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路青雲

正文 第12章 吃個閉門羹

書名:權路青雲 作者:摩梭人 本章字數:252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4


張俊騎著摩托車在前面輕車熟路的跑著,龍柱山山腳到周家畈村,這一條路沿著梁溪河走,灰塵少了很多,景色也更迷人,一邊是靜謐流淌的河水,一邊是高聳的奇山怪石。

蘇眉從劉一鳴的摩托車開始拐上河邊這條小路開始,不知道驚歎了多少次。這麼好的美景,養在深閨人未識,不可惜嗎?

傍山的小路一會筆直,一會扭曲,輕快的騎行中,一會好像路到了盡頭,一會又豁然開朗,路兩邊的花草,隨手可即,時不時驚起林中不知名的鳥“撲棱棱”的飛起,引得蘇眉歡快的笑聲時時綻開。

周家畈村到了,村口那幾株古老的刺槐是最好的標誌。

劉一鳴看了看表,好傢伙,騎車從鎮委會到這裡,竟然差不多花了兩個小時,聽張俊說,走國道那邊走,擺渡過來的話,最少要三個小時呢。

交通啊,這路啊,太重要了,劉一鳴沒作聲,他心裡在感歎,再好的風景再多的物產,進不來出不去,有什麼意義?

隨著張俊一起,向周家畈村的村委會走過去,摩托車就停在村口的刺槐那,挺好的,天然停車場。

劉一鳴走的很慢,他在細細的打量端詳著村子裡的景物,房子大多很老舊,式樣很古樸的結構,高低參差不齊,木質的兩層樓房是主體,也有一部分青石磚瓦房。

最引起他注意的是拐過刺槐,靠近梁溪河的那一塊空場子上,一棟還沒有完工的房子,從已經建好的部分看,明顯突兀于村裡其它村民的木質房。

占地大,位置景觀好,背靠刺槐,面臨梁溪河,從劉一鳴站的地方望過去,房子主人是要建三層以上了。

村裡的小道竟然和清溪鎮老街上一樣,青石條磚鋪砌,一塊塊,一級級,盤旋遠去,也許時代久遠,青石被踩踏的蹭光瓦亮,靜靜的泛著歲月的蒼涼。村子裡碰到的多是一些老年人,友善的對他們笑著頷首,一群小屁孩在嘰嘰喳喳的歡快的跟在後面。

穿過小道,到了一個空曠的像是廣場一樣的場地,看起來是村裡聚會的地方,一座青磚瓦房的建築聳立在場地中心的正對面,粗大的廊柱支撐著飛簷鬥角,上面像似一個戲臺,逢年過節時用來表演唱戲的地方。

劉一鳴驚歎周家畈村的歷史底蘊,這些點點滴滴,不是普通的村子能有的,周家畈村歷史上應該是有些典故或出了不少名人的。

周家畈村的村委會在梁溪河邊,繞過村子的廣場,一條石級路走到頭,河邊一排兩層的木質房子就是了。

劉一鳴和蘇眉跟在張俊後面走過去,前面張俊剛跑過去一會,又折返回來,臉上笑容僵僵的,“劉書記,村委會沒人,門鎖著呢。”張俊有點緊張,這周家畈村的頭是搞什麼鬼啊,演空城計嗎?領導來視察,竟然給個閉門羹吃啊?

劉一鳴笑了笑,並沒有任何的責怪的意思,

“這不能怪他們,是我們沒事先通知,他們也不知道我們要來啊,好了,那我們就隨意的走走吧,找幾個老鄉家去聊聊,問問情況。”

蘇眉剛才還微微蹙著的眉頭舒展開來,這個劉一鳴還行嘛,看他年紀輕輕的,還蠻有一套,人不在,那就微服私訪吧,嘻嘻,和演古裝電視劇一樣,對,就是微服私訪。

從村委會退回來,後面的一群小屁孩又轟的一聲跟著往回跑,一邊回頭嘻嘻哈哈的對他們笑,天真無邪,童趣爛漫,逗得蘇眉是眉開眼笑,歡喜不已。

周家畈村很大,劉一鳴一路走著,才發現,木質板房綿延著,從河灘一直向山坡上伸展開,在梁溪河邊,竟然還有幾十米長的街道像是自發的集市一樣,有小餐館,小旅館,還有好幾家賣些日用百貨的小鋪面,只是看過去門可羅雀,沒什麼人氣,很落寞很無助的感覺。

劉一鳴很好奇,帶著蘇眉和張俊就進了那家用粉筆在外面木質牆上寫的小餐館,小餐館是自家房子粗略的改出來的,樓上兼做小旅館。裡面擺著五套桌椅,門窗打開,通透敞亮,前面梁溪河,後面龍柱山,再割三斤牛肉,打兩壺美酒,嘖嘖嘖,真有些世外桃源,穿越到古代的感覺。

他們剛一進去,迎上來一個五十多歲的婦人,頭髮有點灰暗,腰間系著一條格子花布的圍裙,一邊擦著手,一邊笑眯眯的說:

“你們是來收啥的?想吃點啥啊?”

劉一鳴愣了愣,蘇眉也沒搞明白,一邊的張俊趕緊的接上話:

“大嬸,我們來辦事的,從鎮上來的,今天你家有啥好吃的?”

“哦,我說呢,這兩位一定是從城裡來的...咯咯,我猜的對吧?今天呐,有菌子,有魚,還有臘野兔,雞蛋也有,院子裡還有些自家的瓜菜,喜歡的話,就要自己去院裡挑。”大嬸倒挺有眼力,說話的語氣也很隨和,給人一種親切感。

村裡簡陋的小餐館看來是沒有菜譜的,家裡有什麼就吃什麼,這種感覺讓劉一鳴和蘇眉都覺得很新鮮。

安排好了飯菜,劉一鳴和蘇眉、張俊坐那欣賞著屋外的風景,輕聲的歡笑著,和小餐館的大嬸愉快的閒聊著,慢慢的瞭解的情況就多了起來。

周家畈村的這個自發小集市形成的年代久遠,已無從考究,沿小餐館往下,到梁溪河附近,是一個擺渡口,風裡雨裡的接送過往的行人和客商。

三月三九月九,這裡就自熱而然的出現了現在的這個小集市,各種山貨在這裡完成收購,各種小商品從外面擺渡送回來。小旅館和小餐館也就應運而生了。往年熱鬧的時候,整宿整宿的有客商上下,梁溪河上的幾條擺渡船都忙不過來,各家的買賣那是紅紅火火。

劉一鳴納悶著,剛才一路過來,都沒看到幾個人,滿眼的冷清、蕭條,與紅火沾不上半點邊。正想多問一下,門外傳來說話的聲音:

“周扒皮回來,老子非找他問清楚,不像話,哪有這樣的幹部嘛,還講不講良心?”

一個身材比較魁梧的男人,花白的頭髮,穿著一件老式的白色長袖棉布衫,半挽著袖子,拿著草帽,說著,已經跨過門檻,進來了,後面跟著一個和他差不多高大的男人,一樣的花白頭髮,一件藍色背心,破了好幾道,汗津津的貼在身上。兩人氣憤的臉上,皺紋層層疊疊,眉頭擰在一塊。

看到劉一鳴那一桌時,剛才說話的第一個進來的男人有點愣神,手上的帽子扇著,若有若無的向劉一鳴這邊點了一下頭,稍稍舒展了一下臉上的怒氣,轉頭對小餐館的大嬸喊道:“喲,我說臘梅嬸子,來客人了啊?”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