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權路青雲

正文 第18章 污染的落雁湖

書名:權路青雲 作者:摩梭人 本章字數:248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4


落雁湖的海拔走向隨著龍柱山,都是西頭高,東邊低,從最高處的龍山水庫逶迤東去,一直到龍柱山的余脈形成狹長的龍山汊而出,和梁溪河、盧灣河匯合,三水並流奔湧到南江。

劉一鳴和張俊沿著泥濘不堪的湖岸向龍柱山被炸開的山體一側走過去,近距離的看到這些幾層樓高的礦渣,劉一鳴深深感受到什麼叫恐怖。

山體斷裂處的空場地上,富民鐵礦炸山開出來的堆場,已經快沒有插腳的地方,十幾座廢渣堆起來的山,快要連成一塊,貼著斷裂的山體往外延伸,落雁湖邊現在根本沒路可走了,原來的沿湖上山的道完全被掩埋,時不時滾落的礦渣掉到湖水裡,濺起沉悶的聲響不絕於耳,赤褐色的污水撲騰幾下,又無力的跌落。

前面無路可以走了,劉一鳴足足呆了十幾分鐘,用相機拍了照,臉上寒霜滿面,抽身轉回,向另一邊的湖岸走過去。

落雁湖湖邊的這些房舍和周家畈村類似,大多為木質兩層的,門窗都關的嚴嚴實實,只是外面已難分辨房子原來的面貌,外牆全是塵土,泥漿,看過去髒亂無比。

拐過一道小岔路,遠遠的像似一個村落,距落雁湖幾百米遠的樣子。

在離湖岸百來米遠的小路上,這裡灰塵少些了,但路邊的溝渠裡赤褐色的泥漿水也還是觸目所及,向村裡去的這條路上,望過去路邊很多小館子,劉一鳴就近在一家小館子進去坐下了,和臘梅嬸家的小餐館類似,擺設佈局大同小異,連院子都相差無幾,很有親切感,只是這周遭的環境實在讓人生不起食欲。

還不是飯點的時候,小館子裡一個人都沒有,桌椅倒還乾淨,擦拭的油光噌亮,主人想必也是個勤快人。

“你們找誰呀?”很清脆的聲音從堂屋內壁通向後院的門廊那傳過來,帶了一點口音。

劉一鳴側身轉頭望過去,一個穿紅色短袖套頭衫的女人,胸前交叉綁著紅色的帶子繞到背上,勒的女人胸口上巍巍起伏的兩座高山分外惹眼。肩膀處,一個戴著手工花布帽子的嬰兒腦袋耷拉著露出來,睡的正香,胖乎乎的手吊在女人身子的兩側,手腕上套著銀色細紋的小鐲子,各掛著個小巧的鈴鐺。

劉一鳴還沒說話,女人又問了一句:

“是要吃飯嗎?這個點,火都沒生嗌,我姆媽要暗些回來。”女人很濃重的口音,倒也不怎麼怯生,她婆婆和村裡幾個嬸子一早就去山上揀菌子去了,雨後的菌子做湯最好,回來的話,怕是還要一點時間,往常這個點,鬼影子都沒有一個。

劉一鳴笑了笑,這個女人嚴格說還只是個女孩,不施粉黛的臉上,姣好的面容,青春的氣息中夾雜著一絲稚嫩,看年紀還不到二十歲吧,比張俊都小,孩子都快會在地上爬了,劉一鳴暗自在心裡自嘲了一下。

“不礙事不礙事,我們是去前邊礦上的,在你家店裡歇一下腳,還不餓,吃飯晚些再說。”劉一鳴看著女人手上提著一把柴刀,褲子上,手腕上還沾著不少菜葉子,有點啞然。院子內隱約傳來豬拱食的聲音,看來剛才她是在院子裡切豬菜吧,劉一鳴知道,農家山村小院,大多會在牆邊壘一個豬圈,養頭把豬,過節的時候貼補家用。

“哦

,那你們隨便坐吧,灶屋裡有水,碗在缸子上,渴了自己舀啊,我活還沒趕完,豬餓著呢,你們坐。”話說完,轉身又回院子去了,背上的嬰兒捏著粉嫩的小拳頭,胖乎乎的臉上,小嘴嘟著,跟著媽媽的背影消失在堂屋的內門後,輕微的切菜聲時隱時現。

兩人歇了一會,沒再打擾後院幹活的女人,出門繼續向落雁湖那邊走過去。

劉一鳴一直困惑的是,富民鐵礦的那些重型機械是怎麼進來的,路從何而來?湖邊碾壓出來的泥濘道路是富民鐵礦進出的唯一可以走車輛的路,那就沿著湖邊繼續往前走走看吧,劉一鳴心裡計畫著。

近處看到的落雁湖被污染的情況更觸目驚心,湖邊離岸十數米遠,厚厚的一層鐵銹色的污濁帶,被湖裡的浪推在岸邊,泛著層層的泡沫。污濁帶蔓延的很長,劉一鳴站在湖邊向遠處望,猩紅的象毯子一樣的污染物看不到盡頭,很是恐怖。

路面變寬了,有重型車輛在那轉彎轟鳴著遠去。

劉一鳴和張俊走到了一個T型路口,到富民鐵礦的路在這個路口轉向,前面是延伸過去的落雁湖湖邊小路,車輛轉彎後的大道,繞過剛才他們看到的小館子後面的村落,一直伸向遠方,路面坑坑窪窪的更厲害,但路面寬闊,足夠兩台大車通過了。

路旁一塊寬闊的空場地明顯是人工用機械給整出來的,場地裡面竟然也堆著廢礦渣。

“張俊,這裡你熟不?”

劉一鳴微蹙著眉頭,望著這條不知道通向哪裡的路,再看著這塊做礦渣堆場的地,對身邊的張俊問道。

張俊這兩天,內心很有些波瀾,他對劉書記的一言一行已經從開始的佩服,升級到現在膜拜的階段,周家畈村的村民夜談會,老百姓的無助、憤怒和期望,那激烈的穿透夜幕的掌聲,帶給他從來沒有過的激動,讓他有一種恍然的感覺,做官就要這樣的做,老百姓不喜歡的官,做的有什麼意思。

劉一鳴剛才一問,張俊頓時感到慚愧,熟嗎?熟,可又陌生,因為自己每次來都是來去匆匆,蜻蜓點水,任務一完成,立即打道回府。現在劉書記問的這條路,張俊的印象中是以前田嶺村通往南江口的一條幹道,只是沒有現在這麼寬。

“劉書記,這邊是田嶺村,這條路是田嶺村出外的一條主路。”

“哦,你知道通向哪裡嗎?”

“是到南江口的,我也沒去過。”張俊也只知道這條路大致的去向,到南江口具體怎樣,他也是稀裡糊塗的,沒去過,更沒從這條路跑過。

劉一鳴望著泥濘的水窪,褐色的積水在眼前一路延伸,可惜,摩托車沒騎過來,不然劉一鳴倒有沿著這條路跑一趟的想法。

路邊一邊一個矮矮的條石,灰塵泥漿中隱隱約約的刻著“田嶺”,路那邊的條石上,稍微清晰一點,“羊角咀”。看著走過的田嶺村那一段,確實和昨天周老黑們說的一樣,湖水污染到這樣,誰敢喝?

羊角咀雖然前面沒有大的破壞,到富民鐵礦的路從兩村交界的路上轉過去了,鐵銹氣味比田嶺那邊稍微輕了些,但兩村世代相鄰,田嶺村的污染,他們又怎能逃的過,城門失火,也跟著遭殃。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