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路青雲

正文 第3章 提前上任

書名:權路青雲 作者:摩梭人 本章字數:236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4


今天是國慶長假的最後一天,明天就要正式走馬上任了。

劉一鳴是國慶假期的第一天就趕到清溪鎮的,他把能找到的有關清溪鎮的資料一股腦的都帶過來了。

和發小們聚會完,心中陰霾驅散了不少,想著假期的無聊,孤家寡人的呆在縣委大院也沒啥意思,不如早點過來熟悉一下再說吧,既來之則安之。

清溪鎮很小,兩條直街一新一舊,形成一個不規則的丁字形,沿著梁溪河和盧灣河蜿蜒著向遠處的龍柱山延伸過去,舊街在鎮子的東邊,不寬的街道兩邊,木質的板房或二層的木樓,沿著青石街道鱗次櫛比的一家挨著一家,少許幾家賣日用雜貨的鋪子也是人氣寥落,坐著幾個中年婦女一邊納著鞋底,一邊嘮著家常,舊街的盡頭在東邊緊靠龍柱山山腳處的古溪碼頭那戛然而止。

古溪碼頭想來是廢棄已久了,幾處殘垣斷壁在微微的秋風中,歎不盡的歲月滄桑,沿著鎮子上的青石條磚鋪砌的石級而下,野草萋萋,灌木橫生,沒入水中的條石早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了,被經年累月的青苔覆蓋著,只有岸邊一塊模糊的石碑,倒在草叢中,石碑上依稀可見“古溪”的字痕,在幽幽的荒涼中倔強的證明著歷史的榮光,正的是印證了“悠悠萬事東流水,憑弔徒令存者傷”啊。

新街在鎮子的西邊,比老街長,路面是水泥的,只是坑坑窪窪,像癩子的頭似的。街道兩邊一色的兩層磚石樓房,有的外牆還露著紅色磚石的本色,街上也明顯熱鬧多了,兩邊餐館,旅店,小菜場,小商店一家緊鄰一家,靠近國道的地方,還開著兩家髮廊,百來米距離開外便是清溪鎮派出所的兩層辦公樓。

鎮上有兩座橋,一座古老的梁溪橋,從舊街跨梁溪河的,連接古溪碼頭和河對岸的一些村落。一座新河橋,連接國道,柏油路面的國道沿著新河橋跨過盧灣河伸展向遠方。

遠處的山叫龍柱山,山勢起伏,綿延不絕,從國道上有一條支路可到達龍柱山山腳,四、五裡路的樣子。

清溪鎮的鎮委會就在新街離國道不遠的地方,是鎮上最豪華的建築,三層高的辦公樓被一圈圍牆圍著,裡面空曠曠的一個大院子,地面和新街一樣,也是坑坑窪窪。

國慶放假的關係,鎮上所有的政府機關都停止辦公了,好在鎮委會看門的門房老楊頭鰥老一個,他也沒地兒去,一年四季倒是堅守本職工作,以鎮委會為家,這為劉一鳴省了不少麻煩。

此刻的劉一鳴坐在龍柱山山腰的一座水庫的大壩上,手上拿著鉛筆和一疊紙,正在快速的描繪著眼前的美景。幾天來,粗淺的一些瞭解,讓他對清溪鎮有了一個模糊的輪廓,未來的五年,自己將與這片山水徹徹底底的捆綁在一起了。

望著煙波浩渺的湖面,劉一鳴不由得暗自驚歎,這片湖怕有幾千上萬畝的面積吧,一眼望去,遙遙直到天際,微風吹來,一簇簇的浪花互相擁抱著,歡快的漣漪一層層擴散開去。淡淡的水霧氣息撲面而來,讓人頓時精神清爽。

這座水庫叫龍山水庫,修建的年代有些久遠,被水庫圍起來的湖叫落雁湖,很有詩意的名字,清溪鎮的清溪志裡曾有詩讚歎落雁湖的浩渺美景:

“碧波萬頃浪,煙雨兩茫茫。

“漁舟向晚歸,清歌唱斜陽。”

“風吹蓮葉殘,冬雪春水漲”

“雁落潮頭處,不復去南方”

落雁湖其實是和清溪鎮的梁溪河、盧灣河相連通的,繞著龍柱山盤旋如帶,最後經龍山汊流入到南江,古溪碼頭就是歷史歲月中的一個繁忙的中轉站,可惜沒落在荒草中。

劉一鳴手上已經畫了很多張紙了,他停下筆,望著綿延的群山,碧綠的湖水,前幾日的煩躁和不悅消解了不少,面前的現實和他在資料上瞭解到的清溪,反差如此之大:

清溪鎮,轄12個行政自然村,人口2萬餘人,低於全國鄉鎮平均人口,在安和縣算人口少的鎮,青壯勞動力還絕大部分在外地去打工了,剩下的實際常住人口比紙上的數字更少。

清溪鎮河網密集,山林地多,可耕地少,人均實際年收入不足一千元,年年靠財政補貼度日,當然,年年GDP考評全縣倒數第一,是典型的貧困縣裡的貧困鎮。不過去年的財政情況突然變好了些,進項裡突然多了一筆收入,雖然不多,也算是前任的一點政績。

從地圖上看,往東,經梁溪河、盧灣河、落雁湖、龍山汊,分別連接著周邊兩個省的重點城市,一個南源市,一個德慶市。可惜河道的航運功能完全廢棄了,從龍柱山過去的路全是不規則的崎嶇山路,走不了車,沒有一條像樣的正規公路。

往西,經國道,到省城松陽市6個小時車程,到縣城雲寧鎮2個小時車程。

劉一鳴的心裡一邊在回想著清溪鎮的既有資料,一邊遠眺著眼前的湖光山色,作為即將主政這一方水土的決策人,他在沉思:清溪鎮,窮困的根子到底在哪裡?

昨晚,以前的老領導老書記,現在的柳川市市委常委洪源洪部長打電話給他,開始的時候他心中很興奮、很驚喜,電話放下後,老領導的話時時在心頭縈繞,沒有什麼承諾,沒有什麼暗示,但是劉一鳴還是從平平淡淡的談話中,聽出了悟到了一個長者對年輕後進的鼓勵、關懷。

“做官是為什麼?為什麼要做官?”這句話是老領導送給他的,並告誡他,時時要想,認真去想,劉一鳴不是沒想,他其實也念叨了很久,只是冒出來的想法都是很抽象的。

劉一鳴從龍柱山下來的時候,騎著鎮委會的一輛舊摩托車在坑坑窪窪的土路上向國道駛去,遠遠的就可以望到三層樓的鎮委會辦公大樓,剛拐上國道,身後兩輛警車,兩輛五菱宏光的麵包車,呼嘯而過,卷起的塵土飛揚,劉一鳴皺了皺眉,到新街的一處商店門口停了下來,煙抽完了,來買包煙。

門口聚著幾個中年的大嬸,正在那聊的起勁:

“哎喲,我說蘭嬸子,了不得啊,太嚇人了,聽說都快爛沒了。”

“就是桂花姐家後面的那個湖汊,栽藕的,不是這天涼了,蓮蓬葉都焉了,不定什麼時候才發現呢,可憐啊。”

“是誰家的女人啊?知道啵?”

“哪裡知道喲,什麼時候死的都不知道,說是都泡爛了,這還咋知道?”

“嘖嘖嘖,造孽啊造孽,這哪個人家的,不知道家裡人哭成啥樣了,唉,造孽。”

劉一鳴聽明白了,他皺著眉,撕開紅塔山,點了一根,清溪鎮啊,無名女屍。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