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路青雲

正文 第17章 山村的雨夜

書名:權路青雲 作者:摩梭人 本章字數:262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4


山中的夜雨帶來的涼意從門外吹進來,夾雜著梁溪河的河水氣息。

周老黑家聚了不少人,都是水爺和周老四去找來的,他們圍在臘梅嬸生起的火塘前,正議論紛紛著。

火塘上周老黑又提溜拿來了一個三腳鐵架,上面支起了一口鍋,臘梅嬸要炒南瓜子,人多,給大家剝著聊事。另一個鐵架上架著一個白鐵壺,滋滋的燒著開水,水汽的白霧嫋嫋的在壺嘴處繚繞著。

劉一鳴坐在正中間的位置,周老黑給他披了件草綠色的長袖外褂,蘇眉在樓上晾完兩人換下來的衣服,此刻正在二樓的樓梯口坐著,目不轉睛的看著人群中間的劉一鳴,熊熊火苗竄起,映照著英俊剛毅的臉龐,蘇眉感覺自己的眼睛有點朦朧。

屋子裡陸陸續續的圍著三四十號人,有年長的,更多的是和周老黑,水爺差不多的半百老頭,也有剛從外地打工趕回來的年輕人。

“鄉親們,我叫劉一鳴,是咱們安和縣縣委派到咱們清溪鎮的新任鎮委書記。今天到咱們周家畈村,是為了調查瞭解富民鐵礦和周家畈村糾紛的原因。我要感謝老黑大叔,水爺大叔,老四大叔,他們今天帶我去山上,讓我看到了我萬萬沒想到的場景。”

劉一鳴才說完,屋子裡頓時一片低聲的議論,劉一鳴站起來,剛才叫張俊去買的一條紅塔山煙現在正派上用場,一邊給大家遞著煙,一邊說,

“我知道大家都感到憋屈,憤怒,說實話,我和你們的心情一樣,你們世世代代生於斯長於斯,對龍柱山對落雁湖的一草一木,比我愛的更深,更切。我們有責任有義務去保護它愛惜它,讓這片青山綠水世世代代的傳下去。”

下面的議論聲更大了,有的老人在拿衣服拭淚,可不是嗎,祖祖輩輩的下來,這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已經刻在骨子裡了,現在被糟蹋成這樣,泥人也有三分火啊,有的年輕人更是直接站起來說:

“劉書記,你就直接告訴我們,這個事要怎麼處理,也好讓我們心裡有個數。”

圍坐在周圍的不少人在附和的點頭,他們也是這樣想的,這事拖了前前後後的這麼久,該有個說法吧,就怕又是口號喊的響,打雷不下雨。

劉一鳴等大家的議論聲稍微平息了些,才滿臉嚴肅的開口:

“富民鐵礦爛挖亂炸,污染環境,毀壞林地耕地,我給大家的答覆是必須要其停工停產,造成的損失必須照價賠償,污染的環境必須要其付出慘重的代價。如果觸犯法律,我一定會讓法律懲罰他們。”

“鄉親們,我請大家相信,我給大家的答覆就放在這裡。這個事絕不會輕描淡寫的放過,我理解大家的心情,憤怒的心情。我請大家克制一下,這個時候我們不要衝動,無謂的犧牲是沒有價值的,不要做親者痛仇者快的傻事,講方法,講策略,好不好?只要我們本著一份公心做事,我們就不怕,我們有什麼好怕的?怕的是那些心裡有鬼的人。大家說對不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不知道是誰帶頭,掌聲先是稀稀落落的響起,很快如暴風驟雨一般連成一片,激烈的掌聲在這初秋的雨夜,衝破黑幕,傳向沉沉的遠方。

臘梅嬸撩著圍裙擦拭著眼睛,不知道是火塘裡的煙熏的還是心情激動的,二樓的蘇眉眼睛裡也浮著一層霧氣,心中如梁溪河的河水,汪汪的一池春水,望著站在

人群中間的劉一鳴,火苗中那身影好高大,好威武。

雨停了,來周老黑家的人們興奮的激動的散去,臘梅嬸拉著蘇眉過來坐在火塘邊,一個小吊鍋裡煨著雞蛋菌子湯,周老黑和劉一鳴轉返坐在火塘邊,周老黑的臉上笑的皺紋全開了花,張俊在一邊幫著收拾,地上一屋子的香煙頭和南瓜子的瓜子殼。

