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路青雲

正文 還不快點上來

書名:權路青雲 作者:摩梭人 本章字數:270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4


夜晚的清溪鎮,萬籟俱寂,半邊弦月懸掛在繁星點綴的夜空,清冷的月光柔柔的灑下來,夜風中,微微的涼意彌漫著。

為避開其他人,周超趁黑跑到鎮派出所的二樓樓頂平臺上,給在鎮上開髮廊的老闆盧安打電話:

“是我,我問你,盧安,你那裡是不是又丟了個人?”周超的聲音壓的很低,靜謐的夜裡,聽起來很壓抑,語氣中毫不掩飾的絲絲威脅的氣息。

“哎呀,是周所長啊,沒有啊,都好好的啊。”盧安的話很熱情,恭敬的很,奉承的語氣還是一如既往。聽的周超反倒又有點猶豫,難道是看錯了?

“老子沒時間和你開玩笑的,你給我好好想想,到底有沒有丟,我告訴你啊,這不是鬧得玩的事,你敢瞎謅謅,老子有好果子給你吃。”周超確信自己沒看錯,女屍上的胎記他太熟悉了。

“真沒有的事啊,周所長,一個都沒少,沒有誰丟了啊,我哪敢給你開這玩笑啊?借我兩膽我也不敢啊,要不,你來檢查一下?”盧安顯然覺得今晚的這位清溪鎮派出所所長有點不對勁,說話的口氣完全是一副翻臉不認人的樣子,他心裡開始打起了鼓,不知道這位爺又要找自己什麼麻煩,小心翼翼的賭咒發誓。

周超有點惱火,這傢伙現在說謊,說的臉不紅心不跳呢,老子平時給你笑臉太多了,是吧,回頭看我怎麼收拾你這個老油條,給老子玩經驗是吧,媽拉個巴子的。

“少踏馬給我扯淡,姓盧的,老子問你,上個月你介紹給我的那個外省來的女的,叫什麼燕來的,對,就是那個,頭髮染的有點褐色的那個,現在還在不在?”

“那個啊,那女的叫何燕,早送走了啊,就是和你玩...不,是介紹給周所長你之後,那女的一直不安分,哭啊,吵啊,煩的很,生意沒法做,所以給送走了。真的,周所長,句句真話,不信你可以調查,絕對沒一句假話。”

盧安明白了周超要找的是誰了,他不敢隱瞞,開玩笑,自己還要吃這碗飯呢,得罪不起這位大佬。

周超什麼人,他太清楚了,笑裡藏刀,翻臉比翻書還快,上午一起吃飯快活了,和你摟肩搭背稱兄道弟,晚上就可以手一揮,把你掃黃給掃了,講道義?對不起,沒有。

“送到哪裡去了?你把人交給誰的?”周超的語氣冰冷,陰森森,帶著戾氣。

“你認識的,成澤兵啊,對,就是那小子,說是他女朋友,是他把人接走的,人也是他帶來的。後面老是哭啊鬧的,實在不安生,我就喊他把人接走,不要了,那小子錢還沒退給我呢。”

盧安說的成澤兵,周超是知道的,一個二流子,清溪鎮有名的人販子,仗著一副小白臉的外貌,到處招搖撞騙,專門從外地以談朋友談戀愛為名拐騙婦女,玩煩了玩膩了,就以介紹工作為名,把人騙到盧安的髮廊裡去做接客的勾當,那個何燕正是被成澤兵騙到盧安的店裡去的。

“成澤兵現在人在哪?你可別做夢去包庇他,我跟你說,捅天的簍子,你想玩火可以試一下。老子跟你說啊,你自己的屁股還沒擦乾淨呢。”

周超惡狠狠的語氣聽的盧安心裡發麻,想著自己平時對這個派出所所長像供著祖宗一樣的孝敬著,那個叫何燕的還不是被你周超看中了,硬是被你給強上了嗎?現在又拿今年年初的事來威脅我,我艸你麻痹的,姓周的,當時不是給你兩萬塊錢,你拍了胸脯發了誓的嗎?

