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路青雲

正文 第13章 周扒皮是誰?

書名:權路青雲 作者:摩梭人 本章字數:247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4


飯菜端上來了,除了一道香煎魚和雞蛋炒菌子,其它的兩道菜都是大嬸家菜園子裡自家種的,魚是梁溪河的餐條魚,個子象筷子那麼修長,炸的金黃,滿滿的堆著一大盤,絲絲誘人的香味,隨著柴火的氣息在小餐館裡彌漫蕩漾。

“他水爺,去說的情況咋樣了?”小餐館的大嬸叫臘梅,她一邊利索的收拾,一邊細聲的問兩人。

“說個球的,周扒皮又去縣上了,一早就跑了,鐵礦嶺那邊說賠的錢早給了村裡,叫我們去找村裡要。耗一上午,沒人搭理,氣死人。”穿長袖棉布衫的男人叫周文水,水性極好,在村裡綽號水爺,就在周家畈村前面的梁溪河擺渡做營生,他氣呼呼的把草帽扔到一邊空的桌子上。

剛才水爺和那個藍背心的周老四,揀了靠門口的一張桌子坐了,兩人都年紀差不多,都是靠在梁溪河擺渡討口飯吃。

臘梅大嬸剛才還笑眯眯的臉上也是一臉無奈,歎了口氣,沒再作聲,麻溜的給他們也端了一盤香煎餐條魚,一盤炒的微黃的南瓜子,兩個洋瓷碗,舀了一壺自家釀的用蛇泡的米酒。兩人就用手提溜著餐條魚,砸吧砸吧的就著酒,倒也灑脫自在的很,臉上的慍怒和心中的不滿也就在酒意中慢慢又發作出來。

劉一鳴在邊上聽著,好像是與富民鐵礦有關的,他沒貿然問,腦子裡在思考著。邊上的蘇眉津津有味的吃著雞蛋炒菌子,感覺十分的香甜,見劉一鳴有一口沒一口的扒拉著白米飯,幫他夾了幾筷子雞蛋炒菌子,劉一鳴回過神,沖她笑了笑,說:

“蘇眉,你也多吃點,這個菜確實好吃,綠色,健康,還有這魚,城裡吃不到。”說完又補了一句:“沒這個味。來,試下。”

說完,幫蘇眉夾了兩條餐條魚。

“確實好吃,可惜了,這麼好的東西要是能賣到外面去,收入應該挺不錯的。”

蘇眉惋惜著,小口的咬著劉一鳴剛夾過來的金黃的餐條魚,細細的品味。

“城裡肯定是沒這個味的,以後哇,這裡都沒得吃嘍,唉,這日子鬧的。”一邊桌子上呡了一口酒的水爺周文水顯然是聽到了劉一鳴和蘇眉剛才說的話了,放下洋瓷碗,忍不住插了一句嘴,末了,歎了口氣,語氣中很無助。

劉一鳴和蘇眉對望了一下,蘇眉咬著一口魚肉,沒說話,劉一鳴放下碗,輕輕對她和張俊說:“你們吃,我過去一下。”

“這位大叔,這麼好的東西怎麼以後就吃不到了呢?這又不是什麼犯法的啊?”劉一鳴已經起身過來,在水爺拉開的長凳子上坐了下來,笑眯眯的問道。

水爺擺擺手,又喝了一小口,洋瓷碗在桌子上蹾了下,“山都要炸沒了,還吃什麼?”眉毛抖動著,臉上的皺紋裡都藏著壓抑的憤怒。

“就是有,也別想出去,現在哪還有人敢進來收,周扒皮害死人啊。”一旁穿藍背心的周老四悶聲悶氣的補了一句,想到現在擺渡的境況越來越蕭條,心情煩躁鬱悶,自顧自的咂了一大口。

劉一鳴聽了,眉頭微蹙,心中已經不斷的尋思,炸山?這與富民鐵礦開採有關吧?沒人敢進來收?這是怎麼回事?周扒皮又是誰?

正想詢問的時候,

門外進來一個手提一隻大木桶的黑老漢,頭戴舊草帽,一件漿洗的發白的藍色褂子,乾瘦的身板挺有力氣,很輕鬆的跨過門檻。

“老黑,今天又逮到什麼好東西了?”水爺沖門口進來的人大聲的喊著,語氣很熟絡。

進來的人叫周老黑,臘梅嬸子的丈夫。以前和周文水、周老四他們都是在梁溪河上一起搭夥做事的,這些年腿上風濕越發嚴重,他便回家上岸,幫著老婆經營小餐館,平時也兼點小雜工,沒事就在梁溪河邊用長竹綁了個搬籈,逮些魚蝦回來貼補營生。

“嘿嘿,還不都是小白條,不過今日不錯,逮了個曬青的王八,還有好幾條黃鱔。”

周老黑毫不掩飾自己的豐碩成果,摘下草帽扇著,沖自家店裡坐的幾位一一打招呼,臉上的笑容很驕傲很喜悅,臘梅嬸子也是喜笑顏開的伸手接過丈夫手上的大木桶,沉沉的,約莫著怕有10來斤收穫呢。

周文水和周老四聽了,坐不住了,一個個跑過來看,不時的唏噓:

“這玩意現在還真是稀罕了,都多少年沒見過這玩意了,叫電魚的那幫禍害糟蹋沒了。”水爺想著現在的梁溪河,也只有無奈的歎氣,幾人也是陪著一起好一陣感慨。

“老黑啊,說山上有野豬過來了,下坳那邊的林子都叫毀了,啃的不成形。你家的那幾棵栗子樹要當心些哦。”周老四想著回來的路上,聽人說起的事,對周老黑和臘梅嬸慎重的提醒。

“這該死的玩意,咋又跑來了?要不,晚上一起去看下?這馬上就要收了,這孽障倒是聰明的緊,趕著趟來吃現成的呢。”周老黑笑呵呵的臉上,有點凝重,對水爺和周老四說著。他家的幾棵板栗樹每年都有一,兩千元的收入,這也是他和臘梅嬸現在主要的收入,糟蹋不起。

“行,那晚上一起去山上看下吧。我的林子也撂荒了一陣,不看下不成。”水爺和周老四應和著。

臘梅嬸子在一邊張羅著碗筷,喜悅重新回到臉上,喊道:“吃飯了吃飯了,老黑。”

一大碗幹豆角炒紅辣子,一碗紅燒餐條魚,一個大大碗公盛著的荷包蛋,在菌子湯中煨著,浮著的蔥花正在幸福的晃蕩著。

“一起加點吧,來來來。”周老黑很好客,招呼著水爺和周老四的同時,不忘叫劉一鳴過來他這邊也一起坐坐,再添兩口。那邊的蘇眉和張俊還沒吃完,擺手示意謝謝周老黑的客氣,蘇眉看著劉一鳴和周老黑他們謙讓著,忍不住偷偷的抿著嘴好想笑,淳樸的味道,濃郁的熱情氣息,溫暖的在屋子內漫延散開。

“好,正好這酒還剩點。”水爺起身坐了過去,一點不客氣,毫不推辭。

臘梅嬸子嗔怪了一下周老黑,拿手輕輕打了一下周老黑的手臂,

“人家那是客人,這菜咋好招待,等一下啊。”手在圍裙上擦了下,轉身又去後面的廚房了。

“嘿嘿。”周老黑好像也有點不好意思,呵呵的直笑。

周老四把桌上的南瓜子和一盤炸餐條又端到這邊桌上,水爺拉著劉一鳴已經在給劉一鳴面前的洋瓷碗裡倒酒。

從廚房飄出來的香味氤氳的,絲絲鑽入心肺。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