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正文 第28章 治不好她饒不了你

書名:閃婚嬌妻:總裁好兇猛 作者:狸狸貓 本章字數:367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2


傅衍煜頭都沒有抬,雙眼看著高燒蹙眉的溫涼,聲音冰冷的對抱怨走進來的南風說道:“傅太太可比任何人都重要。”

南風雖然看慣了他不近人情的一面,可對他此時散發出來的駭人氣場,還是不由得心生畏懼。

“不就是發燒嘛,緊張什麼。”

嘴上嘀咕著,他腳下還是不敢有分毫的怠慢,忙快步走到床的另一側。

“測過體溫了嗎?”

“沒有。”

“有沒有物理降溫?”

“沒有。”

“吃過退燒藥沒有?”

“沒有。”

三個來回的對話,南風有些無語的看向傅衍煜:“大哥,明知她在發燒你卻什麼都沒做?”

後者反倒豎起了劍眉,陰鷙的怒視回他:“我什麼都會做要你做什麼?”

“……”

沒毛病的反駁。

南風瞬間對傅衍煜再無話可說,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歎息一聲:“言之有理。”

邊說著他又試了試溫涼的額頭,翻看了一下她的眼皮。

溫涼似乎對於他的這些觸碰非常抵觸,想伸手拔開,卻軟綿綿的抬起了手臂又落下,嘴裡不停的在囈語著什麼,聽不大清。

“溫涼,你怎麼了?”

傅衍煜看到她的反應是緊張得要命,剛剛的鎮定瞬間有些錯亂,臉上滿是擔心的表情向前傾了傾身子。

溫涼的眉頭皺得更加厲害,沒有回應他。

“南風,治不好她我饒不了你。”

得不到回復,傅衍煜的神情出現了驚慌,再次將矛頭指向了南風。

“急什麼,我這不是在有治嘛。”

南風被他突然放大的分貝嚇了一個激靈,邊沖著他做了個騷安勿躁的表情,邊給溫涼把了把脈:“沒大事,只是感染了風寒,這麼大人了怎麼這麼不小心。”

他怕傅衍煜再暴躁,忙大包大攬的拍了拍胸脯,又有些嫌棄的抱怨。

“也怪我。”

聽到他的嘀咕,傅衍煜卻是不經意的接話。

這話太容易產生歧義。

南風的好奇心頓時爬滿了整個心臟,抬起頭:“你……難怪她的脈向有些虛弱,明顯是過度勞累所致。”

看了看溫涼,又瞅了瞅傅衍煜,南風撲哧一聲笑了:“沒想到你們兩個還挺火爆,竟然還會有乾柴烈火似的激情。”

他引用的成語讓傅衍煜的雙眸瞬間變冷,他卻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我知道你們是新婚燕爾,可你得體諒她的身體不是?”

“……”

越說越沒底限了,傅衍煜緊抿著雙唇,第一次有種啞巴吃黃連的感覺。

他總不能告訴南風,直至此時此刻,他和溫涼還沒有夫妻之實。

因為以後者的性格,不需要想便猜得出其聽後的反應,肯定會抓著這件事成笑柄說上許久,乾脆保持起沉默來。

雖然南風口德不怎麼樣,可在這個世界上,哪個醫生傅衍煜都不會無條件的相信,他卻是個例外。

看他不再開口,南風便堅持著自己的猜測:“男人嘛,我也理解你的行為,只是……”

“只是什麼?”

“我還是感覺挺意外。”

南風呲著牙,咧著嘴,一臉的邪惡樣子:“沒想到你傅衍煜也有這麼迷戀女人的時候。”

“姓南的……”

傅衍煜越忍他的勁頭越大,果然如前者所料,他會借題發揮沒完沒了。

“好了好了,我不說,不說了啊。”

南風嘻皮笑臉的擠了擠眼睛,這才再次正色起來:“什麼樣的疑難雜症對我來說都不在話下,這點小風寒……毛毛雨啊。”

見好就收才是大丈夫應該有的尺度,南風看出傅衍煜的忍耐度已近極限,便立刻收斂了說笑。

他和傅衍煜是可以沒大沒小,但也要分時間分場合,毫無節制的放肆,難保後者翻臉。

傅衍煜生氣他不怕,只是怕其再拿他準備進行的貧困地區醫療專案要泡湯。

聽到南風的話,傅衍煜這才暫時將嗓子眼處的心又放回了肚子裡,不耐煩的指了指溫涼:“別說大話。”

說大話?

