起溫涼喝水,很慢很輕很小口的喂進她的櫻桃小嘴裡。

“去給南風打電話,告訴他,再不來他就死定了。”

溫柔的將溫涼嘴角邊的水漬擦掉,抬起頭,傅衍煜的口吻卻快速的變得冷血無情。

前後兩秒的對比,傅家做了好幾年的女傭阿香從來沒有見過主人如此鮮明的變臉,嚇得心跳都漏掉了兩拍,忙又跑下樓去打電話。

“對……對不起。”阿香慌張的道歉聲。

“小心點,這麼毛毛燥燥的。”

南風氣定神閑的聲音在外面響起,走進來時有些不耐煩的看向坐在床邊的傅衍煜:“催催催,不是說了我正在做一台非常重要的手術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