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路青雲

正文 第2章 餞行

書名:權路青雲 作者:摩梭人 本章字數:267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4


劉一鳴離開縣委大院的時候,夜色四合,華燈初上,抱著一個紙箱下樓的時候,他忽然覺得自己有點像被炒魷魚的感覺,此時一別,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返回。

初秋的風中有點涼意,劉一鳴騎著踏板摩托車,回縣委宿舍社區,在這裡有組織上分配給他的一間小居室,兩房一廳,六十個平方左右。

把紙箱搬上樓的時候,樓梯上碰到好些個同在大院不同部門上班的同事,都在笑眯眯的或恭賀他榮升劉書記了,或問他什麼時候去清溪啊,這種場面上的客套劉一鳴再熟悉不過,也讓他更感尷尬,好像半天時間的功夫,他被貶謫的消息已家喻戶曉了。劉一鳴強裝著笑臉一個一個的回應著,敷衍著,總算是捱到了家裡。

放下紙箱,劉一鳴隨便找了一件短袖小背心穿了,急火火的又沖下樓去。

劉一鳴住的那棟縣委基層幹部宿舍樓對面,中間矮矮的花牆隔著個花池,荷花已經謝了,剩著一些光禿禿的杆子和幾片泛黃的荷葉在水池裡孤零零的顫動,夜風拂過,一池漣漪皺起,花池邊上是安和縣的縣委常委樓,只有零星幾處的屋內有燈光亮著。

縣委書記柯玉山的宿舍也在那棟樓裡,只是黑著燈,平時也沒見怎麼亮過。

劉一鳴是知道的,柯玉山最喜歡的地方是縣委招待所,在那裡有柯玉山的專用包房,帶套間的,從柯玉山做安和縣的縣長開始就有了。

......

安和縣的“麻記酸湯魚”是個中等規模的飯館,三間門面房,最拿手的“麻記酸湯魚”幾個紅色大字就粘在沿街的一排玻璃上,地上擺著一溜水池子,撲騰著各種水產品,裡面齊整的擺著二十幾張桌子,通透敞亮,人聲喧嘩,很大眾化。

這裡是劉一鳴和高劍南、沈洪剛幾個發小最喜歡聚的地方,十回裡就有七八回是泡在這裡喝酒吹牛打屁的,口味是其一,那種接地氣的舒服自在,才是刻在骨子裡的真喜歡。

屋內坐的滿滿當當,後面趕著飯點來的人怕是找不到位坐了,嘈雜的各種議論聲,間或有小孩子歡快的叫聲,已經上了菜的桌子,正冒著騰騰的熱氣,在歡鬧的氣氛中香味嫋嫋的四處飄散。

靠玻璃窗的一張四方台,高劍南和沈洪剛已經在那扯著閒篇,不時樂的哈哈大笑,劉一鳴在門外還沒停好摩托車,高劍南就望到他了,夾著煙的手,朝著門口遠遠的招著,嘴裡喊道:

“一鳴,這邊這邊。”

劉一鳴繞過幾張檯子,坐了下來,一邊拆餐具,一邊對沈洪剛問道:“你們衙門現在這麼閑了?提前放假?”

“閑什麼啊?哥哥,正好到柳川去提份補充材料,這不剛好趕上放假的點了嗎?直接就回來了。噯,一鳴,劍南說你高升了,是不是啊?到哪高就?”

沈洪剛接過高劍南遞過來的一支中華,饒有興致的打探著,俯過半邊身子,瞅著劉一鳴。

店子裡溫度比外面高很多,劉一鳴剛把身上的小背心脫下,聽到沈洪剛問這事,隨手也把煙點著了,吐了一個煙圈圈出來後,才沒好氣的說:

“高升個毛線,你聽這小子胡謅謅,唉,被貶謫外放了,去清溪鎮蹲點,五年。”,末了,又重重補上一句:“那鬼地方,五年。”

高劍南在邊上一聽,樂呵著,一邊掂著桌上的花生米,一邊拿筷子敲著桌子,打趣道:

“噯,我說哥哥啊,你這話就不對了吧,這可是組織對你的培養啊,放你下去鍛煉鍛煉,你這態度不行呐,有問題,有大問題啊,沈大檢察官,你說說是不是這個理?”

高劍南說完朝沈洪剛擠眉弄眼的笑過去,沈洪剛聽到清溪鎮也愣了一下,心裡也在納悶:怎麼是到清溪蹲點?

