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路青雲

正文 第14章 腐敗墮落的村委會

書名:權路青雲 作者:摩梭人 本章字數:255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4


中午的一頓飯在周老黑和水爺他們得知了劉一鳴的真正身份後,硬是足足吃了兩個多小時都還沒有散的意思,劉一鳴所瞭解到的情況也足夠令他震驚,事情嚴重性遠超他的想像。

桌上的菜陸續的已經堆了七八碗,臘梅嬸已經來回熱過了一遭。

劉一鳴劉書記的平易近人,讓周老黑和水爺他們開始的猶疑不決慢慢多了些期望,這可是周家畈村這些年第一個到村裡來的大官,是鎮上的鎮委書記啊,以前沒有過的。最大的官都在村委會裡。

只是幾個人心裡還是覺得不牢靠,這書記,太年輕了,臉上的愁眉並沒有多少舒展。

劉一鳴瞭解到的,水爺嘴中的周扒皮,就是周家畈村的村委書記周紅渠,富民鐵礦的糾紛就是周紅渠和對方談的,談的結果是給受污染的村民每人賠五百元了事。

村裡梁溪河邊的這個自發的小集市,這些年的蕭條更是與周紅渠直接有關。

“毀了那麼一大片林子,山腳的那些地也廢了,就給你五百塊打發了,這還上哪說理去?”水爺忿忿的說,他家也是受害的,林子被富民鐵礦毀了一大部分,和周老四家一樣,都是拿五百錢就再沒下文了。

“原本的一年有兩千來塊的栗子林,現在只有幾百塊,後面這樹咋樣,還能不能活,都不知道,要恢復過來,得等到什麼時候?這炮仗見天的就給你來一下,這山都要炸沒了。唉。”周老四放下洋瓷碗,愁眉苦臉的歎著氣,

“洗下來的那些渣,之前原說是拉走填道用,把路給整出來,現在倒好,全堆那湖邊了,田嶺和羊角咀那邊遭大殃了,吃水都犯難了,這不禍害人啊。”

周老黑在一邊皺著眉,摸出煙袋點了一窩,吧嗒了一口後,也是無可奈何,田嶺村和羊角咀村就在富民鐵礦的邊上,受的影響更直接,以前在落雁湖裡直接打水就可以飲用,現在沒人敢吃那水,那一帶原本清澈的湖水變成了褐色,鐵銹色,誰還敢拿來做飯拿來喝?

劉一鳴皺著眉耐心的聽著,他在大致的勾描事情的輪廓,他沒想到,那天他在龍山水庫看到的落雁湖竟然也受到了污染,這麼一大片浩渺似海的湖泊,除了自然造化的美景,讓人歎為觀止,千百年來默默無私的滋養孕育著一代代的子民,青山綠水是要繼續傳承給子孫後代的,這是真正的百年大計來的,遭人為破壞,這是他不能接受的。

“你們就沒人去反映這個問題?”劉一鳴輕聲的疑問著。

“咳,反映有用的話,還能有現在這樣子?”

“說的都白說,村裡不問事,天天端著杯子跟你耍官腔,還脾氣大,嫌你事多。鎮上縣上都去了,到現在,一年多了,沒見一點消息,倒是那邊炸山的一天比一天熱乎,起勁的很。”

“去礦上找人說理,人家跑出來的人比你還多,一個個要吃人似的,凶的很。”

劉一鳴的話讓幾個人更激憤,這些年折騰的他們哪個不是一肚子火。劉一鳴想起富民鐵礦的那份申請復工的報告來,自己還壓著沒批,緩和了一下心情,對水爺問道,“鐵礦那邊不是被停工了嗎?”

“停工?咳,哄鬼的啊,你去看下,天天熱鬧著呢,晚上都還在炸呢,就沒停過。”

水爺周文水氣憤的聲音大了許多,洋瓷碗

蹾在桌子上,重重的,

“那些洗下來的渣子,不處理,遲早要出亂子,堆的跟個山似的,看的都駭人,怎麼得了。”周老四補了一句,一隻餐條被狠狠的咬了一半。

劉一鳴還沒說話,門外張俊跑回來了,剛才他被劉一鳴叫去看下村委會那邊有沒有人在,張俊帶回的消息,還是鐵將軍把門,人影子一個沒見。

“甭去,找不著人的,都忙活自己的事呢。”臘梅嬸子在廚間燒著湯,飄出一句話來。顯然是習慣了。

劉一鳴若有所思的“哦”了一聲,繼續和眾人聊著,說到周家畈村的事上,自然的話題就轉到周扒皮周紅渠的身上。

“黑心啊,本村的人販點山貨出去,他都要刮。”

“以前是象徵性的拿點東西也就算了,後面是要拿一成,再到現在要拿兩成,你看,現在哪還有人願意來,鬼都怕啊,一簍子羊肚菌,從山上扒拉下來,就那麼幾斤,他要找人家收一斤多的勞什子資源費,人家販出去賺不到什麼錢了,自然不來啊。”

“那邊山腳下,前面的梁溪河老渡口,都是他叫去的人,給你守著呢,不給?你敢不交,自己村裡的,直接給你沒收了,外地來收貨的,還會挨打的。”

“沒人知道這勞什子資源費是拿去幹什麼用的,周扒皮說是國家讓收的,他就是代表國家給收的,理壯著呢,誰還敢和他爭?”

“選舉?劉書記啊,你這是在開玩笑吧?選舉就是周扒皮把鎮上拿回來的那紅票票,這麼大的,對,拿回來自己填啊,對啊,填好就完事了,大夥都不知道啊,等鎮上結果下來,周扒皮叫人每家給送五塊錢,去年在村祠堂還擺了酒,好像是說他做村委書記10年了,慶祝啊,做多久了,我都記不清了。”

觸目驚心,駭人聽聞,劉一鳴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雖然在縣委大院也經常看到有基層選舉的一些作弊新聞,但如此明目張膽,肆意妄為,將人民手中神聖莊嚴的權力如此兒戲,劉一鳴只有一個評判:膽大包天。

五塊錢!人民的的權力只值區區五塊錢...

臘梅嬸端著一大盤湯過來,是用家裡的醃菜燒的梁溪河的魚,蔥花和紅紅的細辣子飄在湯上,柴火的香味撲面而來,魚就是周老黑搬籈帶回來的餐條和一些野雜魚,舀一口,香辣鮮美,一絲絲甜味溫暖著肺腑。

“喝點湯,解解酒。”臘梅嬸笑著把淩亂的桌面上,有些涼的菜又端下去,再熱一遭。

劉一鳴感到很沉重,所聽所聞,讓他難以平靜,村委會是最基層的一級機構,它應該代表著陽光代表著雨露,帶來溫暖帶來關懷,它是最直接的聯繫紐帶,溝通著廣大的老百姓啊,是陽光雨露的最後傳播者啊。

老百姓心中的憤怒、不滿、委屈,源於哪裡?

歪嘴的和尚亂念經,曲解高層政策,欺上瞞下,這個周家畈村就是典型中的典型。這個周紅渠從老百姓送他的綽號已能窺其一斑。周扒皮?好個周扒皮啊。

劉一鳴站起來,臉色嚴峻,神色肅然,他誠懇的對在座的幾位說:

“幾位大叔,感謝你們的直言相告,具體情況我想再進一步的瞭解一下,事情絕不會這樣不了了之。這樣好嗎?要不晚上我跟你們一起去山上看看?”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