臘梅嬸給每人盛了一碗雞蛋菌子湯下的麵條,就著火塘內的柴火新煎的一盤餐條,分外的香脆,周老黑磕了磕煙杆,用炭火又續了一鍋,嘴巴一直咧著在笑。

雨停了,烏雲散去,明天又將是陽光明媚的好日子。

......

山村的早晨,雨後的空氣格外的清新,遠處山上的樹林青翠欲滴,樓下的青石板上還留有一些水漬,倒影在水窩裡晃蕩著。

劉一鳴起來的時候,蘇眉正在和臘梅嬸一起抬著一排竹杆到後院,要晾那些周老黑搬籈帶回來的餐條和家裡吃不完被醃起來要拿出來晾曬的蔬菜。

蘇眉本來是要和劉一鳴一起去富民鐵礦的,昨晚他倆在樓上又聊了好一會的,說好今早和劉一鳴一起去,實在是臘梅嬸喜歡蘇眉,這閨女長的又俊,又有禮貌,昨晚閒聊知道蘇眉是員警時,下來查無名女屍案的,臘梅嬸就更喜歡了,叫蘇眉就陪她在家歇歇聊聊天,你說那飛沙走石的採礦的地方,有什麼好看的,塵土飛揚的,好好的大姑娘去那幹什麼,不去。

望著劉一鳴和張俊向梁溪河方向走去,蘇眉的眼睛一直追了好遠,直到劉一鳴的身影已經看不到了。臘梅嬸打趣道:“咳,又不是去一年兩載的,一晌午就要轉回頭,別望了,人都走沒影了。咯咯...”

蘇眉的臉上就如這山村早晨的朝霞,紅豔豔。

梁溪河昨晚下雨的緣故,河岸邊漲了不少水,有點渾濁,岸邊的雜草倒伏在水中。沿梁溪河邊的小路,繞過山包,再向上走一段山路就到了富民鐵礦的採礦所在地鐵礦嶺。

劉一鳴注意到,離富民鐵礦越近,赤褐色的水從山上滲流下來的就越多,開始的時候斷斷續續的,慢慢的象一條線,到後面象山溪水一樣汩汩而來,密集多了,地上都被沖刷出了一道道溝槽,這該放任自流了多久才能沖刷出這樣的效果。

空氣中彌漫著鐵銹的味道,濃濃的,很刺鼻,與前頭的清新空氣格格不入,劉一鳴皺了皺眉,望著這一段的梁溪河河岸,河水渾濁中帶著赤褐色的雜物,翻滾著。

前面的山坡都是光禿禿的,樹木被砍光,剩著突兀的亂石交疊在一起,站在山坡上,巨大的一個洗礦廠就橫亙在眼前,四周被炸斷炸開的山體成了天然的圍牆,轟隆作響的機器高速的轉動,鏟車將開採運來的原石鏟到傳送帶上的料斗內,碎石劈裡啪啦的飛舞,污水四處橫流,另一頭守著的鏟車將洗選下來的各種廢渣石鏟起,倒入泥頭車,裝滿後,泥頭車呼嘯著向落雁湖的方向而去,配合極為默契嫺熟。

“富民鐵礦”幾個紅色金屬大字掛在大門口上方的鐵架子上,從大門口往前,不多遠就是落雁湖的湖岸,湖岸邊高大的樹木被灰塵所遮蓋,樹枝樹葉滿滿的一層灰,沿著湖岸走,一排房屋沿湖而建,像是一個小集鎮,只是門窗全是灰塵,都快看不出原來的模樣。

另一邊是富民鐵礦的堆場,靠著龍柱山的斷裂山體,廢渣堆成的山一直蔓延到落雁湖。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