作為省檢察院的檢察員,摸爬滾打在一線多年,沈洪剛當然是瞭解時下官場上的一些規矩的,或明的或暗的。

按照官場不成文的慣例,縣委大院的大秘都是作為年輕梯隊幹部重點培養的,下去鍛煉一般會給安置個綜合條件起碼中上的鄉鎮,或就近安排在直屬的縣局級單位鍍鍍金,用組織上的話說,這叫下基層錘煉,基層地方的工作經驗、履歷,也是日後提升的重要指標。

劉一鳴的這個安排確實很奇怪,他是前任洪源的大秘,而安排交流到下面去鍛煉的又是現任的縣委書記柯玉山,看來安和縣委大院的人事關係很耐人尋味啊。

“一鳴,洪書記和柯書記關係怎樣?”沈洪剛這話問的很講究,他知道已經上調到地區柳川市的洪源和柯玉山以前在安和搭過班子的,那時柯玉山還是安和縣縣長。

“還能咋樣,一個鍋裡兩馬勺,攪不到一塊,現在的安和也不是以前的安和了。”菜上來了,劉一鳴一邊回著沈洪剛的疑問,一邊舀了一勺酸湯魚,砸吧了一下,正,還是那味,酸酸辣辣,喝下去胃口大開。對沈洪剛的疑問他何嘗不清楚,安和班子的問題由來已久,最後不知怎麼的借著換屆以洪源上調到地區柳川市給和稀泥了事。

“得得,哥哥,書記大哥,別不識好歹了,瞧你那一臉受氣的小媳婦樣子呢。要我說啊,下去就下去,反正現在也改不了,那就乾脆既去之則安之,對吧?天又塌不下來,怕什麼?...那叫你送錢去跑動跑動,你願意不?...你不知道行情嗎?”高劍南一邊打斷兩人的唧唧咕咕,一邊數落著劉一鳴,倒說的劉一鳴心裡熱乎乎的,道理都明白,彎難轉。讓他拿錢去跑官,劉一鳴自問自己還不至於墮落如斯。

“劍南說的對,一鳴,既去之則安之,是這個理,好好幹吧,天道酬勤,加油加油。”沈洪剛拍了拍劉一鳴的肩膀,是安慰也是鼓勵。他也耳聞安和縣官場現在的風氣,自柯玉山主政一把手之後,人事上的提拔調動不跑關係,不打點,等於自絕於仕途,別想挪窩了。只是沈洪剛沒想到的是,以劉一鳴特殊的情況,前任的大秘,怎麼也被柯玉山給摞了呢?

高劍南已經拿起筷子在敲擊著桌子,模仿著京腔一字一句:“我寄愁心與明月,隨君直到夜郎西。”聽著還很有節奏似的,有模有樣。

“哈哈,厲害厲害,沒想到啊沒想到,咱們刑偵大隊的大隊長還有這一手啊,小子,你不賴啊,不賴,屈才太屈才了,哈哈,幫幫忙把夜郎西給改了,行不,太TM遠了,不去...”劉一鳴實在沒忍住,被高劍南逗的捧腹和沈洪剛笑成一團,手虛點著高劍南,心中的鬱悶似乎一掃而光。

“哎,哎,哎,我說你們倆,能不能別顧著笑啊?來來來,走一個,今日個就算為一鳴書記餞行了啊。”高劍南端起麻記自釀的米酒,小口杯子一口幹了,夠味,還是那麼辛辣。

沈洪剛笑著看高劍南一口喝完,拿筷子虛點了他兩下,也端起酒杯喝了,夾起一口菜,輕聲說道:“好,為一鳴書記的餞行酒,幹。”

末了,又轉頭對高劍南說:“劍南,哦,不,我的高大隊長,影響啊,注意影響啊”,語氣半認真半調侃。

高劍南不樂意了,剛滿上的小酒杯拿在手上在桌子上蹾了幾下,

“喂,咱自己掏錢喝自己的酒,什麼影響嘛?你小子職業病啊,見誰都是貪腐壞吧?啊?”

劉一鳴瞧著高劍南還不明白似的,放下剛端起的酸辣魚湯,伸手就把高劍南面前擺著的兩包硬中華拿過來,在自己桌前輕輕拍著,“高劍南同志,影響啊,這才是影響。”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