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路青雲

正文 第8章 上任第一天,有人來討債

書名:權路青雲 作者:摩梭人 本章字數:272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4


“悅來餐館”的黃三友是中午聽說鎮上的新書記已經來了,他和老婆強端著笑臉,陪著小心的把派出所周超一行送出門,心裡的無奈夾雜著恨和氣,又是白條,自己的餐館都成了鎮上這些機關單位的食堂了,吃了,嘴一抹,龍飛鳳舞的白條一張。

周超他們一走,兩公婆唉聲歎氣的合計了一下,不行,要去鎮上找新來的書記,自己這些錢該怎麼著落,你總得給我個准話吧。

劉一鳴在辦公室內,翻看著黃三友從黑皮包裡拿出的一疊紙,外面用一層塑膠袋仔細的裹著。

這些都是什麼?全是“悅來餐館”的吃飯欠條。

五花八門的欠條,有香煙盒子裡面的錫襯紙,有舊日曆上隨手扯下的過期日曆,有滿是格子的寫字本上撕下的紙,林林總總,加起來近百張,時間跨度兩年多,金額多的上千元,最少的也有2,3百元。

是震撼,是憤怒,還是觸目驚心,劉一鳴不知道自己內心裡不斷翻滾的念頭和情緒到底是怎樣的,他只覺得荒唐和難以置信,一張張白條上,各式各樣的簽名,兩年多的時間,欠下一家小小餐館十余萬的白條,鎮上還有其它的餐館呢?又會是怎樣?

黃三友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端著水杯,皺著眉頭,手裡還夾著剛才劉一鳴劉書記敬給他的紅塔山煙,看著這位年輕的新書記剛才的熱情態度和認真勁,黃三友莫名的內心稍稍有點踏實,可一想到“新官不理舊帳”的說法,心裡的不安和焦慮又不斷的泛起來。

劉一鳴站起來,眉頭皺著,臉上的笑容已經不見了,他很鄭重的對黃三友說:

“黃老闆,這樣好不好?我讓人陪你一起把這些欠條先複印一份,你把複印的一份給我,我先調查一下,搞清楚到底是怎麼情況,然後我再給你答覆,你看好不好?”

黃三友端著水杯緊張的也跟著站了起來,黑皮包跨在手腕上,晃了好幾下,聽劉一鳴這樣說,心裡也在犯嘀咕:該不會又是拖吧?前面的那個高書記不是拖就是見不著人的面,人都走了,也沒見調查個結果出來,現在這位新書記又說要調查,唉,愁死人了,要個賬都恨不得捆著炸藥包來。

“劉書記,請你務必幫幫忙,真的,實在拖不起,我都要關門了,欠著別人的買菜錢,蜂窩煤的錢,天天被人堵在家裡要,起的房子一直都沒錢裝修,這拖的實在受不了,孩子上高中,還是借的錢,好歹你先幫我解決一點也行啊,拖不起,真拖不起。”

黃三友端著水杯的手合在一起,作揖一樣的,低聲求著劉一鳴,話說的一點都不過份,聽的劉一鳴心裡都發酸,一個買賣做的把人逼成這樣,到底是誰之過?

劉一鳴上前,握著黃三友的手,很鄭重的說:

“你放心,我叫劉一鳴,你說的情況,我一定會給你答覆,不會太久的。”

黃三友囁嚅著,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劉一鳴轉身到辦公室門口把張俊喊了過來,當著黃三友的面,說道:

“張俊,你陪黃老闆去複印一些東西,把影本交給我。”

“好,劉書記,我這就去”,張俊答應著,對站在辦公室內的黃三友笑著說:“黃老闆,走啊,我陪你去,噯,走啊,還愣著幹嘛呢?”

黃三友被張俊拉走了,臉上的神色並沒有舒展多少,劉一鳴的話也沒給他帶來實質的歡喜。

沙發上剛才黃三友坐的位置那,靜靜的放著兩條“玉溪”煙。

......

“你終

於肯接我電話了?你這個沒良心的,你是不是把我都忘記了?”向萍終於打通柯玉山的電話了,她心裡是又氣又惱又不甘啊。

“哦,你稍等一下。”電話裡柯玉山沒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聲音傳過來,向萍的心裡更不舒服了。

“你到底還有沒有想我嘛?”向萍可不想等,跟了柯玉山這麼多年,她知道自己在柯玉山眼裡的優勢在哪裡。

電話裡好半天沒人說話,一會傳來關門的厚重聲響,向萍聽出來了,柯玉山是在辦公室內間的臥室裡,剛才關門的聲音就是那臥室門的聲音,她熟悉的很,想起以前的舊日情事,心中又有點期待。

“咳,你說你,我怎麼會把你忘了呢?想都來不及啊。”柯玉山的聲音終於傳來,語氣正是他們倆單獨在一起時候的那個味。

“那你說有多想?”向萍心裡的不快弱了很多,不依不饒的問道。

“天天都想你,不信是吧?那你來看看。”柯玉山像似開玩笑又像似半認真。

向萍撇了撇嘴,輕輕的啐了一聲,“騙人,你這個沒良心的,你都不接我電話,我打你三天了你都沒接。”

“哎呀,這個你真冤枉我了,不信你問小黃,好不好?那幾天啊,天天在省裡跑事,不方便啊,我對你怎樣,你還不清楚?”

向萍心裡一愣,不會吧,這麼巧?柯玉山國慶放假也跑省城松陽去了嗎?還好,省城那麼大,想碰上也不可能,想到自己把派出所的周超約到省城風流快活的事,心裡頭生起了一絲報復後的快感和得意,叫你以後還騙我,不接我電話。

回過神,想到找柯玉山的正事來:

“哼,我不信,那你說,為什麼這次調整沒有我的份,你答應我的。”

“這你就聽我的,好不好?要聽話嘛,嗯,這次確實是為你好,也是為我們好,不信的話,見面我告訴你情況,縣委大院裡還是有阻力,你放心,有機會我會讓你再進步進步的,啊,放心。”

聽了柯玉山的解釋,向萍雖然還沒有滿意,但有柯玉山的這個表態就夠了,說明自己還沒失寵,柯玉山還是想著自己的,還有機會再進步的。

“那我去看看你,好不好?我好想你了,都半個月沒見到你。”向萍帶著點撒嬌的口氣,對著電話柔媚的說。

“好啊,我也想死你了,我都準備這幾天忙完到清溪去看你呢,你上來也好,省的我下去,麻煩。”柯玉山的語氣中有絲絲喜悅,聽的向萍心中所有不快一掃而空。

“哼,色鬼,就會騙我。那我過幾天上縣裡去找你...找你算帳。”

“好啊,我等你來呢,到時算帳,啊,就這麼說了。”

......

向萍不知道,她在與安和縣縣委書記柯玉山通電話的夜裡,鎮委大院劉一鳴辦公室的燈亮到很晚。

鎮委會的幹事張俊在樓下支著肘,和門房老楊頭、鎮委會的司機黃衛國幾人海闊天空的聊著神仙鬼怪,傍晚的時候劉書記讓他拿著兩條“玉溪”煙跑一趟“悅來餐館”,找黃三友,把煙給黃老闆,再帶一句話:“黃老闆,不准以後再拿東西去,不然你的事我就不管了。”

這是張俊來鎮委會兩年的時間裡,唯一的一次看到把別人送的禮給退回去的,他心裡對這個新來的年輕書記的好感蹭蹭蹭的往上沖。

看著樓上還亮著燈的辦公室,劉書記和鎮委會的老會計蔡新求談了兩個多小時了,也不知道談完了沒有。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