心裡的怨忿滔滔,又不敢表露出來,嘴上言不由衷趕緊的

回應過去:

“周所長,我真不知道這小子藏哪,他家現在又不在鎮子上,搬出去這麼多年,誰知道他躲哪啊,我要知道,我敢不說?打死我我也不敢啊,是真不知道啊,我只有他一個電話號碼,我把電話號碼說給你,好吧?周所長。”

“說。”

......

夜色沉沉,半彎的月亮被一絲絲烏雲遮著,月色的清輝黯淡了許多,草叢裡,樹林的深處,不知名的蟲兒叫的正歡暢,遠遠的幾聲狗吠,在沉寂中傳來。

龍柱山山腳下的周家畈村,一片黑暗中泛著零星的幾點燈火,村裡交錯參差的房子高低起伏,在逼仄的小道小巷中,投下一道道晦暗的影子。

村子最東頭的村口,靠近梁溪河的位置,一處修建了一大半的新房子,用舊木框遮攔著,裡面房子裡透出絲絲亮光,時不時傳出微弱的聲響。

“太晚了,我要回去了,下次再要吧,好不好?”一個女人很低的嬌媚的聲音。

“再呆一會,12點都不到呢,還沒過癮,你回去也沒人,正好我家也沒人,多難得。”一個男人渾濁的聲音,很粗魯的就否定了女人的想法。

建的半拉子的房間內,窗戶被用舊被單遮擋著,燈光下,一張寬大的席夢思上,躺著兩具一絲不掛的白晃晃的身子。地上淩亂的扔著幾團衛生紙,顯然剛剛經歷了一場戰鬥。

男的是清溪鎮周家畈村村委書記周紅渠,50來歲,半禿頂的腦袋上幾縷頭髮顯得尤為珍稀,耷拉的倒向一邊,腰圓體胖的身軀,隨著手上的動作,肚腩上的肥膘晃動著,一圈圈的蕩開。

此刻他瞪著一雙微紅充血的魚泡眼,肥嘟嘟的一雙手正揉搓著身邊的女人,手在女人突起的秀美山峰上時不時用力捏著,不斷的抓著,女人微閉著眼,嘴唇半啟,陣陣的嬌聲喘息,細微的嚶嚶聲,似滿足似痛苦,隨著周紅渠手上的動作時急時緩,忽高忽低。

躺在周紅渠身邊的女人是周家畈村村委會計的老婆石秋蘭,一個編外的民辦教師。剛才她和周紅渠雲雨初歇,想要回家去,哪知道被周紅渠死死的壓著,硬是不放她走,戰鬥後的潮紅還染在石秋蘭的臉上,她沉醉在雲雨的刺激、歡愉中,感覺很滿足很舒服。

眼見周紅渠的手又在自己身上亂抓亂揉的,胸前高聳的肉球被他抓揉變幻著不同的形狀,難以抑制的炙火又從心底滋生起來,蔓延到全身,伸出手想去拿扔在一邊的肉色內衣,被周紅渠刺激的受不了,伸出去的手反過來摟在男人肥胖的腰上去了。

“嗯,不要了...啊,輕點嘛...那個名額的事,你別忘記了,去鎮上幫我說下。”在周紅渠興致勃勃的前戲中,石秋蘭一邊嬌聲喘著,一邊壓抑著如潮的興奮感,摟著男人肉滾滾的身子,媚眼如絲的低低說著。

“放你的心吧,不就一個村辦小學的教師編制嗎?小菜一碟的事,在我心上放著,過些時候,我就去,這幾日新主任才來,事多呢,遲些,啊,放心放心。”男人一邊揉搓著,一邊喘著氣,用帶著點酒氣的嘴去咬肉球上的小花蒂,砸吧著,滋滋有味,惹的石秋蘭的嚶嚶聲頓時大了許多。

“我說你這又大了很多啊,你看,比以前大了好半圈呢,是不是我幫你揉大的啊?那你可得好好感謝我。”周紅渠色眯眯露骨的笑著,用手在石秋蘭胸前的肉球上比劃著撥弄著。

“去你的,還不都是你幹的好事啊。快點啊,還不快點上來...”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