這三個字南風感覺是對他莫大的侮辱,這是以牙還牙的報復嗎?實在太小瞧人。

他正準備反擊,管家小心翼翼的敲門進來。

“先生,易盛來了,在下麵等著呢。”

傅衍煜點了點頭,又不放心的看了眼溫涼,此時她似乎比剛剛好了些,不再說胡話了。

“都說過了,有我在呢,忙你的吧。”

婆婆麻麻什麼時候成了傅衍煜的風格,南風嫌棄的沖他翻了個白眼。

懟他的時候怎麼不會這麼的磨磨唧唧的。

不理睬南風的白

眼,傅衍煜起身,沒再多言,下樓去見易盛。

按著本來的計畫,他一大早就要趕到傅氏見兩個大客戶,都是不遠萬里從外國飛來的,只是因為溫涼突然感冒,所以才耽誤了時間。

而在房間裡,南風並沒有給溫涼開什麼藥,只是讓阿香拿了些冰塊給她物理降溫,然後又讓廚房煮了點流食。

畢竟溫涼一夜沒有吃東西,錯過早飯的時間,體力肯定不好。

人是鐵飯是鋼,肚子不餓才會有精力應付病魔。

溫涼感覺她睡了很久,做了很多亂七八糟的夢,甚至還有一些是關心傅衍煜的。

都說做夢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她可沒思過他。

也不知道幾點了,他是否還睡在她的身旁。

她用力的轉動著眼珠,想看看時間,眼皮卻沉得如千斤重似的。

“醒了?”

終於睜開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傅衍煜,卻是南風。

傅衍煜呢?怎麼回事?

溫涼渾身酸疼,心裡疑惑卻一臉的面無表情,只是安靜的看著站在那裡的男人。

“你老公去傅氏了。”

南風好像看出了溫涼眼珠在左右尋找,主動給出答案,然後拿起床頭櫃上的瓷碗,裡面是已經換了三四回的溫水。

老公……

這兩個字他說得如此輕巧,可溫涼的心裡不禁一怔。

對啊,傅衍煜是她的老公,她好像還從來沒有那樣叫過他,甚至還沒有將二者聯繫過。

想到這裡,她的臉有些發燙起來。

多麼不稱職的妻子。

“你發燒了,折騰了一宿,要是再不醒,傅衍煜可能就要找救護車了。”

還好溫涼在發燒,所以她的臉發紅只會讓別人以為她的餘燒仍在,並不會多想,也算是很好的一個掩飾。

“哦。”

溫涼輕應一聲,嗓子裡確實像冒火似的,沙啞乾渴。

“喝點水就好了。”

南風舀了一點水,將湯匙放到她的嘴角。

“我還是自己來吧。”

溫涼感覺非常別怕,想起身自己喝,卻是渾身無力,一點勁使不上。

“別折騰了,燒成那個樣子,剛醒來沒有力氣很正常,你先喝兩口,如果不自在,等下阿香上來讓她再喂你。”

南風看到她的矜持,自然明白她的顧及,一語點破。

如果他不說,溫涼確實會不好意思,現在他將話挑明瞭,她反倒也釋然了。

男女授受不親也得分時候,現在他是醫生,她是病人,有點小接觸也是難免的,再扭捏反倒顯得做作了。

“這樣才對,否則你不配合治療,傅衍煜回來肯定會殺了我。”

看到她不再顧慮,南風很小心的喂了些水給她。

“哪會那麼誇張。”

嗓子舒服些了,溫涼感覺整個人都精神了些,說說話倒是不容易注意頭痛欲裂的感覺。

“一點不誇張,你沒看到剛剛他對你的緊張樣子……”

南風看到她不相信他的話,立刻將湯匙放回碗裡,正準備端正坐姿和她好好形容一些,突然又感覺有些無聊:“算了,你們的事情關我什麼事,我幹嘛要向你說這麼多。”

“……”

這話說得好不負責任,畢竟話頭也是他挑起的。

溫涼無語的看了看他,將頭側向一旁。

“你在找什麼?”

南風的話戛然而止,她也不追問,反倒是自顧自的找起了什麼東西,這讓前者不禁好奇起來。

“手機。”

“對於你來說,休息是第一位的,其它的不要再操心了。”

還真是個心大的女人,要是其她的女人,對於他剛剛說了一半的話肯定會充滿興趣,然後想盡辦法讓他繼續說下去,但是她沒有。

一種解釋是她根本不在乎傅衍煜,另一種解釋是她能沉得住,等著他主動再說出來。

如果是前者,也就罷了,如果是後者,那說明她的城府要比外表看上去深得多,這倒是和傅衍煜難得的相配。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樣傅衍煜對她那般的用心也說得過去了,彼此吸引。

“我只是想看看幾點。”

溫涼淡淡的說完,繼續用目光搜尋著另一側的床頭櫃。

她現在生病了,沒辦法去溫氏,起碼也得和蔡叔還、魏思遠打聲招呼才行,在溫氏她還有一些需要今天處理的事情。

她一門心思的想著溫氏,對於傅衍煜,她從來沒有奢望過得到他的關注,所以對南風的話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快中午了。”

南風堅持不讓她看手機,給出了個大概的時間。

已經過了她和蔡溫兩人商議的碰頭時間,溫涼頹然的歎了口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